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雁北向

520快乐。I love you.

 

在那场战争不曾到来之前,在人们还居住在那颗蔚蓝和深绿的星球上时,有一种鸟类,每到冬日降临的时候就开始向北迁徙。鸟类学家们曾经分析过它们的行为,研究它们究竟基于何种机理而重复着年复一年的迁徙,到底是星辰、风向还是来自地心的磁力指引着它们前进的方向。 

那些研究可能有结论,可能没有。战争令得人们离开了不再适宜居住的星球,奔向茫茫的星辰大海。除了古老的童话故事的插图之外,再也没有一处描述过这些鸟儿。很久很久以前,他的母亲曾经将他抱在膝盖上讲起过这些忠诚的鸟儿,她说人类和候鸟不同,我们一旦离开往往就是永远的离开,即使再多的挂念也会被时间磨成轻薄的碎片,迷失了方向就永远、永远不会找到归途。 

 

不知为何,周泽楷坐在拥挤的飞艇上,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只言片语。他想,母亲当年一定是太过低估人类的思念和忠诚。 

如果不然,又如何解释他心中这样无可抑制的心情呢? 

 

迎来冬季之际,轮回在第七区中也开始准备一年一度的朔日节——这是一年中最为漫长的黑夜,而按照惯例人们要点燃蜡烛,加入盛大的游行队伍,一起在居住区的中心广场守候晨曦的到来。这样的节日到底是如何发源的已不可考,但每一年的朔日节往往都给广大商家提供了绝佳便利——无论是卖灯笼的买热甜酒的还是买烟花的——按照方明华那套振振有词的论调,节日可以拉动居住区内的商业活动,又可以提振士气,简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生意了。 

周泽楷对此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作为首席护民官,他所需要的不过就是最后中心广场适时露个面,甚至不露面都可以,好比叶修当年在嘉世,就基本从来是躲着这种场合走。杜明倒是自打一个月之前就开始惴惴不安,每天训练之余一大任务就是在个人终端上翻看各种讯息,周泽楷曾经瞄到过一眼,大概内容不出“如何在朔日节向你的女神表白”“俘获她的心!大作战!”…… 

青春真好啊。 

实际上也没大几岁的首席护民官在心中感叹着。 

不出所料地,最后杜明果然是提交了休假申请。周泽楷再给这位年轻剑士签字的时候多少有点不情不愿——同样都是喜欢的人在第十区,杜明就可以休假跑去看女神(显然还没告白而且不知道是否成功);而他就只能和恋人视讯通话…… 

最后还是江波涛在递交文件的时候无意中提起:“你要是想要休假也可以的。” 

“不合适吧。” 

“如果正在作战,当然不合适。但是眼下只是朔日节而已。”次席护民官简直善解人意极了,“我们第七区一向注重人道主义,对于两地分居的恋人连探亲假都不给简直太过无情无义,民众福利也是我们向来的考虑范畴嘛!” 

“……” 

你的画风好像有点变。周泽楷默默吐了个槽,但是嘴角还是弯了起来。 

 

对于兴欣而言,正式从之前的边缘聚集地升级为了居住区的第一年,显然给新上任的护民官们增添了许多的工作。警备要维持,商贩要招徕,当天的游行秩序的确保……一众年轻人为了朔日节忙得脚不沾地,总算在前一天晚上,大事底定,叶修少有地下了强制性命令:所有人回家睡觉,确保晚上的出席状态。 

陈果熬得眼圈都黑了一层,不忘做最后的努力:“你不出席最后的守夜仪式?” 

“还是给第十区民众多一点信心吧。”魏琛毫不留情,“如果知道他们的战神就是这么个德性还不集体叛逃。” 

“前、前辈人很好啊——”乔一帆一紧张说话都哆嗦了。 

没有理会魏琛的挑衅,叶修说:“我是真不愿意去这种场合,不过我保证到广场,成吧?” 

陈果叹了口气,只好不再强求。大家纷纷鸟兽散回家,赶紧在长夜游行之前好好补觉。叶修倒是不着急,先站在门口抽了一支烟。 

此时正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连着好几天不见太阳,深灰的云层挨挨挤挤拥满了整片天空,没有风,唯有寒气无孔不入地漫上来,数日以来连夜工作的疲惫也仿佛被这冬日弄得清醒了。 

他随手按灭了烟,将手插在兜里,想小周这几天不知道是不是也忙得一团乱好几天都没空联系今天回去赶紧趁着长夜游行之前视讯一下吧——他脑子里还转着这些念头,就听见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 

“叶修。” 

那声音熟悉得不像是真的。叶修回过头,看见裹在长大衣里,还带着兜帽盖住大半张脸的青年。 

小周。 

一声称呼到了嘴边终于是停了下来。他三步并做两步走上前迎向对方:“怎么突然来了?” 

