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石中火 1.

说好还愿写长篇,先丢个开头XD

星际背景,非常规ABO设定。大概比较慢热(ノへ ̄、)

先摸一下鱼





在轮回军团进入中心惑星的那一刻,长达一月的中央星系叛乱就此画上句号。

和叛乱的规模相比,叛乱的起始显得微小可笑。一座位于中央星系边缘的对外航站被不明身份的人所袭击,而受到波及的船只中包括一艘运送流放中犯人的船只。而这些本应被严密控制的犯人一旦逃离,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了中央星系的边境星球,并开始逐渐向星系内部鲸吞蚕食。叛军的武力虽然不能算顶尖,但中央星系一直是和平繁荣的代名词,和长期面对异族侵扰的殖民星系不同,除了少量的宪兵警力之外竟没有重装部队驻扎,因此也无法对叛军做出有效的防范。事实上,“叛乱”一词除了在历史书中,已经长久不见于报端,也难怪以自由议会为首的联盟高层均对此毫无准备——而各大军团均布防于遥远的星系边境,即使不计能量损耗采取不间断的曲面跳跃,也需要将近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回到中央星系。

所幸,轮回的军团长正在率领亲卫部队回到中央星系述职的路上。即使叛军封锁了中央星系的向外通讯,但身经百战的轮回军团还是迅速察觉到了异常。他们将军舰改装成了民用商队,成功潜入星系内部,在和自由议会取得联络后迅速掌控了形式,经过数日的鏖战,成功地将叛乱扑灭了摇篮之中——远星系的诸军团们几乎是刚刚接到告急的通讯,就很快得到了警报解除的讯息。

这为年轻的轮回军团长赢得了他的圣乔治勋章。

这是一项并不容易得到的荣耀,在自由联盟的历史上,也只有不到百人接受过这样的荣耀,而在世者更是只有寥寥五人。然而在对轮回军团长的采访中,并看不出他被授予这份荣誉之后的高兴表情:这过分年轻便身居高位的年轻人腼腆寡言,无论记者抛出什么样的问题,也只会给出不超过五字的回复。然而观众们并不太在意这点:青年俊朗而过分端正的面孔足以掩盖他近似失礼的寡言,或者说,这份英俊反而令他的寡言也具有了一种可爱而迷人的特质。

而年轻的军团长无暇在意外界的观感。白天有军部繁琐的述职程序、晚上有来自联盟诸高官连绵不绝的邀请——这还是在他的副官将雪片般飞来的邀请精简之后的结果。在这样的忙碌中他险些忘记了预定的授勋仪式:幸好除了他自己之外,剩下所有人都记得这件事情。

在那个艳阳高照的早晨,如同预定一般,轮回军团长穿着军礼服来到了自由议会的门口。这座辉煌的建筑仿照了地球古典时期神庙的建筑,三角山墙上优美而有力的浮雕描述了人类是怎样从地球走向宇宙的,而柱顶过梁上铭刻着一行镶金的字——RES PUBLICA。

这一建筑被凝缩在硬币的背面,在整个联盟境内通行,可以说没有一个人不熟悉这座伟大的建筑。但事实上真正有幸能来到这里的人少之有少,绝大多数人只能在转播中看到这座美丽的建筑——而建筑的内部则秘而不宣,就连授勋仪式时也不允许新闻媒体入内;所以最终媒体只能在议会门口拍摄简短的欢迎仪式,然后便偃旗息鼓、任由轮回军团长的身影消失在廊柱之间。

而此时这位军团长正在挂满画像的长廊上停了下来。他的目光扫过悬在大理石墙面上的一幅幅画像,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跟在他身后的礼官上前一步:“这些均是历年圣乔治勋章获得者的肖像。当然,在授勋仪式过后,您的画像也将会挂在这里……”

“叶秋……不在吗?”

然而青年却问了完全意想不到的问题。礼官愣了一下,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问:

“谁是叶秋?”

青年眼中掠过一抹错综复杂的情绪。他似乎在是否继续追问上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轻轻摇了摇头,朝向建筑深处走去。脚步声在幽深的大理石走廊间回荡着,很快便消失在这巨大而庞杂的迷宫之中了。


第一部 Slay the Dragon


1.After Long Years


“……老关你当我第一天来你这里修船?”叶修一边说一边将好容易弄到的烟丝卷起来,“咱们俩这关系,你给我开这么个价,是不是有点不够意思啊老关。”

穿着连身工作服的关榕飞回过身来,不耐地将目镜推到头上:“你也不看看这船是什么状况,能开进港已经相当不容易了,这相当于重修你知道吗?要是不给钱也行,拿材料来。”

“老关,材料不好找,得用在刀刃上啊。”叶修意味深长。

关榕飞索性不理他,丢下一句“材料清单已经发到你终端上”就转身去指挥他那些宝贝机器人了。叶修大大地叹了口气,点开清单看了一下顿时目瞪口呆:“老关,你这是宰凯子呢?”

