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传奇 22. 完结

这篇文之所以最后有这么多的私设,或许是作者的失策。但是写作本来就是作者最大,脑洞如此,治不了。谁得冠军,大家见仁见智,求同存异。荣耀之所以有趣,正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事。纸面实力不等于一切,韧性、坚持、默契、运气加在一起,才能引向最终的冠军。尘埃落定,每个人都是传奇。

最后加一句。你心中的轮回是怎样,你看到的轮回就是怎样。


10. Everlasting

 

那一年的夏天对荣耀粉丝们来说,是足以津津乐道的一个夏天,中国的第二个荣耀冠军珠玉在前不说,就连之后的全明星表演赛也大有惊喜——叶修莫名其妙被韩国选手约战,结果散人君莫笑一出,跌破所有外国选手眼镜,大家纷纷表示这太不科学。〇扑论坛上新的流行语是:“连我们的领队都打不过,还是回炉重造再回来吧。”

当然,叶修接受采访的时候还是一贯作风,坦诚(可惜没几个人真的确信)如今已经不在竞技状态,表演赛的胜利不可复制。即使如此,关于叶修复出的畅想一时间甚嚣尘上,〇扑论坛为了掐叶修是否状态还在愣是又盖了无数高楼,理论派数据派胡搅蛮缠派纷纷出动。其实说归到底,不过叶修当年的退役,就和韩文清在霸图十一年最终只得一冠一样,是很多荣耀观众心头的憾恨。

但是一切总是要向前走的。

一个夏天的纷纷扰扰过后,周而复始,荣耀联盟再次开始了新赛季的循环。第十二赛季,蓝雨厚积薄发,真正将这一年的夏天变成了蓝雨的夏天;而那一年夏天的第三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直接由中国主办,就在S市家门口的比赛,令中国队创下了世界邀请赛三连冠这样前无古人的战绩。第十三赛季,微草以微弱优势击败轮回再次登顶,魔术师王杰希潇洒宣布退役。在记者询问王杰希为何竞技状态仍在便要退役的时候,这位微草的老队长说:“微草真正的王牌不是王杰希,而是王不留行。未来终究是新人的,我很期待这个未来。”同样在那一年夏天宣布退役的还有霸图的老将张佳乐。这位为了追寻冠军而几经辗转的老选手总给人活力四溢的感觉,常常让人忘记他第二赛季就已经出道。而当记者问到何为最遗憾的事情的时候,张佳乐倒也坦然回答:“没有拿到一个联赛冠军。但是我绝不后悔为了冠军而努力的这些年。”

对于叶修和周泽楷而言,这一切好像没什么变化:他们仍然为了荣耀不停忙碌,联赛,季后赛,U21,荣耀世界邀请赛……但是对于他们的朋友而言,他们的变化却如此清晰可见:叶修好像终于明白了现代人是要用手机的,不再被电竞中心的同事怒斥“给你的是手机不是砖头不是摆设”,甚至还有了微信账号,更新好友圈的频率比打理微博勤快无数倍(苏沐橙始终排在点赞的首位,这多少掩盖了周泽楷一条不漏地点赞的事实);而周泽楷则总会在训练之后猫在电脑前面和不知哪里来的小号打竞技场,又或者是开小号在网游里转悠,而且竟然也会对着微信留言了。

叶修/周泽楷一定是谈恋爱了。

众人纷纷做出了这样的结论,但是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人,没人想到他们恋爱的对象就是对方。

“我也没想到啊。”第十四赛季的夏休,叶修在去周泽楷家里拜访之前,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穿合适又应该送长辈什么东西,只好先去H市找苏沐橙帮忙,“真的,就算三年前的时候也不可能想到这种事情啊。”

即使刚刚因为荣耀二的上线而忙碌了一整个赛季,兴欣的美女队长也依然显得容光焕发——毕竟这一次的荣耀改版相当于一次大的洗牌,无论从技能点还是稀有材料的积累更新,崭新的游戏体系给了非豪门战队不小机会,徘徊于季后赛门槛数个赛季的兴欣更是借此东风一路冲到决赛,在和嘉世的德比之中赢下了冠军。这对于苏沐橙而言,无疑是最好的褒奖,也是对兴欣战队的最大鼓励。她听到叶修这样说,放下了挑选领带的手,说:

“我倒是不奇怪。如果说什么样的人能搞定你,估计就得是周泽楷那种性子。他只要认真起来,你根本不忍心拒绝他吧?”

