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知者不言 5.

5.

 

周泽楷提前一天才发现自己要去H市——按周妈妈的说法是从小学时候就熟识的发小远嫁B市,多年不见好容易回来探亲,如此难得的机会自然要去聚一下。

周泽楷:“……”那么您去就行了,为什么我也要跟着?

“你放暑假之后就宅在家里不动,大小伙子的天天在家里养蘑菇这可不行的噢,跟妈妈出去活动一下接触一下大自然好不啦。”

周泽楷:“……”

“好啦小楷乖去收拾行李吧!”周妈妈显然无视儿子“……”后面飘过来的无声反抗,而路过的周爸爸咳嗽一声,言简意赅地归纳道:“跟你妈一起去。”

“……”

于是这件事就在无视当事人意愿的情况下被定了下来。虽然他平时赛季里H市跑得勤但毕竟没怎么去玩过,就算陪母上转一圈也问题不大——这样想着的周泽楷发现自己还是图样图森破,尤其是在周妈妈和发小说着去逛街就瞬间消失而面前只剩下一个年轻女孩的时候。

“看来只剩我们俩了。”对方礼貌地笑了笑。

“……”如果再看不出这个展开那就是真情商不够了。同样被扔进这个情景里的年轻女孩显然也表示无奈:“老妈真是赶鸭子上架……就当交差,我们俩先去转转吧。”

周泽楷“……”了一会儿还是勉强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就只好沿着湖边一路走啊走。七月里的H市气温绝对算不上舒适,虽然没有太阳,可天气也闷得要命。湖畔小路上游人如织,有观景的,有自拍的,有用海绵笔在地上写大字的。可惜走在这边的两个人实在没什么话题,一团尴尬的空气几乎肉眼可见地悬浮在两人中间。似乎对这种违背人类社交习惯的展开表示不满,年轻女孩努力地试着打开了一下局面:“我听阿姨说你现在在打电竞?荣耀对吧?”

“嗯。”

“我看过一点你的比赛,好像挺难的。打职业不容易吧?我平时不玩网游,手残,这还是我朋友告诉我的。”

“嗯。”

“不过现在游戏主播电竞啊好像是新兴产业,听阿姨说你挣得挺多,真的吗?”

“是。”

“像这样不上大学还是挺有勇气的。”

“还好。”

“……”你敢不敢说到三个字?年轻女孩简直也被传染了“……”病,奋六世之余烈做出了最后一点挣扎,“除了打游戏你平时还做什么吗?”

周泽楷想了一下,诚实地摇了摇头。

妈妈我想回家。

年轻女生欲哭无泪,可惜给老妈发的求助微信迟迟不见回复,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和周阿姨逛街逛得太愉快了完全将他们给忘记了。最后她决定不管身边这个闷罐子是怎么想的了,好容易来一次H市她要玩好,于是打开了手机开始查景点攻略。

也是巧,她查到的第一家大人气冰激凌店就是叶修和苏沐橙去的那家。

——遇到能正常交流的人太好了。

快被周泽楷憋出病的年轻女孩心里泪流满面,下意识抓着苏沐橙聊天,浑然不觉叶修和周泽楷之间的相互沉默——在她心里大概所有电竞选手已经打上了和周泽楷一样的“自带沉默属性”标签。反倒是两人走了之后,周泽楷还在回头张望。也不知怎地,她竟然觉得周泽楷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舍。

这不由得叫她的脑洞小小地开了一下:难道这就是“我喜欢你但是你不知道而且我也不说”的梗?啊说起来刚才的小姐姐真的很漂亮啊……

好容易两位母上想起来被自己放飞的儿女而终于回了微信,约定在何时何处集合好去吃晚饭。于是周泽楷两人就跑到约定好的地方等着——那女孩已经完全放弃交流自顾自地刷起SNS,倒是在这最后关头,看到身边的人双眼放空一脸神游的状态,决定好心提点一下对方:

“有喜欢的人就要大胆地说啊。”

周泽楷:“???”

