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我的个人主义 13

上一章 

听说Lofter刷不出来的问题解决了


在解决了积累的工作之后,周泽楷的生活多少回归到正常轨道上。但是要说和之前一模一样却也不确。这段骤然而至的罗曼司像是一根丝线轻轻套在他的心上,又像是一枚已经熟悉的指环,平常时候感觉不到,但偶尔变不轻不重地拉扯一下。他时不时和叶修发一条微信:一声早安或晚安,早晨路上看到的一朵云彩,一片最初的黄叶,又或者随便想起的一些什么。叶修回复的时候往往不定:有时极快,有时则要迟些,取决于男人多久想起来看一眼手机。但这并不会影响周泽楷的心情。事实上两人仍旧很忙——叶修在忙碌着电影的后期,而轮回则正在筹备来年的出道十周年演唱会,几个人难得凑在一起研究歌单和商量舞台效果。

而团里最擅长人际关系的江波涛多多少少感觉到了什么。最近一有闲暇的时候,周泽楷总是一个人在那边玩手机,那样对着手机微笑的样子,实在是——实在是叫人没办法形容。

他按耐不住,找了个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凑过去问:

“小周,你最近遇到了什么好事吗?”

周泽楷抬起头看着他。江波涛和他眼神相对,竟无端端打了个哆嗦:这不是周泽楷惯常看人的那种方式。平日里周泽楷总是温和的,他不说话看着你的时候也令人感觉到是被重视的。但是这时候却不是,周泽楷的样子像是一坛深水,不起波澜却无从测量。但这反而叫江波涛确定了。他于是继续问下去。

“圈内人,还是圈外?”

周泽楷意外坦诚:“圈内。”

这并不能让江波涛感到安心,虽然圈内的情侣往往更懂得游戏规则,有时候也能彼此互相促进,但圈内牵扯总是更多:“你们现在……是定下来了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这就多少有些势在必得的意味了。

江波涛觉得难办极了。如果可以他也不希望做这个煞风景的人,这显得太不近人情,太无可理喻,甚至仿佛背叛了他们多年之间的好友关系一般。但是你怎么可能不担心周泽楷呢,这家伙其实比表面看起来的还要固执许多,而一旦认定了某件事情便会坚持不懈地做下去,甚至完全不顾及去保护自身。但是如果对方那个人和他怀着的并不是同样的感情呢?在这圈子里,最不值钱的就是人情,而最容易变质的就是爱情……江波涛犹豫又犹豫,还是忍不住问:“小周,你想过之后的事情吗?你们说过这些事吗?”

“一步一步来。”周泽楷说,他意识到江波涛的担心,又用安抚的口吻说了句,“我想过的。”他迎上好友的目光,一字一句笃定道出:

“我有心理准备。”

江波涛只好点了点头。周泽楷这样的口吻所决定下来的事情,一般旁人也就没有什么置喙余地了。但是他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不爽,于是问:“你家那位,我认识吗?”

周泽楷因为“你家”这个形容微微一滞,还是说:“保密。”又想了一下,说,“有一天告诉你。”



那个周末,周泽楷就按约定好的到叶修那边去了。

意外地,叶修还算是宅居类型的。客厅里靠墙的架子上堆着各种书和影碟,有张舒服的大沙发,一把落地灯下的扶手椅,长毛地毯上还随意扔着条沙发毯。茶几上照例少不了各种杂志书本和散乱的笔记,活像将宾馆那张书桌直接搬回来似的。周泽楷进了门之后多少有些拘谨,坐在沙发上的模样活像第一次去家访的年轻教师,跑去拿饮料的叶修回来看到直接笑出来:“怎么,这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人。”

周泽楷一脸无辜,抬眼看叶修的模样简直不动声色将卖萌运用到了极致。叶修掩饰着轻嗽一声,将手里杯子递过去,说:“抱歉啊,家里目前只有这个。”

周泽楷摇摇头,修长手指随意地围着沁出水珠的透明玻璃杯,显得比平常还要白一些。叶修鬼使神差想起世说新语里手执白玉麈尾的名士,下一刻又觉得自己实在是被美色炮弹连发攻击得快要找不到北了。他索性自暴自弃地直接进入主题,跑去调节投影设备。周泽楷看到投影仪型号,“啊”了一声。