“怎么说得你好像亲眼看见过似的。”

叶修不肯承认。实际上在各种意义上,他对周泽楷根本没辙,无论行动力还是其他都被吃得死死……当然这种事不足为外人道也,自然不可能对苏沐橙承认。

苏沐橙叹了口气:“我怎么有种兄长要出嫁的心情。”

叶修脸黑了一半:“喂,动词搞错了!”

不管到底是嫁是娶,总之周叶两人的关系这么稳定发展了三年,眼见将来也会一直如此稳定下去。依照苏沐橙的看法,叶修这种宅性难移的家伙只要一旦被养成习惯了就会一直走下去——或者用正面一点的说法,就是他认准的事情没有做不成的。

似乎也并不出乎意料,和周家父母的会晤在一片和谐气氛中结束了。意外发现了儿子有些出轨的恋情的周家二老开始时候自然心头惴惴,无奈周泽楷先是备战季后赛随即又是新的荣耀世界杯,父母只好一边继续观察一边各种咨询调查,和儿子一番长谈之前倒已经建立了相当高的认同度——毕竟他们的儿子早已经是个成年人,一开始就对认定的事情再坚持不过。他们相信周泽楷有慎重考虑,也有足够的清醒认识支持这种考虑,因此他们也愿意尊重周泽楷的选择——十年前同意周泽楷去打荣耀职业联赛时候是这样,十年后同意和儿子的恋人见面也是一样。

那天周泽楷送叶修回宾馆的路上,当初自己爹娘上网找叶修的照片,找出来的第一张,意外的就是第二届邀请赛之前拍下来的那张宣传照——叶修站在中间,左侧喻文州右侧周泽楷,看起来极有精英气质,于是爹娘第一反应是:哟,小伙儿还挺帅。

“那是必须的。就算比不上你哥也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好吗?”叶修大言不惭。

周泽楷笑着握住对方的手,掌心贴合,最切近的一种握法。

和周家相比,叶修显然已经对家里采取了长期抗战的策略,底线是不断绝亲子关系——反正B市够大,他目前也是单独居住,若真到了相看两厌的地步也不过就是再一次的“离家出走”。不过叶秋倒是在两人甫确定关系没多久就已经见过周泽楷,在确定了哥哥确实准备撞了南墙也不回头之后,就开始各种潜移默化努力运作。据他传回来口风,叶家太后态度已经开始软化,眼见抗战曙光在即,可喜可贺。

虽然两人仍然忙碌得根本不像是陷入热恋的恋人。仅只相隔两地一点,就不可能在周泽楷退役前得到任何根本性的改变。偏偏叶修和周泽楷都不是在意这种事的人。纵然相聚短暂,只要心意相通,也和每天每天在一起没有什么差别。

 

荣耀二上线的第二年,第十五赛季里的轮回重整旗鼓——虽然荣耀改版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老牌俱乐部的实力,但第七赛季开始才成为季后赛常客的轮回多少带着些白手起家的性质;更何况技能会变,稀有材料和野图Boss会变,但是选手还在,银武设计的思路还在——这些仍然是那些新俱乐部短期难以比较的。周泽楷从来没有像这个赛季一样那么渴望冠军——即使他知道他还能够打两三年,但是从巅峰状态的滑落,即使队友们都看不出来,他自己是心知肚明的。

他想拿到第四个冠军。

那一年的三月,几乎整个人都完全沉浸在荣耀之中的周泽楷忽然接到了恋人的电话:“下周日是老韩的婚礼,一起去吧?”

“……哎?”

