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传奇 4.

基本都是无聊的比赛的一章……脑筋近乎烧断啦_(:з」∠)_ bug勿怪


3. This is the beginning (中)


之后的几天照例都是磨合,准备,日常训练。到了现下这个节骨眼儿大家反而不约而同地投向最基本的训练:除了每天的战术磨合之外,大家都在用各自带来的那些基础训练软件:跳跃,走位,操作,诸如此类。

我们不应该输。周泽楷这样想着,操纵一枪穿云运用押枪的技巧穿梭于屏幕上几个不断移动的、细小的落脚点。这些日常训练他早已经在轮回的训练室里做过了无数次,以至于那些本来随机的落脚点也成为某种习惯——加速,减速,向左,向右——这些不到0.01秒之间的判断似乎仅仅存在于潜意识中,而他的意识则变得似乎无比专著又无限广阔。

就好像,他所见的世界就是角色眼中的世界,他的意图纤毫毕现地通过键盘传递到角色身上。

就好像,他就是一枪穿云,一枪穿云就是他。

最终他一下失误,然而最后的成绩也足够好了。周泽楷坐在电脑屏幕前面,仿佛还没从那种感觉中出来,恰好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做做手操。”

周泽楷愣了一下才回过头去,叶修叼着棒棒糖的脸骤然跃入视野。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过来的?不过想也知道,以刚才的集中状态肯定是不可能发现的。

“刚才APM飚得那么高,一定要注意休息放松,否则得不偿失。”叶修说着,看周泽楷还在发愣,索性拉过他一只手开始按摩起来。估计是之前带训练营新人带多了,叶修的手法还真挺熟练——周泽楷脑中擦过这想法,不过肌肤直接相贴的温度所带来的赧然瞬间淹没了它:“我自己来……”

叶修也就是个示意,看见周泽楷开始做放松的手操之后,就拍拍他肩膀说声加油走开了。

周泽楷一边做着手操一边看着叶修走向另一边,忽然注意到一个事实:

这几天本来烟不离手的男人一直没有抽烟。

 

一周的准备时间转瞬即过。中国队和瑞典的这一场小组赛就在一种沉默的气氛中拉开了局面。到了现在每个人心中也清楚,这是一场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战斗:如果挪威顺利战胜丹麦,由于之前中国曾经负于挪威,那么在没有败者复活组的大赛规则下,等待中国远征队的命运便只能是无情的淘汰。在去会场的大巴上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连黄少天也拉起了连帽衫,难得地像只被锯了嘴的葫芦。叶修一路上什么也没说,直到众人走到了预备席上,才转过身来看着众人:“怎么了?前几天不是还挺有精神的吗,怯场啊?”

脸T一出大家也不可能cos沉默提督了,张佳乐顿时一脸鄙视:“去去去你才怯场,我这是思考。”

“出赛前必要的安静有助于理清思绪。”张新杰倒也开口。

“少天今天难得坚持住不说话,不错。”喻文州微笑着说。

黄少天一掀兜帽:“还不是队长你给我下禁言令!憋死了——”

“喻文州你竟然有这种大招为什么不早一点用!”方锐叫着。

一瞬间,刚才的紧绷气氛就像假的一样,众人瞬间恢复了鸡飞狗跳的本来面目。叶修点了点头,拿出出赛表说:“既然大家都这么有精神我就安心了。顺便,初赛做一个改动,周泽楷调到擂台赛的第一位。”

“……”周泽楷。

“……”众人。

这多少有些出乎意料。前两场叶修都是将周泽楷作为团队赛的主力,这一场虽然暂时移到擂台赛也是和王杰希交换守擂位置,忽然挪前确实让人有些搞不清头脑。周泽楷还在“……”,叶修已经转头看着他:“小周,有问题吗?”

“没有。”

周泽楷说出口才惊讶自己回答得如此之快。

于是一切就这么定下来了。

在双方握手之后周泽楷就和对方的第一名擂台赛选手一起走进了比赛席。和叶修的兵行险招不同,瑞典这边派出的是一位比较年轻的剑客Sten。

这时候国内的电竞频道自然也在现场直播,除了固定不变的李艺博、潘林老哥俩之外,电视台还特地挖来了刚刚退役的林敬言(到底几分是看在这位比较好说话、不会拒绝解说要求的分上就不知道了)。这时候潘林还是照旧问:“李老师,林老师,您二位对于这位Sten选手怎么看?根据过往战绩来看,比起黄少天更像刘小别,一旦爆发了巅峰手速那是相当恐怖,轻易就能飚上APM500。这对于周泽楷的发挥是不是非常不利?”

