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知者不言 3.

3.

 

打完虚空的客场比赛之后,轮回俱乐部本来的预定应该飞回来,但是恰巧赶上S市大雨,那边过来的飞机无法起飞,结果就是X市万里晴空却等不来一架飞机,令得一群大小伙子捂在机场里发霉。最惨的其实是方明华:他本来约了那天晚上回去和女朋友出去吃晚饭看电影Happy一下,谁知道这么飞来横祸一遭,只好打电话回去请罪。剩下几个悄悄躲在江波涛后面叽叽咕咕:恋爱真可怕我不要恋爱……周泽楷听着也觉得好笑,但是这种话题一向是不会找他参与的。这倒不是说他作为队长不够合群,只是大家找他搭话的结果,一多半都以“嗯”或“啊”结束了——渐渐地造成这样的结果,似乎也是必然的事情。

周泽楷倒也并不觉得有什么的。他如果是非要与人交流不可的性格,也不会养成这样寡言的脾性。有时候这种伪装反而利于他去观察,或者方便他去走神。

他天马行空地想了一会儿联盟和比赛,想起前一阵子和嘉世比赛时候犯的错误终于是没再犯,又想起上一次去吃饭的那间店,然后不自觉便想起叶秋的那一张身份证。

那天之后他并没再和嘉世的这位大神碰面。联盟里比赛这么多,两支队伍一个赛季主场一回客场一回,顶多再加上全明星周末,此外绝大多数时间碰不上才是正常的。但是那天看到的那件事却不轻不重地坠在他心里:他不确定对方是否知道了他已经看到身份证上不一样的名字这点。对方没有问过任何事——尽管他们都在荣耀选手的那个大的QQ群里,想私敲其实是很容易的。

叶秋的不在意反而让周泽楷更在意起来。

这是很奇怪的。一般来说没人会将另一个人的身份证带在身上,带着的肯定都是自己的证件。更何况那张证件照上面明显就是叶秋的脸——这点还是不可能认错的。除去一切不合理的解释之外,合理的解释就只剩下了一个:

叶修才是他的真名。

——所以,为什么要化名啊。

他坐在机场候机室的长椅上,在初中看过的那些YY小说的桥段不由自主地张开翅膀任意翱翔。黑道风云版——叶修其实是个前卧底或者前杀手,为了躲避追杀所以换了身份(等等,那时候他才多大?);豪门恩怨版——叶修是被追杀的某大家族的继承人所以不能出名也不能露面(醒醒,大清亡了);巧取豪夺版——因为叶修是逃婚出来的所以要隐姓埋名(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这些想法弄得他自己都觉得脑洞太大;偏偏和嘉世叶神从不露面的传言合起来看,这些荒唐的想法,又似乎多多少少有了那么些现实的根据。

那么自己知道了这件事情……会不会不太好?

周泽楷有点纠结。虽然是无心的,但是他毕竟是知道了对方的一个秘密,就像在舌底压住一块水果硬糖,总是不自觉地感觉到那种微甜的酸味。

如果这件事真的那么重要,叶修应该会来问他一下吧?

偏偏也没有。

周泽楷下意识地掏出手机,打开那个人最多的荣耀大群戳进去——这个群是所有进过联盟的职业选手都会加的群,因为人太多了所以反而万年没人冒头,最热闹的时候基本就是每年放新人进来大家拜码头拜前辈来这么一波。周泽楷当时也是被轮回的前辈拉进来的,当时方明华一边在QQ上拉他进群,一边跟他小窗说这群里管理员除了一个已经退役万年不出来的大神,另一个就是斗神一叶之秋了。事实上在方明华对他说这件事的时候,周泽楷自己也看见了QQ聊天窗口侧边栏上带着管理员标志的,头像是一片枫叶的“一叶之秋”。

就像他现在拉开手机QQ所看到的那片枫叶一样。

他下意识点进对方的个人资料里——里面自然是没什么信息的,除了年龄24所在地杭州之外,就连空间也是一片荒芜,毫无任何新动态。他的手指在下方的“加好友”和“发信息”之间游移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下“发信息”的按钮,但是却怎么也想不出措辞。正想着要不然还是这样算了的时候,恰好机场广播响了——他们那架延迟已久的飞机终于开始登机了。

周泽楷匆忙站起,将手机随意揣在口袋里跟着大家上飞机,直到将安全带扣上将手机关机也没发现任何问题。他有个好习惯就是飞机一起飞就会自动入睡——这点其实很占便宜,所以等到飞机在S市落地、他揉着发酸的脖子一边准备拿行李一边单手将手机打开的时候,也就难免产生了一点自己还在梦中的怀疑。

在手机的通知屏幕上,赫然是一条从没想过的信息。

 

一叶之秋:???

