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传奇 20.

#私设如山警告# #战斗描写不靠谱警告#


Chapter III

 

9. Found Sounds

 

和第一届不同,到了首尔的第二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时候,作为卫冕冠军的中国队显然已经成为了各方劲旅防范和重点调查的目标。而中国队本次比赛的目标——几乎记者也都能想到了,反正让叶修来说的话八成就是“在保证出线的基础上争取冠军”;不过那天出席赛前招待会的是喻文州。这位四平八稳说话滴水不漏的队长自然不可能像领队一样耍无赖,而是非常诚恳地表达了中国队的态度——“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走得更远。”

事实上,中国队果然一路披荆斩棘,走到了决赛——这倒和赛前诸家媒体预测不相上下,大家纷纷认为局部调整了阵容的中国队至少有进入四强的实力:李轩因为虚空队来了一个新人需要进行战术调整婉拒了国家队邀请,而新加入的于锋则正好补强了之前略显孱弱的近战部分。而且,这一次也没有出现去年小组赛一样的让观众心脏坐过山车的意外失利,虽然不能说“顺风顺水”,也基本没有厮杀到最后一刻的苦战。而就在荣耀迷们满心期待最后的决赛之时,却没想到竟然出现一道意外的判罚——中国队的主力攻击手孙翔因为积累了两次犯规警告,竟然无法参加决赛。

此判罚一出,倒真没有人责怪孙翔,满论坛都刷的是“不愧是韩国主场,我们懂的”——远有当年世界杯,后来亚运会羽毛球场馆那吹来吹去的空调也仍然让大家记忆犹新,更别说孙翔两次被判罚的点也相当微妙,都属于打擦边球可判可不判的那一类。中国队自然也向大赛组委会提出严正申诉,可惜到了决赛前两天,复议结果下来,仍然是维持原判。

“……是我错了。”

在赛前准备会议上孙翔难得低了头。虽然第一次判罚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不太对劲,他也没想到这样的判罚还会来第二次。就算里面确实含有不合理判罚的因素,也不得不说确实是因为他自己没能谨慎应对。到了现在,不能上场,他比队里的任何人压力都要更大。

显然任何人都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叶修说:“事已至此,已经和你没什么关系了。走到这一步,我们的目的就是冠军,这点我想没人有异议吧?”

“废话,到了现在不仅要赢,而且必须赢得漂亮。”黄少天说,“如果对方堂堂正正打也就算了,使这种贱招算什么?欺负我们没有人吗?——大不了叶修你上,也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散人。”

“别闹,我一年没打过比赛,手早生了。”叶修带过话题,“现在也没什么别的了,依然按我们这三天排练的战术去做。”

于是就在表面不动声色而实则万分紧张的准备中,和韩国队的决赛终于到来了。国内转播的三人自然还是李艺博、林敬言和潘林,潘林在赛前准备的空隙问:“李老师,林老师,你们认为这一次中国队的排兵布阵会有什么变化吗,如果孙翔不能上场?”

“我觉得周泽楷很可能会在个人赛出场。”林敬言说。

“为什么呢?”

“这样可以更好地发挥周泽楷的个人战力。”林敬言解释道,“如果说战术组合上,肯定是周泽楷和孙翔两个人的组合比较具有碾压力,之前几场团队赛我们也看到了,基本中国队的布局是围绕这一核心展开的。但是这是不是说明中国队就没有另外的攻击手段了呢?我不这么认为。”

“让我们来看一下中国队现在的出场选手……第一名个人赛选手,啊,果然是周泽楷。”李艺博说。

此时,一枪穿云的3D投影已经出现在了场上。对面韩国队的选手此时也已经报出姓名——正是战斗法师Chariot朴义贤。

李艺博感叹:“看来这一上来就是龙争虎斗之局啊。”

“因为韩国队一直是采取让朴义贤先发的策略,到了现在他也算是世界邀请赛个人赛连胜了。去年这位选手和孙翔的个人赛相信不少观众现在仍然记忆犹新,那时候他是败于孙翔手下了。但想来这一年他的成长也是巨大的,”潘林说,“今天周泽楷是否能打破他的连胜纪录呢?”