“我看刚才那两个的感觉……嗯也未见得是情侣嘛。你还是有机会的,加油。”

周泽楷一脸黑人问号,而女孩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埋头回到自己的手机世界里去了。

 

一天行程结束,周妈妈跑去对面房间和好友聊天,放周泽楷一个人在屋里上网。宾馆网速不稳定,跑起荣耀一卡一卡的,他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拔了账号卡,转而登上QQ。

选手大群没人冒泡,轮回的小群倒是刷了99+的记录。周泽楷将记录拉上去,看到开头是某个论坛帖子:“平胸而论,下赛季的形势谁最占优”。他点进去,发现贴主还真挺长篇大论的,可惜大多数都是唱衰而不是看好——他上来就分析微草将会两冠止步,选手的更新换代将令这支刚刚斩获冠军的战队步入夕阳阶段,如果没有强力新人替补只能逐渐衰落。而作为微草的死敌,蓝雨则显然阵容更加整齐许多,可惜团队大脑受到先天条件限制,核心竞争力上不去,只怕最终是个保四望二的结局。今年的亚军队百花显然也不被看好,和霸图嘉世一起被打入选手老化行列还加了一个“一人战队”标签。不过这评价还不算最惨——最惨的显然是嘉世,被评为“抱着昔年辉煌不放手”,团队建设老化,战术脱节,苏沐橙作用有限,到了关键时刻完全靠叶秋一个人撑场面,看好下赛季跌出季后赛云云。周泽楷刚觉得这人太能放炮,就看楼主笔锋一转——“下面来说说我心中下赛季的最优战队,要我来看,这支战队非轮回莫属……”

周泽楷看到这句话就只剩下一个想法:一波黑子大军正在路上。他匆匆掠过这位不知是黑是粉的楼主的大段溢美之词,拉到下面看回复,果不其然回帖大抵都是“轮回是哪支队没听说过”、“这么吹新队楼主收了多少公关费”、“还能不能有一点对前辈的尊敬”、“不就是‘枪王’那支队吗”、“哈哈哈哈哈给你讲个笑话:‘枪王’”、“轮回这赛季确实在上升,但是现在就说这些太早了吧”……周泽楷无奈地叹了口气,回头看一看轮回群里的记录,发现大家也在纷纷感叹“一粉顶十黑”,这先抑后扬的套路消受不了。

周泽楷觉得自己或许应该说点什么,但想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鼠标一动下意识滑出页面,意外看见那枚枫叶在好友栏里亮了起来。他点进去,对话记录还停留在几个月之前那一条——“这里面情况有点复杂,以后有机会跟你说”。

可是这个机会一直到现在也没来,如果不是今天看到这条记录,周泽楷也几乎快要忘记这件事——说不定叶修自己也打的是这个主意。

叶修太狡猾了。

周泽楷对着电脑屏幕想。

今天见到叶修的时候他是想和对方多说一点什么的。这一次他们没能在季后赛碰上,而轮回这次季后赛好歹不是一轮游了——周泽楷很想听叶修是怎么看的。但是叶修却显得很疏离,就好像他们不再是那样能交换香烟、能一起吃饭并聊天的朋友,就仿佛曾经交换的话语落入虚空,曾经的注视成为错觉。这种感觉其实很微妙,可周泽楷偏偏感觉到了。

他对着空白的聊天窗口看了一会儿,终于将手指落在键盘上:

 

一枪穿云:在?

 

叶修显然正在电脑前面,不一会儿就回复过来:

 

       一叶之秋:在。小周你有事?

       一枪穿云:明天去找前辈可以吗?

 

这几个字敲出来顺畅无比,简直和没过脑子一样。可惜QQ没有撤销已发的功能,周泽楷只好盯着这行发出去的消息发呆。代表对方正在输入的几个点跳动了一会儿,新消息终于姗姗来迟:

 

       一叶之秋:不陪女朋友?

