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青龙雨

写个小段子。


周泽楷捡了一条龙。

这话说出去没人肯信。毕竟那是龙,又不是随处可见鸟啊猫啊犬啊之类。偏偏他只不过去家里树下挖去年酿好桂花酒,揭开盖子,看见一条小青龙在坛子里团成一个环载沉载浮,捞出来细细地盘在手腕上,打个嗝儿,都是桂花香气。

然而却没醒。

龙会醉酒,这事情第一次听说。周泽楷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将龙捧回上房——这一路上龙君的长尾巴还有一下没一下地勾着他手腕——寻了只秘色八瓣莲花碗,让小青龙蜷在里面。醉酒的龙君似乎满中意瓷器的沁凉,在里面转了几转,闭起眼继续睡觉了。周泽楷愣愣地看一会儿,想,要不要给龙君供奉一点清水呢?但是睡得这么沉,会不会惊醒呢……?

最终没想出来怎么办。

青龙醉得沉了,在他案头一睡七日,龙息细细地,吹起须子一飘一飘的,偶尔眼睛半张,似是瞄他一眼,又睡过去。周泽楷白描的画稿积累起来半寸,龙君还没有醒来的意思,弄得他以为自家桂花酿出了问题,特地跑去尝了尝,不过普通甜酒而已。

看来小龙的酒量是真的不好。

周泽楷坐在院子一边喝酒一边想,忽然看见书房窗户缝隙间飘出云气。他愣一下,就看见小青龙乘着云飘飘渺渺晃出来,看见他就说,画得不错。

周泽楷不禁夸,一夸就脸红,好歹记得拱手见礼,说见过龙君。

青龙静静立在云上看他一会儿,金色的眼睛里两道竖着的瞳孔,辨不出情绪。周泽楷被看得奇怪,于是也望回去。一人一龙大眼瞪小眼半晌,龙君说,你既然搭救我这一遭,可有什么心愿要许?

周泽楷说,我家人俱在,身体安康,家有余产,又无功名之求……

青龙唉声叹气,说就怕你们这种无欲无求的了,我们修道之人,不好沾因果的,你这样不肯报答,我到时候道心有碍,无法飞升。

周泽楷信以为真,当即开始苦苦思索。青龙看他如此认真,稍微升起一点愧疚之心,道,也不必急在一时。我觉得你这里住得很是舒服,你可慢慢想来。


于是青龙便在周家住下来。周泽楷有时候早上起来,看见树梢上流一缕云气,仔细看有个尾巴尖儿和樟树的新叶子混在一起。中午的时候太阳烈些,揭开水缸,有时候就能看见一条龙优哉游哉正躲在里面贪凉。传说中仙人餐风饮露,不食五谷,但周家摆出来的点心有时候就少了一块。周泽楷回了书房,看见那只大瓷碗里,龙君半个身子卷在桂花糕上,照例睡着,于是返身出来对家人说,是我拿去供奉,休再找了。

只是到了夜里,龙君就不在了。周泽楷持了灯笼四下里寻,书房里也不见,水缸里也没有,桂花酿的坛子挨个打开过,没有半片龙鳞。他有些悻悻,正待回去的时候,忽然听见房檐上飘下来一声:小周。

于是他攀了梯子上去。青龙正蹲在檐头上,看着十五的月亮。周泽楷在他身边坐下,很想伸手摸一摸龙鬃,终究害怕冒犯。

——可想随我一游?