“这个不错吧?”叶修对此还是很得意的。

“嗯。”周泽楷用力点头。这款投影仪性能相当好,可惜等他有空折腾的时候人家公司已经更新换代,老款买不到,新款性价比反而没那么好了。

“我家这边装修和家具基本都是别人帮着弄的,”叶修老实承认,“只有这些设备是自己挑的。”

周泽楷看了看客厅两旁的音响设备,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影迷在这方面多少都有些挑剔,但叶修这一套绝对品质绝佳。他不由脑补起了叶修平日在家里看电影的样子——大概也是和现下一样,穿着那件洗得柔软的棉衬衫这样靠在沙发里罢……他想着想着不由得朝向某些细节而去,好在百叶窗已经拉下来,幽暗的光线遮住他神情的细小变化。他感到口干舌燥,这时候便庆幸起叶修端过来的饮料了。

而叶修此时也调整好了,坐回到沙发上,按下了遥控器的播放键。

“这份没有调色,配音也是现场收音,观感会差一点,但是这个剪辑师很有想法,你可以和公映的版本比较看看。”

“嗯。”

周泽楷应着,一大半心神却仍不由自主地游移在身边切手可及的那个人上。但叶修留下的这份剪辑确实和公映的版本不太一样,他很快便被面前的影片重新吸引过去。

《我的个人主义》是一部以摇滚乐手为题材的电影。似乎是为了符合大众心中的刻板印象,里面的主人公既才华横溢又执拗得一条筋拉不回来。因为他的才华,主角一开始的道路非常顺利,在音乐界闯出了一片天地,但在他成名之后,种种琐事随即而至,却被主角视为对追求音乐的妨害。主角如此专心于音乐,以至于竟会在灵感突然到来的时候放弃公司给他安排的通告,埋头在录音室里连夜写歌;也会因为一点旁人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瑕疵撤回整首歌曲。而叶修在扮演这个角色的时候,简直将那种疯狂的执拗表现到了极致:这个人物的纯粹和固执都在他的身上闪烁着水晶一般的光泽。周泽楷曾经买回影碟,在家中电视上仔细研究。那角色其实和叶修一贯擅长的类型不同(他平常要不是运筹帷幄,又或者是带一点嘲讽气质的),而这角色则显得有些天真。周泽楷犹然记得其中一个画面,那是歌手被经纪人说了“再这样下去我也帮不了你”。那里的叶修本来是一直低着头的,似乎无法承受这样的话语。但是当镜头照到他的手指的时候,却发现他的手在轻轻地弹动着,竟像是敲出了一支小小的旋律。在经纪人愤然离去之后,叶修抬起头来,而镜头拉近,给了他一个正面的特写——那双眼睛中仍然燃烧着火焰。周泽楷后来反复将那段镜头看了许多遍,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研究演技,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可惜的是,或许太想要抓住文艺青年这个目标群体,当初的公映版太过追求艺术性,以致剧情变得片段零散,过多的长镜头也让观众感到厌烦。而眼下的这份剪辑的情节却更紧凑,似乎将之前版本里很多剪去的部分都加了进去——包括主角因为写不出歌跑去淋雨的情节。周泽楷不由得问叶修:“这场很辛苦吧。”

“还好,大夏天拍的,就当冲凉了。”叶修倒是并不在意的样子。

周泽楷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就像《永夜》一样拍了大量的镜头,但真正能剪辑到电影里的恐怕只有十分之一不到。但是或许正因为如此,最后的成品才更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他坐在那里,继续专注地看下去:主角最终被公司解约,乐队的同伴们或无奈或决绝地与他分道扬镳,正在筹办的演唱会终于化成泡影。

然而歌手自己却背着吉他,在本来演唱会举办的时间独自溜进了空无一人的场馆。没有灯光,没有掌声,也没有本来应该在他身后的乐队。他一个人站在漆黑的台上,拨动了吉他琴弦,试了几个音后就开始歌唱。慢慢地,随着他的歌声,本来的配乐像是从空中切进来一样;原本空无一人的看台渐渐出现了观众——一个,两个,许多个。在一曲终了之后,观众们欢呼着献上了掌声。这一刻,镜头骤然切回歌手的脸庞:那是一种极度不敢置信的表情,但仅只在短短的瞬间,又变成了平静。

下一刻,镜头重新切回空荡荡的看台。那里一如既往,一个观众都没有。

然后主角再度拨动了琴弦。

影片于焉结束。

周泽楷怔怔地坐在那里。叶修并没有叫他,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边点上了一支烟。


下一章

评论(19)
热度(461)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