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传奇 16.

7. Hidden Beneath

 

直到很久以后,叶修想起第十一赛季的那一年,还有种恍惚的感觉。说归到底,那是他自从有了荣耀联赛以来,第一次没有余暇关注联赛的比分和胜负——就算第八赛季中途离开联赛、第九赛季带着兴欣一路走挑战赛上来,他也时刻关注着常规赛的比分和几位老对手的表现。但是自从接下了U21青年赛的摊子,他的日程就密得几乎连根针都插不进去——全明星周末之前敲定名单好掐在新秀挑战赛之后公布入选名单,随后就是紧锣密鼓的集训、比赛。尽管这群年轻选手的水平并不能完全和国家队前辈完全等而视之,无论是技战术水平还是心理成熟度都不一样;但与此同时,他们身上也确实存在着更大的进步和发展空间。

叶修靠着兴欣和国家队的经验,愣是一路带着这支队伍横冲直撞斩落了不少强队冲进决赛,一分惜败于韩国队之下——即使如此,也算是相当惹人注目的战绩了。赛后种种采访庆功宴各种总结后续自然不必说,最终有一天叶修正在电竞中心办公室里咬着笔帽和一堆材料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被叶秋强行拉回家里禁止再回单位打地铺:“三十岁的人了你就作吧。”

“我最近小心得很,为了祖国的花骨朵儿们我已经坚持了很长时间一天一支烟了眼看戒烟就在眼前……”

“别跟我说抽烟,你看看你那俩黑眼圈,都快成国宝了你知道嘛?”叶秋满是鄙视地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叶修,“你一天到底睡几个小时啊?”

“两三个总有吧?”

叶修说着自己也不太确定了。

“No zuo no die why still try.”

叶秋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就这么把自家哥哥拎回去勒令叶家太后好一通镇压,每天加班不准超过八点不准住在单位,回家之后禁止开电脑电视最好都别看,弄得叶修在家里待得直长毛——偏偏电竞中心内部迎来领导权力斗争,本来顺利成章的特殊人才聘用合同愣是耽搁下来;这下叶家老爷子一下又精神起来,勒令儿子赶紧去“走正道”,叶修自己又对当公务员这件事敬谢不敏,为了逃避老爷子的关爱只好先行一步跑到叶秋公司里打下手,倒也就这么过起了西服革履日日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

叶秋想来想去觉得自家老哥这么“乖顺”有点儿突破天际,逮了个午休跑到叶修办公室里突击询问,问他是不是还想回荣耀。

叶修不急不缓把开着的论坛最小化,说:“我最近打多长时间游戏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啊,我都不知道你之前还看游戏论坛。”

“打了那么久,总得休息休息不是。”

“这话听起来可不怎么诚恳。”

叶秋说,好歹算是结束了这个话题。

叶修打开步〇街的页面有意无意地浏览着那些话题,荣耀在这一刻对他而言忽然遥远得就像论坛上的这些话题。一路十年走来,他送走的退役的朋友和对手早已经不可胜数,却没有几个真正在退役后还紧抓着荣耀不放的——若非魏琛那样心有不甘,就是像李艺博那样从新的角度切入进去。退役了就是荣耀世界的“死亡”,如果还要倚老卖老靠着经验在里面厮混,反而不会是有尊严的职业选手做出来的选择。

——在十年四个冠军之后,现在,他还能给荣耀带来什么?

偏偏,就在叶修觉得自己已经真的要远离这个圈子的时候,电竞中心来了人,希望聘请他为中国电子竞技国家队的第一任教练团成员。

“……这里的发展方向,肯定不仅仅指荣耀一个游戏吧。”叶修拿着合同仔细看了一遍,对着新上任的负责人说,“一个电子游戏总会迎来更新换代,说不定过几年技术发展了,新的半全息乃至全息游戏会彻底打败键盘系的游戏,而电子竞技的格局肯定也会随之更改。”

“您说的这些,我们都有考虑过。”中心负责人意外年轻,推了推眼镜,开口便极有条理,“但是游戏始终是游戏。无论载体怎么变化,能在一个游戏里做到这种程度的,不可能对另一个游戏一窍不通。更何况,我们最为看重的,是您的战术水平和组织能力。世界邀请赛如果还不能体现这一点的话,U21青年队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了。”

叶修笑了笑:“难道你没听说过,荣耀发展至今,还没能有一个成功的教练吗?”