周泽楷迟钝地反应了片刻才迸出一个字来。

“不是正好赶上和义斩的客场?比赛完了一起去吧,还有不少老选手也去。”叶修说,“而且你也该休息休息了。”

周日确实是轮回的休息日。周泽楷微笑起来,先是点了点头,然后想起来这是电话,说:“好。”

韩文清退役之后果然没有再做和荣耀相关的工作,而是和家人一起开了饭馆,专门做面食。这种选择倒是让不少人吃了一惊,据说饭馆刚开门的时候无数霸图公会的人都跑去围观,就指望看见前大神揉面。最后还是韩文清黑着脸出来,说只管理不做饭才散的。不过即使如此,韩家面馆的生意也蒸蒸日上,很快就开了第二家乃至第三家分店。而韩文清怎么遇到了对着他的黑脸也丝毫不惧的老婆,那就是另外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婚礼上,韩文清和荣耀相关这一摊的朋友坐了七八张桌子——从初代石不转、季冷、李艺博开始,一直到现在的霸图新人乃至霸气雄图公会的的会长和元老们,更别提还有郭明宇叶修这样的老朋(损)友,甚至吴雪峰因为恰好回京办事的缘故,竟也难得一见地出现在了韩文清的婚礼上。多年老友相见,光是声讨这些“失踪人口”、追问大家近况就已经让婚宴热闹万分,可是在新婚夫妇两人交换戒指的那一刻,偌大的婚宴厅里还是安静了下来,随即又爆发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周泽楷安静地坐在叶修身边。他和大厅里的每一个人一样,真心地为韩文清而高兴,只不过他惯于沉默不善表达,除了跟着叶修一起上去敬酒之外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离开了已经变成荣耀老友会的婚宴,周泽楷和叶修一起走在回宾馆的路上——今天坐高铁赶回S市已经不太现实,两人一开始就决定多住一天。这时候Q市的天气乍暖还寒,好在下午太阳暖洋洋地晒着,周泽楷索性将大衣拿在手里,反而是叶修还穿着大衣——他虽然在H市待了那么久,却一点也没学到南方人的御寒本领,怕冷得很。

他们两个见面时间不多,见面时候往往是叶修说这说那。偏偏今天也不知怎么回事,叶修走在周泽楷身边,手揣在兜里也一句话不说。周泽楷看了他好几眼,终于问:“怎么了……?”

“嗯……唔。”叶修少有地犹豫了下,忽然站住了脚。周泽楷一头雾水,也原地停下,头上冒出个“?”来。

“我总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叶修没头没脑来了这么一句,“——可不是因为老韩今天结婚,早就想到了,就是没有合适的时候。现在我新房也已经装修好了,如果你退役之后想来北京就有地方住……啊,”他说到这里的时候,脸极少见地有些红了,“总之,咳。我买了戒指。”

周泽楷站在那里半晌都没有说话,许久才低下头去看叶修从衣兜里面掏出来的那只盒子。黑色的丝绒上静静地躺着两只铂金的对戒,一点不张扬,却又显得如此沉稳。似乎有什么在他的胸口满满地膨胀起来,竟让本来拙于言语的他更加找不到一个字眼来表达什么。最终周泽楷还是上前半步,拿起一枚戒指,用目光询问着叶修。

叶修点了点头。

周泽楷珍而重之地举起了叶修的手,缓缓地将戒指套入男人左手的无名指。然后叶修拿过另一枚戒指,帮周泽楷带了上去。

“要是打比赛不方便的话,就放在口袋里。”

叶修说。

然而周泽楷摇了摇头,说:“项链。”

叶修笑了。

明亮的太阳从海上照耀过来。周泽楷觉得自己简直能在这欢乐的阳光下浮起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压低声音在叶修耳边说:“回宾馆。”

“打车。跑回去我可受不了。”


那一年的夏天属于轮回。在荣耀的字样最终在屏幕上亮起的那一刻,周泽楷深深叹了一口气,坐在了椅子里。

“别绷得这么紧。这个冠军肯定是你的。”

他想起远在B市的恋人说起过的那句话,笑了。那枚小小的指环正贴在他胸口上,紧贴着他的心脏。

十年。四个冠军。

下次某人可就没什么牛好吹了。周泽楷愉快地意识到这点,离开了比赛席,在热烈的欢庆中走上了聚光灯下的舞台。


其实有人疑问过,周泽楷会不会像之前的叶修和王杰希一样,在拿到冠军之后潇洒转身?但是在夏休期之前的采访中,周泽楷却没有流露出任何要退役的意思。

“轮回还需要我。”

