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我的个人主义 27.

上一篇


到了晚会的当天,轮回的几个人也都知道了周泽楷明年和公司解约的事情,这种个人选择的事情每个人都会有,因此大家也并不多说什么,只是在难得大家聚起来的时候纷纷合影。一时粉丝们的微博纷纷被轮回几人的自拍推送刷屏,当即一边吐槽春晚一边不忘给自家小哥哥点赞打call,也有不少粉丝跑来周泽楷的微博下留言——“蒸煮你的微博草都长三尺长了!”也有粉丝跑到吴启吕泊远他们微博下面留言,一边慰劳他们这会儿还在工作的辛苦,一边也委婉地问他们小周怎么不发条微博。

“队长你真的不发自拍吗?”吴启问,“大过年的,也给粉丝发点福利嘛!”

周泽楷本来也在找手机,准备转发和大家的合影,听到吴启这么说就点了点头,开始调手机的摄影头。吴启索性从他手里抽过手机——毕竟后置的镜头像素高一点:“队长,笑一个!”

于是在轮回出场之前,周泽楷的粉丝们终于等来了他难得的更新微博。这时节一切都披红挂彩,后台此刻也不能免俗,除了演出服之外也摆了许多应季的花,银柳呀剑兰呀金桔呀蝴蝶兰啊。而在乱糟糟的背景前面周泽楷对着镜头微笑——多少带了点被突然袭击的慌忙,但这一点显然不会被粉丝所介意,隔了这么久再看到偶像比什么都重要!在汹涌的点赞大队中自然也有轮回的队友,还有之前和周泽楷合作过的那部连续剧的几个剧组成员——这些本来是不会被人注意的,却也有一个在电脑上按着F5的小粉丝忽然惊喜地睁大了眼睛:“不会吧?”她再次确认了一下时间线,连忙截了图并分享到自己的群里:

“叶修大大给小周点赞了啊!”

——显然,叶修被他也不知道的微博的“XX赞过”的功能出卖了。

周泽楷显然要下台之后才会知道恋人的点赞。事实上在忙碌中他完全忘记了微博的事情——表演过后等在后台的是公司的内部团队,要为明年的轮回十周年纪录短篇采访取材,这厢忙完之后稍微休息一下,补过妆就是新年倒计时的时候了。这样每年不变的程序却总能激动人心:旧的一年过去了,新的一年到来,即使知道自己并不会随着简单的秒针的一跃而变成新的自己,但心里还是会为崭新的未来而雀跃起来。在无数彩带从台上洒下来的时候,在众人的欢乐和合唱的曲子里,周泽楷一面带着职业的笑容,一面却被强烈的思念所笼罩了。

想要看到你。

想要在你身边,一起度过这一刻。

即使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或者,正是因为不可能,才令胸口的渴望变得如此强烈。这种不成熟的、孩子气的、任性的情绪——

周泽楷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这突然涌起的失落和思念都压回胸口最底层,重新迎向摄影镜头和人们的欢呼。


在工作结束、周泽楷告别了队友而从电视台里走出来的时候,大街小巷的炮竹声都已经有些稀疏了。无数艳红的灯饰再再烘托着节日的气氛,生怕不能显出新年的闹热来,又令得都市中的孤独变得分外明显了。周泽楷早已经给助理放了假,此时自己开车向公寓赶去,平日拥堵的道路此时冷清得几乎见不到另一对尾灯,冬日的寒气似乎连暖气也无法驱走。在红绿灯的时候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手机:仍然没有一条微信。

周泽楷吐了口气。他将车驶进地下车库,日光灯白惨惨地映在水泥的通路上。此时连平日的警卫也早已回乡了,车库里的车辆还不到平常的一半,过于空廓的空间似乎也改变了观看的维度——仿佛日常习见的一切都失去了稳定感,被着不同的质感和纹理。就像电影中那样跃入另一个平行的位面,步入一个相似却迥异的世界。

这本来应该是他习惯的一切,或许是因为恋爱会不知不觉让人变得更加柔软,在他意识到之前,周泽楷已经拨通了给叶修的电话。短暂的通话音不过才响了两声,对面就接了起来:

“小周?”

被如此迅速地接了起来反而让周泽楷感到不好意思起来。他走进电梯,放任自己靠在内侧的扶手上,一边按下楼层数一边道:“……还没睡?”

“没有啊。”叶修那边也显得很安静,大约是家人已经睡了,只能在电话里听到一点远远的炮竹声,“工作结束了?”