不管国内转播是如何说的,现在随机的地图已经显示出来——荣耀公司在制造世界赛专用地图的时候显然考虑到了不可能给某个职业太多的优待,像擂台这种无难度的地图更是不可能出现在比赛之中。而事实上眼下的这张花园地图就显示了这一点:这是一座典型的洛可可式花园,地图上小径呈几何形状围绕着中心喷泉交叉铺展,此外还有不少阻碍视线的造型树木,以及能够隐蔽身形的蔷薇树篱。一枪穿云和Chariot的初始出生点相隔甚远,观众们都觉得这俩人恐怕短时间内根本不会碰上。

然而周泽楷却采取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他操纵一枪穿云短暂站上树篱(犹豫地图设定,长于五秒钟的踩踏会导致树篱崩塌),然后便一路疾驰,竟是利用押枪的技术迅速朝向地图中心点的喷泉而去。

“看来周泽楷是……想要占据高点?”李艺博有点不敢置信地道,“在喷泉中的雕像上有落足点吗?”

“如果做出这种举动,说不定真有可能。毕竟我们没有接触到地图,不知道这张地图的构造有没有这种可能性……”林敬言说,“看,Chariot现在也在迅速向着中心移动了。”

对于朴义贤这种程度的选手而言,察觉到周泽楷的移动方向并不是什么难事。近战对远程对战,根本一点就是拉近距离,所以朴义贤也没有犹豫,一面利用树篱、造型树木掩饰身形,一面向着中心喷泉接近。这种应对方式无疑是最为常规,某种意义上也是必然的选择。

而周泽楷显然很快就发现了朴义贤的接近。荒火和碎霜吐出了两道火舌,追蹑着韩国年轻战法的身形而去。朴义贤迅速采取了Z字形的走位,试图借由树篱的遮挡来减轻伤害。但是周泽楷的子弹简直如同长了眼一样追着他,Chariot的身上不停冒着血花。

在这种情况下,朴义贤可以选择要不要硬抗伤害继续前进——他没看过唐柔和周泽楷的对战,如果他看过,或许会觉得唐柔的选择和自己分外相像;唯一不同的是,他对自己的血量交换更有把握。场上可供决策的时间本短,他转念间已经确定策略,竟是毫不退缩,顶着周泽楷的攻势,竟是直取一枪穿云!

“这种交换的策略可以说是相当大胆,”李艺博即使这样说,也并不显得乐观,“不过对于周泽楷来讲,一旦被对方逼近了,战斗法师斗者意志的叠加对于神枪手来讲肯定是相当大的威胁——”

然而周泽楷却像没有这些考虑似的。Chariot进逼的速度非常快,但一枪穿云也在技能的间隙中不断拉开距离。

“难道周泽楷要用枪体术来对决?”潘林惊讶道。

李艺博也说不好,含糊地说了一句:“在这样的比赛中是否太过冒险……”

而此时Chariot已经逼得很近,一记“豪龙破军”朝着一枪穿云直攻过来。但是周泽楷却稳定抬手,“巴雷特狙击”的大招竟然就在这间不容发的0.01秒之间发出。

一枪爆头。

“这基本没留给选手任何瞄准的余地!”李艺博激动起来,“周泽楷对于时机的把握简直是太精准了!”

“看来周泽楷对于这场比赛非常有信心也非常有决心,”林敬言也道,——那一刻他甚至脑补了一下如果自己在场上应该怎么办,但显然也是无解,“或许这场比赛结束得会比我们想象得还要更快。”

结果也正如林敬言所说的那样。即使朴义贤一路猛攻,但是周泽楷的枪体术几乎已经出神入化,竟然没有留给朴义贤任何机会。Chariot倒下的时候,一枪穿云的HP值还浮动在50%的线上。

看着周泽楷的胜利,本来闷坐在台下的孙翔眼睛也亮起来,暗地里挥了一下拳。他身边的叶修则看着台上,说:“小周这次是真拼了。”

“你说什么?”孙翔问。

“APM。最高频的时候,可能要上500了吧。”叶修说,然而面上并不全是欣喜之色,“……总是这么拼啊。”


评论(15)
热度(512)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