“呃,从常理来说,这种近战职业对上神枪手的话,就是一个能否被近身的问题。如果Sten选手能够切进周泽楷的防御圈,那么枪王也很危险啊。”李艺博说。

“周泽楷可不会轻易让人打破他的防御。”林敬言笑了笑,他自然也有过不少作为近战和一枪穿云交手的经验,“而且要看这一场的随机地图,如果是一张对远程有利的地图的话,也许周泽楷会打得很轻松。”

结果还真被林敬言说中了。第一场擂台赛随机出来的地图是“废弃都市”,这典型就是一张适合远程发挥的地图,毕竟有太多可以隐蔽的死角,也有足够多的高度差。唯一不利于周泽楷的,就是他和Sten的随机出生点挨得太近,以至于他没能够抢得先手拉开距离,Sten已经迅速发动了冲刺技能朝着神枪手冲了过来,稍微接近了些许就毫不吝惜地开了剑影步,操作而出的七个残影一同冲上,就是为了抢得先手将周泽楷压制住。

但是周泽楷则更狠,一招“乱射”无差别攻击不说,还急速后退、借着出生点所在的平台高度差纵身后跃,连接几记押枪,瞬间脱离了Sten的攻击范围。

这之后基本就没什么悬念了:周泽楷为广大荣耀玩家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放风筝”。“废弃都市”这张图因为是官方的远程优势图,周泽楷自然已经烂熟于心,就连Sten试图借着瞬移点拉近距离的意图也被他完美识破并扼杀在摇篮中,打到后来连林敬言都感叹了:“周泽楷几乎在这张图上就是开挂了。”

“可惜这一次比赛的规定是每场都要重新随机地图,不然按这个架势,一挑三也是有可能的。”李艺博说,“现在Sten下场……周泽楷的血量剩余接近90%,但是法力上的损耗则是比较大的。”

潘林惋惜地看着:“如果第二场不换图就好了。”

“如果第二场是近战图确实对周泽楷十分不利,因为他下一场的对手可以说是瑞典队的一位比较老牌的选手,拳法家Gustav。”李艺博说。

事实上周泽楷并没有过分地浪费自己的法力。和Sten的战斗并不轻松——虽然让他保持了将近90%的血量进入第二轮,不过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说是当下的“最优选”,即使风格打得一贯炫酷,实际上法力的消耗仍然在容忍的限度之内。

只是,以这样的情况应对下一个选手……

一枪穿云在第一场比赛结束后已经被传递回到了类似于等待平台的地方,而很快系统随机的地图就在周泽楷面前铺展了开来——一湾小溪环绕着碧绿的田野,边缘有些稀疏的树木,一座磨坊正横跨在河上,巨大的水轮正不断转动着。

这是官方的新制地图:“河畔磨坊”,磨坊屋顶是一个对远程而言良好的攻略地点,但是一旦被推落河中,就会受到巨大的水轮击打而掉血30%。于是乎,对于磨坊的控制就成为了此场的胜负手。不仅是周泽楷考虑要如何占据高点,Gustav也不可能放过这种环境杀器。

就在周泽楷思考着战略的时候,画面上闪动着倒计时的数字。片刻后,一枪穿云和Gustav的拳法家都已经被传送到了地图上——和上一场并不同,两人被随机传送到了对角线的出生点上。防止伤害的光环还未退去,神枪手和拳法家都已经开始朝向磨坊飞奔。

——只不过,磨坊对于Gustav的距离要更近一些。

这位瑞典老将虽然使用的是拳法家账号,但动作极其敏锐细腻——和韩文清的刚猛截然不同,走的是以技能搭配的取胜路线。不过对于这样直白的地图,确实没什么可考虑的,Gustav几乎是怀着胜利的心情登上了磨坊的屋顶。

唯一出乎他意料的是,一枪穿云在一个短暂的视线盲角之后,消失了。

Gustav绷紧了精神注意着每一个可以攀爬的角度。瑞典队自然也研究过这张图,到底有几条路可以攀爬到达磨坊屋顶自然也有过详尽的研究。然而,几乎等了快要半分钟,神枪手仍然没有在任何一个角度上出现。

难道是在死角之中守株待兔?

Gustav一瞬间闪过这样的想法。如果那样的话,肯定很快就会陷入消极比赛的僵局,引来裁判的介入。比起无端接受警告而言,显然做出“正在积极索敌”的姿态会比较好——这样想着,他开始向前移动。

——他不知道那一刻所有现场的和正在收看转播的观众都屏住了呼吸。就像踩在他的脚步上一样,巴雷特狙击的枪声响了起来。


评论(15)
热度(546)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