“嗯。”

周泽楷看着电梯里的数字安静地跳动着,不知不觉就说了出来,“……想见你。”

“你啊。”年长的恋人轻轻地喟叹一声,却带了些柔和的安慰在里面,“我到了。”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仿佛一时不能理解这短短三个字里面含着的意味。然而电梯已经到了,他走出电梯的同时,恰好一朵巨大的烟花极近地在走廊的窗口绽开——那尖锐的啸声也同样地在手机中响了起来。

他猛然扭过头去,便看到裹在冬天大衣里的叶修正站在自家门外,手机仍然贴在面颊上,看见他,像是正要说什么的样子。

又一朵烟花在窗外绽开。在短暂的光影熄灭的一瞬,周泽楷已经跨过了这短短的距离,紧紧地抱住了叶修。

手机因为突然的冲力跌了出去,在坚硬的地板上弹跳一下,屏幕无辜地亮了一下便熄灭了。叶修抚了一下周泽楷的头发,然后便伸手将仍然带着外面的寒冬气息的恋人环在怀里。

楼道里的声控灯熄灭了。此起彼落的鞭炮声像是远在天边的潮汐,将夜色一重一重推进这小小的空间之中。那种莫名的不安仍然在意识的角落里徘徊着,令周泽楷紧紧地抱住了叶修,就仿佛面前的人不过一个短暂的幻影,只要一旦松开手就会散失而去。

但是男人是真实的。他的抚摸带着温度,身上也带着轻淡的烟草气味,那只熟悉的手轻轻地拍抚着周泽楷的脊背,慢慢让他松弛下来。这一刻并不需要什么话语:我想见你,而你已经来了。

“小周。”良久之后叶修才叫了他,带一点只有周泽楷才能察觉到的疲惫,“我们进去吧。”

周泽楷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方已经在楼道里等了自己许久,连忙点头,一面慌乱地在身上翻找钥匙一面问:“……等了很久?”

“没有,比你早到了没多久。……好在还赶上了最后一班车。”

叶修很少露出疲态,就算在熬夜剪片子的时候也很少见。周泽楷急匆匆开了门,将人让进去然后开了地暖,又先捡了沙发上的毯子递给脱了大衣的叶修。以他的敏锐现在也意识到有些不对了:“你家里?”

“因为相亲的事情,说漏了。”叶修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不过这种事情早晚也瞒不住。在那边待着大概会吵得更厉害——所以就回S市了。这几天待在你这边没关系吧?”

周泽楷呆呆地站在那里。他想说很多话去安慰对方,但又因为想说的太多反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他那个样子反而看得叶修笑起来:“别这样,我和家人的关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别介意。”

周泽楷隔着毯子抱了上来。他的头埋在叶修肩上,半晌才道:“洗个澡,歇一歇。”

夜确实已深了。周泽楷去放水的时候屋里的温度也上来了,叶修坐在沙发上,困意多少卷上来,这些时候的疲惫似乎一时间都叫嚣起来,于是便有些半睡半醒的。不一会儿周泽楷又过来,叫了他好几声,最后还是半拉半拽地将他带到浴室。

“太冷了。泡个澡会好一点。”

周泽楷说着,帮着叶修解了衣服,将人塞到放满热水的浴缸里。浴缸里似乎还放了些干姜片和用以安神的薰衣草精油之类,叶修泡了一会儿已经觉得整个人都松弛下来。这时候换好衣服的周泽楷又进来,挤了洗发液帮他洗头发。

叶修被小周的手指按得舒服极了,勉强不发出奇怪的声音,半晌才道:“一起吗?”

“……会忍不住。”

叶修听了这句抬头去看他,发现周泽楷的脸已经涨红了。他这时精神也稍稍好了些,逗弄道:“不忍也没关系啊。”

周泽楷做了几个深呼吸,才道:“你累了。”

于是那天晚上周泽楷是先将洗好的叶修塞回温暖的床上之后才去匆匆冲了个战斗澡。他回来之后看见本来大言不惭说要等他回来再睡的某人已经在夜灯温暖的光晕中睡着了。他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然后在恋人的面颊上轻轻吻了一下,才关了灯,从另一侧绕上床睡着了。

远处仍零落响着新春的炮仗声,而这一晚两人都睡得极好,连一个噩梦也没有做。



和上次隔得太久不好意思回评了(ノへ ̄、)

每条评论都有好好看过的,比心!大家的评论一直是我更新的一大动力Q_Q


下一篇



评论(35)
热度(374)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