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我的个人主义 28.

上一篇


第二天早起的时候叶修觉得四肢有点发软,大约是疲劳的缘故。而身边的周泽楷仍沉沉睡着,在冬日上午的阳光里显得非常天真,头顶上还因为昨晚没有完全吹干的头发而翘起来一撮呆毛。叶修觉得有趣,也不着急叫他,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他。很奇怪地是,这张脸庞仿佛叫人看不厌倦一样。叶修侧着身,将被子拉得更高一些以避过寒意,忽然意识到,他和周泽楷从开始相熟到现在,也不过大半年而已。但现在让他去记起两人还未相识时候的事情,却遥远得如同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一样。他看着周泽楷的睡脸,一点也不感觉到太快了,或者太过亲密,就仿佛两个人这样分享一张床铺本来便是天经地义自然而然的事情。这是非常奇妙的:他们在一起竟能这样的和谐,丝毫没有彼此空间被触犯的顾忌,也没有什么分享上的禁区——这在两个成年人之间是很少见的,更不要说在圈子里了。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便迎上叶修注视他的眼睛,这叫人有一点不好意思。他往后略缩了一下,问:“你醒了很久了吗?”

“有一会儿。”

于是这次换周泽楷盯着他。叶修很快在恋人脸上辨认出某种不容错认的痕迹,他瞥了一眼对面床头柜上的时钟,时间还早。

“没刷牙呢。”

“不在意……”

后半句话被唇齿的交融所淹没了。早晨本来便是兴奋的时段,他们很快便在被子下挨挨挤挤在了一起,两处高昂摩擦着,厮磨着。在周泽楷短暂抽身去翻润滑剂的时候叶修懒洋洋瘫在床上,脸上潮红退不下去,问:“不着急回家?”

周泽楷头上的呆毛都耷拉下来了,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

于是叶修索性伸手将他拉过来。箭在弦上,刚才说那句话其实是有点坏心眼。不过他可不会让小周发现这个。



两人一番厮磨之后倒也快中午了。短暂地清洗过之后他们也懒得起来,索性躲回床上。叶修捏了周泽楷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玩:“你该回去了。”

“再等等。”周泽楷说着想往回抽手,但抽不动。叶修正似模似样地翻了他的掌纹来看。

“……有什么?”

叶修的指尖沿着他掌中的纹路划过,轻轻痒痒的,像是一条细小的鱼。

“生命线很长,说明以后会长寿。智慧线很深——头脑很好。还有爱情线。”这时候周泽楷手一收,将叶修的手指握住,但叶修也不着急,就这么装模作样地说下去,“没有分岔。大概不会变心?”

“不会。”周泽楷板着脸说,可惜没有维持三秒。

“好啦不闹了,”叶修推了他一下,“你回去吧。说真的,好容易过个年。”

于是周泽楷被他推起来,一边坐在床边穿衣服,一边将想起来的事情都说一遍——哪里有超市,叫外卖的时候哪家好吃。他说了一会儿也想不起来说什么,衣服也穿完了,仍然坐在床边不走。

叶修看着他,他看着叶修。冬日里的阳光显得特别温暖,偶尔一只麻雀扑楞着落在窗外的窗台上,像是也要享受这片刻的阳光一样。

然后周泽楷说:

“和我一起回家吧。”


****


一个长长的年节过去,一切仿佛又有了变化,一切又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两个人照例忙碌,却又在忙碌的表面下多了一些什么。就像春天一样,润物无声却又骤然迅疾。转眼之间,春日的花朵和绿意就蔓延进大街小巷之中,驱走了冬日难言的苦涩。这万物生长的时节适合恋爱,适合在温暖的阳光里消磨时光,也适合恋人们去熟稔彼此的身体(虽然叶修对此多少有些异议)。虽然一切都并没有立竿见影地解决,但是在这个春天,恋人们依然在一起。


