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喻叶】终风 3.

短更混更


喻文州没有抬头。他能猜出来人是谁,而现在他实在没办法动。

叶修不知何时出现在训练馆里——或许他一开始就在。此时他拎着上衣,慢悠悠从灯光投射下的阴影里转出来,一脸嘲讽:

“我倒不知道,课后的加练是将同学打倒在地之后还要补上一脚的。”

维斯特显然不认识叶修,他从喻文州面前退后两步,冷笑一声:

“我以为第一军校的规则是不要管闲事。”

“我不是在管闲事,只是单纯看你不太顺眼。”叶修说。

维斯特并没把这新来的对手看在眼里:叶修不够高,也没那么肌肉虬结,更看不出一点学长架势来。他做了个粗鲁的挑衅手势:“那我们就来练练好了。”

结果毫无疑义。

 

喻文州将自己从地上好容易拽起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将维斯特方的最后一人丢在了地上——而这家伙看起来仍然一脸闲适自在,连点汗都没出。

“嘉世纵队的队长果然名不虚传。”喻文州说,“体质评级达到S,在校三年连续率领嘉世夺得校际赛冠军……看来我当时的十二场果然不是白输的。”

“而你也没有好好锻炼身体啊。”叶修伸手拉了喻文州一把,搀着他往外走。他的手很温暖,手指很长,也很好看——喻文州情不自禁地注意到这些,又觉得自己注意点跑偏了。

“第一军校果然不是随意就进的。”喻文州感叹了一句。

“后悔?”

“怎么可能。”喻文州说完这句话后,沉默片刻说,“……我看了校际赛的资料。”

“关榕飞和我说起有个一年级新生借了不少资料,原来是你?”叶修笑起来,“有什么感想?”

“想跟你再打一次。”喻文州据实以告,“真枪实弹的。”

“那你的野心就是打倒老魏自己上位了?”叶修轻松地说着,“蓝雨纵队的总指挥是他。”

“那听起来还真是个值得挑战的目标,魏队看好的肯定是黄少天。”

叶修摇了摇头:“你指望机甲系来指挥星舰吗?他是个不错的胚子,但是我不确定他是个好指挥。老魏如果不是看上你的指挥素质是不可能把你招进蓝雨的……等等,光顾说话,你宿舍楼在哪儿?”

喻文州指给他看。叶修将他送回去,按在椅子里撩开T恤,伸手按了按那块范围甚大的青紫:“看样子还不用去医务室。有药箱吗?”

事实上还真有。

叶修将药膏挤在手心里,然后说:“帮你推一下,这样好得快些。”说完就下手了。

这下他的手又因为药膏而显得冰凉了。揉开淤血这件事本来应该谁做都一样——都是那么疼,但是喻文州偏偏却感觉到叶修的每个动作。腹部本来是人最柔软也最无防备的地方,因而这样本来单纯的上药的动作,竟显得有些奇异的亲昵。为了不让自己丢脸地呻吟出声喻文州咬紧牙关,而为了分散注意力他紧紧地盯着叶修的侧脸。

——就好像这样就能窥看对方的所思所想一般。

这念头像一道闪电一样窜过他的脊椎。喻文州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从未能够读取过叶修的感受。

而他并不是没有尝试过。

叶修揉开了药膏才发现喻文州正神色诡异地看着他。他挑了挑眉:“这是怎么了,揉出毛病来了?”

“没有……”

喻文州当然不能表示出来。这整个状况都太奇怪了,事实上他尝试得太“用力”以至于脑后都开始隐隐胀痛。两相夹击之下他觉得头晕脑胀,在叶修伸手试探他体温的时候他下意识地举起手拦住了对方。

“没事,我真的没事。”

叶修也没深究下去:“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期待在校际赛里看见你。”

喻文州微笑着点点头,目送他离开后才合上眼睛。

世界噪杂无比。

平时所筑起的“高墙”在身体虚弱的此刻并不比一幅纱帘更厚。无数的情绪像是海浪那样推挤着他,偶尔一两个词句会清晰地浮现,但却杂乱得无法辨识。这一切喻文州自小就经受着,而母亲惊恐的目光让他知道这是“异常”的。

安静下来……安静下来。

喻文州对自己重复着。往常只要这样自我催眠之后他就能在自己与外界之前竖起一道隔离的墙壁,可显然此刻这一切都不那么有用——或许是因为肉体的透支,又或许是因为“读取”叶修的尝试……

他伸手压住太阳穴,半晌还是从床头柜里翻出两片安眠药吞了下去。

声音并没有因此减退。但思想被抑制了转速,一切变得如同云山雾罩一般。喻文州闭着眼睛,让自己沉入不安的睡眠里去。

 

于是他做了梦。

 

梦里他的身躯异常地轻,以至于可以被夜晚的清风举托而起,轻易便从紧闭的窗口滑了出去。夜晚本来黯淡的月光也显得如此明亮,以至于遍布树木的校园此时也显得如此清晰。

他一路掠过操场,教学楼,图书馆,训练场……朝向一个方向而去。那是哪里,他为什么要去那里?喻文州不知道,但却好像有一股力量推着他向前——再向前——

直到停留在一个窗口上。

“……嘿,你又来了。”

窗户被打开了。熟悉的声音响起来,他惊愕地抬起头,看见了刚刚分别的叶修。

“你这家伙也奇怪,不去觅食,每天往人类的卧室里跑来做什么?”叶修倒是一副已经熟悉了的样子,伸手在他头上抚过(头?),那抚摸令得他颤抖了一下。

“自从新生入校你就开始过来了,”叶修一边念叨着一边给他捏了两块饼干,“不是哪个家伙违背校规养的宠物吧?”

喻文州觉得这个梦实在是太奇怪了。他下意识往前走了几步——这下叶修的寝室倒是整个落进他视野里了。电脑屏幕很大,一边还丢着手柄和游戏机盒子;书桌上横七竖八地丢着各种参考书和堆得满满的烟灰缸,而台灯下面摆着一张合照,他能认出那是少年时候的叶修和一对兄妹。这个梦也太过真实了吧……

“连饼干也不吃。”叶修拎起旁边的小本子,又划掉了一项,“……你这家伙的习性也够怪的。”



评论(12)
热度(130)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