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传奇 3.

3. This is the beginning (上)

 

和赛前的正面预测不同,中国队的开局走得并不顺利。

从小组抽签的形势来看,中国队的签运算是相当不错,完美躲避了作为夺冠大热门的美、英、德、韩,小组第一的形势一片大好。尽管出去之后免不了要和韩国或德国对碰,但所有荣耀迷们都在期待着中国队先在来一个响当当的开门红。

结果却偏偏背道而驰。中国队第一场和丹麦打得战况胶着,6:5险胜一分,可算苦战;第二场打挪威,个人赛就已经先丢两分,团队赛中,作为指挥的喻文州更是被早早带走,虽然剩下队员奋勇奋战,最后也只不过将总比分维持在了8:3上。但与此同时,瑞典两战皆胜,对丹麦是10 :1,对挪威一局是7:4。

于是,中国队不要说争取小组第一,目下的出线形势都变得极端严峻起来。如果挪威战胜丹麦,即使中国小比分战胜瑞典,由于之前战绩不利,相较互相战绩的话,仍然会被无情淘汰。

世界邀请赛开局不过两场,出征之前壮志成城直指冠军的中国队,竟然一下子被逼到了出局的边缘。电竞杂志们还算客气,长篇报道不过诸如“世界比赛缘何适应不良?”“加强国际交流势在必行”“闭门造车之弊”之类;〇扑之类的体育论坛里则是失败论满天飞,粉粉黑黑相互指责——诸如张佳乐幸运E连累全队,带了孙翔不如不带,周泽楷中看不中用,叶修缩头乌龟不上场之类近于人身攻击的言论屡见不鲜,被版主禁言大招斩落的ID更是不计其数。

但是这种言论在苏黎世的众人谁也没有空闲去注意。两场并不顺利的比赛沉重地压在每一个人的头上:眼下的情景是所有人都不曾预料过的。从赛前的资料来看,北欧几个国家并非多么厉害的对手,单独以个人的素质来说,是不及周泽楷、王杰希这样的大神的;但就是这样的队伍,在团队赛里让中国队感到束手束脚。

如果他们在小组赛中碰上的同样是临时成军的韩国或日本,恐怕也未必会感觉到这样的差别;但是北欧的这几支队伍显然有着上佳的默契,那样的配合,和平日里的俱乐部战队几乎不相上下。

叶修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室里的气氛极其沉重。第一场的惨胜之后大家或许还认为是战术上的失策;但对挪威意外的败绩则让所有人都失去了闲聊的心思,就连黄少天也低着头一言不发。叶修坐下之后扫视了一眼大家,脸上的神色倒也没显出什么沮丧,可是上来的话却一点都不:

“怎么了,一个个都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之前就和你们说,心理压力不要大。结果呢,上了场之后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喻文州被搞下去团队赛就被人打懵了?张新杰和肖时钦可还在场上呢。黄少天你发不了垃圾话就没精神了?要那么想在公共频道刷屏你先把英语练上去,还是你指望队里给你配个翻译啊,再出现一次浪费机会你就干脆去打擂台算了。唐昊你现在不是队长了,别拿着唐三打打得还不如拿着德里罗,对得起账号卡吗?……”

叶修那种素来理直气壮的口吻,在此时听起来格外刺耳,问题是他说的每一句都确实是众人在比赛中犯的错,被说的人也没法反驳。最后叶修看着坐在桌子最远端的孙翔,说:

“如果你们都这么个揍性,少不得还得让我上吧?——好在一叶之秋还在这儿呢。”

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既平静又理所当然,好像一点也没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实际上却是不客气极了。他对面的孙翔被说得一张脸涨得通红——可是偏偏上一场是他过于孤军深入、拉开了阵型才让喻文州那么容易被人一波带走。他右边的肖时钦略微侧过了身,似乎想说什么,孙翔却猛地起身,推开屋门就走了出去。

周泽楷不由得看着叶修,但叶修表情仍然不变,甚至没再往这边看一眼,就说:

“那么我们现在来看一下瑞典队的视频。”

周泽楷心中七上八下,最终起身,点一下头之后就跟了出去。出门的那一刻,叶修平稳的声音仍从门后传出来:

“这支队伍的风格是以稳健为主……”

 

这里的宾馆并不大,而且比起国内的设计而言更显得有些曲折。周泽楷向外走了没几步就在楼梯口的休息区看见了靠在落地窗边的孙翔。

他不知道说什么,犹疑着停下了脚。

“队长。”最后反而是孙翔先开了口,“还在开会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

孙翔一时又沉默下去,最后半天才说:“我不甘心。”

周泽楷挑了挑眉。

“叶修……比我厉害。”孙翔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低,因为这一点是他自己根本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因为不承认这一点,自从他到了嘉世之后,叶修就始终成为他心中必须要打倒的对象。

因为叶修已经过气了。因为他比不上自己。所以,斗神一叶之秋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合适的。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总决赛中的那梦魇一样的短短几秒又出现在孙翔的脑海中。那铺天盖地而来的袭击、本能的应对、飞速下滑的血线——在那个瞬间,孙翔终于承认了一个他早该承认的事实。