“十年联赛,能够达成三连冠和退役一年后带着升班马夺得冠军的队长有几个?”负责人眼中闪过一抹光芒,“所以,我相信你会是第一个。”

这件事正式定了下来,叶修自然也就从叶秋公司辞职,开始为第二届世界邀请赛做准备——电竞选手生命既短,这种赛事自然也要比传统体育赛事安排得紧密得多。叶修积累下一年常规赛的资料必须短时间补齐,而电竞中心则给他全额报销了观战季后赛的往返机票和现场门票,就为了让他尽早将国家队名单确定下来。

 

于是,叶修就这样坐在了霸图和轮回最终决战的VIP看台上。

如此波澜动荡的一年过去,他所熟识的一切,现在已经变得多少有了几分陌生,更不要说他也是第一次从这样的角度去看比赛。事实上,这一年的轮回甚至比去年兴欣所遭遇的更为强势:周泽楷和孙翔的组合已经从最初的“强强联合”变成了真正具有默契的组合,江波涛作为中间战术衔接的作用也显然比去年更为彰显,摘得十一赛季的常规赛第一似乎也是预料之中。但是相较顶着老将退役的压力仍然一路狂飙突进的霸图而言,轮回季后赛的运气就不那么好了,先遇百花,再战蓝雨,两场季后赛不幸都拖到第三盘,和第一轮两盘解决战斗的霸图相较,很难说第九赛季的疲劳战术是否还能收到同样的效果。

在双方各下一城之后的决战开盘之际,叶修坐在Q市体育场的VIP看台里,忽然就想起了冬天时候在轮回俱乐部里和周泽楷谈起过霸图。那时候他或许就已经隐隐有了预感:今年的冠军大概只会在轮回和霸图二者之间产生,可是,到底是谁能踏着刃锋摘得桂冠却难以预料——竞技竞技,从来不是把纸面上实力摊开简单做加减法就能推断出最终答案的。就算是叶修,也无法推测谁会是这场战役最后的赢家。

而直到最后一刻,大漠孤烟倒在了碎霜和荒火的火舌之下,叶修才发现自己就像场中绝大多数观众一样屏住了呼吸。而假若他也带了耳机在听现场讲解的话,他就会听到李艺博正在说着——“眼下的场景不得不让我们想起了去年的决赛,同样的最后几秒,同样的绝地反杀……”

叶修站了起来,用力地鼓着掌——这掌声献给霸图的勇气和气魄,也献给赢下了第三个冠军的轮回的精彩。最后四秒之间,周泽楷的表现无与伦比——甚至就连叶修自己,也不确定自己拿着君莫笑是否能压制住这样的周泽楷。而即使这里是霸图的主场,Q市的观众们也并没有吝于给予掌声——这既是对主队的鼓励,也是对轮回表现的赞许;而从S市来占据了客队看台的粉丝们则早就高兴疯了,光靠着一面看台的声浪就足以压过三面。

在掌声中,双方队员从比赛席中走了出来,彼此握手,然后获胜的轮回众人向观众们简单致意。这致意自然是首先要给自家粉丝的,但是叶修还是错觉——在周泽楷朝向这边看台挥手的时候,看见了自己。

叶修下意识地摸了摸烟盒,没摸到才想起来落在出租车上了。他看着台下的周泽楷转向其他方向的观众然后在台下列队等待颁奖,忽然就决定离开座位。

他仍然记得怎么从Q市老体育馆这错综复杂的通道摸进客队休息室。而且,在这栋体育馆里,叶修这张脸就可以说是最好的通行证。

——事实上,第一个看见叶修的,也依然是怀抱着奖杯的周泽楷。他看见靠在客队休息室门口,伸手对他们打了声招呼的叶修,下意识地就这么站住了。后面江波涛还好,孙翔差点没一头撞队长身上,抬头看见守门的是叶修,条件反射一样地道:“你这家伙怎么在这儿?”

“看完了比赛,来说恭喜。”叶修说,“今天打得真不错。”

江波涛微笑:“谢谢前辈。前辈今天不去霸图那边吗?”

“老韩可不用我安慰。”叶修虽然开玩笑一般地说了这句话,实际上也有点怅然。这时候他注意到周泽楷正看着他,眼睛在走廊的昏暗灯光里似乎显得特别亮,亮得叶修觉得那是自己看错了。

然而周泽楷在问了:“一起吃饭?”

“你们今天不是庆功宴吗?我就不打扰了。”叶修笑了笑,“国家队集训时候再见吧。”

一瞬间周泽楷眼里闪过些失落。叶修第一反应是,这仍然是他自己的错觉。

……不,他骗不了自己。



评论(10)
热度(455)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