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知者不言 2.

2.

 

在嘉世客场对蓝雨打完之后,叶修一如往常地约喻文州出去饮茶。这习惯不知从何时开始的,也许是在两人发现彼此的“同类”身份那一刻,也许还要在此之前。喻文州有一次和他开玩笑说,如果他们俩能彼此看对眼,问题解决,皆大欢喜。可惜没有。或许是彼此都了解得太深,太明白彼此的秉性和个性,反而难以在肉体上擦出火花——俩人再怎么推心置腹,一Kiss就笑场也不是事啊。

因此兜兜转转到了最后,两人还是这样好友关系,打完比赛惯性聊天。尽管有些事情也说不出来,但有些事情还是可以说的。

“你们嘉世的团队赛打得越来越不好了。”

喻文州倒是挺开门见山。理论上一个团队应该越磨合越成熟,越打越有默契,但无论怎么看嘉世最近的团队赛都只有“生硬”二字可以形容,好几次都是靠叶修生生靠爆发手速救场。综合来看,表现甚至还不如第六赛季。

“转型期。”叶修靠在卡座沙发上,坐没坐样地说。

“……转得可够久的。”喻文州顿了一下才说。

茶楼禁烟,叶修随手在手里玩着打火机:“大不了,就把训练营新人早一点拔上来。”

喻文州知道很多事情也不能说得太细,顺口接下去:“有好苗子?”

“嗯,有个小孩儿不错。蓝雨那边呢,有没有好苗子?”

“一茬一茬收,总有好的。”喻文州瞥他,“老叶你那什么表情?别想着坐享其成。”

“放心,捞不过界。”叶修摆摆手,嘉世这摊事比他能透露出来的更复杂,他的处境甚至也比喻文州能猜到的更糟糕一点。

喻文州叹口气:“该说你是心大啊还是不拘小节啊……”

“这两个词有区别吗?”叶修抗议,“你怎么不说我心无旁骛专心比赛啊?”

“那就是夸你不是损你了。”

叶修难得无语,打火机又在桌上转了一圈,索性揣回兜里:“喂,你不收敛一点真的追得到人吗?”

“天长路远,慢慢磨吧。”喻文州一脸很看得开的表情,不过叶修有点怀疑这表情有多少是伪装的。他直起身子,凑近了些压低声音:“所以你在追的,真是你们队上……”

喻文州淡定地端起茶杯啜了一口:“并不是。你那个小直男呢?进展如何?”

“我可没说我喜欢他啊。”叶修说,“只是喜欢对方的颜而已。”

喻文州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说真的,你说的这个人,不会恰好我也认识吧?”

“你想多了。绝对是你不认识的人。”

叶修夹起一只虾饺,说谎说得毫无纰漏。

所谓知好色而慕少艾,饮食男女从来都是人之大欲。叶修自认是个俗人,照例也逃不开这一点常情。

 

叶修发现自己性向的时候大约是在他刚进入职业联盟那时,发现的过程也俗套得不能再俗套:做了个春梦,梦中人性别为男。发现这件事大概就和他发现游戏还有职业比赛,以及意识到自己弟弟人生理想是离家出走这两件事一样震撼,不过这个事实的长远似乎比前两者都更为地久天长一些。可叹他之前只觉得自己不过是思春期来得稍晚,后来才明白过来只是方向上需要绕个弯。

这弯度基本上是直接调头了。

他后来也和叶秋旁敲侧击过,发现对方刚到大学就交了女朋友,可见这事也不能全赖基因。不过叶修一向在某些方面心比较大,发现自己没法再调头回去也就安于现状了——反正目测的短时间内都谈不了恋爱,所以也真就无所谓了。

事实上打职业联赛这事还真是挺需要全情投入的,尤其是在联盟刚刚成立的那时候,没有稳定的薪酬体系,没有编好的训练软件,没有训练营的新萝卜,没有职业工会……总之一切白手起家从头建起。那时候叶修真将熬夜这一技能点到了满级,老长一段时间黑眼圈总在那儿消不下去熊猫也似——若在那种情况下还能谈恋爱大概就真的不是人类了。那时候光是联盟里面打比赛的老哥们儿,因为太忙而对象吹了跑了的不止一两个——比如吴雪峰在嘉世干了三年,前女友已经抱上孩子了,当真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他退役之后准备出国读书,践行时候一不小心被灌多了(职业选手的酒量同样悲催),醉醺醺跑到饭店门口准备朝着夕阳奔跑,就差大喊“把我的青春还给我”了。

