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喻叶】终风 4.

喻队生日快乐~~\(≧▽≦)/~~~~


“连饼干也不吃。”叶修拎起旁边的小本子,又划掉了一项,“……你这家伙的习性也够怪的。”

喻文州扭过头来看着他。现下的视野多少有些奇怪,不过还是足够让他看清叶修手中本子上的各种选项:毛虫、瓜子、小米、米饭……这些条目虽然都已经被划掉了,但是还是叫他打了个哆嗦。

学长也太有钻研精神了吧。

“没关系,早晚有一天我能把你研究明白。”叶修又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老天啊他居然能感觉到那只手的热度),“老规矩,你自便,窗户照样开着。”

说完青年就回到书桌前了。一本厚重的书正摊开着,喻文州有些笨拙地走了几步凑上前去看着书名,发现是《第三星纪远征史》。——不过叶修显然看得很是潦草,一旦遇到政局的陈述就大段跳过,仅仅关注于关于战争的描述。这种口味大概证明了叶修此人大概永远无法成为一个历史学家,喻文州想着,将视线从书上重新转回叶修的脸上。暖黄的灯光在他脸上映出一轮柔和的晕,以至于喻文州有些无法移开视线。

当然他们只是学长和学弟,这样疏远的、难以说得上是朋友的关系。

所以他默默加快的心跳,应该也只是这奇妙的梦境所带来的某种错觉罢了。

 

那天的梦境就像所有的梦那样,不知何时便结束了。醒来之后喻文州就将其抛之脑后。现在对于他而言最艰难的问题绝非思考和前辈学长的人际关系,而是如何在军校中立足。被收拾后的维斯特并没有再次寻衅,然而偶尔相遇投射过来的目光却绝非友善。

喻文州只当不知道。事实上以他素来的长袖善舞,除了那一次的意外也并未招惹到过多的关注。对于那时候的蓝雨纵队或者战略指挥系来讲,“喻文州”这个新生就好像并未存在一般。

改变了这一切的是蓝雨纵队的内部选拔。

魏琛还剩下一年就要毕业。蓝雨纵队下任队长虽然不出意外便是同样出身指挥系的副手方世镜接任,然而蓝雨纵队历年重视队内选拔,因而队长将要历任之前的选拔赛也是新人崭露头角的机会。这种选拔虽然不限系别,但选拔的主要模式仍然是战术模拟机对战。

谁也没有想到走到了最后——甚至将黄少天也顺利地做掉了的——竟然是一年级平时并不起眼的喻文州。

魏琛一直在后方的监控室看着所有人比赛的进程,此时脸色凝重,不知道在想什么。在他身边还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叶修,一个则将帽子推到脑后,翘着二郎腿看着监视屏:“老魏,你们蓝雨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苗子?喻……还真没听说那个将军姓喻,叶修你听说过吗?”

“他家里是地外新殖民地的,”叶修看着屏幕中回放的喻文州的表现,“怕是有你郭明宇也不知道吧。”

魏琛没理会两个损友在边上插科打诨。他站起来,整一下头上军帽,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监控室。

“老魏这是怎么了?这么严肃。”郭明宇挑一挑眉,问。

叶修随口说:“毕业在即,心生惆怅。”脸上也看不出认真来。

这时候魏琛已经走到了演习室之中。黄少天刚刚从战术模拟机前站起来,所有人都因为这并不在预料之中的结果而交头接耳。——难道魏琛不是属意黄少天作为蓝雨的接班人吗?这小子太没眼力了……但是他好歹也是指挥系的第一名……第一名又有什么意义,不过是个纸上谈兵的秀才……

喻文州就像并没听到这些言语一样,从战术模拟机前站了起来,脸上表情就像既没有赢过也没有输过那样。黄少天正想说点什么,就看见魏琛来到了模拟机对面,还是挂着那种兵油子式的笑容:“来一盘?”

