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传奇 6.

圣诞快乐!送上有点短的一更,以代祝福,么么哒~


4. Encrypted Desire

 

自从顺利通过了小组赛进入了八强,不得不说中国队内原本极其紧绷的气氛也渐渐向着积极的方向扭转了。大家虽然还是在进行着认真的备战,但明显气氛比起前几天背水一战的时候要来得轻松,队中几个向来活跃的选手纷纷恢复其本质,尤其是李轩和方锐意外地合拍,一捧一逗的,眼见着退役之后便可以去北京德云社找份出路。而队里的集训安排也变成了上午分组打内部对抗,下午各自安排练习,可以说除了必要的、带有针对性的战术安排之外,基本是交代给大家自行发挥了。按叶修的话说:最克韩国队的打法就是以力打力,拿出十分的实力来碾压对方就行。

这倒也并非全然鲁莽。毕竟韩国队和之前对战的北欧三国不同,并没有国家队集体作战的经验,和中国一样是临时成军,同样有战术不够娴熟的短板。但是作为历来的电竞大国,韩国队个人选手的战力总体来都要高上一个层次,再加上他们一开始发挥就不错,并没有遇到中国队那样的挫折;和组内第二德国队也没有硬碰,而是携手和平出线,可以说,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可是这样的特点也令得中韩的决战,更像是一场严肃版的全明星周末对决——在相对弱化的整体战术之下,谁能发挥最大程度的个人战力,谁就能顺利取胜。显然对于这个场面,中国队是不感压力的。叶修一边揪住喻文州张新杰几个开小黑屋会议,一边点评着大家今日集训中的问题,多少给人了些“游手好闲”的错觉。

而就在离韩国队的比赛还有三天的时候,中国队迎来了一位特别的访客。

那时候恰好是大家吃完午饭的自由休息时间。周泽楷回了屋准备小憩一会儿,正好叶修也坐在桌前在笔记本上敲敲打打地弄表格,就看见副领队急匆匆地推门进来:“叶领队,楼下有人找你。”

“找我?”叶修显然也十分惊讶。

“是不是你的朋友啊?这人中文也不太好,又不会说德语,英语也只有仨瓜俩枣,前台把电话转上来之后我费了半天劲,就听明白对方是找叶修。你有朋友在这边吗?”

“应该没有,尤其是还不会说中文……?”叶修显然也有点想不明白,不过他向来不是冥思苦想型的,就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先下去看看再说。小周,你英文好吗?”

周泽楷毫无防备的被点了名,刚“哎”了一声,叶修倒已经替他做了决定:“走,一起看看去。”

于是周泽楷就这样被抓壮丁下了楼。两人一出宾馆大厅,就看见一个陌生人坐在沙发上,一张东亚面孔,小眼睛,梳理整齐的短发,黑框眼镜,微微有点胖但总体还算精神,乍看还以为是个程序员,但等着叶修和周泽楷俩人多少有点一头雾水地走到大厅里的时候,那人顿时眼中迸出了亮光:“叶修先生!”

说着蹭一下就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叶修前面,热情地伸出手和叶修握了握。叶修这时候脑中忽然灵光一闪,道:“朴义贤!”

周泽楷这下也知道了——面前这人不是别人,就是近年来韩国那个新星,战斗法师“Chariot”的操纵者朴义贤;之前他和叶修在飞机上正是看这个人的视频来着。

虽然叶修按中文的读法念对方的名字只能说和韩文相似,不过朴义贤还是猜出来对方认出了自己,一高兴就又拉着叶修的手上下摇晃了好几下:“是,是,我,Chariot,你,一叶之秋!”

“换号啦,呃,”叶修显然也不太习惯对方这么热情,比起记者招待会上面对记者的游刃有余,这位才露面一年的队长显然没有积累任何应对粉丝的经验,“你来找我?”

显然朴义贤的中文储备就此告罄,吭哧了几个字之后才用英文说:“我想和你PK,私人的,希望你能同意。”

叶修转过头来眼巴巴地望着周泽楷。周泽楷不能说英语多好,总还有点高中底子在,当即充当了临时翻译。而朴义贤此时也认出对方,咬着他那不太准的中文,说:“一枪穿云!幸会幸会!”

