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知者不言 6.

6.

 

键盘侠总是容易的,今天战绩好上网热情洋溢吹捧一番将人捧上天;明天输一场论坛里顿时顺口溜GIF横飞,四处洋溢着欢乐的空气。总之没有人会从论坛茫茫的信息之海中钩沉出昨日乃至上周的帖子,指名道姓责备一番之前的评论如何不实,因此评论都是轻松的,而不好的战绩反倒给论坛增加了许多流量。

在第八赛季到来之前,电竞讨论版上的论调还是以嘲轮回为主,毕竟当初那篇名帖实在是生生给轮回招了不少黑子,而嘲起来也简单——只要说轮回没实绩、综合评价还不如百花就行。毕竟联盟发展到第七赛季,夺冠队伍也只有四支,说一个队伍没实绩简直太容易不过了。

然而等到第八赛季开始之后,论坛里的风向却悄然转变了。这赛季的轮回谈不上碾压,但至少稳扎稳打,一路赢多输少,发挥不好也是平手居多,一路打上常规赛排行前几的战绩。反之,嘉世甫开局便一路下跌的战绩,很快就让这支老牌战队成了群嘲的对象。

一般而言,能打进季后赛的队伍水准多半稳定,毕竟又不是NBA总有选秀帮助洗牌,老牌战队资源既多,在训练营建设和新人选手选拔上总是比一般战队好些,延揽大牌选手的机会自然也多些,因此联盟战队梯队分明,一般进了第一梯队这种季后赛常连战队很少会跌落到第二梯队去,更不要说像嘉世这种三冠在手的老牌战队了。但今年的发展偏偏就是这么玄幻,嘉世的表现教最铁的铁粉在版上也必须收敛言行小心做人,而多年以来各种积怨造就的黑子们也开始了愉快的表演——打得这么差,锅总要有人背,但到底谁来背,这话题足可给论坛贡献半年份额的流量。有人说叶秋老了,没办法再担起嘉世主力位置,嘉世应该早点换人;于是有人反驳叶秋擂台赛表现半点不差,是嘉世团队的战绩扶不起来,再来两个斗神也顶不住;有人说嘉世光攒钱不买人,是准备吃一叶之秋吃到天荒地老,完全没有半点进取精神;又有人说嘉世哪里有钱,当家的不代言,好好的商机蒸发多少……诸如此类掐架层出不穷,可惜没有一个外人能从细节里猜到真相,没有谁能确切理解在更衣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嘉世下滑的表现又酝酿着什么。即使有的媒体已经多少了解了些许,但在嘉世公关部的运作之下,并没有任何的报道被写出来。

就连当时在嘉世的那些选手,许多年后回过头去看,也未免不会感叹一句自己当年鬼迷心窍,怎么就那般轻易地被人鼓动明里暗里杯葛队长。是真的自己想那样做?还是因为别人那样做了,因此也就跟着落井下石?或者自以为聪明地不插手不干预只准备之后各奔前程?很久之后他们会在无人的夜晚想起当年这些事情,找出一个两个三个甚至许多理由来宽慰自己,一切不过各奔前程谁都只能为自己着想;但即使如此,他们也不能否认这一点,作为嘉世队长的叶秋并未对不起他们。

可惜事在临头,是谁也想不起这点的。

 

在嘉世战绩一路下滑的时候,陶轩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焦急的样子,好似目前这种大失水准的表现并不会真正影响什么一样。事实上那一季广告合约更新,有个小的酒会,他还给正选队员打了招呼,要大家都去参加。

这话自然也带到叶修面前,虽然不是陶轩自己来说这件事。他已经很久不找叶修了,和嘉世初创时候截然不同,那时候陶轩事必躬亲,很有一些胼手胝足的意味:选手打比赛,他在外面跑赞助处理各种行政事宜,办公室和训练室门对门,哪个队员有事都可以找他。自然那时候还脱不开草台班子相,和现在组织森严的联盟截然两样。现在要找陶轩就得去他三楼的办公室,大多数时候也只能找到经理,大老板是不在的。叶修也不知道陶轩会去哪儿,大约在外面谈生意,或者旁的应酬之类——他也一贯不管这种事。

但那天苏沐橙还是来告诉他酒会的事。对于队里的暗潮汹涌,苏沐橙想帮忙,但她一样被排挤在外。有次几个候补选手躲起来说小话,说苏沐橙要不是仗着叶修的关系哪可能有战队要她,浑然忘记自己刚被沐雨橙风虐了一轮的事实。他们说这话的时候苏沐橙和叶修就在门外,叶修准备推门进去,苏沐橙拉了袖子叫他算了。最后叶修还是推开门,看着里面几个人瞬间变脸,说一句“还不去训练”,然后就拉着苏沐橙走了。

“你要去吗?”

