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传奇 1.

Chapter I


1. Time to say goodbye

 

一开始,周泽楷只是想要问叶修,为什么就那样退役了。

 

那年夏天,对轮回而言本不是一个匆匆结束了的夏天。从常规赛一路携着短期内无人能够超越的阵容走来,从轮回队员到粉丝再到电竞记者恐怕没人怀疑过在一路胜绩之下,轮回会接过昔年嘉世的伟业再创三冠王朝的传奇。至于升班马兴欣勇夺总决赛冠军的猜测,大抵属于“这画面太美我不忍看”,说起来是个不错的玩笑,哪有几个人相信。

谁曾想奇迹竟然成真。

顺风顺水的客场一胜之后,轮回战队本来握在手里的奖杯,就这么丢了。

 

三点零五秒的最终屏幕灰白下去之后周泽楷坐在选手席里面,即使是他也无法彻底压过席卷而来的挫败感。他伸手关上显示屏,失去光源的黑色屏幕上映出他一张被联盟当做招牌的脸。但即使是这个时候,心头苦涩也似乎并未牵动太多表情,周泽楷不知是否自己应该庆幸自己这种过于内敛的性格。

不过他还是很快收拾好了心情。职业选手不可能允许自己过多沉溺于失利带来的负面情绪之中,所有的情绪都只留在无人看见的选手席中,一旦步入聚光灯下,大家就总要维持着微笑去和对方握手。周泽楷不知道别人会怎样——尤其是对叶修执念最深的孙翔;但是他是队长,如果轮回还有谁要在此刻维持风度,就必须是他。

——更何况,从长远来看,这不过也只是一次胜负而已。

他想着这样的事情而踏上前去,和叶修握了手。斗神的手指惯常有力,唯独这一次有些颤抖。周泽楷那一刻忽然意识到什么,但这点猜测直到兴欣众人一同托起那座得之不易的冠军奖杯之后才敢确定下来。

“我们好歹将他逼到绝境了。”

江波涛说。那时候轮回的众人终于也看到了叶修那惊世骇俗的APM统计——这多少让他们心里好受了些,尽管失败并不会因为这样而变得容易接受。周泽楷知道作为队长自己或许应该说些什么,鼓舞士气也好,或者总结教训也好,尽管他从不愿意轻易以言语去定论。

所幸在轮回并没有谁希望他去承担这样的责任。就连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记者甚至也没想到自己的提问会得到一句完整的回答。但是在被问到“周队怎么看待兴欣的胜利”之时,周泽楷下意识地扶了扶面前的麦克风,然后说: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说完之后甚至他自己都有些意外,身边的江波涛也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他。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江波涛很自然地问了他:“我之前没想到你对叶神的评价这么高。”

“我做不到。”

周泽楷说。

江波涛以为他只是在指叶修最后的大爆手速:“从技术层面上来说,毕竟只有散人能做到那么高的技能连续;而且这种程度的输出,也算是困兽之斗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并没再解释什么。

其实他想的并不是这件事。

那天直至最后,他也依然一如既往地沉默着,反刍着轮回和兴欣的整场战斗,甚至晚上梦里他似乎都在看着混搭风的君莫笑在自己眼前转来转去,银色的千机伞变成长矛直刺过来;而他似乎和一枪穿云合二为一,纵跃后跳躲开来势汹汹的袭击,随后举手,一记巴雷特狙击的大招。

可惜梦里的战斗往往是没有结果的。周泽楷醒过来时候还觉得头有点晕,像是做了太久的躲避练习。大概真的是赛季结束之后所有的疲劳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了,而且他们毕竟是输了。

 

之后几天接踵而至的新闻几乎让轮回战队的会后检讨会也变得无法平静。兴欣队长在赛后突如其来地宣布退役,将一众记者耍弄了整个赛季的男人在这种时候忽然又不再像之前那么坦坦荡荡该出席的就出席,而是宣布退役之后便就此销声匿迹,和他第一次退役时候一样干净利落。

叶修宣布退役的那天中午战队检讨完季后赛第二轮之后坐在食堂里吃饭。吕泊远自打坐下之后目光就没从手机屏幕上挪开,最后终于忍不住开口:

“……你们说叶神这次真退役了吗?”

吴启接了话:“谁知道?说不定过一年又杀一道回马枪。”

“……那可太吓人了。”

“哎,应该不会。毕竟他也是人啊。”

周泽楷短暂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第九赛季轮回是依靠了什么弱点才在势头正旺的老将手上夺回一胜,他作为队长比谁都清楚。时间从不饶人,无论是韩文清还是叶修;尽管男人曾经在决赛中爆发了可称联盟第一的手速,使得从第七赛季就开始盛传的“斗神状态下滑”这句话彻底成为了虚言;但是一年后呢?