龙君忽然问。

周泽楷眨眨眼睛,看着他。龙君于是腾云而起,道:上来。

周泽楷看一看不比筷子长的龙君,很是作难。偏偏对方坚持,他便伸出手去。

下一刻竟已在天上。流云如絮掠过他袍角,丝绸般柔软的龙鬃拥着他。他回头,看见云雾中如青色宝石般流动的龙躯。再抬头时,圆圆的月亮正迎着他们,云海之中响起一声龙啸。

这情景本该陌生,他却有些说不上的熟悉。就好像千百年前,他也曾经和什么人一同轻身飞举,遨游四野。但终究想不起来。

第二天周泽楷照例在床上醒来。问了家人,家人说您一早就寝,没出去过。说这话的时候龙君正盘在对面游廊的柱子上,眨一眨眼,像是笑了。

后来远道来的商人带来上好石青,周泽楷细细亲手研来,画一张云中青龙望月的工笔。龙君飞过来看他底稿,说,少了什么。正要再说,他带来的云气将纸弄湿了。

只好重画。

这次龙君不进来,盘在窗格上看他,看到周泽楷在龙背上添了一个仙人才飞走。


日子流水般过下去,龙君没再提许愿的事情。周泽楷心里暗暗起了念想,只不肯说,怕是仙凡殊途,不若这样一日复一日地过着。偏偏有个道士登门,说望气见到此处五色云气,必有祥瑞。周泽楷说并无,关门送客。

三日后道士又来,这次还跟着官府衙役。说如今天下平安,有了祥瑞,总要上呈天听。周家私藏,轻了说大不敬,重了说就是谋逆。周泽楷放管家在前院应付,跑回书房,正想说龙君快走,却见那只秘色大碗里空空如也。

他刚松口气,就被道士在身后贴了个符咒,头脑一昏,便睡去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被绑到荒郊野岭。那道士面露凶光,要逼问他青龙下落。周泽楷摇头,说从未见过。道士说怎么可能,你与那罢黜龙君气运缠绕,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欺负我看不出来吗?

周泽楷有些不明白,又仿佛明白什么。他说你找龙君做什么?

道士说你却不知,他乃是天上真龙,本来也不是我这等道行见得到的。偏偏他数百年前,犯了天规,被禁了法力打落凡尘。若能取他龙筋炼作法宝,我便登仙无碍。

周泽楷想这人恐怕是疯了,忽然觉得被缚在身后的手腕上有什么东西蹭过去,然后柔软的龙尾巴尖拍了拍他的手背。他心中又惊又喜,面上不动声色,只道:你这般行事,不怕天道报应?

杀一条孽龙,算什么天道报应?

那道士冷笑,眼中竟是红丝,显然入魔而不自知。这时候龙君已经弄断了周泽楷手上绳子,在他腕上盘了一盘。不一忽,云雾骤起,不大一个破道观都被簇满了。周泽楷被勾住手腕牵着走,不多时逃脱出来,龙君刚说一句你自去逃生,就看见背后道士已祭起法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作了无数剑影朝两人射来。周泽楷眼一闭,将龙一揽,用身子挡在他前面。

小周。

有人在他耳畔唤一声,下一刻,一柄白伞从天而降,辗转腾挪,将朝向两人剑气皆尽打落。周泽楷刚睁眼看,就看见小青龙攀着他衣领仰起长颈,然后轻轻和他嘴唇碰了一碰。

一时间他只听见自己心跳。胸口里有什么东西烧着了一样,几乎要将他整个胸膛盛满。他下意识吐一口气,见一颗米粒一般的珠子,光华灿烂,在空中飘一刻,落进龙君爪中。

再下一刻他面前便站了个人。照样是青色的袍,疏懒的笑,手一招,将伞收回来撑在两人头上。他对周泽楷说:可想起来了吗?

周泽楷怔一刻,便笑了,唤:叶修。

那道士又要捏诀做法,这次也不用叶修出手,周泽楷手一挥,两道剑虹将对方那飞剑绞落在地,甚至都没多看对方一眼。那道士见状不妙,狼狈逃了,两个人也没有追的意思,叶修只懒洋洋地将伞变作了烟袋,道:你这一觉,睡得忒长。

周泽楷任他这般说,只笑一笑,牵了他的手。叶修埋怨句不好点烟,被周泽楷帮忙起了火,也便不说什么,兀自吞云吐雾起来。

龙君尚欠我一愿。

周泽楷说。

诶,在这里等着我呢?叶修道,——你且说来看看。

只愿四海遨游也好,结庐人境也罢,再无这般长久离分。

青龙君噙了一口云烟,看着自己失而复得的道侣,难得正色,道:

喏。



谷雨前一日,必有霖雨,人呼“青龙雨”。言昔年有青白二龙,自南山而现,自后年年若此。人言龙君诺也。

《春申县志》


完。



说好的生日腿肉,嘿:)

评论(57)
热度(890)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