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传奇 5.

仍然是比赛呜勿怪不擅长写动作戏的Po主已经目死

这篇文主题不是邀请赛,而是“离开荣耀”。所以世邀赛不会很详细……很多地方会这样略写_(:з」∠)_

感谢你们的喜欢和留言!


3. This is the beginning (下)


原来在Gustav在屋顶上警戒的同时,周泽楷一枪打破了磨坊的门锁,已经沿着内部的梯子登上二层,潜伏在了屋顶下面。这一切被磨坊巨大的水声遮掩,竟然Gustav这样的老手也没能发觉周泽楷的嵌入。然后,他放出了一个虽然是枪系、却属于机械师的技能:电子眼。这枚小小的电子眼从窗口的缝隙飞出,为了防止被发现,自然也不可能有多好的视野;然而就是这一点点的视野,让周泽楷成功地判断了Gustav的位置,送出了这一记巴雷特狙击。

毫无准备之下,Gustav硬吃了这一击,血线顿时滑落了百分之二十五。但是他也是极富经验的老将,当即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拳朝着房顶击下:那脆弱的木制房顶自然经不起这样的力道,当即破裂陷下。而周泽楷又怎么可能乖乖地停在原地等着被人贴身?一记狙击送出,甚至不考虑结果,他已经从窗口倒跃而出,两记押枪便已经拉开了距离。

于是这场战斗最终成了围绕磨坊展开的攻坚战。即使周泽楷算是占了先手,但毕竟这不是一张适合远程战斗的地图,再加上他的法力相对不足,之后几次都是硬扛着伤害才重新拉开距离。而那可怜的磨坊建筑就在这两人的战斗中被打得七零八落,门扇也拆了墙上也钻洞了。如果不是周泽楷和Gustav的战斗太过激烈让解说腾不开工夫,估计潘林肯定要腾出时间来说一说拳法家的拆迁队传统了。

到了最后,在这种彼此以技能换血的对抗中,还是Gustav因为硬吃了一记狙击而败下阵来——尽管如此,他也将周泽楷的生命拖到了百分之五。演播室里李艺博感叹道:“现在看来周泽楷下一场几乎不可能做出什么抵抗了;但是一挑二,对于现在的中国队是一个相当好的开局。”

“是的。我们也刚接到了同时开赛的挪威和丹麦的比分,目前擂台赛还是1:1。”潘林通报完实时比分之后又说,“中国队这边第二名出场的选手是肖时钦。同时,我们也期待着枪王能够用最后的这一点生命为我们带来什么奇迹。”

此时坐在比赛席中的周泽楷则缓缓吐出一口气,轻微地活动着手指。Gustav简直就像是盛年之时的韩文清——虽然二者技术倾向不同,难缠的程度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现在他毕竟没有太多时间去反刍这场战斗。

仅剩百分之五的生命和百分之十一的法力。

在这种情况下的战术选择实际上已经不多。即使在半决赛中君莫笑曾经以百分之七的生命将冷暗雷血线逼得只剩下百分之四十一,那也毕竟是具有低阶技能优势的散人;相较而言,一枪穿云可使用的大招虽多,所耗法力亦是不菲。

但是,为什么叶修做得到的事情,周泽楷就做不到呢?

这时候3D贴图再一次在一枪穿云的身边组合起来:散发着幽幽蓝光的晶石散落各处,淡绿色的细流冒着诡异的蒸汽蜿蜒于错落石柱之间构成诡异图腾,正中的祭坛上则供奉着一团跃动的篝火。和刚才的磨坊不同,这张地图上存在更多的伤害点:那些细流带有酸性腐蚀,一旦踩进去了会造成一段时间的持续伤害;祭坛中央的篝火则是禁区,一旦落入其中基本就是生命值归零的下场。

这对于现在的周泽楷而言并不是一张好地图。

机会只有一个。

随着三秒倒数,他和瑞典队的元素法师一起出现在祭坛的两头——中间的篝火将他们恰到好处地隔开了。对方的元素法师毫不犹豫,先是瞬发了几个火球作为牵制,然后手中手杖一顿,两道牵制敌手行动方向的冰线在地上延展开来。极高的技能加点和银装手杖的技能加成,令得这两条冰线的范围越过祭坛两侧继续前伸,已经使得周泽楷不能轻易向左或向右绕过祭坛。