 

周泽楷大写的委屈,心想这是哪儿飞来一口横锅。好在打字对他来说比口头解释容易一点,他立刻回复过去:

 

       一枪穿云:不是女朋友。

       一枪穿云:妈妈朋友的孩子。

       一枪穿云:明天不想再逛街了……

       一叶之秋:你这是想来蹭网打荣耀啊?小周你够狡猾的。

       一枪穿云:[微笑]没有。

 

周泽楷不承认自己确实转过这个念头。比起顶着闷热的天气在外面转还是窝在空调房里打游戏比较舒适——这点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叶修那边发过来个[叼烟]的表情,不知怎么带着种“我早看穿你了”的意味,然后才道:

 

       一叶之秋:来吧。

       一叶之秋:不负责接送啊。

 

周泽楷愉快地发过去一个“OK”就关了QQ,明天不用去逛街就好像连刚才看到那帖子的郁闷都减轻了许多似的。

倒是不一会儿周妈妈回来了,看了看蹲在电脑前的自家儿子,幽幽地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打点精神说:“小楷,明天珊珊说要去见朋友,不能跟你一起去玩,你要不要跟妈妈还有阿姨一起?”

周泽楷摇摇头:“我去找前辈。”

“对哦,H市也是有支队伍的……”周妈妈天天看儿子的比赛,这种基本常识也是知道的。好容易将儿子拉出来走走,结果儿子还是跑去跟人探讨比赛了。她又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才问:“小楷啊,你觉得珊珊怎么样?”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还不想谈恋爱。”

“妈妈也不是要你现在就谈恋爱噢,但是总得多少认识认识女孩子吧。你要是在大学妈妈也不着急,只是你们联盟里都没有几个女孩子。”

周泽楷绞尽脑汁,终于憋出一句:“真的没时间。”

周妈妈看着他那模样,不由得灰心丧气,道:“你不急也没关系咯。”

周泽楷松口气,如出笼鸟然,也不管母亲的这点担心到底有没有道理有多少紧迫性,这一天尴尬的事情便被他甩在脑后,满心都想着第二天去找叶修的事情。

 

第二天他也没再碰上那个女孩(说到底,他连对方叫什么都没太记住),和母亲还有阿姨一起吃了饭店的自助早餐后就自己打了车去嘉世。他其实没怎么来过嘉世的俱乐部,过来打比赛也不过就是在体育馆,因此到了俱乐部门口之后反而有点无措:他还不知道叶修的手机号,而这么贸然混进去……呃,他还真没这种灵活性。

好在QQ上敲了叶修之后,对方很快就下来接人了。和昨天出去略略不同,能留在屋里尽情宅的叶修看起来更精神一点:“小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没别的事。”

周泽楷说,也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来太早了。叶修看他开始纠结,也不知什么就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毛:“进去啦,里面有空调。”

这动作其实有点过分亲昵,但偏偏做出来很自然,两人似乎都没多想。他们走进俱乐部,穿过前面的分布着训练室和办公室的主楼走廊穿到后面的宿舍楼去。和前面漂亮的主楼不同,后面的宿舍楼显然是改造过的,带一种旧建筑物特有的气息,叶修说原来这里也是栋旧办公楼。他们上了二层,走到走廊尽头,叶修推开左手边的门:“请进。”

于是周泽楷走进去。这屋子朝西,夏天不免有西晒的问题,然而估计叶修平时不到晚上是不会回来自己宿舍的。屋子里面意外地整洁——或者换一个词说,东西不多。电脑桌前并排放着两台电脑,还有只联盟的马克杯(周泽楷记得像是上次全明星周末的纪念品),旁边架子上放了些装订的资料,一些荣耀资料集,下面放了两个纸箱。周泽楷瞥一眼旁边衣柜的大小,再想想平日里某人总是一身队服的样子,顿时受到了大学新生进校之后第一次直面贫富差距的震撼教育。

但是叶修作为嘉世主力,合同数额想必不可小觑,这种境况只能说……对方全然没在自己吃用这方面上心。

“坐。”

叶修显然不知道周泽楷思考了什么,拉开桌前电脑椅:“小周今天还打荣耀吗?”

