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传奇 12.

Chapter II

 

6. These roots are anchors

 

荣耀的第十一赛季,就在世界邀请赛冠军的欢庆中悄无声息地拉开了帷幕。除了第一场兴欣对嘉世的德比引发了一番关注的热度,此外所有常规赛都基本无风无浪地一路进行了下去:轮回依然一路领跑,霸图蓝雨微草三支老牌强队不分轩轾紧随在后,而兴欣百花雷霆虚空诸队基本在第三梯队的范围之内上下浮动着。

在电竞评论界看来,这样的战果唯一值得意外的其实是兴欣的排位。在叶修退役之后诸家杂志非常一致地并不看好兴欣的第二赛季,第一理由就是:叶修对这支队伍的影响太大了。他不仅仅是这支队伍的主心骨也是指挥塔,更是一手塑造了兴欣这支队伍的人;阮成还特地撰文一篇(就像已经忘了兴欣曾经如何打脸一般),指出:

“……他的离开对兴欣来说不仅仅是技术层面上,更是心理层面上的深层打击。在这一点上,可以说叶修成就了兴欣,也用他的退役一手摧毁了它。”

叶修看到这篇评论的时候正好是兴欣对嘉世的德比当天——其时兴欣正在3 :1领先,眼看唐柔妹子气势如虹挑过擂台赛两人似乎非要将一挑三作为新赛季的开门红一般,叶修本来按在手机上的手就放下去了。

——看起来,应该担心的似乎不是兴欣的心理问题,而是阮成的。

当然兴欣也并没有一帆风顺。但是照方锐副队长总结的,兴欣永远走在“保级并争取卫冕冠军”的路上,并没给叶修太多操心的机会。

实际上,对于叶修而言,从荣耀联赛开始以来的第一次,常规赛对他而言不再具有密切关注的价值了。

尽管他仍然还排除万难,在兴欣比赛的时候守在电视机前,而且赛后给苏沐橙的电话也是少不了的,但是他自己也知道适当的放手对兴欣而言才是最好的。这从网游中一件银武一样材料扎扎实实拼杀出来的“草根”战队,或许在技战术上仍然无法和老牌战队媲美,但是那股顽强拼搏的心气却是绝不输人的。

当然,有时候叶修也不免考虑一下如果回兴欣会是怎样一番情景(比如当个技术指导、顾问,或者教练……?),但事实上每一次魏琛都会毫不留情地吐槽:

“退役即便当,你好好地享受你的退休生涯吧不要再来和老夫抢饭碗了!”

叶修无语片刻,道:“我听说你在新区混得挺风生水起的,相当有我当年的风范啊老魏。”

“老子当年在第一区横着走的时候还没有你呢。”魏琛说。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实情,因为叶修当年用了太多时间在竞技场,而与此同时魏琛正在雄心壮志地发展公会,第一区的蓝溪阁可说一时无人与其比肩。

叶修感叹一番术业有专攻,您老好好经营公会我就不去夺人所好了。魏琛毫不羞惭地接受这一番赞美,又问:

“那你现在怎么样?是在家待业呢还是新天新地大有作为?”

“嗯,这不是,找了个公务员一样的工作。”

“公务员?”魏琛怪叫,“——就你那初中学历?”

“人家是特聘好吗?人才引进,谁管你学历啊。”

“那你天天坐办公室?”魏琛语气中充满怀疑。

“唔,事实上倒是天天出差。”叶修实事求是。

“天天出差……你这到底做的什么工作啊?”魏琛本来还想追问,偏偏此时网游里发来讯息:野图Boss发现。当即魏老大也不理这前员工了,直接大手一挥带着孩儿们屠Boss去也。叶修挂断了QQ语音把手机塞回兜里,舒舒服服往动车位置上一靠,不过一会儿车厢里传出“本次列车将要到达终点站青岛”的广播,叶修这才随手捞起个小背包,排队下车去了。

而这个时候霸图的一众选手们还不知道,荣耀中最难缠的不定期刷新的Boss正在逐渐接近他们。

 

当韩文清和张新杰被经理通知说下午几点几分到办公室来得时候,他们并没多想,而当韩文清推开门看见叶修正大大咧咧坐在经理办公室的那张沙发上的时候,他手一抖,将门重新关上了。

张新杰头上冒了个问号,但还没等他重新询问门里叶修的声音就已经响了起来:“我去老韩你不能这样啊,咱们这么多年从网游胼手砥足的交情你就给我吃闭门羹吗?”

