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Time after Time(下)

失了笔力和节奏,写得不好_(:з」∠)_ 随便看看……【捂脸逃走……


喻文州和叶修的这种合作在蓝雨最终刷出了一件橙装手杖之后就悄无声息地终止了。叶修一开始没太注意:他有一个新的副队长要去习惯,有一个苏沐橙要指导,有一个试图再登巅峰的嘉世要去负责。而他又是个不计后果往往会在荣耀上耗尽一切的人,乃至于陶轩有时候都要嘱咐苏沐橙和刘皓:盯着点你们队长,十点之前让他从训练室里出来知道吗?

于是乎叶修过了一阵子才注意到“一剑霜寒”不会再发来新的私信了。考量一下最后一次野图Boss刷出来的东西——银武升级的材料都备齐了?

不过作为队长还需要亲自督战啊……

第二次在常规赛里碰见蓝雨,赛后照例两队休整。叶修叼着烟上线遛小号,然后看见私信那边跳动一下——

“一剑霜寒”给您发来一条私信:

前辈?

他有些意外,敲字过去:今天还工作?队长够辛苦。

不,是正准备单刷午餐副本,感到有些苦手,希望支援。

叶修眨眨眼,回过去:

我们这附近有家面不错吃。

 

那家店确实生意火爆。喻文州本来还有点担心自己找不到,不过基本拐进那条巷子就只看见这一家馆子桌子都摆在了外面,食物的香味三十米外都闻得到。他走过去时候便看见叶修正坐在外面桌子边上,漫不经心地摆弄着一个打地鼠玩具。边上的人有谈笑的,有闷头吃面的,有握着手机打电话的,也有情侣正在喁喁私语。但是喻文州望过去的时候他仍是第一眼就看见叶修,就好像他一开始就知道对方在那儿;就好像人再多,他也能第一眼就找到他。

这时候叶修也看见他,举起手算是打了个招呼。喻文州过去坐下之后服务员也就过来,两人点了一个虾爆鳝面一个状元面。等着上菜的时候喻文州问:常来?

常叫外卖。陶轩绝对跟他家老板分成了,有事没事点他家东西来吃。

喻文州回头一看,嘉世俱乐部那刚刚更新没几天的招牌正在隔条街对面,远远浮在一堆电线房檐上面。叶修倒是又将话题转回到荣耀上面:蓝雨团队战的磨合好多了。能指使动黄少天,你也不容易。

喻文州并不奇怪叶修看出来蓝雨双核之间的暗潮涌动。如果只因为喻文州胜过了魏琛、黄少天就能对他心悦诚服——那他八成是穿越到了一个平行世界。不过再怎样也没有把蓝雨内部的磨合揭开给敌人看的道理,喻文州笑了笑说:对付黄少天只能顺毛摩挲。不过,三年之内,联盟里不会再有像黄少天那样好的剑客选手了。

五年。那小子别的没有,天赋是够的。叶修丝毫不吝惜给予刚刚撞过新秀墙的黄少天以高度评价,然而很快话锋一转,——所以,你才自己顶着小号去打银武的材料?

果然被看穿了。

喻文州想着,有种“本应如此”的感觉。其实那样欲盖弥彰的举动,不被发现才比较奇怪;可是叶修说出来了。而这种未曾预料的坦诚,意外地让他觉得安心。

而叶修笑了一下,将手里那个打地鼠的玩具丢给他:

玩玩这个吧。

那天在上菜之前喻文州被特地调整了速度的打地鼠搞得多少有些挫败。叶修倒也没有嘲笑他,而是很认真地说:你这样的硬件条件,能作为职业选手出道就是个奇迹了。

喻文州说:可惜我的目标不仅仅是成为职业选手而已。

叶修点了点头,并没有嘲笑这看起来貌似痴心妄想的狂言,——那你就只能把唯一会的事情做到最好了。

说完这句话,服务员就像瞅见了对话之间的空当一样,两碗盛得满满的面端了上来,香气扑鼻而来,似乎就避免了再去说什么的尴尬,但是喻文州历来不是逃避型的,他说:我的理想就是战胜前辈。

叶修掰开方便筷,头也不抬地开吃:

年轻人有志气是好的,不过给你自己的难度太高了。

喻文州自然知道那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可是即使如此,就算两人这般坐在熙熙攘攘的面店里,喻文州似乎也能够想象出,两人分据于季后赛的舞台上的场景。

不会很久。只要一个……不,两个赛季就好。

喻文州微笑着说,

到时候还请前辈多多指教。

 

很久以后在第八赛季的全明星周末上,面对着王不留行令人意外的失利,喻文州想起的是那一天中午的两碗面和叶修坦诚的眼神。所以在和黄少天谈起王杰希的用心的时候,他下意识地问起了叶修。

他所确信的,就是如果叶修也在看比赛的话,他一定会为王杰希而鼓掌。

他不知道的是,那一天全场只有两个人起立鼓掌,一个人是他,一个人是叶修。

 

叶修一开始并未想到,他和喻文州的关系会在某个节点之后悄无声息地变化了质地。

对他而言,喻文州是一个相当聪明难对付但好在弱点也明显的对手,也是一个偶尔会在客场比赛的间隙过来一起吃饭聊天的朋友。如果通盘考虑联盟中的对手,那种“我知道你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但是大家都不说”的最有默契的那一个,恐怕也要由喻文州毫无疑问地摘得头筹。总之日久天长下来,当叶修发现他退役之后喻文州仍然在他生活中保持同等出现频率甚至不降反升,他终于发现有点儿不对劲了。

但是叶修是谁啊,四大心脏之首。两人就这么揣着明白装糊涂,一来一往打太极。两个心脏一旦这般丧心病狂起来,真是闪瞎围观众狗眼,苏沐橙恨不得都去匿名论坛发树洞“哥哥和基友说话老像调情怎么办在线等”。

其实这并不成问题。问题是推手推得多了,总也多多少少生出默契,知道总有个人在那儿,隔着从南到北的整个中国,隔着这许多年的联盟中的厮杀和起起落落,隔着彼此的荣耀和国家队的奋战,始终在那,未曾远离。

 

时间长了,就也成了一种习惯。

 

在蓝雨队长退役新闻发布会的前一天,喻文州给叶修打了个电话,说: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想这等了这么久的另一只靴子总算落下来了。他想着想着换了个手拿手机:所以你期待什么答案?

什么答案都没关系,因为我不会放弃的。这么多年你应该和我一样清楚。

别告诉我你是明天晚上的飞机。

喻文州轻笑一声:不是,是后天早晨的。我考虑着如果你不让我借住的话,中午去找房子总比半夜来得好。

叶修干咳一声,摸出一支烟来:

你倒是挺笃定。

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喻文州又寒暄几句才挂了电话,临到头不忘说一声后天见。

叶修站在阳台上抽完了一支烟,最后还是决定到时候先去机场接人。

而且,这地方再小,也挤得下一个朋友。

 

两人最终在B市买了房子大概是交往差不多第三年的事了。喻文州正式转进联盟工作也有两年多,“两人总是窝在出租房里也不是个事”。既然被来拜访的双方家长婉转地提醒了,喻文州自然也是闻弦歌而知雅意,很快就敲定了一处位置合适交通便利的公寓。叶修一面忙着操练新的国家队,竟也挤得出功夫来挑家具。

最终搬进去自然也是一番折腾。喻文州书不少,挤满了书房一个架子,叶修过去帮忙把书一本一本码上去,拆到最后一个箱子,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各种硬皮本。这是啥?叶修问。

随身笔记。每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就写在本子上,自己也没注意到断断续续写了这么多。喻文州凑过去,顺手翻开一本,——看,这本是对兴欣的赛前备战。

叶修也随手拿起来一本翻,忽然想起了什么:怪不得第一次见面你找我签名就还拿了个本子,我当时还感叹这年代居然有人用钢笔呢。

喻文州笑了笑:我记得是这本……啊。

叶修探过头去看,看见男人手里一页上端端正正的几个字,写着“叶秋,一叶之秋”。

……这是什么?

秘密。

暗恋我的证明?

算是吧。喻文州笑着合上了本子,——是暗恋你,和荣耀。

 

所幸者,这许多年来,初心不改。

而你始终都在。

 

Fin.


评论(6)
热度(315)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