还有一半陷在自己思绪中的周泽楷从善如流地坐下,下意识道:“打。”说出来又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是假期,强拉着对方跟自己打荣耀有点强加练习的味道。叶修显然也预料到了这一点,拉开抽屉拉出来一大叠账号卡:“还玩战法和神枪手就没意思了,小周你选个号吧。”

周泽楷被这个账号卡的数量惊了一下,再一看上面的标签,倒是五花八门,二十四个职业都全了。他挑了一下,最终停在一张标着战法的卡上面:“……这个。”

“有意思,”叶修笑了笑,于是顺手也拿了一张神枪手的账号卡,“要是全明星的时候也来这么一招,肯定能看大家不少笑话。”

周泽楷脸有点热。他没说自己之前最早的时候练过战法——在他开始打荣耀的那个时候,打战法是因为谁的影响简直不言而喻,嘉世三连冠的时代游戏里正是战法多如狗菜鸟遍街走的节奏,正像现在魔道学者层出不穷打得好的没几个。不过既然是玩,要是认真地拿了自己的本职账号来玩就失了趣味,不如换号来打。何况每个职业选手都是研究过其他职业打法的,虽然未见得能说一定和自己的本职职业一样精通,拿到网游里虐普通玩家也是铁板钉钉的。周泽楷心态也好,完全不担心在叶修面前丢脸,倒是对叶修会怎么玩神枪手兴致勃勃。

两人各自登了游戏,调整好键位设置,开了修正场随机地图。荣耀网游里1v1的地图选择其实不多,每张地图职业选手都是熟透的,因此谁也占不了便宜吃不了亏——不过第一张随机出来的就是擂台赛地图,没遮没挡的,对于远程职业多少有点吃亏。

但是周泽楷也没着急直接近身。在这种地图下神枪手怎么打他脑子里几乎一瞬间就闪出来三四种打法,尤其是等着敌人近身之后再重新拉开距离打的陷阱做法不止一种。不过叶修也对战法可能的战路熟稔于心——因此两人一上来竟然彼此互相打量,谁也没发动攻击。

“小周够谨慎啊。”

叶修的声音切近地响起,周泽楷愣了一瞬才意识到两人现在可是在一间屋子里。他这么一愣对面神枪手已经开枪,两道火线像长了眼睛的长蛇一样咬噬过来——高手相交胜负往往决于一瞬,周泽楷一个愣神送走开局优势,纵然后续打得有声有色还是免不了送一个人头。这自然激起他心中斗志,开口道:“再来。”

于是便再来。一时间除了耳机里的音效便是键盘鼠标发出的轻微喀哒声。叶修用的鼠标很轻很快,比周泽楷惯用的还要轻一点,键盘倒是一样的机械键盘,尽管如此,不是自己的装备打到后来有时候还是有一点轻微的不协和感。再加上毕竟都是换号在打,输赢有几分,不好讲。打到最后叶修一推键盘:“不行了不行了,年轻人厉害,老胳膊老腿跟不上了。”

周泽楷这才意识到已经是中午了。他不好意思地笑笑,从游戏里退出来,说:“去吃饭?”

“去。”叶修说着起身活动一下,转转脖子做做手操,“小周想吃什么?”

“都好。”

“要不然上次那家新杭帮菜?”叶修说,“我觉得它家还不错。”

没有异议——虽然周泽楷觉得叶修提这个地方的原因一半是因为那家饭店够近。

 

两人到饭店里找了个小包厢——毕竟这里离嘉世主场太近,周泽楷最近又刚经历过一波广告轰炸,大咧咧坐在大堂很悬不被认出来。今年的龙井新茶端上来,碧绿的叶子层层舒展,在夏天倒也清爽。

等着慢慢上菜的时候叶修忽然道:“小周,你是不是奇怪为什么我身份证上的名字不一样?”