“当然。”喻文州点了点头。

一时间屋中都安静下来。两个人重新坐回模拟机前,选择了随机地图,经过短短的载入过程之后两支舰队就已经出现在地图两端:这是一张星际回廊地图,由于两侧的小行星带使得可供舰队通过的空间十分狭小。两边的舰队编组差不多,而战略目标则是歼灭对方50%以上的舰队或者攻击旗舰。在这种几近正面迎击的情况下,考察的不仅仅是大局战术,而是更细节的舰队编制和细节掌控力了。

在这一点上,毋庸置疑地,作为低年级的喻文州肯定具有劣势——这几乎是所有观战人员的看法。

经过一段的编组之后,两边的舰队在回廊中间相遇了。两方的剧烈的炮火在屏幕中间爆裂开来,巡航艇依靠着其机动性开始了白热化的搏杀,小型战机编队也已经被派了出来,在炮火之间穿梭着,各种激光集束和炮火在两人身后的模拟3D地图中明亮地闪烁着。

魏琛手下不停地发出指令。舰队的损耗确实在上升,但是在这种遭遇战上也属于正常速率。他有信心在这种正面对抗的形势下他不会输给一个一年级新生:这家伙见过多少模拟战场玩过几天战术模拟机做过几次正面对抗的密集训练?他一边在脑海中构筑出每组舰队的路线一边瞥了一眼目前两队的战力对比,而现在两方下降的速度显然符合他的预期。

而就在他松了口气的这个时候,忽然他的模拟操作屏整个转成了红色。一道大字闪烁起来:您的旗舰遭受了攻击。

魏琛吃了一惊。这种情况通常就意味着对方成功地接近了自己的旗舰,有可能是靠小型舰艇进行了接舷攻入的作战;但是,喻文州是何时派出的这只舰艇?

急着弥补漏洞的魏琛不可能回想,监控室里的两人却旁观者清、早已经看出了端倪。郭明宇大大叹了口气:“老魏这还是一辈子打雁,被雁啄了眼。那条巡航舰潜进去,他竟是一点也没看到。”

“不奇怪。这种孤立舰艇,在战术模拟机中会被视为离队,判定弱危险级。等到喻文州成功接舷,危险级判定才会提高。”

“……你是说这一年级新生已经懂得钻模拟机的空子了?”

“他会的多着呢。”

叶修盯着屏幕,不错眼珠地道。

由于这一次突出奇兵,第一盘魏琛在缓手解决舰内问题的时候,被喻文州钻到空子以旗舰逼近、瘫痪了魏琛的旗舰。当系统判定最终出现的时候,屋子里安静得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

魏琛坐在那里,眉头微微皱起,但是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表情。片刻之后,他手指动了动,发出了再次对战的邀请。

“……老魏这是要翻盘?”郭明宇看得饶有兴致。

“他应该小心点。”

郭明宇看了看监视器又看看叶修,忽然一把搭着对方肩头将他拉了过来:“怎么,赌不赌?我押老魏赢,一百信用点。”

叶修白他一眼:“你这是不怕月底没饭吃了。”

“你还真觉得一年级生能赢?”

叶修拍了一下郭明宇伸过来的那只手:“赌了。”

郭明宇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监视器,忽然说:“我现在换赌注行不?”

“不行。”

而第二次的战局更为惨烈。这一次魏琛没有选择随机,而是选择了同样的地图,甚至开局布置都一模一样,但是为了防备喻文州的突出奇兵,他特地在自己旗舰周围做了相应布置。如果是那些刚刚尝到甜头的毛头小子想要将胜利再复制一遍,恐怕就会吃个大亏。

但是喻文州并未沿着魏琛的设想进行。不仅没有走陷阱,相反地,他选择了最为稳扎稳打的正面对抗。这看起来是最为不智的选择——可是,两方的兵力下滑却维持在一个相当的速率。

最后究竟是谁会占优?是魏琛吗?还是喻文州?

偌大的一个演习室里所有的观众都盯着3D模拟图。无数的爆炸、炮火和复杂的舰队编组看起来已经足够让人头晕,而指挥者们所能依赖的只有简单的点线模拟图和自己脑中的构想,稍有偏差就会带来更大的覆灭。

黄少天坐在那里,默默地攥紧了拳头。在输给喻文州的那一刻他心有不甘,可是却也没有太大的意外;但是现在对战的那个人是魏琛。

他不太能想象魏琛输了会是怎么样,可是,他心中却已经隐隐约约有了预感。

最终在两支舰队的战力都降到60%之下后,叶修推开监控室的椅子站了起来:“记得明天把赌注转到我终端上。”

“你怎么就能这么笃定这个一年级新生……”郭明宇说到这里还翻开名册特地确定了一下名字,“喻文州能赢?”

“这家伙第一次接触战术模拟机就能削我半只侧翼,你觉得呢?”叶修说着,头也不回地推门出去了。

 

第二天,蓝雨纵队的队长魏琛在模拟战中连输一个一年级学生三盘的新闻,传遍了联邦第一军校。


评论(6)
热度(111)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