素来腼腆的周泽楷在记者的麦克风前斩钉截铁地说。那一刻很多人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即使他的沉默不语是一种个人风格,但是周泽楷始终是轮回这支王者之师的队长。



第十六赛季,经历了队内战术调整的轮回止步于季后赛四强之时,轮回队长周泽楷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宣布了将辞去队长一职,并在明年冬休退役之前顺利交接。这样的宣言可以说既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即使现在荣耀选手因为有了比较好的训练水平,职业寿命能够延展得更长,但是绝大多数选手还是会选择在职业生命的第十或者第十一年退役。巅峰状态的逐渐消退是一个原因,而对新人培养的需求,和自己新职业的发展,也令大多数选手选择了在这个时间点退役。记者们一方面表示惋惜,一方面也继续问周泽楷下一步打算是什么。

周泽楷坦诚道:“去B市读大学。” 

虽然记者们多少有些好奇为何长居S市的周泽楷选择了B市,但考虑到B市几所高等学府有设立体育管理电子竞技方向的专业,也就不那么令人感到奇怪了。

最后半年时间对于周泽楷而言变得轻松了起来——策划战术的工作已经转移给新队长江波涛,他一边和接受一枪穿云的新选手交接磨合,一边也用起一个小号出任个人赛首发——倒也是场场连胜。论坛上出现了讨论,认为周泽楷这是在向昔年叶修的三十七连胜纪录挑战。不过周泽楷个人却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就像之前说的那样,他冬休之后就要正式退役。这种在个人赛首发的安排,多少是在不打乱轮回新战术安排的情况下,为俱乐部站好最后一班岗。

在冬休到来之前,荣耀二因应上线三周年的纪念,在世界范围内的每个区都推出了不同的纪念活动。中国区的服务是一个限时五人副本,里面汇集了荣耀一代的几个技能减弱版的野图Boss,以让过去的老玩家缅怀一下当年追着野图Boss跑的辛酸。当然,如果你足够幸运,你可能会遇见那个隐藏Boss:君莫笑。

这是荣耀公司中国分部和兴欣战队协商,买断了以前的君莫笑的装扮而制造的特殊隐藏Boss——级别不高,只有50级而已,但是无论是闪瞎人眼的外装还是令人痛恨至极的散人快打,都使它当之无愧地成为了荣耀二开服以来最令人痛恨的隐藏Boss。此Boss一出,被虐的玩家纷纷上论坛吐槽,表示当年的选手竟然要面对这样的bug存在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可以想见,在可以预测的未来之内,恐怕君莫笑还要这个“天怒人怨”榜单上占据很久的头名。

周泽楷开着神枪手小号被叶修拉到副本门口的时候已经是限时副本的最后一天了。队里没别人,但就算两人现在不再是现役选手,基本也是单刷毫无压力。周泽楷进本之后问叶修:“刷过?”

“没有。”

周泽楷没再问,两人就这样进本刷起——说实话,看着当年那些抢死抢活的野图Boss这么排队等虐确实有种大快人心感,就算没办法再掉稀有材料也不算什么大事了。很快打通了之后叶修再次进本,周泽楷也一言不发地跟着进去。

最后“君莫笑”的隐藏Boss是在第四次CD中出来的。

即使做成了Boss,在周泽楷看来这熟悉的角色也仿佛毫无变化:无论是扛着伞四处溜达的悠闲劲儿,还是令人眼瞎的皮甲布甲都上的外装——好在估计是原版君莫笑的配色实在太过伤害美工了,终于被强硬地调整到了一个还算统一的色调;否则那些被“君莫笑”打爆的玩家们还要投诉一条“审美受到无可逆转的伤害”。

他身边的叶修没有着急上前开Boss。耳机里传来细微的声音,似乎是男人正久违地点了根烟。

“陌生吗?”周泽楷问。

“还真有点。”叶修说,“从这个角度看它挺不习惯的。”

“不是给包子陪练过吗?”