叶修毕竟也是人。他的黄金年龄已经过去,再也不可能复返,想必这一次的退役,终于是要成为他传奇的终点了。

这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实。可是,他们毕竟才刚刚那样地战斗过,如果要说谁最感到不甘心,那么一定是——

坐在一边的孙翔忽然开了口:“赢了就跑。TM最没劲了。”

他这句话极生硬,但也没人继续这个话题了。最后还是江波涛咳嗽一声,将话题拉了开来。

其实也不难理解。如果不算这一次中断三连冠之仇的话,轮回战队之前跟叶修没什么宿怨;唯一对叶修念念不忘的,应该就是手里握着“一叶之秋”这个第一战法的孙翔了。尽管他表面上从来没提过自己和嘉世乃至叶修的那些事情,但是轮回每个人都知道他有多么希望能够通过打败叶修来证明自己才是当之无愧的斗神。可惜叶修没给他这个机会,而是将孙翔加入了他的N连败俱乐部之后就转身退役了。这简直要令人恨都没地方恨去。

周泽楷无声地在心底叹一口气继续对付托盘里剩下的午饭。

大概没人相信他其实也对叶修退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程度甚至不逊于孙翔吧。

 

轮回战队的季后赛总结在总决赛后一个星期结束了。之后战队将暂停一切活动,给予选手充分的休息时间:松弛有度一向是轮回秉持的观点,也是一个职业俱乐部应有的专业素质。周泽楷回家之后爹娘都一脸心理大师的样子感觉要好好“开解开解”自家孩子——离冠军一步才失掉的滋味可不好受;基本上回家第一天周爸爸就在晚饭之前把周泽楷叫进书房,上来第一句话先是祝贺他带领战队拿到季后赛的亚军,然后又语重心长地说“成不骄败不馁”,随后文学系教授职业病发作一番引经据,从“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一直说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核心观点就是一个:这次输了不要紧,下次继续努力。

周泽楷认真点头,说:“我知道。”

他一向说话少,这点就算在家里也一样。周爸爸隔着眼镜仔细端详儿子一番,也点了点头,态度极端正严肃地道:

“好好休息,明年再战。”

和爸爸一起走出书房之后,周泽楷看见桌子上满满的一桌子都是自己喜欢的菜,心里觉得输掉比赛的那点困扰在父母的关怀之前真的是什么都不算了。于是他也就真的撇开所有和荣耀相关的内容,每天除了睡觉就是看看不相关的电视和小说,一如既往地度过了宅之生涯。

这样宅到第三天头上,高中同学群里有人狂在微信里at他:明天在XXX聚会,来不来?@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

周泽楷一愣,忽然想起来自己除了初出道的那年夏天,之后同学会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而没去成。他连忙打开微信群,回复:去的,时间地点?

 

周泽楷的一众高中同学现在也不过是社会新鲜人或者刚刚考上研究生,约的地方便随便捡了家不那么贵的酒店。周泽楷算是现在一众同学中身家最高的,不过众人也很有良心地没有宰大户——他们班当年多少有点阴盛阳衰,一众女生没几个打游戏的,提起周泽楷也就是“哦,我们当年有个同学跑去打那个……电竞”,能想起来是荣耀的还算不错了——可见荣耀枪王的名头在这种地方绝没有在网吧里畅行无阻。周泽楷从来也没自觉过自己是什么名人,照例聚餐的时候微笑着给大家倒茶,沉默寡言的性子让他那张帅脸也少了点存在感。

他的寡言不变,大家问几句他的工作得到的只是“嗯”“哦”“没有”之后也就转向别人了。唯一一个真跟他聊起来的还是当年同桌小杨,当年这家伙也算班里唯几个沉迷网游的同好之一,还曾经跟周泽楷组队打过荣耀,可算是周泽楷荣耀技术成长的见证者(尽管,更大程度上是被惊吓了)。

“那时候就看你在课间看荣耀视频了,哪知道你还真去打职业联赛了。”小杨感叹着,“我也有朋友去打荣耀联赛,结果试训半年就乖乖跑回来复读了,谁想到你这么厉害,简直是一飞冲天啊。”

周泽楷笑了笑表示感谢。

“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玩的是神枪手。那时候你不是老看一叶之秋的视频吗?我还以为你会选战法。”

“有吗?”周泽楷反问,他自觉当时自己收集对战视频够多,所有大神基本是不偏不倚,从未专门针对过哪位选手进行收集。

“怎么没有,我那时候不是老蹭你的平板看吗,你看了什么我还记不住?”