 

周泽楷盯着手机屏幕觉得自己应该是没睡醒吧,可这时候坐在旁边的江波涛已经非常善解人意地帮他把背包拿了下来:“队长,给你。”

“……谢谢。”

周泽楷表面淡定地按了锁屏键将重新黑屏的手机滑进口袋,然后跟着轮回队员往外走。被S市傍晚的凉风一吹他也醒过味来:大概是在准备登机的时候,他将手机放进兜里的时候手滑了一下。他后知后觉拿出手机解锁,找到消息记录点进去——看见一叶之秋那三个问号上面,是手滑点上的一个类似于(⊙_⊙)的emoji符号。

周泽楷对着这段统共两行的对话记录在心中失意体前屈。可已然到了这个份上,他倒也懒得藏着掖着了,索性就直接开门见山地打字:

 

       一枪穿云:那天,看到了前辈的钱包。身份证的名字不一样。

 

他发完这条消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消息回来,想必叶修并不在电脑前面。于是他也放下手机,和队友们告别后坐着汽车晃晃悠悠地回了家,一家人热热闹闹吃过饭说过话,直到夜渐渐深了才回到屋里登上电脑。

自动登录的企鹅首先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浮出一条新的信息提示。

 

       一叶之秋:看到了啊。

 

周泽楷点进去看了看,发送时间不过二十分钟之前。或许是隔着电脑的交谈给了他更多思考时间,他对着空白的对话框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打字回去:

 

       一枪穿云:叶修……是真名?

 

这次对面秒回了。

 

       一叶之秋:是。

       一叶之秋:这里面情况有点复杂,以后有机会跟你说。

 

 

这“有机会”便又过去了很久,一直到了全明星周末之前。将近半个赛季过去,轮回的积分稳扎稳打,俱乐部将每周排名做出折线图贴在墙上——一条上升的斜线。如果后半继续保持这种发挥,今年进入季后赛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再加上周泽楷被联盟选去拍摄今年全明星周末的广告,轮回经理这些天真是走路都带风。

其实周泽楷倒是自觉有点尴尬。虽然从他出道摘下最佳新人的桂冠以来,荣耀的观众们已经渐渐将“枪王”这个称号赋予了一枪穿云,并将他和几位老将并列称为五圣——但是他在这五个人里资历最年轻,更别提剩下四人都手握冠军、没一个像他和轮回一样,还处于艰苦的向上攀升阶段,多少有点“一人战队”的感觉。难道联盟选他去拍广告就是看脸?周泽楷真不愿意相信联盟的想法就这么浅薄。

结果等他到了B市联盟总部,看到同样来拍广告的苏沐橙之后才明白,联盟的想法就是这么浅薄。

苏沐橙本来正在等候室里百无聊赖地玩手机,看到周泽楷进来才放下手机,朝他招了招手:“嗨。我还以为我来得就够晚了呢,没想到你比我还晚。”

“抱歉,”周泽楷无奈道,“飞机误点。”

“不过来早了也没用,还是要在这儿等。”苏沐橙叹了口气——她在联盟里论颜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兼之和叶秋作为黄金搭档,在嘉世那边接的代言比周泽楷还要更多,因此对广告这套流程相当熟悉,“今天这广告还不知道要怎么拍,希望不要太尴尬了。”

周泽楷默默地点了点头。前两年全明星周末的广告都是用荣耀角色的动画制作的,也不知道这一年是因为什么,突然将他们两个拉了过来。

苏沐橙也知道他的性格,并不强行寒暄,又低下头去玩手机。周泽楷本来以为一会儿会有工作人员过来直接带他们去拍广告,却没想进来的秘书直接将两人带到冯宪君的办公室去了。

周泽楷没太明白这发展是怎么回事,但显然这位联盟主席心情相当好,至少和周泽楷握手的时候时间明显比握苏沐橙的时候长了一点五倍,也不知道到底是男选手所以没什么顾忌,还是冯主席真的一腔热血想要抒发:“小周今年打得不错啊,你们这一代的选手就是联盟未来的希望啊。今年有没有目标?”

周泽楷仔细考虑了一下,回答:“进入季后赛。”

“好好好。不过这个目标还是有点低,有没有决心打入总决赛?”

