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传奇 18.

感谢你们的抓虫。希望继续不吝提出宝贵意见:)


8. Hear your voice

 

叶修从小到大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当然这不是说他没动过心。在“动心”两字最宽泛的意义上,自打小学开始,男生总会愿意去揪揪那个他心里觉得长得好看的女生的小辫子——这种到长大之后基本就连对方姓名长相都忘了的小恋曲,是个男生就总有那么一段,叶修亦不例外。可惜一旦遇到游戏之后叶修就瞬间全心扑在游戏上了。如此这般直到而立,他从来没有一次认真的心动,更别提恋爱了。

所以顺其自然到了现在,他依然还是想不明白。

将睡着的周泽楷搬上床之后他就也躺下,翻了两个身才发现自己这下正对着周泽楷:青年沉沉睡着,看起来像个孩子般无害而腼腆。

——什么时候,周泽楷对他的称呼从疏远的前辈变成了“叶修”?

叶修记不起来了。

他翻身回去伸手关上灯,想起今天那一场精彩之极的决赛,想起在苏黎世的时候、从舞台上伸出来的那双手,想起破晓之前两个人在竞技场里无声的厮杀,想起周泽楷执着而认真的眼神。。

他觉得自己或许会失眠。结果是,他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两人最后是被周泽楷的手机吵醒的。青年迷迷糊糊伸手从床头上摸起手机,一个“喂”字还带着些方言中的柔软。那边似乎是问了一句他在哪里,周泽楷眨眼睛,似乎才意识到这宾馆和他入住的不太一样。下一刻他扭过头,遇上叶修好整以暇的眼神。

——叶修觉得大概没几个人能看过周泽楷这么惊讶的表情。

但是好歹职业选手的心理素质还在,周泽楷瞬间恢复平静,对着那边说:“我在朋友那边……嗯。嗯。嗯。……马上回去。”

说着他挂了电话,翻身坐起来——好在是夏天,一件短袖队服睡了一晚上也还算能看。叶修也坐起来:“早。”

“……早。”

周泽楷说话的时候脸竟也有点红,又停了半晌,说,“昨天,打扰前辈了。”

“不算打扰啊。”

“……”

周泽楷紧紧闭着嘴,似乎世界上的全部词汇此时已经彻底背离他而去。叶修开始多少有点恶劣地猜想小周会不会是醉得记不得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是这样他会以为发生了什么?一个有点失态的拥抱,还是……?

不过周泽楷显然没有醉到忘事的地步。他最终总算组织好词句,说:“昨天……太高兴了。多谢前辈。”

“夺冠嘛,怎么高兴都不过分。”叶修说,“轮回那边在叫你吧?快点回去吧。”

周泽楷点点头,爬起来去洗漱。叶修也起身简单打点一下,他行李历来少,没什么可收拾的,索性将窗户拉开一道缝靠在窗台上抽烟。

很快周泽楷将自己打理好出来:“我先走了。”

“慢走,”叶修挥挥手,想了想又加上一句,“B市见。”

知道新一轮邀请赛的安排很快就会下来,周泽楷点了点头,又说:“还是领队?”

叶修在这种时刻一向理直气壮得过分:“你觉得呢?”

周泽楷笑了。话题回到荣耀上令得他的拘谨消失了,在早晨的阳光下看起来如此意气飞扬。

现在他又是叶修所熟悉的那个周泽楷了。

“——我很期待。”

 

那天中午叶修也就坐高铁回B市,昏昏欲睡之中将帽子扣在脸上补眠,恰好听见斜对面一个大男生正在给边上的女生科普荣耀,讲得激动起来声音也不由自主升高起来:

“——韩文清退役了,叶修三连冠的那个时代就彻底结束了,以后的荣耀就是黄少天周泽楷这些人的天下了。今年国家队的名单也不可能和上次一样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竞技圈就是这么残酷。可是说句实话我还是最喜欢叶修韩文清的那个时候……哎,如果可能我真想看最后一次韩文清夺冠。”

但是没办法了。

叶修想。

他上车之前还抓空给韩文清打了电话,问这位刚刚退役的拳皇愿不愿意来国家队——上一届近战队员上的缺口到了这一届肯定将成为对手强攻的目标,而只要韩文清肯来,一些手续还是走得通的。但是韩文清却婉拒了。

和他去年说着要专注于霸图一样,今年这位在霸图服役十一年的老选手的理由一样简单:

“我退役了。”

于是叶修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们做了十年对手,从最开始就是竞技场多于私聊,到了现在也并不是促膝长谈的关系。以韩文清的韧性,叶修相信他无论做什么肯定都是一片新天新地,更不用非得赶在这节骨眼上说什么。

毕竟霸图最后还是败了。

如果让粉丝来选或许很多中立粉丝都会倾向于霸图吧,毕竟对于韩文清来讲,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而周泽楷和轮回还正当年。可惜,胜利从来不遵循粉丝的愿望,不遵循纸面的数字,甚至不见得青睐努力和坚韧——若非如此,也不可能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只为了胜利女神的一次垂青。

而今年的世界邀请赛,得到青睐的还会是他们吗?