“那都哪一年的事了?”叶修说,长长出一口气,“竟然做得这么像。我还以为做成Boss之后怎么也得显得高一点。”

“……”周泽楷无语吐槽,——什么追求。

“好了,开怪开怪。”叶修说着叼着烟就指挥手里的小号上前挑了Boss。“君莫笑”手中千机伞变形成矛,一个天击龙牙落花掌的连招朝着叶修攻来。可惜再怎么说,AI还是比不上原版,周泽楷站在那里连手都没动,就看“君莫笑”被叶修收拾得毫无办法,最后轰然倒地。

“看,为民除害。”

叶修说。

周泽楷默然,心想你也太有自觉了吧。可见一个人的嘲讽点数一旦点上去成了天赋,就无论何时也改不了了。

这是叶修已经指挥小号上前摸了Boss尸体,然后“咦”了一声。

“橙武?”周泽楷有些好奇。

“不是。”叶修说,随即将一个挂件交易给了他。周泽楷先去看了属性——敏捷+2,平平无奇,正好奇这有什么值得惊叹的,才看见了这挂件的名字。

Boss“君莫笑”必然掉落的一个挂件,名字特别长,叫“传奇的结束,征途的开始”。

周泽楷不自觉地微笑了起来。

“你不留着吗?”

“征途的开始,给你不是正好?”叶修语声中带着一丝笑意。

周泽楷将这个挂饰小心翼翼地装备上了,然后说:“我是明天中午的高铁。”

“要我去接你吗?”

“没关系。”周泽楷说,“我有家里的钥匙。”

 

第二天周泽楷拖着箱子出发了。一路上地铁里灯箱有不少荣耀二开新服的广告,却也有更多他所没听过的新的网游。他坐在候车大厅的长椅上刷开〇扑论坛的时候,论坛里自然还有不少今年的荣耀联赛的讨论,不过话题的重点,已经集中宋奇英邱非高英杰乔一帆的新一代选手身上了。五六年之后,人们已经不可能再对昔年的战况那样如数家珍,当年叱咤风云的“五圣”已经由新一代的选手逐渐替补而上,而君莫笑的光辉战绩,也逐渐要变成传说中的上古大神,像一个万年引战的话题那样;但是作为国家队教练的叶修,却在这种讨论中隐遁而去。

合上了论坛,周泽楷忽然想起了第十赛季的最末,那时他曾经那样想要问叶修为什么就那样退役了。这问题曾经在他心里悬置了那么久,但却从来没有一个合适的时间宣之于口。

而直到此刻,周泽楷觉得,这问题的答案,其实一早就已经在那里了。

总有一天,他们所熟悉的一切都会被忘记。以后的年轻人不会再像今天那样提起一枪穿云,提起周泽楷,提起叶修,甚至连荣耀也总有一天会成为过去,湮没在无数伟大的网络游戏中,成为一个怀旧的象征,一个纪念,一段回忆。

但是生活还在继续。无论在这里又或在他乡,无论是和荣耀再无干系还是继续在游戏业中努力,无论是波澜壮阔还是甘于平凡——日子总会这样一天一天地向前递进。到了最后,重要的不是三十七场连胜,不是退役一年之后重返赛场,不是四个冠军戒指,也不是世界冠军的光辉荣耀——而是陪在你身边、与你共度静好岁月的那个人。

响起的登车通知打断了他们的思绪。周泽楷站起身来,拖着箱子走向检票口,将过往的荣耀留在背后,一片新天新地正在千里之外的B市等待着他。

 

到头来,原来这平凡普通的生活,才是他们最大的传奇。

 

Fin.



真的很高兴能把这个故事讲出来。

我从来没打过网游,也非常不擅长写游戏。然而心里总想着:如果要写周叶的话,一定要写一篇原作向的故事。这种念头,就好像着了魔那样徘徊不去,而这篇《传奇》也算是我的一个答案吧。与其说它是正统意义上的周叶CP文,不如说它是一个关于周叶和荣耀的故事。他们遇到荣耀,为之拼搏,又终有一天要离开它,走向新的征途——而谁又能说,平凡幸福的生活逊色于波澜壮阔的传奇?

所以故事到此为止了。

人物和光荣都归于蝴蝶蓝,剩下的败笔和OOC全是我的。

感谢每一个点心、推荐和留言的妹子,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不可能写得这么快乐。爱你们,么么哒。

[划去]顺便完结求个评论每次看见评论数好忧伤[划去]


评论(209)
热度(1364)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