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知者不言 4.

 

4.

 

那一年的季后赛果然声势浩大。周泽楷和苏沐橙所拍的广告推送到处都是,微博也好,户外广告也好,就连联盟微信公众号也在朋友圈里转得铺天盖地。在微博底下“这个小姐姐好美”和“小哥哥舔舔舔”的留言平分秋色,剩下的就是荣耀粉借此机会大加安利。全明星周末也第一次通过弹幕网站全网直播,再加上特别安排的炫技环节,着实给荣耀联赛吸引了新一波关注,单是搜索指数在那天就一下子达到新高。对此联盟自然心满意足,后续又锦上添花一般,做了每个战队队长的专访。

当然,和往常一样,叶修依然是躲掉任何这样露面的采访的。

在微草那一期专访登出之后,陶轩将叶修叫到了办公室。

叶修照例不紧不慢地过来。——他的神态和许多年前陶轩第一次见到他并没有什么分别。当初陶轩一开始找到的其实是苏沐秋,因为秋木苏这个号还肯查私信,而一叶之秋估计陌生人信息打开都没打开过。苏沐秋告诉他他到时候还会带一叶之秋过来的时候,陶轩多少还有点得意,仿佛最终压过了对方一次般。然而那时候出现在他眼前的叶修就这样一脸不急不忙的样子,好像什么都可以,又好像什么都不挂心,意想中的激动也好热切也好感动也好一概阙无。在一切大抵商谈出了个框架之后,十七岁的少年伸手过来和陶轩握一下,说老板以后就多多关照啦——就好像一个大人一样。那天回去陶轩压平了心里一点挫败,也能带一点叹服地想,这大概就是大将风度。

他没预料到自己会有因为对方这态度而头疼的一天。

比如现在。

他扔给叶修一本《电竞之家》。封面上是微草的王杰希。叶修拿起来看了看,说:“这张大眼拍得还挺帅。外面请的摄影师吧?”

陶轩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帅,你看那大小眼P得都看不出来了,你觉得帅你怎么不去拍。”

“老板,”叶修淡定地放下杂志,“今天叫我来就这事?这不是一开始就说好了吗?”

“叶秋。”陶轩严肃起来,“你知道最近这几期专访登出来之后,那几支战队的微博关注都涨了多少吗?这数据就在这里,你拿去看一下。”

叶修接过陶轩手里的那份文件,一言不发。

“现在这个时代是关注和点击的时代,”陶轩苦口婆心地说,“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坚持,但是你是战队的队长,多少要为我们战队的形象考虑一下吧?”

“对不起,老板。”叶修将手中的柱状图交了回去,“我只能负责场上的比赛。媒体这边我不会出面,这是我们一开始就说好的。”

陶轩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像是放弃了这一次的劝说:“……也就是我还能忍你了,你去别的战队看看。”

“怎么,战队想要让我走路啊?”叶修说,带着点笑,也看不出来多认真的样子。

“怎么可能,你是我们的功勋队长。”陶轩摆摆手,笑得别提多诚恳,“叶秋啊,今年的季后赛有信心没有?”

叶修顿了一会儿,道:“我会尽我的最大努力。”

他出来之后没有立刻回训练室,而是去防火梯那边放了会儿风,抽了支烟。袅袅的烟雾很快散进潮湿的空气里,春日的阳光似乎还没有足够暖和,梅雨季就又在前面等着了。

叶修点着烟,望着眼前的景色发了一会儿愣。从他到H市之后也已经大约七年过去,周边的一切似乎乍看起来毫无变化,唯有在仔细观察的时候才能意识到时间的流逝。比如说,对街那面“兴欣网吧”的招牌是打了多久呢?似乎刚刚搬到这里的时候还没有——或者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他静静地看了一忽儿这铺天盖地的春日绿色,以及远远近近的喧闹市声,才转身回到嘉世俱乐部的楼里去。他也没有按照本来的预定回到正式队员的训练室去,而是跑到一楼给训练生们的训练室去。

今天并不是周末,训练室要空上一半。只有经过周末试训确定有发展前途的少年才会被正式签到训练营中,而那之后也会有人被淘汰、无法成为嘉世的正选,或者回到正常的生活,或者进入网游的工会去工作。一般而言,在训练营的训练生并不会经常见到正选队员,即使都在一栋楼里,他们的生活轨迹也从未重合。大概除了叶修之外,并没有谁会经常性地跑到这边来开小差。训练生们一开始对见到这位大神还是有点诚惶诚恐的,后来就变得多少习以为常了。