“……你认识我?”周泽楷有些错愕地和他握了握手,用英文问道。

“我初中时候随父亲一家在山东住,那时候每天看的是中国的职业联赛,大漠孤烟,一叶之秋,扫地焚香——”朴义贤说着,意外地,这几个名字他都咬得非常准,“棒极了!我最喜欢一叶之秋,后来就开始学着他玩战斗法师,一直到现在,所以无论如何,我想和一叶之秋打一场!”

周泽楷解释给叶修,叶修思考片刻,回答:“我一年多没有打战斗法师的号,如果这样他也不介意的话,就上来打。”

周泽楷对这样的答案有点意外,但还是照样问了朴义贤。朴义贤连忙摇头说不介意不介意,能够打就好。于是叶修带着两人上楼到了练习室——这时候练习室里基本没人了,只剩下王杰希还在原地用电脑查着什么,看见三人进来挑了挑眉毛:“是我看错了还是你真的把韩国队的新人带了进来?”

“这家伙说要跟我打一场。”叶修说完指给朴义贤他要坐的机器,两人坐下各自刷卡进入之后,朴义贤又对周泽楷说:“我希望这是我和叶先生两人的对决,虽然不好意思,能麻烦你们两个暂时离开一下吗?”

“没有问题。”王杰希接了话,示意周泽楷两人一起出了练习室。直到门在背后关上,王杰希才摇了摇头,“真不知道韩国队领队是不是发了疯,竟然让这家伙自己过来。”

周泽楷想了一下,说:“叶修会赢。” 

“赢?叶修不是只看眼下的家伙。”

说完这句话,王杰希就走了。周泽楷看了看紧闭起来的练习室的门,很快也明白过来王杰希的意思——比起这种无意义的单挑的胜负,恐怕叶修更期待的是通过PK来挖掘出对手的习惯性战术,然后将其反馈给队员吧。他想了想,还是在一旁公共区域的沙发上坐下来,安静地等着里面单挑的两个人。

两个人的对战并没有持续很久。朴义贤多少也知道顾及大局,并没有任着性子打到尽兴,打了一盘之后就说“谢谢指教”而结束战斗了,顺便还拿出随身携带的签名板请叶修签了个名字。叶修签名倒是签得习惯了,笑眯眯地给他签好,说:“你打得不错,不过还差一点。”

“如果是正式比赛,我不会输的。”朴义贤义正言辞。

听了周泽楷的翻译,叶修摇了摇头,说:“正式比赛也不行,肯定还是输。不过小周这句就别翻译了,省得刺激他。”

周泽楷嘴角抽了抽,绞尽脑汁翻译了一句:“希望有机会在正式比赛中碰面。”

朴义贤抱着签名版,表情很是惋惜又有点窃喜,最终还是对周泽楷说:“周先生,叶先生不能代替中国队上场,是你们的一大损失,也是我们的幸运。”

周泽楷听了这句话,并没有一如既往地微笑点头,或者说一个“嗯”字,而是回答道:“叶修不能上场,是我们的损失,却不是你们的幸运。三天后你们会知道的。”

朴义贤充满自信地笑了笑:“那就让我们三天之后见吧。”之后又用他那不熟练的中文向两人道别,自己抱着签名版回去了。

“……最后你们说了什么?”叶修从兜里摸出一支棒棒糖,一边拆糖纸一边问。

周泽楷觉得自己实在是没办法把最后的那几句对话用中文复述出来,想了半天才总结成两个字:“放话。”

叶修看他一眼,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不错嘛小周,这是近朱者赤,跟我当同屋连放话都学会了。继续保持。”

“……”周泽楷不知道是反驳好还是接受鼓励好,好像两者都不太对。

“对了,”叶修顺手将糖纸扔到一边垃圾箱里,“看见孙翔让他来找我,给他喂喂招。说不定对韩国真得轮到他首发。”


评论(25)
热度(654)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