这问题可不好回答。周泽楷在心里过了一遍今年微草和蓝雨的阵容,然后遗憾地摇了摇头:

“估计不行。”

冯主席显然有点失望,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他看看周泽楷又看看苏沐橙,显然还是相当满意的:“小周,小苏,你们今天能过来真是太好了,联盟现在就需要你们这样年轻又肯配合宣传的选手。不要以为这只是一个全明星周末的广告,我们这次的广告是要大幅铺开的,到时候在S市和H市都有推广。我们荣耀联盟要向前走,不管联盟再怎么出力,最终还是要靠你们这样的选手……”

冯宪君这边滔滔不绝,周泽楷却察觉到了一些什么。他摇摇头,说:“不会。”

这两个字很短,却让苏沐橙看了他一眼。冯宪君以为他是谦虚,热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会什么不会!年轻人要有理想嘛……大胆点,联盟永远是你们的后盾!”

苏沐橙微微地笑了一下,似乎是要为不善言语的周泽楷解围,她说:

“当然。冯主席您一向是为联盟着想的。”

 

 

那天最后拍广告的时候周泽楷一直在想冯宪君的那些话。他不爱说话,却并非读不懂空气和话里话外的潜台词。对于轮回这样的战绩,对于他这样的选手来说,冯宪君简直是显得过分热情了。但是有一点苏沐橙是没有说错的:冯宪君是在为联盟着想的。荣耀联盟要继续发展,就要吸引更多的人来玩游戏,更多的人来看职业联赛,这两者相辅相成……然而怎么做?一款游戏到了一定周期就会有老玩家流失,职业联赛的起起伏伏也会让一些粉丝转移关注,除了不断开辟新的副本新的玩法新的职业技能之外,就只能给职业联赛赋予更多色彩。

比如——

周泽楷望向摄影机镜头,忽然明白了过来。

联盟要的就是他这样的一张脸。

足够颠覆大众心中宅男形象的,肯配合宣传的、干干净净的好形象。只要个人战力说得过去,甚至不用战队成绩多么服人——现在不是已经挑他来拍广告了吗?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周泽楷的嘴里无端泛上些苦涩,甚至本来那点隐秘的小小骄傲和欢喜也都散去了。然而在镜头前他仍然按照指导露出腼腆的笑容——这笑容将被编进短片,混杂在荣耀动画的特效里面,出现在荣耀的官方网站上,出现在玩家们面前,甚至出现在更多现在的周泽楷还想不到的地方。

然而那并不是他进入联盟的原因;并不是他在电脑前和键盘厮磨过这些日月的原因;并不是他放弃了人们眼中的“正途”,选择一条崎岖而可能看不到未来的道路的原因。

周泽楷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样强烈地意识到自己是一个职业选手。他也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样强烈地希望自己能够再强一点、能够带着轮回走得更远一点。

事实上苏沐橙也显得十分沉默。不知道是因为摄影棚的环境,还是她也和周泽楷感到了一样的压力——毕竟她作为联盟中少有的女选手,一开始就背负着比他人更重的压力:不止一次,会有人根本不看她的表现就断言她远远够不上嘉世的水准,能被选进嘉世不过是因为嘉世需要一个能对外露面的广告担当——周泽楷就亲耳听到有人这么说过。

但是这种事情是没办法安慰的。而周泽楷也并不确定苏沐橙的心情低落是因为这个:比起这位嘉世的美女选手,他和叶秋甚至都要更熟悉一点。也或许苏沐橙只是比周泽楷更敬业一点,在摄影棚里本来也不用说什么。

好在摄影师一通忙活之后,终于大发慈悲,宣布拍摄完毕就地解散。苏沐橙也明显松了口气,问周泽楷:“你今天回S市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太晚了。”这么一天拍摄下来,虽然进度还算顺利,但也已经将近傍晚。现在再坐高铁回去,已经不如明天一早坐飞机回去来得划算了。

“确实……”苏沐橙正想说什么,放在兜里的手机便响了一下。她道歉一声后转身接起手机:“——我们这边结束了……什么,你没回去?……你到这边来了?……呃,是的,你等一下我问问他啊。”

她说着转过身来,捂住话筒向一脸茫然的周泽楷问:“要不要一起吃个晚饭?叶秋恰好也过来了。”

周泽楷睁大眼睛。他似乎还没办法把眼下的情况梳理清楚,反倒是听到了“晚饭”之后肚子相当诚实地“咕噜”了一声。苏沐橙笑了起来,道:“那就这么定了。”说着又和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好,就这么决定了。小周你还没怎么吃过这边的风味吧?”

这展开十分迅速,枪王大大表示他的CPU还需要再运转一会儿。好在刚拍完广告也不能这样直接出去总得卸妆,周泽楷将冷水泼在脸上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刚才答应了和苏沐橙叶秋出去吃饭。

啊,对了,或许应该叫叶修。

所以这就是那个“有机会”了?

