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我的个人主义 完.

上一篇


在那一年的春天,轮回终于迎来了他们的十周年演唱会。

从轮回成立的第一年起他们就举办了周年演唱会:在组合的早期那并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那时候他们还没有这样的曝光率,也没有这样的人气,每个人都为了将票卖出去绞尽脑汁——即使场地并不大、只能坐下有限的观众。那时候轮回的唱功也依然稚嫩,舞蹈也带着一眼可辨的生涩,就在上台的前一天还被舞蹈老师责骂“这就是你们想给观众看的表演”?

但是他们坚持下来了,并一直走到了现在。

在十周年演唱会的开头播放的正是当年第一次周年演唱会录制下来的花絮。他们在公司的练习室里横七竖八地坐着,每个人一头大汗,听着老师的指点。江波涛靠在柱子上睡着了。吴启和吕泊远拿着水瓶追打着。方明华拿着本子和staff确认着什么,意识到镜头之后笑了一下。在听到“对于演唱会有什么期盼”的时候他说:即使大家都认为偶像的歌舞并不是最重要的,但是我们还是想呈献给大家我们最好的样子。

那么,“你认为以后的轮回会是什么样呢?”

“不知道。”

许多年前的周泽楷对着镜头腼腆地笑了笑。那时候的他依然青涩,眉目尚未经过风霜的磨洗和熏陶,而多日的疲惫在年轻的面庞上只留下轻微的痕迹。那时候仍然是可以朝向不确定的未来而飞蛾投火一般地燃烧全部的时候,仍然是可以拼尽一切全力而不惜后果的时候。(在这一点上,他真的变化了吗?)

——“请仔细描述一下。”

问题这样要求着。

而年轻的周泽楷努力地想了半天,说:“很多人会来看演唱会。”

——“现在还不够吗?”

周泽楷点头,又摇了摇头。

“五年后……十年后,也希望有很多人来看演唱会。”

十年已经过去,而现在正是履行这句话的一刻。这一刻从来不是只属于台上的他们的。周泽楷想着,迎向舞台上的灯光走了出去——在这灯光的下方,是无数举着荧光棒和灯牌的、无法被一眼辨认出来,却又确实地存在于此地的粉丝们。

谁说这只是他们的十年呢?

在这观看和被观看的过程中凝结的一切,并不仅仅属于“轮回”的周泽楷,也属于每一个台下的听众——一支在回家路上飘过的歌,在寂寞或失落的时候偶然想起的旋律,郁闷时候电视里一出有趣的综艺,因为分享这份喜爱而结识的朋友……如果说这看似虚无缥缈的喜爱有分量的话,那么大概就在歌声响起的这一刻,在许多年前的愿望可以实现的这一刻,它已经切实地落在了每一个人的胸口里了。

周泽楷于是不再去想什么。

一如这十年中的每一次,他迎向明亮的灯光,和灯光之后的无尽的欢呼。


这是最后一次了。



在整场演唱会中他并没有想那之后必然要到来的事。因为过度兴奋他甚至不太能感觉到激烈的舞蹈之后必然会产生的乳酸堆积——或许是肾上腺素。但是在安可的时候宣布离开轮回:这是他和公司所商量好的事情。即使那些非常敏感的人已经从新曲的站位和公司网页上的零星信息里推断出来了这一点,但还是有很多人不敢相信。

在最后一支曲子结束之后所有人回到后台之后,大家都过来和他说了几句话。对于所有人而言这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就像江波涛和方明华试图劝说过他的那样——但现在没有一个人吐出不同的意见。

“有空一起吃饭。”方明华说。

“别搞得这么正经啊,”吕泊远说,“队长只不过是换一个公司而已。”

“是啊,想要见队长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吴启说。

“队长以后还能帮我们写歌吧?”刚进团不久的杜明说。

“轮回肯定不会跌下去的啦,还有我呢。”总是别扭的孙翔说。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又看了看站在稍微远一点地方的江波涛。

最想挽留周泽楷的男人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走过来和他拥抱了一下。

“加油。”

他短短地在好友的耳边说了一声,然后用力拍了拍他的后背。

周泽楷点了点头,接过了杜明递过来的吉他。再一次地,他登上狭窄的通向舞台的台阶。

意外的,之前的激动和紧张已经不复存在。在得到工作人员确认的那一刻,他抱着吉他走了出去。在黑暗的舞台上,唯有一束聚光灯从头上照下来,落在他的身上,如同话剧中独白的场景。

观众席上起了一阵细小的波澜,然后响起的便是连成一片的的Call声。这样的场景本应是无人能够抵挡的——荧光棒的海洋,无数注视着你的眼睛,那无数呼喊着你的声音合成一个,像浪涛,像海鸣,就好像所有的光都钟爱他,所有的目光都钦慕他,所有的爱情都迎向他:不会有比这更加光彩夺目的时刻了。

一个人还能怎样被人喜爱呢?还有什么时刻能超越眼下的这一刻呢?