周泽楷努力回想,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不觉得自己对叶修或者一叶之秋有什么特别的执着,如果真有的话,他觉得自己一定会选战法,而不是进了训练营之后就根据俱乐部的培养方向选了神枪手。偏偏小杨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令他也好奇起来,结束了聚会之后到了家之后就开始翻箱倒柜,最后真在书柜最底层发现了当年的老平板。

昔日打着“学习”名头实际上则塞满了各种荣耀资料的平板电脑充了电之后还真的再次亮了起来。周泽楷充满怀念地打开当年的视频文件夹——他曾经看了这么多遍的对战视频,以至于那些密码一样文件名都不成为障碍,甚至只要看着小帧截屏就能让他说出每场对战:一叶之秋对大漠孤烟,王不留行对一叶之秋,一叶之秋对扫地焚香,海无量对索克萨尔,百花vs嘉世的团体战,嘉世vs蓝雨的团体战,皇风vs微草的团体战……稍微向下翻了翻,周泽楷忽然就明白小杨为什么留下这样的印象了:因为在当时他所能收集到的这些对战视频里面,有一叶之秋出现的至少占到了一多半。

这也不难解释。真正高水平的对战只可能发生在大神对大神之间,而一叶之秋无疑又是将所有选手的技战术逼得发挥到极致的一个对手。

周泽楷下意识地点开了一个视频。那是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的第四赛季单人赛。已经显得有些陌生和简陋的两个角色在复杂的地图之间穿梭着,然后,一叶之秋终于抢到了一个机会,从大漠孤烟的死角中一矛刺出。

——如果是我会怎样反应?

周泽楷本能地设想着,而忽然他发现,一直以来在这种战术设想之中,他总是会更加偏重将自己放在一叶之秋对手的地位。这是因为他判断出了两个角色之间的强弱吗?还是因为他从那个时候起,就在无意识中期盼着要打倒一叶之秋吗?

屏幕上的战斗还在继续。天击、落花掌、圆舞棍——周泽楷下意识地在心中反应而出每一个招式的对应,却直到视频结束之后才想起来,自己再也不需要从这个角度去思考这个敌人了。

一场比赛、一个赛季结束了,那就是彻底的结束。之后剩下的事情不过就是打点精神重新努力、明年再来——对冠军队是这样,对保级队也是一样。新的赛季从来不会和老的赛季相同,过去的一切在比赛最终画上终止符的那一刻就彻底结束了,数据不过是参考,视频只是残影,而只要一个人彻底告别赛场,那么就再也不需要去惦念追寻。职业选手从来不关注所谓“传奇”,他们只是向前走,直到走得比所有人都远,一次又一次地朝着冠军的奖杯发起冲锋——这残酷的战场从不给恋旧留下任何余地。

这些周泽楷想得很明白。他不爱说话,并不代表他在这方面想得比别人少或者不愿意想这些事情。沉默寡言甚至于成了一层良好的伪装色,让人们提起轮回王牌就只想起他的沉默,以至于就连队友和轮回的经理可能小看了他内心的战意和执着。

只有周泽楷自己清楚他比谁都想要冠军;只有他自己清楚,他能从战斗中怎样地感到快乐,甚至于他操作一枪穿云的自己也好似分为两个,一个用来理性思考,而一个沉浸于战斗的狂喜。

他之前不是没有和叶修打过,有赢也有输,但是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不甘。差一线,确实只差一线,可是赢就是赢,输就是输。

而且周泽楷不知道自己下一次什么时候还能再有挑战的机会。

有时候他还真羡慕黄少天那样能简单直接地一看到叶修就叫着PKPK的直率。虽然叶修总是推诿来推诿去但总能多一些机会;而周泽楷和叶修战斗的机会就只有在场上,一年也不过就那么几次。

偏偏这家伙还退役了。

——赢了就跑。

孙翔说过的那句话不由自主地回响起来。周泽楷叹口气,将平板关上了扔在一边,也将那点不轻不重的执着关上、放下。

忘记就好了。

忘记你现在的失利,忘记你以前的憧憬,忘记叶修和君莫笑。轮回还有更多的事情值得你关心,下一个赛季又要来了不是吗?

 

而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轮回的经理打过来的。而通知的那件事周泽楷怎么也没想到的。

在下一个赛季之前,先到来的是荣耀的第一次世界邀请赛。


评论(33)
热度(1389)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