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传奇 2.

发文第二天被吓到了,留言和点赞的妹子,挨个么么哒!嘴笨不回复了,爱你们。

本文慢热,近于粮食,更新慢,按着良心推荐完结再跳_(:з」∠)_


2. It means everything and nothing

 

其实荣耀世界邀请赛,这动作并不难猜。一个网络游戏推广到今天的规模、在不少国家都有了相对完备的职业联赛的情况下,这世界邀请赛不是来得早了,相对都应该算是迟了。但是,这种推迟却也在某种程度上保证了荣耀世界邀请赛的质量:仅仅在中国,职业联赛在十年的发展之中无论是关注度和盈利都接近指数式上扬,这一次的世界邀请赛,可以说是水到渠成、众望所归。

其实对于世界邀请赛,包括周泽楷在内的选手,多多少少都有这样的预感。“早晚有一天会到来”——即使如此,在它真的成为事实的那一刻,哪个选手可能轻易按捺住?

所以,他其实并不惊讶在会议室里看到叶修。不如说,叶修不出现反而难以想象。反倒是男人一脸“不情愿”,看起来简直是点满了嘲讽技能,就连周泽楷也忍不住在黄少天那句“能不能靠点谱后面”跟了句“就是”。

但是,除非真有什么意外情况,叶修是不可能上场的。

在一众荣耀大神从接风宴的场面话里解放出来、三两成群地回房间的时候周泽楷忽然后知后觉地注意到这点。虽然喻文州也提到了“非正式选手”,和必要时候的“阵容替换”;但是能被大赛组委会认可的意外……

周泽楷想到这里,抬头看着站在电梯门前和张佳乐黄少天斗嘴斗得鸡飞狗跳的男人,忽然就升起一种强烈的冲动上去问一句:

你为什么就选择了退役?

当然这只是想想——周泽楷觉得他们没熟悉到这个地步,而且他一贯不爱说话,更何况,就连黄少天也不可能从叶修口里掏出几句实话,周泽楷可不认为自己口才比剑圣还好。

于是这念头短暂一闪也就过去。之后几天众人上午实战分组,下午看战术资料,日程也是排得极满。毕竟这不是全明星赛随便玩玩,若想真正打一场好牌,除了凑齐Ace之外,必要的战术也是绝不可少的。尤其是七月七日统一的比赛地图公布之后,为了把这些地图吃透,叶修一边和战术组加班加点地跑地图,另一边更是给每个人安排了轮流“踩地图”的训练,随机选图之外,还附送野图boss一只:君莫笑。散人本来就难对付,还从这样一张复杂地图的边边角角随时暗中偷袭打了就跑再跑再打……众人都表示,很想揍他。

周泽楷却又面对另一个问题:他解读形势的能力虽然不弱,但是如何将他观察到的东西恰切的表现出来可就难了——他在言语上“一言以定”的慎重和习惯性的缄默,令他在轮回的时候就多少需要依靠队友的全力配合;而真正被安排到国家队的新战术体系里,怎么样在让人理解和理解局面之间达成平衡就成了他必须全力以对的课题。总不能像之前的全明星赛中,黄少天走错节奏,他却只能“咦”一下。

当然,这种配合上的问题每个人多少都有,这二十天不到的集训除了琢磨地图、布置战术,更是为了要大家尽量磨合。荣耀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这点在世界的至高舞台上,更是如此。

就在这种紧锣密鼓的准备之中,签证下来了,机票买好了,队服都发了下来。也不知道到底找了哪个公司设计,队服不是经典的番茄炒蛋而是红白黑三色交织,众人穿上还真有几分精英运动员气质——尽管也有叶修这样能把无论什么衣服都穿出一种说不上来的慵懒劲儿的。到了出发的前一天晚上,荣耀联盟出面请客,酒席上冯宪君主席笑成花儿一样,连秃顶好像都比平时亮了几分:

“这是大家的一小步,却是荣耀的一大步……”

也不知道从哪儿聘的新秘书,总之冯主席这讲话水准是比总决赛颁奖时候的“了不起了不起”有了相当长足的进展。说话临了,冯宪君意味深长地看了身边的叶修一眼:“领队,也讲两句话吧?”