周泽楷很快便收拾停当,走出来的时候便看见叶修正站在摄影棚外面。青年依然懒懒散散没个站样,羽绒服半敞,一条毛茸茸围巾(也不知道是谁的品味)随意搭在里面,香烟一点火光在渐深的暮色里时亮时暗的。他很快看见周泽楷,抬起手挥了一下,便算是打了招呼。

莫名地,似乎是因为看到了这比赛场上的对手,那徘徊了大半日的郁闷心情也不自觉地消去了些。周泽楷快步走上前,道:“前辈。”

叶修微笑着,或许是那条奇怪的毛围巾的缘故,他的笑容看起来十分和软:“你们这是拍了一天?辛苦了啊。”

周泽楷不好意思点点头,又说:“没有。”

“小周吃不吃羊肉啊?”叶修问,看他点了点头,就说,“太好了,这地方正好离后海不远,我们去吃家老字号。”

考虑到B市的拥堵状况,三人最终还是选择了步行而非打车。B市的冬日和南方不同,冷是干冽的,天黑得也更早些,路上早早亮了灯,那灯光带一点惨白,令一切看起来都和白天并不相似了。路边的树早成了干瘦的铁枝似的线条,和南方的蓊郁截然不同。

“在南方呆久了,回来反而不觉得冷。”叶修感叹着。

“你多少年都不回来了……”苏沐橙说了半句,最后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似乎是因为周泽楷在边上,也或许因为这并不是在冬日夜晚的路上适合提起的话题。周泽楷默默地走,开始有一点后悔跟来,但好在很快便到了饭店。

这家老字号并不十分入时,服务员仍然带着那种老式国营企业的冷淡。但烤肉送上来时候放在景泰蓝的铁炙子上,滋滋响着,和了切段的葱和香菜,在冬日夜晚里倒也相当熨帖。

三人都是职业选手,自然也不会点酒,苏沐橙要了饮料,两个男生索性喝茶。叶修说:“今天我请客,慰劳一下你们俩。”

“这么大方啊?”苏沐橙笑。

店里空调开得太热,周泽楷吃了羊肉有点见汗,脸也有点发烫:“前辈太客气了……”

叶修摇摇头:“你还帮我捡了钱包,我可还没酬谢过呢。”

“咦,什么时候的事情啊?”苏沐橙随口问。

“上次和轮回吃饭那次。”

苏沐橙无语了一会儿:“……你这回礼还真能拖啊。”

周泽楷连忙摆手表示没关系:“小事。”

叶修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含着许多深意,但却又似乎并没有准备将眼下作为之前说过的那个“有机会”。周泽楷低下头去默默扒了一口饭,就听见苏沐橙感叹道:

“这次联盟是真的要有大动作了。我今天拍摄之间和联盟那边派来的助理聊天,这个广告的投放力度和以前不能比。现在对他们来说是到时候了。今年全明星周末还准备开放全程直播,估计想要营造成总决赛之外一年最受关注的时刻。”

“这也是必然的吧,到了这个时候。”叶修说,“现在联盟转会分分钟上千万,这件事放当初谁肯信啊。”

周泽楷夹菜的手停了下来。他虽然在电脑上看到荣耀联赛的时候很早,但是却也从来没有接触过最初的那些选手——轮回中间换过一次老板,之前的老选手都走得差不多了,现在队里资历最老的方明华也是第四赛季才出道的。

“最初……是什么样?”

 “小周进来的时候都第五赛季了是吧。”叶修若有所思,“确实,你进来的时候张益玮也退役了。这样说起来你们队还真是年轻。”

“说说吧,你也不怎么说第四赛季之前的事情呢。我就知道第一赛季的时候总决赛才有个网络转播。”苏沐橙也说。

“我还没和你说过吗?”

“遇到这种事你比小周还闷。”苏沐橙白了他一眼,“你就当今天忆苦思甜了呗。”

“什么忆苦思甜,”叶修笑了出来,“那时候觉得打游戏本身就很好了,没有那么多这啊那啊的。当初联盟刚搭起架子,大家薪水也没现在高,战队也穷,宿舍四个人一间,晚上打呼噜磨牙什么的——那时候都年轻,也不在意这些。”

“但是……退役很早。”周泽楷说。

“是啊,那时候训练也不像现在这么正规,很多时候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叶修说,“孙哲平那手伤不就那么回事,比他退得早的更多,很多没打出来的,大家都不知道了。”

