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我的个人主义 17.

上一篇


【对手指】能不能稍微请求大家留个言感觉留言越来越少怪慌张的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厚爱!要留言什么的真的太任性了【我严正发誓一篇文绝对只有一次……好像当时写千岁忧中间也……】偶尔写作的时候会非常想看留言,但是说出来确实有一点写手失格……再次感谢大家!感觉都不会说话了……么么哒(づ ̄ 3 ̄)づ by被留言淹没不知所措的傻瓜作者……


周泽楷出事的消息,叶修反而是从微博上知道的。

一开始叶修是有点意外为什么发给周泽楷的信息半天都没有任何回复。他听周泽楷之前说过下午要去录节目,但一档综艺总不至于录到半夜。如果换了一个别人,叶修可能也不会特别在意。成年人之间的游戏大抵合则来不合则散,也许前一天仍然情炽如烈火,过一天却又冷漠若冰霜,尤其是在这红男绿女的圈子里,萍踪倥偬的相会远胜过天长地久的相守,一度尽欢还可归类于愉快,若要长久相处则有太多负累和考量。于是爱情变得速食,变得立等可取一日一抛,没有需要放下太多的心思,也没有必要将自己的前途全牵扯进去。

但是周泽楷却不一样。

那青年寡言腼腆的外表下藏进一点百折不挠的坚执。无论是谁被他那样专注地凝视过,都不会怀疑他的心情会有任何虚假。叶修其实也能想到,在外人面前的那个周泽楷或许和自己面前之时不同。在娱乐圈这许多年摸爬滚打下来,哪怕为了自保也必须和光同尘下去,哪可能对谁都这样掏心掏肺赤诚相待。或许那就像是高大的猛兽,在别人面前仅仅回以无言而冷漠的凝视,而到了信任的人身边却可尽情袒露柔软的腹部。叶修从没怀疑过周泽楷是认真的,他只是知道这条路有多难,和青年作为偶像的身份有多大的抵触。顺利出柜得到观众谅解这是过于童话的设想,事实往往要更残酷也更可怕。而叶修作为一个将青春基本全献给了电影女神的人,深知有一些东西是无法放弃的。他不想——或者说不舍得——让周泽楷面对那样的局面。

可惜他虽然这样想了,却没办法按照那种最理性的想法去拉开距离。他在不自觉地等着周泽楷的联络,像是等着一个事先的约定(即使没有人说过),一份将要送来的快递,故事将完未完的结尾。他像是在黑屋子里找黑猫的那个人,忧心着它因此跑出去掉下不远处的悬崖,可指尖掠过的那一丝若即若离的温暖却又让人无法放弃——因为有了倾听的人,因此想要言语。因为有了注视,因此想要回应。

叶修忽然笑了一下。

——这几乎不像他自己了。

他索性拾起长久没有任何提示的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出周泽楷的号码按下通话。拨号音在耳边长久地徘徊着,之前那种轻松的心情渐渐随着无人接听而变得沉重下去。在手机自动切断之后叶修不由得又拨了一次,再次切断之前他已经点开一旁电脑上的微博界面。

周泽楷的微博没有任何更新。叶修手指轻轻在鼠标上点着,忽然想起什么一般去看了侧边栏。

更新的热门Tag里面有一条是#被粉丝追车周泽楷入院#。

他的手僵住了。

许多年前那个夜晚再次扑到眼前,他几能听见血管里冰凌流动的声音。



“……手机。”

周泽楷躺在床上但仍然不肯安分睡觉,如果不是真的头晕大概就要扒在床栏上对小助理发送puppy eyes——这是他在漫长的偶像生涯中所掌握的为数不多的几项卖萌技能之一。

“不行,医生说你要卧床休息,不要看电子设备。”小助理义正辞严,“现在你还在头晕我是绝对不会给你手机的!”

“我要发信息。”周泽楷一字一句郑重道。

“我可以帮你发,你说。”小助理同样认真,总之就是不想把手机给他。

周泽楷虽然头晕,也还知道不能让小助理看到他们对话内容,正在用不那么清醒的脑子想着怎么办的时候,就听见走廊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护士的声音也插了进来——“走廊上不要奔跑!”

外面那人似乎答了些什么,却淹没在骤然升起的耳鸣里了。周泽楷下意识转过头盯着门,好像只要这样用力盯着下一刻叶修就会走进来一样。

事实上叶修也真的走了进来。

“小周?”

叶修这样叫他一声,看见病床上的人好生生的除了穿了件病号服就没什么外伤的样子,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直接伸手扶住了门框。

“叶、叶导?”

小助理吓了一大跳,怎么也没想到这时候会有这位大神前来探病——哪怕经纪人都没过来只是打了电话。但叶修似乎缓过之前那一下了,进来之后顺手带上门,倒是先问了小助理:“不严重吧?”

“嗯,医生说轻微脑震荡,要卧床静养……”小助理说着莫名有了种“来了大人腰板硬了”的感觉,“可是周老师不肯睡觉一定要用手机,叶导您也劝劝他吧。”

周泽楷继续看着叶修。他此时晕乎乎地,想不起来外面可能的媒体和狗仔,想不起来这时候这个人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合适——或者在看到叶修的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想不起来别的事情了。

在对上他目光的那一刻,叶修像是被什么在胸口重重地打了一拳,又像是终于解下了某些沉重的束缚。他走到周泽楷的床边,拖了椅子坐下来,伸手覆住青年的眼睛。

“我来了,你先好好睡一觉吧。”

这话温柔得几乎不像惯常的叶修了。周泽楷轻轻动了一下,低声嘀咕了一句:“头晕……”

“头晕更应该睡觉了。”

叶修说。

周泽楷确实是累了。男人的手掌十分温暖,之前绷紧的那根弦一旦松下来,困意就禁不住地袭来,他就这样靠着叶修的手,这么睡了过去。

——浑然不管在一旁已经双手捂脸整个人扭曲成蒙克的无声呐喊的小助理。

在这个圈子里混的没有点眼力见是不行的,更何况叶修和周泽楷两个人都没有一点遮掩的意思,简直是明目昭彰了。再一联想之前周泽楷说的恋爱的话题,最近总在看手机的事实,以及从刚才开始一直问他要手机但就是不肯让他代发消息这件事……奸情两字呼之欲出,小助理简直后悔自己怎么没早点走呢!

偏偏叶导还招呼他了:“这边有我盯着就行,你可以回家歇歇。”

“不,这个,我……”小助理舌头拌蒜,看着叶修就这么自然地帮周泽楷拉了一下被子将他的手塞进去而且那只手就此不出来了——你们在被子下面手拉手以为我看不见吗不我倒是宁可看不见啊!他目瞪口呆半晌,忽然也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勇气,问:“叶导,您和我们周老师,是——”

叶修转过头来看着他,点了点头。

“我们是恋人。”




广告时间:千岁忧本宣  想了想索性延长了预售……等本子印出来再说(ノへ ̄、)

评论(153)
热度(571)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