而《永夜》的精剪版便在春天将要结束之前做了出来。

虽然之后继续调整的过程——尚不提及送审和出品——还很漫长,但也并不妨碍叶修租了一处小小的放映厅,和周泽楷两个人一起观看。

这还是周泽楷第一次看到电影的版本——在一切完成之前叶修不肯泄露给他一点内幕。每一个熟悉的镜头都叩响了他当初表演时候的回忆,但是当他改变了观察的视角,而一切又经历了后期的演绎之后,仿佛都显得那样遥远而陌生。

在学生的身份被揭露之后,他在没有出现在教授面前——似乎现在他所得到的一切已经足够他返回另一个宇宙了。教授也并不再去思考这件事,而是开始怀抱着极大的热情去奔走:她开始接受采访,出现在报纸和电视的头条上,出现在议会的大厅上。学生告诉过她:一切并不是公式的问题。公式没有错,但是谁能在最后团结起人类?谁能在最后令最多的人坐上逃亡的飞船?

这本不是一个人或一群人所应决定的。但假如不启动这个计划的话——时间就要到了。

在最后的那一次演讲上,在一切似乎都朝着好的方向转变的那个时候,有狂|热分子突入了会场。他们高呼着口号,准备去袭击教授:如果要结束就所有人都终结在这里,只有少部分人得救是并不公平的。

这本应是早已观测到的事情。本应是不可改变的事情。

学生在最后一刻出现了。在一切的混乱中,他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教授。

“你说得对,这不是……我所观测的宇宙。”

他说。他将头靠在教授的肩膀上,似乎这样就可掩盖他嘴角的血迹。然而教授已经知道这一切:她在他的背后摸到了血。现在一切的混乱都像是离他们远去了,现在镜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在这不应该存在的、从未被观测到的未来里。

现在她赢了。一切将会改变:人类的命运可能会被重写,这是她曾经对学生说过的话。可是现在,在这一刻,这似乎都并没有什么价值

“我以为你走了。”

学生笑起来。他回来面对一个终结,但终结来的比他预想得更快。他的瞳孔里映照着死亡,但面孔上却洋溢着幸福。

“未来……已经没关系了。”他说,“我们不用再去焦虑将要到来的永夜。”

教授伸出手环住他。人类的未来,将要到来的终结,此处和彼端的星系是否能逃脱注定灭亡的命运……她拥住青年,像是将这一切都拥在怀里,又像是将这一切都遥远地甩在身后。

“是的。”

她低声地说。

镜头骤然切回在宇宙中航行的飞船。走进仓房的学生解开扣子,将报告随手扔在桌上,颓然地坐在椅子上。一切已经结束了:他做出了贡献,本应该志得意满地回到他自己的宇宙里去。他的手指胡乱地划过桌上的报告,最终从底下发现一张粗糙的纸。

他意识到那是诗集上的一页。

它不知何时被扯了下来,又混在这些报告的纸张中,被无意识地带到了这里。他将它揉成一团,想要抛弃掉,像是甩去一段记忆,可最后他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慢慢地将之展开,目光扫过一行又一行的文字。一段口琴的旋律悄然无声从背景中插入。

那一天他们仍然在一起。她坐在窗台边上,用口琴轻轻地吹出一段旋律,眼睛垂下来,似乎并没有在看他。

在那短暂的时刻,他只是凝视着对方。

就好像跨越了整个宇宙。就好像越过所有黑夜。


在看到结束的那个镜头之后,周泽楷仍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屏幕上的人是自己,一切都在叶修的演绎下显得那般遥远而又陌生。现在那个学生终于远离了他,他已经完成了,和周泽楷再没有任何关系——而周泽楷想去握一握叶修的手,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现在一切都沉甸甸地,暖和和地落在他的手里了。他想说许多的话,想告诉叶修许多的事,想要做出承诺,想要说出所有的梦想、所有的计划。可是在这份温暖里,他又觉得并不用说任何事。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知道了。

而叶修不轻不重地回握了他的手。两人坐在黑暗里,直到样片播放到了尽头,仍然一动不动。

“是部好片子。”

最终周泽楷在黑暗里说。

“那是当然的。”

叶修说。


实在不喜欢插图片,总之咱就拉个灯,以后换个形式再补……


广告时间:千岁忧本宣

评论(9)
热度(290)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