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传奇 10.

/非常感谢对于写着慢热的伪原作向还经常断更请假和消失的我无比宽容的大家……么么哒/


那天晚上的庆功宴显然是一片混乱。副领队之前就定好了一家在当地也算相当享有盛名的中餐,算是慰劳众人二十多天来被西餐折腾的胃。大家闹闹哄哄挤到楼上包间里坐了两桌,各种菜流水样送上来,熟悉的味道吃得方锐不由得诗兴大发:“为何我眼中常含热泪,因为我爱中餐爱得深沉……”别人难得地没有嘲笑他——光顾吃了。

等这一帮大小伙子将菜来了个风卷残云之后,黄少天就开始敲着桌子说:“啤酒啤酒,今天庆功,必须喝酒!”

“酒精会影响职业选手的反应速度。”张新杰说。

张佳乐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毛:“行了副队长,这么大好日子就别这么认真了!”

张新杰没再说什么,事实上真等着啤酒上来之后,他也和大家一起举了举杯。——不过,这帮职业选手的酒量那是相当堪忧,大多数都是小半杯啤酒大半杯雪碧喝上一杯就已经开始上脸了。叶修一直故作潇洒,杯子端在手里四处敬酒愣是没喝下一杯去——大家好像都觉得兴欣这边三个人有点人多势众,尤其联盟第一美女还在,就好像更抹不开面子去灌酒。

反而最后是苏沐橙端着一杯啤酒来到叶修面前,说:“干了吧。”

“这是不醉不归的打算?”

“谁叫你兴欣夺冠后就逃了这杯酒?”苏沐橙一笑,举起酒杯与他轻轻一碰,“我可是答应了果果必须把这杯酒给你带到。”

“老板娘啊……”叶修抓抓头发,但这时候苏沐橙已经举起杯子,极爽快地将一杯酒干了下去。

“那可就一杯啊。”叶修笑了一下,难得的没再拉锯,就这么干了。

——然后,下一刻,国家队的领队大人,就这么趴倒在桌子上了。

“……这家伙的酒量还是这个德性啊。”方锐绕过来,伸手戳了戳叶修的脸——显然已经睡熟了。

这时候包房里的KTV设施已经打开,一大半人都跑过去鬼哭狼嚎。张佳乐倒是跑过来看叶修:“……不是吧老叶,你就这点酒量啊?”

周泽楷觉得张佳乐虽然这么说但明显也有点上头——果然,就见张佳乐忽然一挽袖子,极兴致勃勃地提议:

“在他脸上画个黑眼圈。”

“呃……”

周泽楷觉得不太好,回头一看,最能管住张佳乐的副队长张新杰同志在组织如此需要你的紧迫时刻……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罪魁祸首估计就是手边那杯啤酒。另一边的肖时钦正在打电话,估计整个雷霆战队都在对面排队,眼见着也指望不上了。正在卡拉OK前面坐着的喻文州和王杰希倒是注意到了这边的进展,不过喻文州微微一笑、王杰希大小眼一看……完全没有要插手的意思。甚至连楚云秀都拉了苏沐橙都在另一侧谈笑,对上周泽楷的目光就举一举手中玻璃杯,完全是放任自生自灭的节奏。

周泽楷心里呻吟一声,想:

叶修同志,节哀吧。

这时候剩下几个爱凑热闹的诸如方锐李轩唐昊已经全部围拢过来,黄少天唯恐天下不乱地翻了一根粗头黑笔:“谁来!”

“我我我,求一个同队优先权!”方锐摩拳擦掌。

“哎,我出的主意难道不应该我先来?”张佳乐连忙道,伸手就将黄少天手里的笔抽了过来,拔了笔帽就要写。

“……”周泽楷有点汗,想说什么,但看张佳乐的笔在叶修的面孔上顿了顿,终于转下去,在面颊上写了“Glory”。他丢下笔,嘿嘿一笑:

“看我这英文书法,帅吧!”

“我来我来我来!”黄少天顿时冲上去了——可惜张佳乐字真写太大了,他左看右看一圈,最后只好在叶修队服上歪歪扭扭写上“我们是第一!黄少天”之后顺手把笔给了方锐。

有了始作俑者大家自然就High起来,这个写“冠军”那个写“打倒君莫笑”还有写“十一赛季是我们的”,甚至连睡着的张新杰都由张佳乐代签了名字,直把叶修身上的队服写得一片密密麻麻。最后方锐还拿了手机拍照,顺手分享了微博。

这一来可就热闹了,正在和肖时钦一边打电话一边刷微博的戴妍琦一眼看见“@周泽楷:[图片]”,冲上去就转了:“啥情况?@楚云秀@苏沐橙”要说周泽楷的微博惜字如金的程度和本人差不多,更何况是突然发了这么一张图片,简直是今年头条啊。

这边方锐正想顺便补几句评论,才发现手机锁屏密码居然不对,再仔细一看:“……这好像不是我手机啊……”

打开微博围观现场的黄少天“草”了一声:“怎么是周泽楷的微博发出来的?”