苏沐橙将酒会的事情告诉他,然后说。

“去了有什么意思?”

“陶轩只是说所有正选都要去。”苏沐橙说。她和嘉世的合约到第九赛季才结束,在那之后一切无所谓,但那之前总是不自由的。实话实说,陶轩待苏沐橙没有哪点亏心,商人对待珍贵物品的那种好,于面上理上都挑不出错处,这令她的愤怒都没办法落得稳当,一旦说出口总带着不识抬举的质疑。但是她不可能替陶轩劝叶修什么,更别说这种本来无可无不可的酒会。去或者不去,比起酒会本身,重点不过是叶修是否会做出妥协这件事。而苏沐橙从来不愿意让叶修做任何的妥协。

而叶修也像是什么都没想。机械键盘在他手下发出清脆悦耳的轻响,屏幕上的一叶之秋纵身而上,间不容发之刻踩上下一个落脚点,再跳。动作完美如同程序编制没有半点错误。

最后这一套训练下来他伸一下腰,略活动一下颈椎关节,说:“那就去吧。”

“不想去就不用去。”

“今天又没人训练。”

苏沐橙于是也没再说什么。她知道叶修对嘉世是有情分的,当年那么多风风雨雨过来,这支队上上下下每一个选手,每一张账号卡,每一个训练生他都一清二楚。如果说叶修从没在意过这些可以随意离开嘉世,那是不可能的。陶轩这时候提出这种要求多少是为了面子上过得去,那么叶修也不吝给他这份面子:一种缓和的手段,也多少是一种试探一点希望,希望更衣室的紧张和管理层的决定无关。

结果那并不是什么愉快的场合。陶轩看到叶修来了有些意外,打招呼也淡淡的。介绍的时候也没有特别介绍——这种场合选手多半是打酱油的。叶修略转了一下照例到边上捡了个地方坐着。这种场合他十六岁之前也来过,和双胞胎弟弟一起,招呼两句之后被大人安顿在一旁,只是一切到了现在就像是过往很久的记忆,好像是上一辈子的事情。

他坐在那里看着刘皓非常热情地跟在陶轩后面,看着几个队员在另一边露出艳羡的脸。而这个陶轩他已经不认识了。他的眼睛陌生,带着皮笑肉不笑的感觉,和他许多年来熟悉的那个带一点生意人习气的网吧小老板没什么相似。

到这一步已经是没什么转圜的了。陶轩不在意他迟来的让步,而事实上叶修也没什么可让步的:他们曾经针对广告代言谈过,写在合同里白纸黑字,和他多少年没有涨过的薪酬一样。人都会选择性遗忘一些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的?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楼塌了。

他透过这欢庆的夜晚看见一场结束。

回来的时候几个选手坐一趟车回来。叶修苏沐橙坐在最后排,剩下几个都围在刘皓边上,不知谁说一句:“副队你够厉害的啊,让老板这么提携。”

“没办法,我得去拍广告啊。”刘皓说,“也就是做一点微小的贡献,说到底还是比不上队长。咱们嘉世哪能没有队长呢?”他挂着满脸笑回过头,“是吧,叶队?”

然而他只看见苏沐橙平平静静的脸。叶修靠在旁边睡着了。

 

于是之后的一切似乎也顺理成章。

 

叶修顶着雪走了,在兴欣网吧落了脚,赶上第十区的开服。一时间荣耀论坛上被两件事刷屏,一件事是叶秋的退役和一叶之秋的转手,一件是名为君莫笑在十区拨风弄雨将副本记录和各大公会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散人。后者显然没有前者影响力大,于是也就没有人立刻将两件事联系在一起。连陈果一开始也没多想,身份证上白底黑字地写在那儿,因此连叶修坦诚地说出自己身份的时候她也觉得那是个笑话。

偏偏那是真的。

陈果带了唐柔和叶修来看全明星周末之前也没想到这种事。就在叶修熟练地带着两人打车找到轮回俱乐部的时候,她还感叹了一番就算是小选手也要跟着队伍大常规赛之类的——然而说得快打脸也快。虽然她很想揪着叶修的衣服领子摇晃问他究竟为啥一开始不说,结果对方非常诚恳地道: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吗?