叶修咳嗽一声。——他骤然退役又没开新闻发布会,联盟罚单还在兴欣那儿寄存着呢。但显然他一向不为这种琐事挂心,倒也施施然地站起来接过话筒:“谢谢,谢谢。就一句,心态放平,就当一次大型全明星。不多说了啊,大家吃好。”

这发言在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的此刻固然大受欢迎,除了平时就慢条斯理的张新杰和两位女生,职业选手的手速一旦爆发便很有风卷残云之势;没办法,冯主席讲话讲得有点长,盯着菜却不能动筷子可真是太磨练耐心了。至于场面话——反正叶修喻文州几个都跟在上首那桌,交给心脏们就好。

周泽楷就属于不幸被分到“需要应酬”的那桌上的。虽然坐过去的原因不是为了说话而是为了撑门面——再怎么说也是联盟的“脸”嘛,他只要一如既往地点头微笑就好了。冯宪君先是和喻文州说了几句话,做队长如何不容易,云云;喻文州场面话也是极圆熟,大家配合得好,队长不需费力。冯宪君微笑点头,又转向“老大难”的叶修同志:“叶领队,你也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就可惜你退役太快,韩文清也太为霸图着想,国家队里可以说是痛失两员大将啊。”

“未见得。”

“这次只能以领队身份参赛了,你后悔不?”

“有什么可后悔的。”叶修少有地笑得不那么让人想抽,“再怎么说我可是个职业选手啊。”

冯宪君脸色黑了一下——明显是想起了那堆关于新闻发布会的罚单,但很快还是恢复了脸容,说了句加油就转向王杰希了。

周泽楷一边吃,一边瞥了叶修一眼。对方神情看起来悠然自若,就仿佛退役与否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影响一般。

 

第二天国家队众人便动身前往机场,副领队小李是电子竞技总局派过来主管衣食住行的,一边给大家分发护照和登机牌一边讲解注意事项。这些东西都是老生常谈,没几个人认真听,李轩接过护照就忍不住和方锐说:“荣耀公司这次手笔还真大,本来以为第一次世界邀请赛会在东亚,没想到一下子就跑到欧洲去了。”

“德国和北欧的电竞一向很强,在那边办也不奇怪。”方锐说。

“而且欧洲内部本来就有每两年一届的小型跨国联赛,”肖时钦也接过了话,“他们都比我们更有国际比赛的经验。”

这时候孙翔插了进来,他始终是不愿意在任何条件下服输的:“也没有那么强。”

“有些队伍,或许不够强。但另一些……”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没有继续说下去。

如果目标是夺冠的话,他们的面前依然横亘着几个强敌,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不管怎么样,这一切都是很值得期待的。经过入关等等的一系列折腾之后,众人总算能够登机了。周泽楷刚将自己的随身箱子塞进行李架上,就看见叶修站在自己身边:“6C,正好。”

周泽楷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小周你坐这儿啊?”

周泽楷默默出示了一下自己手里6A的登机牌。

“我还以为是按队分配的结果不是啊。”叶修也有些奇怪,

这时候苏沐橙也正好拎着箱子过来,笑嘻嘻地接话:“因为我要和楚姐姐一起看片所以拜托小杨帮我们调了登机牌呀。”

“不休息小心时差倒不过来。”叶修说。

“安啦,到那边不是离正式比赛还有几天?比起担心我们你不是更应该担心张新杰吗?”已经安顿妥当甚至连平板电脑都搬出来的楚云秀挥挥手说。

恰巧就坐在前排的张新杰听见,回过头一本正经地说:“到达苏黎世的时候恰好是晚上十一点,坚持在航班上不入睡反而有助于倒时差。”

这理论确实挺有说服力,尤其对这帮电竞选手来说,熬夜本来就是家常便饭,用来倒时差正是恰好。

这时候后面客人也陆续上来,周泽楷和叶修不好再占着走道,也就坐下。其实这倒也不是最险恶的组合,总比让叶修和孙翔坐一块儿来得好——注意到到机舱另一边孙翔一脸“我草队长竟然被安排到敌人身边”的神情,周泽楷默默在心里扶了个额。

事实上没什么可尴尬的,一般场上的恩怨很难带到场下,比较特别一点的也就是原来的嘉世和霸图了;就连微草和蓝雨这两队表面上关系紧张,场下也没有多么尴尬。即使轮回和兴欣刚刚在总决赛里打过,周泽楷和叶修的关系还是比较和谐的:在飞机进入平稳飞行后,叶修打开笔记本继续看各国选手的比赛视频,周泽楷就也跟着看了起来。叶修看到注意的点,有时候会和他小声讨论几句,周泽楷一般是点点头,偶尔加一点评论。

直到下一个视频跳出,里面的战斗法师和对面的魔道学者刚交手了没几招,周泽楷不由得“咦”了一声。

“……很像吧?”叶修将视频往回拖了些许。

“嗯。”

周泽楷观察着视频中的战斗法师的动作。如果不是整体的装备颜色不一样,他或许会认为这是许多年前的视频混了进来——因为这个战斗法师的走位、闪避乃至连招习惯,和叶修的一叶之秋实在是相似极了。

“真是人有相似。”叶修说,“如果我一直用一叶之秋到75级的话,说不定走的就是这家伙的套路。”

“这是……韩国的选手?”