周泽楷睁大眼睛。说实话在叶修提起这件事前他并没想起来这个话题——虽然他并不是忘记了。从去年秋天延宕到现在的谜题,若说周泽楷一点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但叶修不着急告诉他必然也有不着急的理由。而且这并没有影响什么。他有些意外的是叶修仍然记挂着这件事。

“其实也没什么复杂的。”叶修说,“我当年离家出走,拿了我双胞胎弟弟的身份证。签约的时候就是那样,一路将错就错下来,后来身份证换回来了,也没想过改名。”

这段话信息量颇大。离家出走也好,双胞胎弟弟也好,拿着别的身份证签约也好,哪条捅到外面都会造成社交网络上一场舆论事件,而冯宪君要是知道这些内情大概就要先吃点速效救心丸了。周泽楷反复将这句话咀嚼三遍,然后才问:“离家出走……?现在?”

“现在大概还算离家出走中吧。”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他完全没有办法理解这点,因为无论从哪一点来看叶修都很成功,即使近年嘉世战绩下滑,也无人可以否认叶修当年的荣光,甚至没有人能够和他站上相若的高度。但是即使这样,叶修也仍然声称自己在“离家出走”?他有点没办法想象这样的父母,难道叶修还做得不够好吗?还要怎样才算好呢?

“我家没办法接受我打游戏,他们觉得这不能算正经职业。”叶修说,“老一辈人的想法,没办法。”

“那怎么办?”周泽楷不由问。

“再打几年呗。反正职业选手也不可能是终身职业,”叶修似笑非笑,“三十岁再回他们眼中的正轨也不算什么问题。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太多的东西了,我们不可能什么都要,只能要那最重要的部分。”

周泽楷许久没有说话。叶修讲的这一切,无论是和家人的争执也好退役也好都离他太过遥远,但是他却并非不能理解,或者说,并非不能代入。他们进入联盟的赛季不同遭遇也不同,但周泽楷却不能想象假若易地处之会是怎样的情形。但是叶修说这些话的样子却是很平淡的,一丝不动的,并没有给旁人的叹惋和同情留下任何空隙。他太过自足,因此不需要外界的任何确认就可朝向自己的道路前进。周泽楷在那一刻忽然心有灵犀地确信,叶修从未对联盟中任何人说出过往旧事,或许除了苏沐橙也不再有第二个人知道他本来的名字。

然而他却对他说了。

这事实让他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在流动。他不知道什么样的词句和词汇才能恰切地将这种情绪描摹出来,这对他本来是一件极困难的事情。若是通常的时候周泽楷或许也就选择放弃不说,但这一次他却少有地觉得,必须要将其形诸语言。

他那样用力思考的样子连叶修也不好意思打扰他,凉菜上来便自己有一筷子没一筷子地夹着吃了。到最后周泽楷点了点头,总结一样说:“前辈真的很厉害。”

这下轮到叶修愣住了,望过来的样子有一点和平常不一样,像是多少被他吓到。周泽楷仍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又继续道:“想真的打一次。”

叶修喝了口茶后恢复正常,问:“联赛?”

周泽楷点了点头,却也知道希望渺茫:两人单人赛出场都是安排在擂台阶段,不管是谁残血谁满血,都很难讲是公平的对决;季后赛相遇的机会更要看签运和运气——再加上荣耀本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一个好的选手能让队伍前进,却无法保证队伍走到最后。叶修似乎也和他想到了相同的事情,笑了笑,道:“看运气吧。”

这时候服务员恰好来上菜,暂时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于是叶修发挥东道主之谊,说先吃先吃,吃饱再说。他自己凉菜吃了不少,倒也不那么急着动筷子,于是也随口说起一些联盟早年的事情。这些事情周泽楷从没听过,有些放在现在已经很难想象——比如说坐着过夜的长途汽车去打比赛。他甚至没坐过那种带卧铺的夜班长途,想象不出在车上的卧铺是什么滋味。叶修看着他惊异眼神,笑了笑:

