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我的个人主义 23.

上一篇


主管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并不是说他没遇到过这种事,在他们公司里有隐婚的,有拈花惹草的,有和粉丝不清不白的,有表面上恩爱背地貌合神离分开过的。虽然每一个娱乐公司都在造梦,但是那些梦是给看着梦的人的,而不是他们自身。到了最后感情往往在利益前面不值一提,这年头人们已经不再轻易地把感情拿出来说了——以至于如果不是周泽楷说这件事的话,主管会认为这不过是艺人想要跳槽的借口。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主管下意识道,“你是公司的艺人,你的形象不是你一个人的……”

周泽楷没说什么。他并不去否认,并随时等待着承受可能的批评,却也并不准备去改变自己的决定。这种人不好处置:他并不是那种简单就会屈从于现实的人。

这种认知令主管停下了说教。他顿了了一下道:

“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们会开会决定的。这些天你也相当辛苦,先在家休息两天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像是并无异议地接受了公司的处理。

他从主管办公室出来,就看见小助理蔫头搭脑地站在外面。他想一下,走到小助理面前,问:“没事吧?”

“周老师……”小助理看见他仍然哭丧着脸,“真不是我说的,记者跑去找了护士……”

周泽楷点了点头:“不是你的错。”

“周老师,主管怎么和你说,没为难你吧?”

周泽楷点一点头。

公司肯定不会简单地惩罚或怎样:现在他们并没有全然翻脸,而一桩未公开且并未酿成丑闻的恋情并不会成为公司骤然将他打入冷宫的源头。他们能够从“周泽楷”身上获取更多利润,尤其是在这个他人气正在大幅上升的时期。估计今天公司就要因为他这件突然报告的恋爱而开会了,但周泽楷并不愿意花费过多心思去推测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最坏的打算不过是退出演艺界。

他刚想到这里,兜里的手机就振动起来。周泽楷怔了一下,想不出来谁会在这时候找他:叶修剪片子的时候是从来不开手机的;屏幕上也确实是一串完全没见过的号码。

小助理在边上探头看,好奇地道:“骚扰电话?”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电话:“喂?”

“周先生吗?”

电话对面是段有点熟悉的声线。

“我是叶秋。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时间,方便不方便出来聊一下?我在贵公司附近。”


周泽楷没太怀疑叶秋怎么找到他的电话号码:可能是找叶修要的,也可能有别的什么门路。他按发过来的地址找到那家茶餐厅,被服务员领进包间之后便看见坐在里面正敲着笔记本电脑的叶秋。

和叶修那种随意感不同,叶秋从头到脚都有种“成功人士”的感觉。看见周泽楷进来,他慢条斯理收起了电脑,极正经地向周泽楷伸出手来:“周先生。抱歉突然叫你出来。”——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和他哥互怼时的样子。

周泽楷和他握一下手,摇了摇头。

两人都坐下,随意点了杯咖啡。等待饮品送来的时候叶秋一直在端详周泽楷。周泽楷也没有避开,坦然地任他看。

“周先生,不知道叶修有没有和你提过我家里的状况?”

最终还是叶秋先开了口。

周泽楷点了点头。

“他提到过和父亲有所争执。”

其实叶修说得也并不是那么详细。他说家里原来是军队的,管教得严,他当初一心想要演戏,去参加影视学院面试,又自己偷偷改了志愿。最后录取通知书寄到家里,老爷子怒了,不让他去,想让他复读去军校。

……“然后我就离家出走了。”

叶修以这句话做了结束之后就没怎么再提这个话题,即使周泽楷问他“不回去吗”的时候也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家父确实当年比较固执。”叶秋说,他这么坐着的时候腰挺得很直,给人一种和军队相关的印象,“但现在我们年纪大了,而父母都老了。他之前和嘉世闹解约,舆论沸沸扬扬,那时候我们也担心,但是我哥主意大,他决定的事情我们也改不了,只能等他回来。而现在他做了导演,发展得也不错,我们觉得也差不多是彼此退一步的时候了。”

周泽楷开始意识到叶秋想和他说什么了。

“周先生,我不知道你家里会怎么样。但是我想我们父母那一辈人,应该都没有开明到能够轻松接受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这件事情吧?”

叶秋说。

这话其实并不太礼貌,而且以叶秋的立场而言,似乎也不应该由他来说这句话。但是周泽楷并没有被冒犯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见识过之前兄弟互怼的场面,又或许这两兄弟还是多少相似的,以至于他能够读出叶秋这些疑问后面的潜台词。

“我会和家里好好说的。”周泽楷说,顿了一下又道,“合适的时候,我会去拜会令堂令尊。”

“你要去?我家那老爷子可凶……”叶秋嘀咕了一句。

“我应该去。”周泽楷笃定道,少有地说了许多字,“虽然现在不能保证,我会得到两方父母的原谅的。”

叶秋又盯着他看了一阵,表情终于松懈下来,不像之前那样公事公办了。

“看来你们相当认真。”

周泽楷笑了一下:“不放心?”

“什么放心不放心的,要说担心的话我还担心我哥欺负人……”叶秋越说声越小,浑然不顾这说法和他找上门的行为基本截然相反。

“叶修也想回家的。”虽然叶修没有说更详细的事情,但是他能感觉到在恋人简短的叙述下是藏着一点轻易无法发觉的眷恋的——或许连叶修自己也没有发觉。

“你说我哥?”叶秋立刻露出了些许嫌弃的表情,就好像刚才的精英形象不过是表象一样,“他就喜欢整天在外面混,不着家。这个人死心眼起来谁也拉不住,不撞南墙不回头。更糟的是,他就算撞到南墙也会将墙砸个窟窿继续往下走。但是啊……有时候我觉得,他选这条路其实没选错。我不知道你看过他演戏没有?虽然他是我哥,我这有点老王卖瓜的嫌疑,但是我真觉着他演得不错……”他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周泽楷,顿时心里道了声“我靠”再也说不下去了——青年那仿佛在发光的笑容简直给本来想给哥哥尬吹一波的老弟灌了一公斤狗粮下去。

“看过。”周泽楷显然没意识到自己惨无人道的发狗粮行为,“他是一个伟大的演员。*”

叶秋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之前那点担心简直太浅薄了太没必要太多管闲事了,居然还担心叶修那家伙遇人不淑……恰好这时候姗姗来迟的咖啡送了上来,暂时打断了谜之尴尬的气氛。叶秋喝了点咖啡,多少平复了一下心情,才道:“我还以为你们刚认识不久呢。”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说自己看叶修的电影已经很久了。

“行了,不和你说了。你想给我哥告状也行,我也不怕他。”叶秋说着将一旁的笔记本收拾起来,“我还得回趟公司,先走了。多谢你今天抽空出来。”

周泽楷摇头,道:“走之前一起吃饭。我做东。”

叶秋笑了一下——他笑起来显得更天真一些,反而不那么像叶修了。周泽楷在原地又坐了一会儿,翻了一下手机——显然叶修还在沉迷工作没有任何联络。

他想了想,还是点开微信,发了条信息过去:

    弟弟真可爱。


下一篇

评论(25)
热度(330)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