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我的个人主义 15.

上一章




“你的头发真软。”叶修说,“有人说头发软的人心会很硬。”

周泽楷露出一只眼睛,看着坐在他身边的男人。

“如果只是在这里的话……”叶修又说,他的手指仍然轻轻抚摸着周泽楷的头发,像是安慰一只幼兽那样,“如果只是停留在这里的话,会比较简单。”

周泽楷抬起头。还未关掉的投影仪此时似乎终于到了待机时间:蓝莹莹的光散去了。外面的天光重新变得柔和可辨,一切又回到现实世界中。暗火仍然灼烧。他们如此切近,却又如此遥远。一切都不能消解身为人类注定的孤独——那是某部电影里的台词吗?

“叶修……”

他唤了对方的名字,似乎想要将那在心里横冲直撞的语句说出来——那灼烧着他的名为贪恋的火焰,隐秘的欲求,某种灵魂深处所浮起的搏动。

“我——”

但是叶修亲吻了他。一个亲密的却短暂的吻。

“现在还太早。”


爱情也有很多种。

有身体与身体的燃烧,心灵与心灵的呼应;有一见钟情如野火燎原,也有日久天长酿就拆解不开的亲密;有能长久相伴的,也有短暂而绚丽的。而在恋爱之前,谁也不知道那恋情是哪一种,谁也不知道自己遇上的对象是什么样的。强烈的爱情或许会在身体接触之后褪去,多巴胺营造的幻觉消逝,剩下的却不足以建立长久稳定的关系;又或者感情一开始便细水长流,日久年深之后却少了足够的激情。

周泽楷忽然明白叶修没说出来的那些话。

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这已经是十分难得的事情。但是我们谁也不知道这一切能走多远,这种爱是哪一种,是不是足以令我们去面对所有的暴风骤雨。

太早了。

无论是言说爱情还是许诺未来,这一切对他们两个而言都太早了。

如果叶修是个再狡猾一点的人,他或许会将两个人之间的冲动局限在身体的层面上:这欲求总归无从否定,事实上他也试着这样做了。就像他说的一样,这对两个人都更简单,短暂的欢好足以享一时之乐,又不会让整件事情变得复杂——毕竟他们的现实局限着他们,在这个圈子里,真正属于“个人”的东西太少了,就算天生一对的璧人也往往要被娱乐八卦的有色眼镜放大细查,更遑论同性之间的地下情感。往往在他人眼光的形塑下,本来单纯的情感变得复杂,就像掺水的牛奶迅速变酸一样——这是多么可惜的事情。

但是周泽楷却想要更多。

不仅仅是一晌贪欢。

他已经注视了叶修太久了。他想要拥抱他,亲吻他,抚摸他,与他做爱,走进他的世界,和他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分担每个人灵魂上与生俱来的孤独。他是这样固执地相信,如果每个人的灵魂都是完整而自足的灵魂所切割的一半的话,那么叶修就是他寻觅的半身——这想法毫无来由,近乎直觉,可周泽楷从来都信任着自己的直觉。

但他不着急。

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而叶修早晚也会明白这一点。



下一章

评论(28)
热度(494)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