“你看,我们这个时代和你们这个时代不一样了。”

虽然将几个赛季的差别叫做“时代”有点奇怪,但这并非倚老卖老,只是叶修真的这么以为着。周泽楷忽然意识到在嘉世里,和叶修一同经历过三连冠的选手几乎都已经退役或离开。他所熟识的一切已经变化了,无论是荣耀的关注度还是联盟营销的方式,那些从网吧里崛起的队伍也和现下战队训练营一路培养上来的模式迥然相异,更不要说荣耀的几次等级上限提升和规则的改变。眼下的这个联盟和叶修曾经经历过的确实截然不同了。

“前辈……你在想退役的事情吗?”

他不知怎么便将这疑问说了出去,即使这问得有些贸然,放在他们的这种身份里甚至不好说是全然礼貌的提问。

而叶修只是笑笑,并不觉得这问题多么奇怪:“说完全没想过是骗人的,虽然我大概还会打上几年吧。在真正退役之前,怎么也得再拿一个冠军啊。”

周泽楷看着叶修。男人仍然带着点微笑,眼神却是全然认真的。那种不服输的心情又涌上来,他摇了摇头:“不会。”

“嗯?”

“不会让给前辈。”

叶修看他一会儿,忽然便又伸手摸一摸他的头发,像是抚摸小动物一样的。

“那么我等着你。只要还在这个联盟里,总会有机会遇上的。”

这几乎便是一个承诺了。

 

那天下午两人又去网游里转了一圈。周泽楷许久没有真正去网游里转悠了,叶修也差不多。俩人顶着小号在第九区里面一通乱转,并没有遇到诸如工会打架或者刷新野图Boss这种戏剧性场面,顺手交流一下对于荣耀美工的感想——虽然一开始周泽楷刷神之领域以下的副本的时候还在家里,并没什么网速来开全效。耗到四点多周泽楷实在不好意思晚上继续蹭饭了,说着得回去找家人,就和叶修告别了。叶修问他:“还在H市玩几天?”

“不知道,”周泽楷犹豫一下,问,“明天……前辈有空吗?”潜台词是明天还想过来玩。

叶修一边伸懒腰一边说:“你不用陪家里人吗?好容易放假,不如陪你妈妈多逛一下西湖。”

周泽楷本来想解释是母上要和朋友出去逛街并不需要带他,话到嘴边上想起叶修中午和他说过的家里的事情,将这解释咽回去,乖乖点头。

叶修像是看明白他在想什么——这挺少见的,周泽楷想这大概是因为叶修真的特别敏锐。他的笑容里带一点说不出的什么:“小周你一定是个好学生。”

这话很久以前说过。周泽楷默默腹诽了一下,没有提醒叶修这点。

“走吧,我送你去公交站。”

于是两人从嘉世俱乐部往外走,毕竟H市出租车是有名的不好打,不如公交来得便利。天不知什么时候阴下来,一片灰蒙蒙地,水汽有些重,连树上的知了都不叫了。

“小周你带伞了吗?”叶修问。

周泽楷摇摇头。他早晨出来的时候天还很晴,而且出门在外并不像在家那么妥当细致,就忘了。叶修顺手递给他一柄折叠伞:“拿着吧。”

周泽楷满脸写着“我明天不过来怎么还你”的纠结。

“咳,一把伞而已。要不然你下次过来客场的时候给我。”叶修说,“要不然就拿着做个纪念,H市特产。”

周泽楷一看伞柄上果然写着“天堂”,默默地囧了一下。偏偏公交总也不来,天倒是越来越阴,眼看就有黄豆大小雨点落下来。

周泽楷有点不安,想把伞递回去:“前辈,伞……”

“你拿着。这就两步路,我马上就到宿舍,你下车还得走。”叶修不由分说地将伞往他手里按,“听话,啊。”