“想见你。”兜帽下的眼睛闪亮如星辰,“所以来了。” 

“公共飞艇……?唉。” 

“不累的。” 

周泽楷笑笑。毕竟,如果第七区的首席护民官不论是开着私人飞艇还是光明正大的出访第十区可能都会引来某些非议,但是一个独行者肯定不会被注意——即使这意味着要忍受糟糕的漫长而又拥挤的飞艇行程。这种疲惫对于叶修或者周泽楷来讲虽然并不算什么——在和魍魉的战争中他们都有过更加痛苦的经历——可是只要想到这个人不远万里而来只为了见你一面,就让人觉得心脏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包裹住,丝丝缕缕,拆解不开。 

“去我那儿吧。好好睡一觉,我们晚上去看游行。” 

周泽楷问:“你不用出面?” 

“有陈果。她才是第十区的首席护民官,没问题的。” 

大言不惭地推卸了责任——又或者某种意义上一贯的避镜头而远之的个性发作,叶修牵住了恋人的手朝向自己的住处走去。周泽楷收紧了手指,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走。 

两个大男人幼稚园小朋友一样手拖手,可是谁也没有一点放开的打算。 

 

第十区将将稳定不久,一切都带着些百废待兴的意思,和第七区那样多年经营下来自然不同——叶修的新住处不过是间普通公寓,一间卧室之外便是一体化的起居室和厨房,不过男人历来不怎么做饭,料理台上摆的都是各种机械零件。周泽楷对此见怪不怪,当年叶修在第一区的住所也并没好上多少,不过是桌面更广阔给了他更多地方摆东西而已。 

“叫外卖?”叶修说。 

“嗯。” 

叶修去打电话的时候周泽楷先去冲了个澡,一边擦着头发出来就看见换了件松垮垮长袖T的叶修正靠在沙发上翘着脚看个人终端。他凑过去探头看:正是今天晚上的游行路线。两人挨得太近,周泽楷半长头发上水都落到叶修肩膀上。叶修放下移动终端:“我来帮你?” 

周泽楷任毛巾盖在头上,伸手握住恋人的手,低下头去吮去了对方肩膀的水滴。暖气似乎到此刻才充足地燃烧起来,体温也跟着攀升上去。叶修任由周泽楷的吻一路深入下去,没有被握住的另一只手索性直奔主题—— 

沙发也不错。 

两人刚这么想的时候,门铃就响了起来。 

“……是外卖。” 

叶修有点挫败。 

周泽楷看着他,很有点不管不顾继续下去的态势。叶修也不是不心动,偏偏不知谁肚子里发出好大“咕噜”一声。 

得,这下气氛彻底没了。 

叶修将毛巾重新丢回周泽楷头上:“把头发擦干小心感冒。”然后拿了钱包出去取外卖。周泽楷无奈地擦着头发,只能感叹天时地利。不一会儿叶修已经拎着饭盒盒进来:“喏,你的黑椒牛柳。” 

周泽楷看了看外卖盒——不出意料还是那家全联盟连锁的简餐店:“开到这里了?” 

“上个月来的第一家分店。”叶修说起这件事情也不由得带了笑容,“第十区是越来越像样子了。” 

周泽楷认认真真地看着他,说:“辛苦了。” 

“也没有,这些事情毕竟不是我管,——我这边几个年轻人还不错的,有空一起吃饭。”叶修说。 

周泽楷点点头,顺手夹走叶修盒子里一块炸鸡,又将牛肉和蔬菜夹过去。两人肩并肩慢悠悠地吃饭,周泽楷想起来杜明的事情,犹豫一下和叶修说了。 

“杜明?那个用吴钩霜月的?” 

“……你只记概念武装啊。” 

“哎,个人有个人缘法。”叶修倒是完全不在意,“就像咱们两个,不也是挺让人意想不到的?” 

周泽楷脸有点红,又往沙发里蜷了蜷。他现在看起来可一点不像第七区的首席护民官——叶修想,即使周泽楷本来也并不是韩文清那种整日威仪外露的类型。青年虽然寡言,但却不会让人觉得冷淡和难以接近。真正能够体现他作为一个战士的锋锐的时候,只有在他握住他的荒火和碎霜的时候。 

直到现在叶修仍然记得他第一次看到周泽楷手中的概念武装的时候。那时仍然是少年的周泽楷双手握着9mm的自动手枪,银青和金红的光芒如同流虹一样随着枪口飘动。冰的冷冽和火的炽热竟然能够同时被一个人驾驭——怀着这样的惊叹,叶修少有地将注意力从概念武装移向了少年本身。 

——那是仿佛能够将人吸进去的,凛然而美丽的眼眸。 

发觉恋人似乎在想着什么,周泽楷歪了头看着他,头上几乎冒出个可见的“?”来。将过往的回忆收回心底,叶修微笑着伸手揉了他的头一下:“快吃。” 