“不想给千机升级就直说。”

关榕飞这次连头也不回了。

“得,”叶修说,“几天能将船修好?”

“大概要一周。”

这就没办法了。叶修和显然已经一头扎进维修工作中的关榕飞道了别(显然对方并没听见),然后走出了船坞。在船修好之前,他显然都要留在这除了中转站外一无所有的荒原星球上了。

“没办法。”

他嘀咕着,给老板和友人发了信息过去说明了自己眼下的情况,然后沿着船坞外的小路慢悠悠往镇上走,准备找处地方消磨掉这几天。


中转站Z1124,是这座位于远星系边缘的荒星上的中转站编号。它们的建立大多是用作商旅航行中的休整,就像地球时代高速公路边的休息站一样,因此除了能源补给和简单维修的功能之外,只提供简单的食宿。那种位于数条航路交错处的中转站往往会因为大量的人流而变得更繁华一些,可惜这座中转站显然是后一种:在勉强能称为“镇”的一条小街上只零零星星地立着几栋摇摇欲坠的小房子,唯一的酒吧顶上恶俗的氖气灯只有一半还垂死挣扎着,勉强勾勒出“AR”两个字母的轮廓。

叶修叹了口气,想到终端里那份要命的材料清单,感觉肩膀又沉重了一点。

要不是躲风头的缘故,关榕飞估计也不会待在这么个鬼地方。要知道就在两个航节之外的地方就有个相当不错的中转站,依靠当地星球多火山的地貌开了间似模似样的温泉旅馆,接待一水儿可爱的小姐姐(虽然种族成谜)。反观眼下……叶修在心里哀叹着,推开了酒吧的门。

“欢迎光临。”

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叶修眯起眼睛望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意外地看到了一个和这破落的星球全然不搭的小帅哥——不搭到什么地步呢,就是这青年的长相几乎给人一种置身中央星系的错觉,就连他身后破破烂烂的酒柜和头顶吱呀乱响的风扇都被打了一层柔光也似。他咋了一下舌,直接坐到吧台前,问:“老巴特呢?”

青年眨了眨眼,道:“休息。”

“我之前也来过这边,没见过你啊?”叶修问,一面光明正大打量青年的面庞。这样端正的五官定然是最好基因的结果——而这样的人,除了服役,是很少会出现在远星系的。

“……”青年脸上短暂掠过一抹红,半晌才道,“星盗。”

“那就没办法了。”叶修耸耸肩,“好在这边的星盗都守规矩。你还是学生?”

青年点了点头,又指了指自己身上明显大了一号的调酒师制服:“打工。”

“这边可没什么来往定期客船啊。”叶修道,又瞥了一眼青年修长的手指——上面一个老茧都没有,才道,“来杯乌龙茶。”

青年的表情明显愣了一下,大概这边还没有客人点不带酒精的饮料吧。

“酒精过敏。”叶修板着脸道。

青年噗嗤笑了出去,回去从冰箱里找用作调酒的乌龙茶饮。叶修无声叹了口气,放纵自己欣赏了一会儿对方利落的后背线条。或许是因为年龄正好的缘故,一点不带赘肉的腰部被调酒师的马甲一扎,显得尤为赏心悦目。如果不是刚刚确认了对方的手指上没有一点常年操持兵器的痕迹,叶修或许会认为对方是个暂时离队的军人;但或许正如对方所说,他只是一个不幸被星盗掠去全部身家,只好在中转站打工维生的学生。

“乌龙茶。”

这时候被他打量并端详的对象已经端着他点的饮料走了回来,将杯子放在叶修面前的时候还不忘用小指垫一下。青年的手指在玻璃杯的反光下似乎显得更加好看了。

美色误人。

叶修想,呷了一大口冰乌龙茶,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你叫什么?”

正在擦杯子的青年眨了下眼,用手指了指自己,看到叶修点头之后才道:“周泽楷。”


下一篇



评论(33)
热度(518)
  1. 丹青客风波里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开新文啦ヾ(●´∇`●)ノ哇~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