韩文清把门重新打开,脸黑得充满煞气:“你不是滚蛋了吗,又回来干什么?”
叶修笑得让人觉得非常欠打:“这不是找了份新工作,人总得向前看嘛。”

经理下意识擦了下汗,赶紧插入变得越来越修罗场的对话之中:“叶修是代表国家电子竞技中心来的,明年春季中国将举办第一届的U21世界青年荣耀挑战赛,作为有可能到来的荣耀世界比赛的预热;所以叶修作为领队,是来了解霸图的年轻队员的。”

“没错没错,我是来考察你们霸图的萝卜田里有没有新萝卜可拔的。”

在韩文清和张新杰眼里,说这句话的叶修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可靠的队长更像是狞笑的Boss。韩文清什么也没说就在叶修对面坐下了:“你要挑多少人?什么时候集训?”

叶修说:“我挑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的训练营和一年级新人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集训大概从全明星周末之后就开始,到时候电竞中心自然有安排。”

“在青年队比赛之后呢?”张新杰问。

“这要看他自己的选择。”叶修说。

“那么就存在这样的可能,一个训练营的学员或者我们的新人,可能并不适合我们的要求,但是却适合你的需要,因而被选中了,却没有办法回到霸图的体系之中。”

“当然有可能。”叶修极淡定地说,“也可能你们所期待的明日之星,在我手下被训练得改变了打法,从而不再适应霸图的体系了。”

这两句话说出来之后整间办公室都笼罩在死寂之中,韩文清和张新杰的表情都不太好看。不过叶修显然轻松得很:“现在说这些可太早了,我得把二十支队能用的新人都看过一遍才知道选谁呢。”

“嗯。”韩文清点了点头,转向经理,“那就叫叶修去训练营看看。需要队里派人陪同吗?”

“需要需要,我看小宋就不错。”叶修接话相当自然。

叶修这么亲切,霸图几人倒也无话可说了——这事就算这么定下来了。韩文清张新杰带着叶修先去训练室叫宋奇英,路上正好被出来接水的张佳乐看见:“叶修?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叶修笑得很有几分当年胡汉三的风范:“这不是我来拔萝卜了吗?”

张佳乐直觉对方过来就不像好事,连忙扯了韩文清问怎么回事。张新杰进屋叫了宋奇英出来,然后一番交代。宋奇英个性本来谨慎,听了张新杰安排就要带叶修去训练营那边,结果又被了解了情况的张佳乐拦住了:“小宋,你要看情况不对,就直接把他送出去,知道不?”

“……好歹我也是代表电竞中心的,你们能别跟防贼似的仿我吗……”叶修幽幽地来了这么一句。

 

不管东道主心里愿意不愿意,表面上至少还是挺配合的。叶修先是跟着宋奇英去训练营里转了一圈迅速摸底了状况,然后就大马金刀地往那儿一坐,挨个PK。这时候他身份可不比之前在嘉世保密那么好了,霸图哪个不知道这就是自家宿敌叶修,就连一个个训练营的小孩儿看他的眼神都特警惕,就差说“队长,我们中间有叛徒了”。结果发现这宿敌没怎么转悠反而坐下来要求PK,嗬,那正中下怀呀!

于是今天训练营的画风就这么变成了排队刷叶修,甚至于有的小孩儿刷了一遍不够,瞅了个空儿钻进去再刷一遍——叶修当然发现了,倒也笑眯眯地没说什么。这些新人毕竟还是经验不足,因而一轮下来(不算加塞的),竟也没有一个人能彻底放倒叶修手里那个小战法。叶修稍微站起来活动活动,然后看了看边上的宋奇英:“怎么样,小宋,下一个该轮到你了吧?”

宋奇英就知道这位大神要在这儿等着自己,倒也没多推辞,就拉起自己那张长河落日的账号卡,刷卡进了竞技场。训练营一众孩子均屏气凝神地围观,就希望这位前辈能给霸图出口气。

宋奇英也并不急躁。他和君莫笑在全明星赛上交过手,知道叶修的可怕之处,尽管现在叶修手里拿的是一个满级战法也不敢小觑——就算这号上一件银武没有,当年杜明是怎么在全明星上败在龙抬头之下的这件事宋奇英也有所耳闻。

不过叶修今天显然并没有认真的打算,甚至让宋奇英打得相当酣畅淋漓——几乎是顺手了。两人的切磋最后以长河落日略胜一筹而结束,但是宋奇英站起来立刻走到叶修面前:“多谢前辈指教。”

“你的打法果然和韩文清一点都不像。”叶修一边说一边将账号卡从读卡器里退了出来,“怎么,没想过成为第二个大漠孤烟吗?”

宋奇英想了一下,说:“到了霸图自然是想成为最好的拳法家,但是,‘最好’不止一种。”

叶修站起来,左右转了转头松弛一下脖颈肌肉:“好了,今天基本就到这里。怎么样,带我观摩一下霸图食堂呗?”



感觉我在粮食向的大道上一去不复返……不过小周下一更出场

【一大波OOC正在路上】

评论(15)
热度(586)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