周泽楷觉得自己要好好和叶修谈谈了,不是自己是后辈就能被当小学生哄的,可就在这个时候车来了。叶修说了句“路上小心”,挥了挥手,站在原地。周泽楷被人挟裹着上了车,手忙脚乱买好票想起没说再见的时候门已经关了。于是他站在车子走廊上看见叶修摸出烟,低头点起来。然后雨落下来,形成一道流动的银灰的帘子将他们隔得越来越远了。

周泽楷抓住横栏,在敲打着车顶的雨声里看着陌生的街景从窗外推移而过。大约叶修现在已经回去了——嘉世宿舍确实离得不远。但之前一直徘徊着的、捉摸不定却始终存在于意识边角的异样感直到这个时候才化作鲜明的认知出现在脑海里:

这一天,叶修都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看着他。

塑胶的伞柄握得久了,竟有一些微微发烫的感觉。

 

 

事实上那场雨直到他下车也没停。周妈妈看他打着伞回来还有点惊讶,说本来怕他没带伞正要给他打电话之类,又说这个前辈还挺细心的要记得给人家说声谢之类的。周泽楷点头答应了。雨一时不停,之前去吃饭的计划也就打消,兼之周妈妈朋友还未回来,母子两人便直接去宾馆楼下餐厅随意点两个菜当做晚饭。

惯常吃饭的时候不过是周妈妈说话周泽楷点头,但这一天或许是从叶修那边听到了太多过去的故事,周泽楷便在周妈妈的一日见闻告一段落后问:

“当时……我想打联赛的时候,你们是怎么想的?”

周妈妈有点意外:“怎么突然问这个?吓了我一跳噢。”

“会抵触吗?”

“怎么没有啊。好好上着学突然说要去打游戏了,是个家长肯定要吓到的噢……当时我还跟你爸爸讲,这孩子这样可怎么办啊,你爸爸就说,让他折腾两年回来复读,实在不行考SAT出国咯。结果你打太好,这笔教育基金没用上,给你存起来继续留着……”

周泽楷之前并不知道父母心里面还有一段这样的挣扎史。或者人总是有对比才有发现,因为听过了叶修的故事此时更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半晌才闷声道:

“谢谢。”

“哎呀今天这是怎么啦……”周妈妈虽然这样说,心里也有点小高兴,“其实啊,我和你爸爸都知道你这个倔脾气。从小到大,你想做的事情总是一定要去做的,所以你当时说打游戏,就算我们拦了我看你也是断不了,索性不拦,让你见识一下外面这些个风风雨雨。现在来看,你不是也干得不错嘛。”

周泽楷被这么一说不禁脸上发热,正想说什么的时候,放在一边手机响起,来电显示居然是俱乐部经理。他连忙按下接听键:“喂?”

“周队,下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定下来了,是我们轮回主场!”对面的语声不失兴奋。

周泽楷心头一跳。

现在的全明星周末并不是什么小场子,越是到这个时候越是如此。虽然它的赛程设置是表演性的,但是敢于承办全明星周末的俱乐部都是有实绩也有野心,当年的嘉世,后来的蓝雨、微草,无一不是有实力一争总决赛冠军的队伍。

而轮回俱乐部之所以申请主办这一赛季的全明星周末,是为了什么做准备,这也是所有人心知肚明的事情。可想而知,想昨天晚上那样先抑后扬似粉似黑的帖子,肯定要随着下个赛季的到来伴随在轮回左右。而他们到底能走得多远——这一切尚是未知之数。

周泽楷手里握着电话,在经理兴奋的语气里点着头,偶尔“嗯”一声,心里却想起和叶修说的那句话。

不会让给前辈。

假如最后的决战是和嘉世就好了,虽然这是很小的概率,而且也未见得是一个好的对战的选择——可在这短暂的瞬间里,周泽楷确实这样期盼着。

 

那是第八赛季开始之前的夏天,是叶修以突兀的退役震惊了联盟之前的,短暂而宁静的夏休期。


评论(10)
热度(219)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