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传奇 17.

那天晚上叶修在人潮散尽之前出了体育馆。Q市的夜晚借着海风,总不至于像B市那么闷热,六月的时节还有点清凉。因为并不是主队霸图的胜利,也就没有了荣耀迷们欢庆游行至海边栈桥的盛景,叶修混在三两成群的人群中慢慢沿着滨海大道朝着宾馆走回去,知道这时候的新闻发布会上,韩文清大概正在宣布着退役的事实。十一年过去了,到了今天为止,和他最初开始共同踏上荣耀联赛舞台的老对手们,终于一个都不在了。

叶修将手揣在运动外套的兜里,走了几步终于还是去路边小卖店里买了烟,也不着急继续走了,就坐在海边的长椅上点了一根,抽到一半又按了。他坐在那儿,听着海浪一波一波推过来,似乎没个停歇,零零碎碎想起当年许多小事情,想起在纽约当律师的吴雪峰,想起至今没还钱的郭明宇,想起现在大概蹲在兴欣网吧指挥着兄弟们在大战里捡漏儿的魏琛……忽然就觉得这许多年真是一眨眼的事情。

——但转回来想,前面还有很长、很长的路。

这时候忽然就有人从后面过来,叫了一声:“叶秋?”

自打到了兴欣之后这名字使用率直线下降,更别提这几个月在公司厮混,以至于叶修还真没反应过来这名字叫的是自己,那人又叫了一声他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转过头去。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当初的三神之一,郭明宇正站在他身后,一脸见鬼的神情:“操,还真是你,我大老远看见这么个人戳在这儿就说不会吧,小叶那家伙也来了,叫你两声没反应怎么回事啊,还知不知道尊敬前辈?”

叶修表示此指责无效:“谁前辈啊,咱们一年出道的还论辈——更何况我早把名字改回去了,现在叫叶修。”

郭明宇叶秋叶修地捣鼓了几遍没明白索性伸手拍拍叶修肩膀:“得嘞,小叶,咱老哥俩这么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的,喝一杯去?”

事实上郭明宇跟当年打荣耀的时候看起来真不太一样了。他算是那辈里年纪最大的一个,今年已经三十五了;当年就一副京油子模样,说起猥琐比魏琛更胜一筹,最后退役也潇洒,挥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整一个人间蒸发,如今这么重新碰见了,倒也上身polo衫下身休闲裤,头发修得蛮有型,很有点都市雅痞的味道。他带着叶修打车到了奥帆中心那边的酒吧街,找了间酒吧坐在露天,正好能看见不远处的白色灯塔,极娴熟地叫了侍者过来点酒,问:“你酒量还是一杯?”

“来杯矿泉水吧。”叶修说。酒量这玩意儿家族遗传,真练不出来。

郭明宇果然无情地嘲笑了他一番,最后还是给点了巴黎水,郭明宇感叹:“这东西在欧洲也就几欧,回来就翻倍。”

“老吴跑美国,你跑欧洲?都窜得够远的。”

“人挪活呀,这道理不懂?”郭明宇笑嘻嘻地,“来来来,支付宝账号给我,省得你见人就污蔑哥不还你钱。”

叶修拉了餐巾纸给他写账号:“谁叫你跟人间蒸发似的?这些年干什么去了?”

“跑外贸,欧洲东亚俄罗斯,最远跑过阿尔巴尼亚,近几年都在那几个斯坦那边。”郭明宇这一开侃充分发扬了北京侃爷的特质,说得口沫横飞,听起来不像做生意,倒像是去冒险。说到最后,却又不知道怎么叹了口气:“说来说去,还是最羡慕你和老韩。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做这么久,真不容易。”

“你当年要想打,也能再打个几年。”

郭明宇反而把话扯开:“老魏也算不容易了。当年在蓝雨一直被你压着,没想到转回头来跟着你拿了一冠。——他当年都不想打了,我还打什么,等着扫地焚香跌下神坛?”

叶修呷了口发泡矿泉水:“我这不以为你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吗。”

“千里不了了,现在也就给皇风捐点银子了。”

“……我说怎么上次去皇风看他们新的训练室窗明几净,原来是你。”

“心怀母队不成啊……”郭明宇一杯约翰走路见底,眼里也浮起些许醉意,“说真的,小叶。一辈子最好的机会,有时候可能就那么两三年,就那么一次。一旦放过了,撒了手,就再也没有了。”

那天晚上两人倒也没有聊到很晚:郭明宇第二天还要回B市谈生意,就跟叶修约回去再说,结果叶修一摸兜,又没带手机。

“你还是不是现代人啊!”郭明宇怒,也没办法,只好约了QQ上再敲。俩人分头打车回宾馆,叶修坐电梯一路上楼,绕过走廊转角,就看见有个人坐在屋门口,听见脚步声便抬起头,脸颊绯红,眼睛亮亮的:“叶修。”

“……小周?”

叶修一时间竟然分不出究竟是惊喜多一点还是惊吓多一点。他连忙走几步伸手拉起周泽楷:“怎么突然……”

“给你打了电话,……没带。”周泽楷喝了酒似乎说话反而利索了点,“今天你过来……高兴。”

叶修觉得周泽楷虽然站起来了也有点发晃,那点酒气飘过来,于是他似乎也有点发晕了:“轮回那边呢?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回酒店……”周泽楷想了想,忽然露出一个特别灿烂的笑容,“我上次就看见你了。”

叶修觉得心跳声一下子变得特别大。他刚想说什么,忽然听见走廊另一头电梯“叮”的一声。

下一刻他已经带着周泽楷进了屋——刷卡开门关门一气呵成,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如此动作迅速。周泽楷走路确实发飘,进屋这几步脚下一踉跄,恰好栽在叶修身上,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拉成零,三十六度的体温在初夏的晚上竟有种让人舍不得放开的熨帖。

“叶修。”

周泽楷在他耳边低声地说,

“我很高兴。”

叶修想了很久,伸手抚了一下周泽楷半长的头发,犹如安抚大型犬只,却又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昵:“我也高兴。”

周泽楷轻声笑着,震动透过紧紧挨着的胸膛传过来,然后又说:“我就,特别想见你。就来了。”

叶修的手指紧了一紧。有什么东西,就仿佛从心口里流出来那样,随着两个人的心跳搏动着、发酵着。他想自己要说什么呢,要怎么回答呢?那话语似乎就在那里,但是他却笨拙地、好像没办法拾捡起来、没办法说出来一样。

夜晚的风透过敞开的窗口吹进来。

就在他还绞尽脑汁的时候,肩膀上忽然一重,然后叶修就听到了细细的鼾声。

周泽楷终于是没抵过醉意,睡着了。


评论(21)
热度(672)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