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大雨时行

*近未来Paro注意

*一发完

 

雨太大了。

周泽楷一般会在包里带一把雨伞: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派去出现场,有备无患总是好的——但是他今天整个包都没有带。所以现在他和叶修只能两个人肩并肩地挤在狭小的房檐底下,肩膀挨着肩膀,他能闻到叶修身上的淡淡烟草味道,而濡湿的白衬衫显得近乎透明。

他没有转头去看,但是他知道。

雨狂暴地砸着地面,激起丰厚的泥土气味。远方的雷隆隆地滚了过去,看不见闪电。

周泽楷绷直了背站在那里。这一方屋檐如此狭小以至于他的肩膀挨上叶修的。一点冷热不辨的温度在隔离出来的干燥和沉默里愈发分明。

应该问点什么。他心里的问题积攒下一箩筐那么多,但是都淤积在同样的出口,争争抢抢以至于一个也问不出来。

“——小周,所以你到底惹上了什么人?”

结果最后还是叶修先说话了,语气倒是一贯的理直气壮。

“我不认为,现下的联盟应对前辈提供情报援助。”

周泽楷没瞥身边的男人一眼,缓慢但却坚定地说。

叶修抬了抬眉毛:“那就看在……朋友的份上。”

“我不想将你扯进危险里。”

“啧……”

叶修还想说什么,周泽楷已经转过头来,极认真、又毫无掩饰地盯着男人。

“‘一叶之秋’已经被嘉世收回了。我站在这里,也感觉不到你的精神力。”

叶修微笑着,而周泽楷已经果断地握住他的手腕。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这种地方讨论可不太好吧。”叶修一边说,一边想居然小周都被逼出来这么多话了,看来今天有点不能善了啊,“联盟的事情不是最高机密吗?而且你是第七区我们是第一区,区和区之间内政不相干涉……”

“——那就到我家去。”

周泽楷说,握着叶修的手没有半点松动的意思。

作为第一区嘉世的首席护民官,叶修从传媒上消失是将近两个月之前的事情。荣耀联盟的追诘令几乎是立刻就送到了第一区,不过嘉世元老院之首陶轩仅仅回复了两点:第一,叶修是自愿离职的。第二,本来为叶修所有的概念武装“一叶之秋”也已经收归嘉世元老院,留待下一任护民官继承。

这件事传遍联盟并不需要多久。而周泽楷知道这件事之后的心情,基本上只有六个点可以形容。今天看到了这个男人的此刻,怎么可能再让对方轻易逃脱?

“容我提醒你,”叶修说着,那支没被握住的手已经利落地从周泽楷身侧抽出了银色的左轮手枪,对着从街侧扑过来的魍魉便是三枪,“我们现在还在被追杀。”

周泽楷神色不动,抓着叶修的手甚至也没有松开。他的手只是一翻,另一只左轮手枪就已经滑落手中,子弹上膛、保险拉开,三枚特殊处理的子弹同样击中了叶修身后悄然潜近的魍魉。艳红的火焰爆裂开来,将那忽隐忽现的异形直接拖入炽烈的荒火之中。

虽然雨仍然在下——但这里显然已经不能再次停留了。

“走。”

仍然没有松开叶修的手,周泽楷向着猛烈的雨幕迈出了步伐。

 

终于将不知从何处潜入区际封印的魍魉群收拾得差不多,叶修苦笑地看着仍然坚持地紧握着自己手腕的周泽楷。

“……你就这么怕我跑了吗?”

“嗯。”

……老实人真是不留情面。叶修忽略掉这句吐槽实际上建立在自己准备趁乱脱身的基础上,稍微动了动手腕。周泽楷似乎此时才发觉自己抓得实在是太紧了,脸上浮出些抱歉的神情,随即又很快坚定下来。

“跟我来。”

“你家里还安全吗?”

“嗯。”

说着,周泽楷再度拉紧了叶修的手。

这里已经是第七区的边缘了。废弃的建筑物在雨中如同铅灰色的墓碑那样矗立着,不及开拓的道路上全是碎石,在不分明的天际线上浮动着区际封印的模糊轮廓。在废弃的骑楼所连接的通路下,周泽楷带着叶修迅速地走着,却并不是向市中心返回。叶修注意到了这一点但却没有发言:他们之间不是需要担心这种事情的关系。

“这里。”

最后周泽楷在一处地下通道的入口前停了下来。这里和其他建筑物一样凋敝,难为周泽楷能在这堆废墟里将其一眼认出。两人推开虚掩着的、积上了一层厚厚尘土的铁门,在黑暗中朝向深处走去。