他握着吉他的手收紧了。他的目光掠过台下,掠过无数不能分辨的面孔,感到呼声如具实体一般迎向他,将他托举起来,浮在欢声的浪尖上。这是和电影的结局截然不同的一幕。

但是他却要选择另外的道路。

“谢谢大家。”

这四个字出来的那一刻,他便重新感到了身体的重量。从下了决定的那一刻开始,那些话语沉甸甸地凝结在他的胸口已经这么久了,因此并不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思量,这使得他能够更顺利地说下去。

“我将结束轮回的工作。”

台下响起了一阵骚动,甚至有的粉丝已经哭了起来。这件事从春天以来便有了各种说法,社交网络上各种风风雨雨,粉丝们得不到确认之后大约也在心里意识到这个可能。但在周泽楷宣布之前,所有人心里还抱持着微茫的希望,就好像还有微茫的可能:周泽楷不会走,一切会像原来一样。

“我非常高兴,自己能在这里。很高兴能够遇见你们。”周泽楷说。他握着话筒的手汗湿了,他听见自己心脏的跃动的声音。说到这里就可以了——他知道这一点,可是他仍然要说下去。

这不是应该隐瞒的事。

如果在这里退缩了,那么他的选择也就并无意义。

“我遇到了喜欢的人。”

台下出现了短暂的寂静。大家似乎不知道说什么一样。周泽楷望着她们:那黑暗中的无数目光,无数关注,那些映照出“周泽楷”的目光,那些看着他或看不到他的目光。

我想亲自告诉你们这件事。

我想告诉你们,爱情是怎样的不可抵挡,那许久以前的一刻是怎样化成眼下的一刻的。我想告诉你们这些言语无法描述的事情,即使它们难以被恰切地说出,无法轻易地告诉另一个人,仿佛不能跨过误解的界限。

即使如此……

周泽楷没有再去管台下渐渐升起的议论声。他调整了姿势,然后拨动了琴弦。

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停止在这音乐上:这是从来没有被唱过的一支歌,一支温柔的歌。

收音机里偶然听到的歌

现在还能想起来吗

那一天消失在人海的你

还会回到我身边吗

台下安静了下去。星星点点的荧光舞动着,但是周泽楷已经不再去看了。


燃烧的星  仅此一天

划过天空的翅膀融化之前

永夜被短暂照亮之间

让我握住你的手

以此生的所有幸运

和世上玫瑰的名字


周泽楷回到后台的时候,轮回的所有人都在等着登场。他们在楼梯上错身而过,同伴们依次和他击掌之后才走出去演唱安可的曲目,站在不远处的经纪人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工作人员过来帮他拿走了吉他和耳机,他站在那里,感到一种久违的轻松,就好像只要给他一点点力量,就可以足以让他登上天空。

现在,这一刻,他忽然很想见到叶修。

“小周。”

就像是回应他的愿望, 熟悉的声音清晰地响起,几近幻听。周泽楷睁大眼睛,看见叶修正从后台川流不息的staff中间朝他走过来。

是一开始就来了吗?还是在刚刚才来到后台的呢?不,这并不重要。这一刻周泽楷忘记了所有的一切:粉丝,队友,明天铺天盖地的八卦新闻和公众号,可能责难和祝福,斥骂和支持。叶修来了:这是周泽楷唯一能反应过来的事实。话语离开之后的空洞一下子被感情所填满了,他甚至不知自己是怎样走过去的,只知道叶修拥住了他。他们如此自如地在彼此的怀抱中寻找到了那熟悉的位置,以至于亲吻与否在此时已是并不重要的了。

在这一刻没有人去担心或忧虑此前和此后的所有事。只有眼下的这一刻,短暂而真实地存在着。

这是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一刻。


fin.



这篇小甜饼真的比之前想得拖得要长/久。本来计划是6w的篇幅,但写完之后已经7w5了。因为真的太信任老叶和小周两个人,所以他们的感情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波折——或者说,在最大的波折到来之前,这篇文就结束啦(喂。

希望它是一个让你读完能够感到心里涌起些许温柔的故事。若如此,我就非常感激了。


PS.文中的歌词很烂很烂,我非常不会填词,所以就是随便地堆砌了一点,请大家容忍地看一下……这篇文大概还会连载一下番外^_^ 所以应该还有几更……


顺手打个广告:千岁忧本宣

还有《传奇》二刷意向调查也在进行(ノへ ̄、) 

广告这么多真的不好意思Q_Q

评论(74)
热度(607)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