而叶修也并不是无的放矢地乱转的。他熟门熟路走到其中一个少年身后,看了一会儿他在训练软件里的操作。屏幕中的战斗法师一路沿着转瞬即逝的落脚点向上纵跃,动作没有丝毫迟疑,键盘和鼠标在他的手下清脆地响着,如一支连续不断的旋律。即使叶修站在他身后,少年也像是丝毫未觉,动作依然稳定而没有任何失误。可惜随着高度的攀升,落脚点越来越小、出现的时间也越来越短,终于在这加速的节奏里,少年的键盘操作上似乎出现了细小的失误,他的人物落下去的同时屏幕中央出现一行大写的数字。

“不错。”

叶修等到这个时候才出声,邱非猛地回头,看到是叶修之后脸上不由露出惊喜之色:“叶神。”

“比上次成绩好得多,最近一直在练?”

“按您说的,有间隔地在练。”邱非说,像是想要去翻出最近的训练log给叶修看,叶修倒是先打断了他:“来一场指导赛吧。”

“现在?”邱非略犹豫了一下。

“开屏幕的,怕不怕?”

“不怕。”

训练室有专门用于观看对战的电脑。叶修过去开机,剩下几个本来在训练的少年也凑过来。叶修冲他们招了招手:“谁借我个账号卡?”

“叶神,不让我们见识一下一叶之秋吗?”有个大着胆子问的。

“正式账号和你们的账号技能点差得太多,这不是欺负人吗?”

“可是邱非的号是我们最好的战法账号……”

“谁说要战斗法师的,随便来

 

一个。”叶修伸手。

几个少年彼此看了一会儿,才有一个人将自己神枪手的账号交了出来。叶修也确实不挑,和邱非坐到对战的电脑面前,选了一张最简单的擂台赛地图。等到角色载入之后,邱非的小战斗法师毫不犹豫直接冲上去,就是一记天击——这显然是想要利用战斗法师的近战优势以近身神枪手这一远程职业的操作。理论上叶修手中的账号在敏捷性上并不及邱非的账号,但是他却预料到邱非的操作一般,直接后跃。然而邱非这也是来势汹汹,天击还未结束就直接接上了后续的连招,竟是一定要将叶修的账号扯到近身格斗中去了;眼看邱非的矛尖就要挨到的时候,叶修手中双枪连发,凭空靠着后坐力大大后退了一段距离。

“飞枪!”

几个围观的少年口快地叫了出来。

“这不是轮回那个枪王的招数吗,原来叶神也会啊。”

“叶神说什么账号都行,原来还真是啊……”

他们嘴上嘀咕,眼睛却顿也不顿地看着屏幕上的动作。叶修打得很耐心,因为是指导赛的缘故,他几乎不用大招,纯粹凭着走位来避让邱非的招数,看到好的连招的时候还能忙中偷闲地发个“好”的文字泡。

他们正打到一半,训练室的门开了,刘皓探进头来,道:“队长,你果然在这儿啊,我们找了你半天了。”

叶修一顿,直接停下了动作:“有什么事吗?”

“公关部那边开会,想说让我叫一下你。”

叶修点一点头,直接将账号卡退出,还给了边上的少年,说了句“下次再打”就出了训练室。等到训练室的门关上,他才问:“之前这个会议不在我的日程上。”

刘皓说:“老板临时让你加进来的。”

“哦。不过我估计也没有什么好建议,还是不参加了吧。”

“队长,”刘皓露出有点难办的笑容,“你这不是让我难做吗?”

叶修于是也就跟他去了。他之前不止一次和刘皓说过,不要在这方面费太大心思——选手是打比赛的,公关部门是搞宣传的,这样就行了,但显然刘皓并没记住这些。现在去问刘皓他训练做得如何似乎也像是挑衅——事实上他的副队长相当擅长表现得有模有样,每一次失败都是无心的失误,或者是遇到强敌之后奋战到底终究不敌。

