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传奇 11.

在那短暂或者漫长的时间里,陪伴他们的只有耳机中传来的音效,和回荡在整间训练室里毫无间断的键盘声。或许曾经有人为了找人而进来过,但却没有人打断周泽楷和叶修的对决——如果他们看起来都如此乐在其中,就算是旁观者也舍不得打断他们。

最后还是叶修推了键盘:“不打了不打了。我还约了人出去,下次再战。”

周泽楷似乎要隔一刻才反应过这句话,点了点头之后意识到叶修并看不见,说一声:“嗯。”

叶修摘了耳机站起来,手插在兜里晃出去。临到手搭在门把上,才回过头来看着正关了电脑、将账号卡从读卡器里抽出来的周泽楷:“打得痛快。谢了。”

——这时候叶修看起来再不像赛场上的时候了。

周泽楷意识到这点,但他的大部分思绪仍停留在刚才的对战中:“我也……多谢。”

叶修眼中掠过笑意,不过还是作模作样扳扳颈子:“不过我可不行喽,老了,下次小周要对我温柔一点。”

“撒谎。”——明明你多赢一场。

周泽楷拿起账号卡,站起来说。他的表情太认真,以至于叶修都情不自禁耸耸肩:“稍微尊老敬老一点不会怎样的……哎呀不行,赶时间先走了。”

男人挥挥手走了,留下周泽楷一个人站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室中。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将账号卡揣在兜里,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在苏黎世又停留了一天略作休整,中国队的众人也就踏上归程。虽然之前已经留了一天的购物日,不过考虑到每个人手机里微信上的各种代购请求,副领队还是明智地留够了充足的时间供大家在免税店买东西。周泽楷先按着母上大人给的单子一通扫货,眼看采购得差不多了,就在边上的男装专卖店拎了两条素色的Hugo Boss的领带出来,准备回去送给父亲。之后在登机口集合也算是顺利——而且这次他总算不和叶修坐一起了(刚才孙翔特地进关的时候跟他排一块儿,说是这次不能再让敌人插到我们中间);但却很难说这安排叫他心满意足。

孙翔上了飞机就戴着耳机开始在平板上看电影,周泽楷翻了会儿飞机上的杂志,困劲儿上来就睡了。

周泽楷半夜醒来的时候,飞机发动机正平稳地嗡嗡响着。顶灯已经关了,偶尔一两盏阅读灯亮着,边上的孙翔戴着眼罩半张着嘴睡得像个小孩子。他伸展一下身体,起身去洗手间。

这时候刚刚登机时候的燥热不见了,空调冷丝丝的,把之前残余困意都驱散了。他从客舱另一头踩着微暗的光回来,看着乘客在狭窄座椅里睡成各种姿态,偶尔一两个仍然亮着的电影屏幕映照出一小块明暗不定的光斑。他们这一片大多数人都睡了,唯一一点亮光来自叶修。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走了过去,压低声音问:“还没睡?”

叶修从平板上抬起眼,看见是他也多少有点意外。

“昨天你们去逛街我不是补觉来着?早点睡吧,明天回去还一车的事。”

 

没想到这句话不幸言重。下了飞机之后众人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站在传送带边等行李,副领队手机铃声已经大作,接了电话之后额上顿时汗就下来了:“……什么?现在?……记者都来了?”

大家本来也没注意,按程序来说电竞中心的庆功宴都是在到了市内之后,一众坐夜班飞机下来,多少都有那么点蓬头垢面的,极其符合大众心目中对一般宅男的刻板印象,若让冯宪君主席看到恐怕要来一粒速效救心丸。这厢副领队挂了电话之后咳嗽两声,将所有人都叫过来:“给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电竞中心的领导带着记者来迎接咱们了。请大家都把队服穿好,咱们这也算光荣凯旋一定要拿出精神面貌来……”

副领队这一说开话匣子又受不住了,众人本来穿着队服的还好点,不少人已经将队服装在箱子里了,于是又是翻箱子又是找的,苏沐橙和楚云秀已经悲鸣一声,直奔洗手间化妆去也。叶修本来一脸都是“好想抽烟啊什么时候能出去抽烟”的表情,听到这消息才一脸囧然:“我的队服都贡献给你们写字了!我现在穿什么啊?!”