在敌手生命只剩百分之五的情况下,元素法师也并没有冒进,而是选择了稳妥的战术。这样一来,在视线被遮挡和冰线阻隔的情况下,周泽楷的攻击和移动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这本应给了他足够多的时间来吟唱下一个法术。

但是周泽楷没有犹豫。并没有理会冰线,也没有选择规避,他驱使着一枪穿云一直向前——这几近于自杀的行为惹来现场观众的一阵惊呼,周泽楷却知道只有这一线机会。

他跃起,视线几近被火焰所充满,但是在飞速下滑的血线所停留的短暂瞬间之中,他以全部的法力发出了最后的巴雷特狙击。

一枪爆头。

以百分之五交换对方百分之四十以上的血量,这看似鲁莽的行动却绝不能算是不合适。在周泽楷走出比赛席的时候,全场观众都对他报以热烈的掌声——那些远道而来乃至本地的中国荣耀粉丝更是High得仿佛这一枪拿下的不是百分之四十而是一个人头分一样,手里的条幅都快挥动得飞了起来。

周泽楷和第二名上场的肖时钦击掌之后回到了座位上。有几个队友对他挑了大拇指,不过也没有更多地说什么。最后仍然是叶修凑过来,问:

“打得爽吗?”

周泽楷脸仍然热着——比赛席里总是要比外面热一点,又或许,他的激动仍未平息。他觉得自己应该点头,但是又仍然觉得不够满足。

“别着急。”叶修倒也没等他的回答,而是没头没尾说了一句,又叮嘱道,“记得放松。”

 

或许真是因为周泽楷来了一个开门红,和瑞典的比赛,最终以9:2划下句号。而与此同时,挪威对丹麦的战报传来:丹麦队的刺客在舍命一击之后成功逃脱,令得丹麦队最终以6:5迎来了他们第一次的、却也是唯一一次的胜利。

然而却也是这一场胜利,使得中国队“死里逃生”,进入了世界杯邀请赛的淘汰赛——将在7月29日对战C组的小组第一,韩国队。

这是一场来之不易的胜利。大家虽然表面上仍然绷着职业选手的矜持和稳重,但事实上连晚上吃饭的时候都不禁多吃了一碗。

无论一出来就遇见韩国队会变得多么困难,但是至少,他们现在可以继续走下去了。

 

那一天晚上叶修严禁任何人再用电脑,说着“早睡早起身体好”就将众人驱赶去睡觉。周泽楷自然知道调整状态之必要,好好冲了个热水澡之后就盘坐在头上擦头发,不出意料地发现叶修仍然在抱着笔电看资料。

他想了想,说:“早睡?”

“早睡是选手做的事儿,不是领队。”

叶修不错眼珠地顶着屏幕,顺手拆了一颗口香糖。

“你戒烟了?”

“被家里逼的,说是当个领队至少别抽烟,起点表率作用。”

周泽楷眨眨眼,似乎没想到叶修如此听话。叶修则看了一眼表,说:“快睡吧。这才是刚开始呢。”

“嗯。不会那么快结束的。”

“……等等小周,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个长句子?”

周泽楷无语,但叶修瞥过来的眼里满是笑意:“今天你打得让我都手痒痒了。哎,要不是退役太早真是自己都有上去的冲动了。”

周泽楷一怔,之前那个问题如被海潮所拾捡的贝壳一样再次推送过来。他将毛巾扯下来拿在手里,问:“为什么就那样退役了?”

“能赢的都赢了,太寂寞……开玩笑的。”叶修虽然说了——但这显然不是做正经回答的前兆。周泽楷素来不善追问,只好把这个问题重新压回心底,而另一个更新——某种程度上也更切实的问题浮现出来:

到了现在,你还会上场吗?

但是叶修这个人,不想说的事情绝对不会说。周泽楷并没有进行第二次尝试,而是在将毛巾挂回浴室之后上床躺下,按灭了床头灯:“晚安。”

“晚安。”叶修回着。他坐在那里——因为这旅馆就像欧洲的所有旅馆一样狭小,放不下一张多余的书桌——床头灯的柔和黄光从背后的壁板上照落下来。周泽楷想,他始终还是不了解叶修这个人。

即使他们机缘巧合住在一起,即使他们在常规赛有那么多次交手,即使他们曾经为了冠军针锋相对,即使叶修是如此熟知他的沉默寡言。

周泽楷翻了个身拉好被子,放任思绪被梦境淹没,几乎是很快就沉入无梦的梦境中去了。


评论(13)
热度(525)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