这没什么不好,假如那不是可以避免的失误,也不是真正坚持到底的奋战。

那天公关会议到底说了什么叶修也没记住。在会议中他全程走神,倒是刘皓显得相当热心参与,提了许多意见。

不知为什么叶修忽然想起周泽楷。那个沉默的青年如果被拉到这种会议上会怎么样?大概会茫然无措地左顾右盼吧,因为他大概不会偷偷走神。那时候叶修还没想到他会有机会来亲身验证自己的猜想,事实上这念头也只是在他脑中一闪就过去了。他意识到陶轩没有说出来的那句话——假如今年的季后赛战绩仍然不好……

他坐在这本该熟悉的俱乐部中,忽然感觉到一种奇异的陌生感,就好像这里不再属于他,他在这里度过的所有时光也并不能令这种陌生之感稍微淡漠。

叶修忽然很想抽烟,然而会议室里是禁烟的。

 

 

 

那一年的季后赛,正如叶修的预感一般,嘉世的战绩并不好。第一轮便撞上冠军队微草固然是运气不好,但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好说。蓝雨虽然很想趁着去年夺冠的劲头一鼓作气争取连冠,却被拦在了第二轮。决赛先在百花主场,被百花拿下一胜——可惜这微弱优势并未延续到微草主场。

最终决赛那天蓝雨已经进入夏休期,喻文州似是有事路过H市,直接约叶修出来看比赛。嘉世此时也处于放假休息阶段,叶修窝在俱乐部里长蘑菇也是长,索性出来散心。

喻文州也不知道哪里找到的清吧,几个四十寸往上的电视都在直播今晚的决赛。王不留行和百花缭乱打得满屏光影,眼看李艺博解说就有点跟不上的意思。

“这不是欺负人吗?他当年也没打过繁花血景啊,”叶修说,“现在就算只剩张佳乐一个他也看不懂啊。”

喻文州笑了笑,问:“你觉得谁会赢?”

“微草。”

叶修说,一点没有怀疑——即使电视里的解说仍认为目前场面胶着难分胜负。

喻文州叹了口气,说:“我还指望你和我判断不一样。”——作为去年夺取微草连冠希望的蓝雨,两支队伍也算是有宿怨了,至少两家公会遇上不掐一场是很难的。就算喻文州自己也看清了战斗的发展形势,他也多少怀有一点不切实际的希望,希望结果是另一种。

“微草现在兵强马壮,百花则只有张佳乐一个主心骨。”叶修说,看着屏幕中弹药专家的光影渐渐黯淡,“荣耀不是一个人能搞定的游戏啊。”

喻文州啧了一声。酒吧里的微草粉丝开始振奋,而百花粉丝则多少沮丧起来。这一切并没有影响他们看到比赛的最后,看到那注定的结局的到来——这是张佳乐的又一个亚军,而对于第二赛季的老选手而言,他还能坚持多久呢?

“这是微草最好的时候,他们输得不冤。”叶修说。

喻文州点了点头。然而他们都心知肚明的是,能够被记住的永远只有聚光灯下的冠军。即使是再艰辛的奋战,再拼尽一切的战斗,也并不能令失败具有更多的意义。竞技体育的全部荣耀和华彩都系于只有一个的冠军,这是它的残酷,也是它的精彩。

他们默默地又坐了一会儿,看见记者去采访微草的队员们。王杰希仍然还是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了几句官样的话,倒是被称为“治疗之神”的方士谦接过话筒,先是感谢了一番俱乐部粉丝的支持,然后便宣布这将是自己在微草的最后一个赛季——他将彻底离开荣耀的赛场。

“真没想到。对方士谦来说,退役有点早吧?”喻文州说。

“谁知道……”叶修无声地叹了口气。荣耀联赛的图景正在渐渐更改,这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他在心里迅速推算了一下微草的阵容,摇了摇头:

“明年微草可就不好过了。你们蓝雨有什么准备?”

“老说我们有什么意思。嘉世才是你的课题,叶神。”喻文州半开玩笑地道。

“嘉世啊……”叶修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喻文州也多少察觉到一些什么,问:“你要转会吗?”

“没想过。”叶修说,“毕竟待这么久了……至少再打一赛季吧。而且现在联盟愿意吃下一叶之秋的战队也不多吧?”