叶修闭着眼睛,在心里排演着各种可能的战术和角色组合,揣度着他们可能的对手,一回到B市就坐地铁直奔他租下的那栋在城里的小公寓,二话没说地开始将心里想到的种种战术组合都记下来。神之领域的大战、纷纷扰扰的新闻和〇扑上面的种种八卦消息都被他屏蔽了。

 

一个星期之后,新一届国家队的征召令送到了各个俱乐部的手中。叶修倒也率先一步到了驻地,蹲在训练室里面开着他那一百零八个小号上神之领域里晃悠——B市夏天来得早,训练室里空调开得足,对于宅人来讲不啻为最好选择——直到他发现有个神枪手小号一直跟在他边上,头上一直坚持不懈地顶着个文字泡:

JJC?

叶修眨了眨眼,站了起来。

本来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人。周泽楷坐在他的对面,微微一笑,小号的头上蹦出一朵粉嘟嘟的小花来,卖萌过分。

“怎么来这么早?我听他们说接机都安排在后天了,王杰希这家伙都没来呢。”

“高铁很快。”周泽楷说,又问,“竞技场?”

叶修重新坐下,拉着小号往竞技场走去,嘴上还在问:“拿小号打是不是有点不太厚道?”

“先小号。”

周泽楷倒也不计较。

于是两人就这么厮杀了小半个下午,开始玩小号,后面周泽楷上了一枪穿云,叶修也用起他新练的战法大号。最后叶修将账号卡从读卡器里面拔出来的时候说:“黄少天要是知道得羡慕死了,他前两天还在QQ上抓着我要PK。”

“新的战法,不错。”周泽楷评论。

“不可能比得上一叶之秋。”叶修倒也无所谓。现在养散人号可是养不起了,他重头弄了一个战法的号练到满级,技能点堆得高,不过装备就那么回事——网游是够了,和职业选手打多少差点意思,更不要说和一叶之秋比了。

“怀念吗?”周泽楷看着他。

“我可不是恋旧的人。再说了,谁不愿看着自己的账号耀武扬威,总好过躺在抽屉里落灰,或者转手之后被拆。”叶修说着将几张账号卡揣进口袋,又说,“走,请你吃饭去。”

这时候还不到B市最热的桑拿天,纵然气温高,仍然是舒服的。快要六点的时节,太阳已经只剩下高楼之间的一片光,留下一整个白天的热力在干燥的空气中浮动着。两个人出了驻地的酒店,叶修转头问周泽楷:“吃辣不?”

周泽楷还算口味接受度广的,点了点头。

“带你去家云南菜。”

驻地地方偏远,打车太堵,但好在B市地铁和S市仿若,足够四通八达。两人挤上地铁站定,身后就开始有人不断往这边望过来。叶修抬头一看——恰好地铁广告灯箱里贴着饮料新品广告,广告模特不是别人,恰好是周泽楷。

周泽楷很快也注意到这点,脸有点红:“……战队代言。”

叶修啧了一声,心里暗自计算了一下代言费的水平——自打进入教练组之后对于国家队代言赞助的事情知道得就多了些,然后拍了拍周泽楷肩膀:“一会儿请客啊。”

周泽楷笑着点头,又说:“你也可以。”

叶修可没这爱好,连忙缩了缩肩膀:“还是交给你吧。——你退役真不去演艺圈混混?”

周泽楷一脸惊讶神情,然后用力摇了摇头。

——两人就这么聊着天一路走到一家小馆子(当然路上一多半都是叶修在说),里面人还挺多,服务员给两人指了位置之后又拿来一本厚厚的手写菜单,供他们头顶头地看。周泽楷其实没什么主意,最后还是叶修点了两个炒菜外加一份米线。

“这家的米线是我吃到过最正宗的。”叶修说,顺便给周泽楷倒了杯水,“第一次吃还是客场在百花的时候。那时候孙哲平很有意思,坚持要多认识认识,交流感情,说是晚上做东请嘉世全队。我本来说不去,刚打完见什么见——不过最后盛情难却,还是去了。”

“第二赛季?”周泽楷推测。

“没错。那时候张佳乐嫩得很,刚十八岁,一脸高中生模样,”叶修说,选择性遗忘自己当时也没显得多老,“不过孙哲平上来就跟老吴侃开了,我躲在边上吃吃吃,就觉得米线真是不错。可惜H市没有这么好吃的米线,回北京反而找到一家。”

“孙哲平。”周泽楷想起义斩队伍中的狂剑,“可惜了。”

“可惜的人多了,能打过一赛季,已经不错。”

叶修倒也实事求是。他从联盟草创的时候打上来,朋友很多,并不是所有人都混得春风得意。关于他嘉世工资的去向在联盟里也算是个公开的传言,他本人没承认过也没否认过,唯一一个叫着讨债的就是郭明宇——结果人还真还钱了。

“总会越来越好的。”

周泽楷说。

“不好说。‘利’是一个坎,‘名’是一个坎。联盟差不多在‘利’字上站住了,”叶修用筷子比划一下,“——这一两年,只要不为‘名’打破头就行。”

周泽楷自然明白叶修指的是世邀赛的名额问题。他想了一下,摇头:

“不会,因为有你。”

这句话说得太诚恳太认真,以至于叶修一时半会也仿佛说不出话来一样。最后他还是笑了:

“你怎么比我还有信心?”

周泽楷看着他,眼睛因为微笑弯出好看的弧度。他伸过手,将叶修的手放在自己平摊开的手上,然后点了点头:

“有信心。”




评论(18)
热度(571)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