周泽楷当然知道这位百花战队的前队长。他第五赛季进入联盟的时候,百花战队风头正盛,对于当时还处于中下游的轮回来讲是如同大山一样的存在。然而在轮回和百花相遇之前,孙哲平就因为突然发作的手伤而不能上场了。那时候轮回队的领队还因此狠盯了一会儿大家的训练手操——毕竟这种事情是哪一支战队都不想看到的。作为职业选手周泽楷自然知道职业联盟大浪淘金的残酷,但是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在他们这一世代此前的联盟是更加残酷的。

“所以商业化是有好处的。”叶修淡淡地说,“现在选手在入行的时候不会受到太多经济上的阻力,比赛受到更多的关注……如果一个孩子想要进训练营,他的家长可能比以前更容易同意。这没什么不好的。”

“但是你不肯露面。”

这句话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似乎过于交浅言深。但是周泽楷这么说的时候却很自然,或许是因为他和叶修正分享着一个尚未言明的秘密,或许是因为那些注视,那在阳台上分享烟草的时候说出的那些话——那多少让周泽楷感到他们是比“对手”这种关系更进一层的。然而这样便可以称为朋友了吗?

然而叶修并没有生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啊。——而且小周,你真的喜欢吗?”

周泽楷微微垂下了目光。今天一日盘踞在他胸口的那种隐然的郁闷重新叩击着他的胸口。

那是一种假若被说出,便会被认为是不合时宜——甚至是不知感恩的情绪。想要别人看见的是一枪穿云,想要别人认可的是赛场上的表现——而不仅仅是这张脸,或者一个合宜的好的“形象”。

“我不知道。”他最终还是说,不愿意让自己在叶修面前示弱,也并不愿意让这个过分敏锐的人再看透他自己心里的迷茫。

叶修安慰般地笑了笑:

“不过小周你也不用着急。商业化总不可能从空中建楼阁,它和职业选手应该是互相借势的。说到底我们要面对的也只有比赛。打得好就行了。”

“可惜,有些人觉得名头比比赛重要呢。”苏沐橙忽然插进了这段对话。这肯定意有所指,但周泽楷并不知道她在说谁。

“有些人清醒,有些人不清醒,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叶修随口说了一句,又转向周泽楷,“——依我看,轮回今年的势头已经在这里了,明年的季后赛或许就是你们的时代了。”

“你作为嘉世的队长说这个真的好吗?”苏沐橙半开玩笑地说,“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游戏要有对手才好玩啊。”叶修说,他说这话的时候仿佛漫不经心,却又像是极端认真,“越高的舞台越有趣。——沐橙,你觉得我们没法再次打到总决赛吗?”

“我相信你。”苏沐橙莞尔一笑。

周泽楷忽然听到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声。他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他面前坐着的是实现了三连冠的荣耀教科书:男人见识过的舞台是他尚未登上的,叶修所达成的成就是他尚不能企及的。

想要——和他一样。

这念头蓬发如烈火一般,瞬间扩散开来,烧得他口干舌燥。周泽楷不动声色地端起茶水呷了一口。他曾经见过许多次黄少天在选手群中上蹿下跳寻找叶修PK的身影,那时候他无法理解——难道场上的一切还不够吗?但是现在他明白这个男人是能够激起战火的。在常规赛里没必要发挥全力而往往有所保留,而在季后赛固定的赛程中选手们和队伍们其实未见得总能遇上:宿敌可能会因抽签分为不同的半区,又可能在预赛之中马失前蹄,就像去年的蓝雨并没能够遇上嘉世。这是客观的、每个选手都必须接受的理性的事实。

但是他想和叶修对战。

在压上一切去求取胜负的不会有任何保留的舞台上。在总决赛的赛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里,在真正的决定荣耀的那一刻——

如果他早出生几年。如果他能够赶上嘉世的三连冠的时刻——能够站在斗神对面的战场上,那将会是什么样呢。

周泽楷垂下眼帘想要掩饰这种突兀的战意,以至于随手夹菜放到嘴里之后竟然被骤然蹿升的辣味呛得咳嗽起来——他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夹起了除了叶修还没人动筷子的凉菜。

“……小周你怎么去吃这个芥末堆了?”

叶修赶紧给他倒了一杯热茶。周泽楷被芥末弄得眼泪直流——黄芥末比青芥末柔和一点但骤然无准备的一大口还是让人无法接受。叶修连忙将桌上没用过的纸巾都给他,转身去叫了服务员。

“怎么就和哥哥照顾弟弟一样。”苏沐橙托腮看着俩人又是倒茶又是扯纸巾的——莫名其妙地,她竟有点无法插手的感觉。

但是这样也不错。她想。


评论(4)
热度(188)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