 

那天下午最后两个人也并没做什么。长久分别之后再度相聚的此刻,似乎情欲反而不再急切,对于肌肤相贴的渴望则无限上升——叶修之前熬了几天夜,其实已经疲惫得很,和周泽楷靠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说了几句就头一点一点的。周泽楷伸手将他揽在自己肩上:“睡吧。” 

“你好不容易才来。” 

“晚上,还有游行。”因为这样依靠着,恋人的声音反而变得更加切近了,“睡吧。” 

叶修闭上了眼睛。 

周泽楷的体温安心地围绕着他,他几乎是瞬间就陷入了无梦的睡眠。 

 

他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搬到了床上。周泽楷正在他身边睡着,而未曾拉严的百叶窗泄进了一室夜色。他轻手轻脚半探起身去看床头的时钟,想要确定长夜游行是否已经开始,就感到身边的周泽楷也动了动,问道:“几点了?” 

“半夜两点了。看来我们还没有太迟。”叶修说。 

周泽楷将他拉下来,先好好地亲吻了几次才放开:“走吧。” 

“不去也是可以的。”叶修低声在他耳边说,顺便咬了一下他的耳朵。 

周泽楷稍微挣扎了一下,但第一次和恋人过朔日节的年头还是战胜了一切。 

“起来吧。” 

两人换好衣服之后很快便赶上了长夜游行的大部队。一般来讲,长夜游行要围绕着整个居民区环行三圈,无论你是否是这个城市的居民、也不管你是不是中途加入都没关系。叶修将买来的灯笼点好才递给周泽楷:“上一次参加游行是什么时候?” 

“十五岁。”周泽楷说。 

“后来就去卫队了?” 

“嗯。”作为卫队的成员,就必须在这一天负担起全区的警戒工作,根本不可能参加游行;而当上了护民官之后,首要的人物就是在中央广场的守夜仪式上露面——于是,从十五岁到现在,周泽楷还没有再次参加过游行。 

“那今天出来果然是对的。”叶修牵住了他的手,“好好地参加长夜游行,会有一年的好运气。” 

周泽楷什么也没说而是握紧了恋人的手。长长的队伍缓慢地在冬夜的城市中穿行着,没有祈祷也没有歌声,唯有无数晕黄的灯光默默地将人们对冬日过去和来年平安的祈愿送向不知居于何处的神祇。夜晚是寒冷的,甚至两人之间也不可能说太多话,但是周泽楷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他们的手始终紧紧地握在一起。 

环行城市之后最终队伍朝向中心广场前进。摊贩们早已准备好了迎接走得疲惫的人们,热腾腾的小吃、甜酒、乃至给小孩子玩的会发光的花朵头饰在摊子上琳琅满目地摆着。广场一侧的舞台开始演出古老的神话剧,讲述春之女神如何被冥神带走又如何在朔日这一天将春日的花信重新送回地上的世界……周泽楷端着满满两杯热甜酒回来,就看见叶修手里拎着两个灯笼,嘴上叼着根烟,看见他回来便把烟按了:“人多吧?” 

“不少。”周泽楷说着将甜酒递给恋人,两人站得虽然离舞台很远,倒也能够远远望见台上的热闹。偌大的广场上几已站满了人,还有人不断涌来。 

“这次可足够悠闲了吧?”叶修笑着对周泽楷说,和他碰了碰杯。 

“嗯。”周泽楷说,又顿了一下,“真好。” 

望着眼前络绎不绝的人群,叶修点了点头:“会越来越好的。” 

周泽楷没有再说什么。叶修说的事情很少有做不成的,他从未怀疑过这点。这时候舞台剧已经结束了,在谢幕的掌声之间,天空中忽然绽开了银色的烟花。 

“……!”就连周泽楷也吃了小小一惊,抬头望向这美丽的景色。 

“哇,还真给那家伙做出来了。”叶修抬头看着——最初的烟花之后,又有连接不断的烟花在这冬夜的苍穹下绽放开来:仔细去看,在仿佛无数枝条的银色花火之间,还藏着果实一般的金色花火。 

“槲寄生。” 

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叶修在周泽楷的耳边说着。 

“?” 

“传说是地球上用来装饰冬天的植物,罗辑说一定要当做第十区的朔日献礼……”叶修说着,声音中忽然带了笑意,“听说啊,如果经过了槲寄生的下面,就一定要亲吻对方——” 

这句话的话尾终于是淹没在亲吻里了。 

 

北向的候鸟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Fin. 

 

 

和朋友一起印了小料,算是一个纪念吧,大概CP16会发。

然后等三次元不那么忙了再重新写相和歌。

 

评论(17)
热度(201)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