然而叶修的优势在于他的年龄,而劣势似乎也在于他的年龄。因为年龄小所以可以继续在这圈子里待着,因为年龄小所以不着急恋爱,因为年龄小所以手速反应都敏捷——在电子竞技这个日新月异的圈子里,“年龄小”三字很快就告别了他,但是真说老得打不动——比他年纪大的韩文清也依然带着霸图稳定地向前走着。反倒是随着联盟的新人一茬一茬如新割韭菜冒出来,而嘉世从第四赛季的亚军到第五第六赛季的不如人意,网上多少就开始有声音冒出来,说联盟的斗神已经老了。

偏偏叶修自觉还没老到应该翻开人生第二章:告别职业联盟开始谈个恋爱找个工作过“正常”生活诸如此类。他所做出的选择令他能够站在荣耀联盟一切光辉的背后,将联盟一日日的转变都看在眼里,就像去思考忒修斯之船的悖论:当你将一艘船上的部件不断替换成新的,直到所有的部件都被替换过一遍之后——这艘船还是原来那艘船吗?某些时候他甚至觉得,说不定他在嘉世的生涯会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结束:一种他从未想到过的、然而绝不会喜欢的方式。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但人生中不可能的事太多了。

比如说他遇到周泽楷。

 

叶修第一次知道周泽楷的时候对这个名字毫无感觉。那时候轮回战绩并不算上游队伍,突然之间换了个新队长,比起胸有成竹更像是病急乱投医。叶修并没太在意这种更换——毕竟任吹得天花乱坠,是骡子是马总得拉出来遛遛才见分晓,直到第一次和新阵容的轮回对垒才感到了意外。

周泽楷的表现不止是好,甚至是太好了。有了他这样的表现,今年第五赛季的最佳新人花落谁家已经是无疑之事——虽然仍略嫌稚嫩,但无论是手速还是战局的判断都令人眼前一亮,假以时日,必然又是联盟之中的一员强敌。

这多少让叶修升起了兴趣。游戏总是有对手的时候才好玩,尤其是有旗鼓相当的对手之时。于是他脱了队服换了件外衣跑去看轮回的新闻发布会,仗着自己从不露脸也不怕被记者发现。

然后他才发现轮回的新队长意外地好看。

这年头新进选手大抵都是十八岁的年纪,刚从高中麻袋校服的审美中出来就继续穿运动服款式的队服,有些还不免青春痘的侵扰,就算底子真的不差,乍一看也带着种还未张开的青涩气息。但是周泽楷却不一样:他也一样年轻一样青涩,但是那种青涩却只让他的英俊变得更加清晰可辩。叶修从来没发现自己还有颜狗的潜质,直到这一天,他才发现那只不过因为他从未遇到过合口味的长相。叶修站在那里看着周泽楷在记者的提问前认真思索然后给出简短到不能再简短的答案,不知不觉将整场比赛看完直到嘉世的选手要进来之前才开溜,脑子里冒出斗大两字:可爱。如果再精简点,一个字:

萌。

其实叶修扪心自问,最开始那时候他对周泽楷的喜好大致和宅男看到小姐姐大喊卡哇伊差不太多——联盟里从来没这号又腼腆又能打的选手,内外反差之大简直让人怀疑场上场下是两个人,光看小周同志发言时候无意中怼人就够好玩的。但是时间推移,刚刚出道时候的那种青涩慢慢蜕变成一种更成熟也更锐利的帅气——如果周泽楷不是那么沉默,那么他的英俊会显得过于逼人甚至具有侵略性;但他的寡言却恰好中和了他的锋芒,甚至让人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只有偶尔,周泽楷才会露出异常执拗的目光,就像揭开一角伪装,让人看到里面所藏着的那个能在场上大杀四方的神枪手一样。

叶修想如果不是我这么关注他,大概是不会发现这点的。毕竟这家伙将自己藏得太深,甚至不肯多说一点话,应该只有特别熟悉的人,才能发现周泽楷心里藏着的强硬吧……

可是我为什么要一直关注他呢?

对了他的脸是我喜欢的。

只有脸。

 

再怎么说,掰弯直男是件不地道的事。


评论(4)
热度(194)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