周泽楷一脑袋黑线,伸手从方锐手里拿走了手机。这一会儿微博上众人都已经转起来了,有祝贺中国队夺冠的,有at叶修说“领队大大你知道你队员这么淘气的吗”,还有发感慨说轮回队长一反腼腆常态表现了下赛季力争冠军的决心,看得周泽楷黑线又密了一层。

“这不是挺好的吗?”苏沐橙凑过来看,笑眯眯地说,“这可是比什么都好的冠军合影啊。”

周泽楷本来都准备按下删除键的手指停在了半空中。他重新点开那张照片,看着叶修脸上的一行Glory,以及队服上大家密密麻麻写下的各种留言。最终他按下转发的选项,打了两个字:

“赢了。”

 

那天最后大家还是东扶西架地回了宾馆。周泽楷也是许多年没有碰过酒精,但似乎是家族遗传,除了有点头晕倒也还能把叶修扶到床上才去睡觉。胜利的喜悦和打完比赛的疲惫被酒精奇异地混合起来,周泽楷睡着得很快,却做了许多不记得的梦,最后口干舌燥得不行爬起来灌了一大杯水,看一眼床头绿莹莹的荧光表,甚至不到六点。

“醒了?”

叶修的声音从另一侧的床上传来,让周泽楷本来蹑手蹑脚的动作顿了一下。

“昨天晚上睡得太早,这几天熬惯了,结果一下就醒了。”叶修声音听起来倒是一点困意没有,“我开个灯,不影响你吧?”

“我也醒了。”周泽楷说。

叶修于是扭亮床头灯爬起来,结果周泽楷一眼看见张佳乐写在他脸上的那行Glory——就算过了一夜笔迹也没那么好消除,看起来反而有点滑稽的感觉。

叶修显然也察觉到周泽楷的怪异目光:“怎么了?”

周泽楷指了指脸。

叶修爬起来奔浴室一看才发现昨天大家干的好事:“……我这个领队在招人恨方面还挺成功的啊。这玩意肥皂能洗掉吗?”

周泽楷爬起来,走到浴室看着叶修往脸上打肥皂心里也有点歉疚,说:“不是招人恨。”

叶修往脸上打肥皂——好在那笔不是油性的,稍微洗洗就下去了:“赢了嘛,自然比什么都高兴。这件队服我可得收藏好,说不定以后还能拍卖个好价钱。”

周泽楷没有继续说。他想并不单单是这样而已,但是他又觉得说不清楚。昨日的胜利像轻微的宿醉一样缭绕着他,令他再一次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赢了。”

最终将脸洗干净之后,叶修还是自言自语地说了这样一句。

周泽楷站在那里,他忽然开口,鬼使神差一般:

“来一场竞技场。”

叶修拖了毛巾擦脸:“没带帐号卡。”

“我知道你带了君莫笑了。”

叶修从镜子里看着周泽楷,还没等说话周泽楷就已经说:

“喻文州告诉我了。”

“有这么当队长的吗,光顾着拆领队的台了。”叶修咋舌。

“来一场。”

周泽楷笃定地重复。

叶修最终转过身来,脸上带着点拿你没办法的笑容: 

“走。”

 

 

当他们走进空无一人的训练室的时候,晨光已经明亮地铺展开了淡蓝色的天空,尽管城市的大半仍然沉在睡梦里,只有远处的火车站偶尔飘来遥远的汽笛声。他们两个在背靠背的电脑前坐下,那一瞬间,周泽楷觉得叶修整个人都显得不一样了。

那是站在赛场之前的叶修。

在轮回输掉决赛之后周泽楷其实无数次设想过这样的情景,以至于他将账号卡插在电脑上的时候手指都有一丝轻微的发颤。在他的想象里那伴随着比赛席聚光灯乃至坐得满员的观众,但是现在这里只有他们,电脑开着,网络流畅,没有裁判,没有一个观众,甚至没有开始的口令。

现在只剩下一枪穿云和君莫笑。

只剩下叶修和周泽楷。

开战几乎是自然而然的。一枪穿云和君莫笑在屏幕上灵活地移动着,犹如在钢丝上舞蹈、在刃尖上追逐,就仿佛这并不是两个由技能搭起的游戏角色,而是两个真正的因战而生的灵魂。拉开距离——攻击——逼近——逃脱。这样几近简单愚蠢的游戏却可以被他们玩出那么多花样,让人永远不会厌倦一般。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每一根神经都警醒起来,敏锐地察知着眼前的一切以在0.01秒之内做出决断;又好像另一个自己正退后半步,站在自己的身后居高临下地注视着。这是一种奇异的体验。这样的战斗本不应存在多少预测的空间(难道他们不正是躲避着惯常的套路而达到出其不意吗),可是多多少少地,他觉得自己似乎能预测到叶修的下一步行动,就像叶修也同样猜得到他一样——尽管他们的对战本不够多到让他们如此熟稔。要知道,就算是韩文清和叶修,记录在历史上的个人赛又有几场呢?

可是我们往往比熟悉队友更加熟悉我们的敌人。因为这场战斗,和你的战斗,已经在无数次的视频,无数次的战术推断和无数次的假设中存在过,只为了将所有的理解、操作所能达到的极致和彼此对于胜利的执着都糅合在一起,在舞台的正中爆发出来以在胜负的罅隙之间,铸造传奇的名局。

这样的对决并不是总能遇见的。

哪怕现在这样的、私下的对战,甚至也是一种罕见的奢侈。

在第一场告负之后,周泽楷忽然意识到这一切——这几乎要让他有些怅然了。可是叶修的声音透过对面的麦克,在隔音耳机之中回响着:

“再来吗?”

“嗯。”

毫不犹豫地,周泽楷回答着。


评论(16)
热度(558)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