他比不过叶修。

就是因为他不如叶修强,所以他更加不能承认这一点,他更加不能甘心于自己失败的事实:一旦在这时候承认了自己的失败,那么,他长久以来赖以生存的斗志也就不见了。

孙翔紧紧捏着拳头,这些话他固然不可能对周泽楷说,即使周泽楷是他的队长。但是叶修刚才那一句话就像警钟一样绷紧了他心里的弦。

“我不会让出一叶之秋的。就算是为了队伍的胜利,——也不行。”

周泽楷平静地看着他,确认了在青年眼中翻滚的,确实是斗志而不是无谓的骄傲,便认真而慎重地点了点头:

“不会让。”

 

那一天晚饭的时候喻文州特地端着餐盘过来,示意了一下周泽楷对面的空位:“可以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

喻文州坐了下来,稍微寒暄了几句便问:“孙翔还好吗?”

“……嗯。”

“希望今天下午的激将法有用。”

周泽楷手中的叉子稍微顿了一下。

“你也大概猜出来了吧?孙翔开局之后的状态就不好。不仅是他,唐昊也一样,其他人也多少有一点。第一次的世界邀请赛,我们看得都比我们想得更重一点。”喻文州说着,“但这其中,状态最明显地下滑的,就是孙翔。”

“嗯。”

周泽楷点了点头。最近的两场比赛之中,本来的战斗法师失去了原有的锐气,甚至有时候显得有些绑手绑脚——这一点,他作为队友比谁都更加清楚。

“简直就像是撞上了新秀墙一样。”喻文州笑了笑说,“只不过,来得太过不凑巧了。”

周泽楷将叉子上的奶酪鸡排送进口中,两人默默地吃了一会儿东西,他才问:“你的主意?”

“你指让叶修扮黑脸?不,那是他自己的提案。要说拉仇恨的天赋,咱们队里没有人比他高;就连全联盟估计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周泽楷点点头,这答案并不让人意外。在今天的会后,大家心里想必都憋足了一股“要给那家伙好看”的劲头,对丹麦的那一场想必会打得相当……出人意料。

“明天晚上的例会,能确保孙翔暗示时候出席吗?”喻文州微笑着说。

“他会去。”周泽楷想了想又补充,“不用我提醒。”

“我想也是。”

喻文州又笑笑,随后找了个理由端着盘子离开,重新和黄少天坐到一起去了。

周泽楷切着盘子中的奶酪鸡排,心思却不由自主飞得很远。

新秀墙吗?

说起来,当时他最初“撞上”新秀墙,也是在对嘉世的那一场。

那时候的轮回俱乐部还不过是联盟里的中游俱乐部,远没有现下的煊赫;之前最大的新闻不过是贸然让周泽楷这个新人取代原来的王牌的举动。偏偏周泽楷一开始的几场打得极顺,又是飞枪又是枪体术的,明明是远程职业却偏偏能在擂台赛上一较高下。一时间无论是媒体还是论坛都开始盛赞轮回的新人,同时也讨论着他什么时候会遇上新秀墙。

然后就到了轮回和嘉世的比赛。按照那一阵子的战术安排,周泽楷照例被安排在擂台赛的第一场出战——就是为了让他有更多的锻炼机会。这样的排次,除了一挑三之外,本来是很难遇到嘉世长年坐镇守擂之王的一叶之秋的。

但是那一次嘉世调整了人员上场次序。

方明华在周泽楷上场之前就说:别紧张。你打不过这个人是很正常的。周泽楷点头,心里却毕竟年轻气盛,跃跃欲试想要和“斗神”一争高下。

结果不出所料:他输了。

第一次的、之前在战场上也算所向披靡的周泽楷有了无力的感觉。无论使出什么样的招数,似乎都拿那个人毫无办法。比视频里看到的还要厉害,甚至是更要厉害得多。

成为职业选手,就意味着要一直和这样的人战斗。

简直是想一想,都觉得热血沸腾。

虽然那一次和叶修的交战场面上并不难看,在外人眼里也不过输了25%的血而已(作为一个新人已经是了不起的成绩),不过之后周泽楷的状态还是有所下滑。

那倒不完全是因为被叶修打击到了。只是那场战斗的样子太过鲜明,几乎要烙印在眼底、时时挥之不去。

那时候作为新人的周泽楷还不懂得如何管理好自己的战意,也不知道如何调整不同比赛之前的状态,最后造成一头撞上新秀墙的后果……倒也并不奇怪。现在想起来,遥远得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一样,可是那种摈弃所有杂念、头脑在一瞬间被战意燃烧得分外空明,就仿佛时间都在短时间变慢了一样的高亢状态,现在也依然十分清晰。

“叮”的一声,餐刀将鸡排切到了底,撞着瓷盘发出了轻微的声响,将周泽楷从回忆中拉了回来。那一瞬间,他忽然强烈地希望比赛如果是明天就好了。

似乎很久很久——都不曾有过那么酣畅淋漓的战斗了。


·感谢留言=3=

·热血运动漫爱好者的PO主喜欢先抑后扬不用担心

·枪王大大生快!

评论(16)
热度(742)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