“韩国最近新崛起的选手,看这样子,八成是主力。”叶修看着视频里的战斗法师一招豪龙破军角度刁钻地直攻对方心口,“……虽然还是不如我,不过估计会让你们焦头烂额一阵子。”

“……”

“啧。打这家伙,孙翔估计很有压力。”

周泽楷沉默了。他仍然记得总决赛前孙翔针对叶修的发言;而失败的结果大概只会让对方的心结更深而非消弭。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肖似的“一叶之秋”八成不会带来什么正面影响。在高手相争之中,有时候技术相若,胜负的一线正取决于彼此的心理状态。到底孙翔能不能越过这个坎儿,周泽楷自己也不清楚。

不过现在担心毕竟为时过早,两人还是继续看着那些选手们的比赛视频。

……三天之后,这些人就不仅仅是视频中的影像了。

周泽楷想到这一点,看视频的时候也不由得更用心了;反而是叶修注意到时间,说:“你休息吧,剩下的部分我一个人看就可以了。”

“呃?我还可以……”

“连着要比赛好几天之前首要的是养足精神。”叶修难得正经了起来,“时间对我们不利,而且总结资料并不是你的工作。”

周泽楷还在犹豫的功夫叶修已经将笔记本挪了回去。于是周泽楷也就点了点头,在飞机的嗡嗡声中闭目养神,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真正让周泽楷也觉得有点措手不及的发生在到达宾馆之后。办理了入住手续之后,叶修捏着一沓房卡说:“我和队长副领队慎重考虑了一下,这几天咱们的房间,不能像之前集训一样,同队跟同队。现在,我们出来了,就是一个整体,就要暂时淡化这种差别,加强整体意识。所以,除了苏沐橙和楚云秀,所有人的住房,以抽签为准。”说着就将一张房卡先递给了两个女生。

“那谁抽到和黄少天一屋岂不是不能睡了!”立刻就有人反对。

“那也得容忍!”

“靠靠靠你们把我当什么了,我的意见呢?!”

黄少天不服气地喊起来。

“总之,大家拿出roll点精神,服从分配!”

叶修拍拍手,显然是准备忽略黄少天的意见了。这时候肖时钦出来打圆场:“没关系,怎么住都可以,而且毕竟也是让大家增加默契。”

“没错没错,我和你们说啊,这做人啊,就是要灵活……”李轩不失其时地帮腔。

“嗯。”竟然连王杰希也附和了一声。

剩下的人纷纷无语——反正这仨人都是战队中唯一的入选者……对他们来说本来住在哪儿都一样嘛!当然,如果作为职业选手,这点小事自然算不上什么……但无奈这儿有黄少天这个大杀器啊!

“如果实在不习惯,能不能换屋子?”最后,反而是张新杰严谨地提出了问题。

“如果抽到黄少天,允许你向喻文州提出一次交换房间的请求。”叶修道。

“靠靠靠叶修,你好意思吗!”黄少天还在叫嚣,大家已经迅速上去抓阄了。第一个抽到了黄少天的张佳乐迅速向喻文州交换了手中的签,成功地和唐昊成了同房;张新杰和王杰希彼此对过签后冷静地点了点头;方锐和李轩已经开始勾肩搭背了;周泽楷打开签之后,有些惊讶:

“白签。”

“白签啊,那是和我住。”叶修说,又看了一眼戳在对面的肖时钦和孙翔,“……孙翔你要有意见就和我住一屋?”

“我和小事情住一块。”孙翔硬邦邦地说。

“好,那明天大家八点早餐,九点会议室集合,恢复性训练。”叶修宣布了明天的日程之后,就让大家上楼休息了。这一天折腾下来,虽然十个小时都是在飞机上,也着实让人感到疲倦。周泽楷将东西稍微理了一下之后就去洗了个澡,出来之后几乎是沾枕头就着了。唯一一点残留的印象就是对面床上的叶修仍然抱着笔记本,忽明忽暗的光映着他的脸,在他关灯的那一刻,男人似乎道了声晚安。

他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回一声“晚安”。

评论(41)
热度(984)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