雨声仍然追着他们的脚步,直到转下螺旋状的楼梯才渐渐消失了。周泽楷不知道触动了哪里的机关,先是一阵嗡嗡的声音响起,随后逐渐亮起的灯光便勾勒出了一处隐秘的地下格纳库。

“带我来这里,真的没问题吗?”叶修摸着下巴打量着四周。作为嘉世的前护民官他自然知道这里原本是开发概念武装的地方——也就是说,应该属于“非相关者勿入”的地方。

“废弃了。……没关系。”

周泽楷熟练地拉着叶修走到附设的员工休息处。这里的控制台上也铺着一层灰尘,但其中的设备显然已经很有年头了。周泽楷扯开一边的防尘布,拉出两张椅子来——直到这时候,他才松开了男人的手。

“坐。”

叶修也不客气,大马金刀地跨坐在椅子上,上半身整个趴在椅背上:“累死哥了,从一见你开始就跑来跑去……小周你不联系江波涛他们真没关系?”

周泽楷定定地注视了一会儿叶修。

问题固然有一座山那么多。可是他比谁都清楚,如果叶修不想说,什么也没用。即使他们是如何接近——这个男人总会藏起自己的柔软,又或者,他自己并不觉得那是什么值得痛苦的东西。

所以最后周泽楷只是说:

“要洗澡吗?”

 

这边还留着当时技师们使用的洗澡间。等热水器加热过去了一段时间,而地下的温度也并不高。叶修和周泽楷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着闲话,到了最后湿透的衣服还是让他轻微颤抖起来。好容易热水器的指示灯跳到了“保温”,周泽楷推一下他:“去吧。”

“你也在哆嗦。”叶修伸手解开周泽楷胸口的纽扣,“别磨蹭了,又不是没看过。”

那点指尖的接触极轻,但是周泽楷还是大大打了个哆嗦,伸手抓住了叶修的手。

“……会忍不住。”

叶修看着周泽楷。那一瞬间他的神情是柔和的。周泽楷甚至错觉下一刻他就要难得地坦诚一些,告诉他为什么要选择只身从一区来到七区——但是叶修只是俯下身,亲了他一下。

 

热水淋下来就像是一场大雨。地方不够大,两个人只能挤在一起,身体如此紧密地接触着难免总要擦枪走火。叶修似乎也不介意这个,他伸手抚摸着小小周的动作极灵巧又熟练,简直就像驾驭着“一叶之秋”时那般灵巧——上次还是什么时候?年度会议?还是去年冬天的假期??周泽楷在逐渐延烧开来的热度之中模糊地想着,低头去亲吻面前的男人。

“……呼……”一吻结束的时候两人都气喘吁吁,叶修甚至挑逗地蹭了蹭手中精神勃发的硬物,“……这么想我?”

>>>河蟹爬过>>>

而周泽楷那么用力地拥抱着他。热水源源不断地从他们头上洒下——所以他肩头的热度,也只可能是热水罢了。

“别担心。”

叶修说,

“你看……我这不是来了吗。”

 

 

事实上前嘉世第一护民官简直后悔死了。

因为要去找之前好友遗留下来的概念武装所以路过轮回——这个想法,这个路线选择本来就大错特错,过来看恋人的决定更是错上加错。

怎么会觉得卖个好小周就能放过自己呢。

再度试图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周泽楷的手臂仍然丝毫不动地禁锢在自己的腰间。

“就这么怕我跑了吗?”

喃喃地重复了一遍昨天的问句,叶修叹了口气。

“雨……很大。”

轻声地说出不成为理由的理由,青年再度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再等等吧。”

在狭小的帆布行军床上转了个身,叶修在微茫的光芒中注视着周泽楷。

——早晚要走的。

这样的解释,在他看见周泽楷目光的时刻就无声消散了。在这个广大的世界上,属于两人的时间有多么短暂,这一点恐怕没有人比周泽楷更为清楚。

但是今天……

在心里谴责着自己的失误,叶修最终也没能把“生日快乐”说出口,而是用额头蹭了蹭青年的额头:“我向你保证。只要找到了我需要的‘那样东西’,一定先来轮回找你。”

周泽楷没有回答,而是亲了对方一下:

“小心。”

“你也是。昨天的魍魉显然是有组织的。”

“嗯。……有人在调查。”

这句话之后就是轮回内部的事务,不再是叶修可以询问的范围了。于是他也不再继续问下去,而是伸手环住了恋人的肩膀。

没有道别。

在必然到来的重逢面前、不需要这样浪费时间。安静的地下空间中,恍惚之间,还能听见外面敲打着地面的雨滴之声。

 

 

Fin.

 

 

 


评论(8)
热度(295)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