喻文州也沉默下去。在俱乐部的眼里,一切从来不是以情感、忠诚或这类字眼来界定的,一个选手有何种的商业价值,他的运动寿命还有多长,这都是老选手无法绕开的问题。

“第八赛季。”

叶修又重复了一遍,即使在这一刻还有太多的问题,太多的变数,也并不妨碍他望向下一段旅程:下一个可以展望的目标。

喻文州看着他的表情,叹了口气。

“想到明年还要和你打,就觉得假期都过不好了。”

叶修摆了摆手,没有说什么。他想起在季后赛结束之后那场慰劳宴——陶轩照例和大家挨个碰杯,甚至还表扬了一下嘉世这许多年连续闯进季后赛的记录。

“嘉世的脚步永远不会停止。”陶轩说,带着一种特别的真诚,似乎这一次成绩的下滑并不被他放在心里。甚至他和叶修过来碰杯的时候也仍然笑着:“队长,又辛苦你一年了。”

叶修忽然觉得这一个陶轩他已经不认识了。他的眼神陌生,笑容像是生硬不妥帖的贴图,和他许多年来所熟悉的那个老板不一样了。然而他也不过是说一句“明年”,就算完成这场敬酒。

明年会怎么样?

在这一刻,一个将要到来的赛季还有太多的变数和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新王已立,棋盘清空,又是一面崭新的棋盘在等待棋子的落下。他思考着微草和百花,蓝雨和霸图,还有崭露头角的轮回,就这样走进仍然不算凉爽的夏夜里。

他从来不喜欢夏天,但这又是一个漫长的夏天。

 

 

第二天叶修被苏沐橙拉去逛街——苏沐橙坚持他继续在家里待下去就长蘑菇了。两人坐了长途公交慢慢地晃到市中心,苏沐橙负责逛,叶修负责发呆和拎包——好在商场里还有空调和休息区,一溜长沙发上堆满眼神呆滞的男士,大多都是同病相怜。好容易逛到一个段落,苏沐橙说要去一家网上相当好评的冰激凌店,叶修一听能坐下就举手赞成了。

可惜这种好评的店人也相当多。两人刚坐下不久,就有服务员小心翼翼过来问:“请问两位客人,能不能和另外两位客人拼个桌啊?”

“没关系吧。”叶修说——他过来主要就是为了坐着休息的,倒是无所谓拼不拼桌。苏沐橙则一手拿着冰激凌勺一手在滑手机,更加无所谓。

于是不一会儿拼桌的客人来了,看到两个人小小地“啊”了一声。叶修抬头一看,也吃了一惊。

“小周?”

“前辈,……苏前辈。”

周泽楷显然没预料到在这里会见到联盟中的熟人。跟在他身边的年轻女孩好奇地睁大眼睛,问:“你们认识?”

叶修瞥见两个人的距离,笑了笑:“真巧。你们来旅游?”

“嗯……”周泽楷说,似乎还在犹豫,但是和他一起来的年轻女孩已经高兴地坐了下来:“真巧,你们都是联盟的选手对不对?”

苏沐橙此时也笑眯眯地和两人打了招呼,又问:“你也看荣耀吗?”

“不太看呢,偶尔看一下轮回的比赛,但是看不太懂。”年轻女孩很坦诚。

周泽楷脸有点红,也不知道是在太阳下走的还是怎么,问叶修:“前辈……放假?”

“是啊,今年夏天比较长。”叶修说,“轮回今年打得不错。”

“还不行。”周泽楷说。他看起来很想和叶修多聊点什么,但苏沐橙很快将话题带了过去。和他一起来的年轻女孩点了冰激凌,又向苏沐橙询问附近好玩的地方。叶修有点犯烟瘾,手痒痒的总想摸烟,偶尔看一眼周泽楷,发现青年也在神游。

等到两个女孩交换完旅游攻略,苏沐橙的冰激凌也吃得差不多了。叶修不动声色插入话题:“那小周你们继续转,我们先走了。”

“嗯……嗯。”周泽楷好像有点沮丧的样子,“嗯”了两声才道,“那前辈再见。”

苏沐橙和刚认识的朋友挥手道别,挽着叶修的胳臂出了店,出去才问:“那是周泽楷的女朋友吗?”

“不知道。”

“嗯……今天真是很巧。”苏沐橙回头看了一眼,又道,“周泽楷还在往这边看。”

叶修不置可否。他们离开了商场,来到大街上。这一天并不算很热,太阳躲在薄云后面,倒是一股甩不开的闷热,像是身上都沾满了水汽。他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像是将半个夏天的水汽都吸进肺里,难受得他想要咳嗽,但是那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


评论(6)
热度(175)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