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双城故事 6.

感谢代更君二号机……今天依然被LFT鄙视的某人默默哭泣

 

5.

 

之前在S市短暂的相聚事实上很快就被各种忙碌所盖过了。轮回忙着在冬休期前保住常规赛排位,而叶修则是走遍大江南北战队们的训练营,好容易回了B市,又是新一轮U21的各种前期准备压下来——相对严苛的加班状态下,两人之前例行的线上约会都停了,抽出空来打电话,结果往往是不知道说了什么,一看表一小时已经过去了。

“这叫节约时间,你看上游戏我们还不得打个两三小时啊。”

叶修非常会自我确证,周泽楷自然是没有意见。

可惜周泽楷这边到了冬休期之后节奏闲了下来,叶修这边就进了集训营,一下子带两支秉性不同的队,再加上这帮小娃娃年轻气盛心气甚高又来自大江南北,有那彼此看不顺眼的有互相较劲的,有因为天气太干暖气太热上火的,还有吃不惯B市炒菜里面放蒜的……集训基地人手不足,这一片混乱压下来,更是让叶修忙得脚不着地,回来打电话都没精神了。就在这种不间断的忙碌中,一月飞一样地过去了,而又一个农历新年踏着不耐烦的小步子啪嗒啪嗒的来了。

这一次叶秋可是老早就开始给叶修打电话:“这次记得回家。”

“老爷子血压没问题?”

“得啦得啦别埋汰他了,咱妈看着呢,而且你这不是为国争光了吗,我上次听他跟他老战友打电话还夸你来着呢。”

叶修差点把手机砸地上去:“你幻听了还是我幻听了?我上次回去他还训我缺乏锻炼——”

“我可没幻听。你也是带出来两个冠军队的教练啦,爸心里其实高兴,又不能跟你说。总之,记得三十之前回家啊,你们今年集训不放假吗。”

“放,明天就放,也不能让一群小孩在这边过年啊。”

叶秋腹诽你们可够狠的这都大年二十五了,不过还是说:“好,那我明天去接你。”

叶修惊:“……这就来真的啊?”

“一个城你还怕什么啊?我们先去办年货。”

叶秋说完就非常霸道总裁地挂了电话。叶修将手机往兜里一揣,靠在墙上,翘起来的嘴角就好像压不下去。他鲜少有这么失态的时候,以至于到了最后他忍不住掏出手机,给周泽楷发微信过去:

         我明天回家。

他想再说什么,可是打了几个字,总觉得不合适,又删掉了。反而是这么个犹豫的时候,手机屏幕跳成了来电。

叶修一怔,接起电话:“小周?”

“你明天回去,打电话不方便了吧。”周泽楷的声音从电波的另一头传来,有些不真切。

叶修觉得脸有点发热:“嗯,今天晚上回去给你电话。”

周泽楷也知道他大概还在单位,但还是说:“回家好好休息,你最近熬得太狠了。”

“没事,别担心。你现在在家里?”

“没有,回队里看看。”周泽楷说着,又沉默了片刻,好像在找合适的词句那样,“……恭喜。”

——叶修家里的事情,他从来没有和周泽楷一五一十地说过,然而他和父亲的紧张关系,作为恋人又怎么会不知道?若非明白了那五个字后面没有打出来的内容,周泽楷也不会这么急着打电话过来。

叶修靠在墙上,胸口仿佛被某种极柔软的东西所填塞了。他听着长途电话里传来的轻微的电波的杂音,和仿佛近在咫尺的另一个人的呼吸声。那一刻他忽然觉得很想见到周泽楷:立刻,当下。偏偏这种心情太自私,又太不讲理,就算叶修惯常那般厚脸皮也说不出来。他深深吸一口气,然后说:

“多谢。”

那一声谢声音似乎都有些沙。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和电话彼端的呼吸声重合在一起,犹如他们正站在一起,手心合着手心,气息交叠着气息,千里咫尺,不过如此。

 

 

第二天叶秋果然开车来电竞中心接自家老哥。这天叶修先是和领导们一块儿请一众小选手们吃完饭,然后安排站门口挨个送走,还没来得及抽根烟缓口气,就看见裹着羽绒服的叶秋不知从哪儿窜过来,一脸黑线:“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叶修一摸兜,看见二十八个未接来电:“这不是刚才饭局吗?”

“就知道你不靠谱!”叶秋一脸恨铁不成钢,“你知道这边找停车位多难吗!走,咱们先去办点年货。”

于是叶修就这么被叶秋夹着奔向年货大军而去了,等到载着一车杂货回家的时候已经两眼发直,心想这赶上当年大公会一起抢野图Boss了偏偏小怪还如此之多不能一波带走……两人大包小包的开了门,叶家太后扎着围裙举着铲子出来指挥兄弟俩放年货,看见叶修也就一句话:“还知道回来?”

“这不是过年了吗。”叶修嘻嘻笑着。

“要不是叶秋去叫你,你还不得赖到三十晚上才进门?去看看你爸。”太后说着就把他往书房那边推。

叶修就算回了B市这么久也没完全消除近乡情怯这点心理,不过还是推开了门,叫了一声:“爸。”

叶家家长举着份参考消息遮住半张脸,大儿子进门眼睛不带抬一下的:“还知道回来。”

“您这是和妈串通好了吗怎么张口就是这个。”

“人都回B市了还半年不知道回来一趟,你说呢?”

“……这不是,忙嘛。”

叶家家长瞥他一眼,慢条斯理将报纸折起来放桌上:“坐。说说你工作的事情吧。”

这是要长谈的架势?叶修后背有点发僵,倒也还是一五一十说起单位种种,包括怎么去训练营,怎么集训,怎么准备U21,等等等等。等他发觉,自己已经说了小半个钟头,而老爷子除了偶尔问两句之外,竟是没说什么——叶修注意到这点,声音不由自主小下去。

叶家家长倒也没说什么,点点头:“不错。”

叶修眨眨眼睛,觉得自己几乎是听错了。反而是老爷子又把报纸展开了:“去帮你妈做饭吧。”

叶修站起来敛声敛气走出去,乖得像鹌鹑似的。直到手搭在门把上,才听到一句:“以后记得经常滚回来!”

叶修乐了,说声“得令”就奔厨房去了。太后看他进来,问:“怎么过来了?”

“爸叫我过来搭手。”

“你除了添乱还会什么?”太后白他一眼,来了个极漂亮的颠锅,“洗手等吃饭去吧。”

叶修洗了手出来,看见叶秋坐在客厅沙发上拿着遥控器翻篇,过去一屁股坐下:“看什么呢?”

叶秋索性把遥控器塞他手里:“爸和你说了什么?”

“就问了工作的事。”

“没说你吧?”

“没。”

叶秋明显松了口气,又说:“哥你以后多回着点家。”

叶修按遥控器的手顿一下,然后说:“嗯。”

 

评论(5)
热度(245)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