“你是领队啊,穿西装穿西装。”副领队忙道。

好在叶修那身西装倒也就在随身箱子里。他一脸苦相去换了衣服回来——可惜领口还是松着,根本没打领带。副领队正在挨个检查仪容,没梳子的借梳子,脸洗得不干净的催去洗脸;看着叶修就这么过来了急道:“你的领带呢,打上打上。”

叶修摆摆手:“真不知道给塞哪儿了,就这么出去吧。”

副领队头上青筋都出来了:“不成,你自己潦草惯了,冠军队还是要脸的!”

这时候周泽楷默默地往前走了一步,也没说什么,将手里那条没拆包装的素色领带往前递了递。

“哎呀,小周你有备用的真是太好了。”叶修此时也没客气,笑嘻嘻地接过来,“我下次买一条还你。”

周泽楷摇摇头——这点东西不算什么。

如此这般兵荒马乱一通大家总算都能见人了,这才拖箱子往外面走,副领队一边擦汗一边前前后后地嘱咐:“大家不要紧张,注意形象……”——可见之前肯定受了联盟宣传部不少嘱咐。众选手紧张程度不一,像几支冠军队的队长队员多少有些经验,不过剩下的几个紧张得就有些明显。但是等他们真的出了关,还是被接机的场景震惊了。

这何止是领导和记者啊微草义斩队员都来了不说怎么连三零一都全员到齐了还有那么多粉丝和横幅是从地里冒出来的吗——!

这景象实在是令人震惊,以至于第一个推着行李车走出去的唐昊第一反应竟然是急刹车,如此没出息的举动倒也并非职业选手失格,实在是这场面过于盛大。后面的张佳乐本来闷头走,被唐昊搞得一个急刹车,正想说啥才注意到外面浩大的欢迎队伍。而这时所有粉丝也已经注意到冒头的中国队,顿时欢呼起来。

不至于这么热闹吧。

……但,也不错?

所有看到这场面的选手心中都不禁油然生起这么一种混合了紧张和得意的情绪,这么一边挥手一边在粉丝们的欢呼和闪光灯的包围中走出去,似乎比异国他乡胸口上一块奖牌的重量更能建立起“我们是冠军”的一种真实感,在这种情况下就连西装革履的大叔领导们看起来也亲切地多了。更值得庆幸的是由于这不算传统项目,电竞中心估计着众人大抵为国争光的决心有、能在摄像机前面自自然然说出“首先感谢国家”的不多,也就避免了可能产生尴尬的采访一环,在领导欢迎粉丝亲密互动队友恭喜迎接的环节之后也就大家直接拉去酒店,领导简短致辞,领队一表感谢(“老叶穿了一身西服还挺像那么回事真是人靠衣装”——方锐语),然后挨个敬饮料慰劳,自然也少不了鼓励言辞。

这样的场景对每个人都是陌生的。在这一刻,冠军的意义化成某种庞大又难以捉摸的东西笼罩着他们,这是之前所不可能有的、商业化的联赛所不可能带来的,将所有的人无论队伍、地域和短暂的胜负中超越出来而连结成一体的荣誉;但同时也是某种微妙的、不可言说的尴尬——这儿可没有谁习惯听领导讲话。

“队长,你们真的太了不起了。”高英杰小声对王杰希说。

王杰希摇了摇头,说:“这并不是中国电竞的第一个冠军。”

这时喻文州听见他的话,转过来说:“……却是迄今为止,影响力最大的一个。”

周泽楷没有插进他们的对话中。他的眼前似乎还闪烁着刚才闪光灯的光晕——长久的广告经历早教会他如何应对镜头,可是今天他还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甚至是轻微的疲惫。在酒宴喧闹的安静之中,他看见叶修坐在桌边,他的样子看起来很严肃,甚至比在决赛之前的那一刻还要严肃。

“这将是最好的时候,”他说,像是说给不知什么人,也像是仅仅对自己说着,“也有可能是最坏的时候。”

周泽楷看着他。他懂得叶修那句话的意思,但是并不因而感到惧怕——从一开始,他所看见的荣耀战场就不是纯粹的。即使坐在觥筹交错的宴会上,他似乎也能听见新赛季遥远而隐约的战鼓。

这将是一个不再有叶修的赛季。

而对于叶修究竟为何决定远离荣耀的赛场,他依然没有得到一个可信的答案。


Chapter I  - Fin -


修文again

评论(14)
热度(570)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