说过了个……鬼啊。

陈果心里的那点好奇大概已经杀死了九只猫,按捺不住追着叶修一通猛问,好歹问明白了怎么个来龙去脉才肯回去睡觉。叶修好容易把两位大小姐请了出门,本来准备回去躺尸,却没想到最近熬夜的生物钟顽固地发挥了作用,本来沾枕头就来的睡意硬是没有造访。他在大床上翻了几个身,索性起身爬起来打开电脑。

虽然已经晚了,但荣耀里面还是有活人的。叶修开着君莫笑上来正准备找点常规任务做做练练级,就看见附近有个神枪手跟了上来。君莫笑没开附近和陌生人消息,对方也没开语音打招呼,只是默默地跟在他身边。开始叶修也没在意,准备加速把对方甩掉,没想到跑了一会儿对方还是不疾不徐跟在他后面。于是叶修查看了一下他的公会称号,才发现是轮回公会的人。

叶修正想着最近没怎么和轮回的交易的时候,脑中忽然闪过了另一个可能。他在当前打出了一个文字泡:小周?

前辈。

对方立刻回复,还附了个微笑的系统表情。

叶修咳了一下,直觉有点心虚:他今天可是刚把轮回的杜明给虐了一遍,现在这是打了孩子大人来了吗?这时候对方已经给他发了组队邀请,叶修按了接受之后,队伍频道里响起了枪王熟悉的声音:“前辈。”

“小周啊……怎么这么晚还不睡?”叶修先发制人,“明天不是有团队赛吗?”

“嗯。”周泽楷嗯了一声,也听不出是在反省还是觉得无所谓。

“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问人。”周泽楷说,想了一下怕叶修不明白才补充了,“公会的。”

……好了我知道你们神领大公会都派人监视了,叶修想。他看一眼面前其貌不扬的神枪手小号,不知为什么竟仿佛错觉是真的周泽楷正站在自己面前——也可能是这两天从大屏幕里看这张脸看得太多了,因此这错觉也就格外有冲击性。

啧。叶修小小地谴责了一下自己的心猿意马,看着面前的神枪手因为长期的无人操作而做起了系统规定的拔枪动作,想了想还是问:“小周找我有什么事吗?”

“前辈……是不是要回来?”

周泽楷小心翼翼问,然而声音里的期待一点也盖不住。

“想回来暂时也不行,有一年的竞争保护期呢。”

“哦。”周泽楷虽然早知道这个,但还是有一点无精打采。叶修平空生出种自己在欺负人的错觉,于是道:“那之后大概会回去的,小周你就等着吧。”

“嗯!”

这声嗯就肯定多了,几乎是兴冲冲的。叶修也不知怎么想起今天周泽楷在台上抽号各种让司会措手不及,觉得有一点好笑,但估计周泽楷自己一点也没有自觉吧。他想着这些,操纵着君莫笑转了一圈手里的千机伞:“要不要开修正场来两把?”

“不了。”

“哟,对散人一点不好奇?”

“我等前辈。”周泽楷想了想又说,“在联赛里。”

“这可八字没一撇的事呢。”

“我相信你。”

这一句回答得极快也极肯定,不像周泽楷平时那样总要思虑半天才肯回答的架势。叶修笑了一下,问:“那你今天找我来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周泽楷这回梗住了,想了半天才问:“升级?”

“升什么级乖乖回去睡觉。”叶修说完无情地点了退队。神枪手小号做了个“再见”的规定动作,然后很快下线了。

……就为了说那两句话吗?

叶修让君莫笑在原地走了两步,心里莫名有点软,最终也没按原定计划去升级,直接下线睡觉了。

 

这一次他没有再辗转反侧,而是头一挨枕头便睡着了。


评论(19)
热度(224)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