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双城故事 完

再次感谢代更君二号!不能上网页版真是太糟心了【版面强迫症脸

 

于是春节就这么平平顺顺地来了。叶修待在家里除了被太后指挥着扫除办年货之外倒也没什么事情,大多数时候还是猫在屋里打游戏。对于他这种“不务正业”的行径他老爹难得也并没说什么,吃饭时候偶尔还问他一点比赛的事情——虽然还是不免气氛不时僵硬,但是加上叶秋及时救场,竟也是和谐如同普通父子人家一般。

到了春节晚上,本来叶修还在开着小号准备和兴欣公会的老人一同打游戏守夜,不过到了八点的时候叶秋就拉他出去包饺子了。客厅里的电视上正放着喜闻乐见的春节联欢晚会,叶家四口人围在桌边,按叶家太后吩咐,包得好包不好统统要包,不劳动者不得食。

好在打电竞出身的怎么也不至于手笨,叶修包漏了两个之后终于也能包出似模似样的饺子来了。叶秋则站在一旁负责擀皮,时不时还要埋汰一下他哥包饺子的速度。叶家家长素来不干活的,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和叶家太后评点一下哪个演员假唱了哪个节目没有以前好看了……等一切忙活完吃完基本已经十点了,叶修坐在客厅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春晚,眼睛不时瞥向手里的手机。

今天白天他和周泽楷其实在游戏里遇到过了,也说过晚上可能各自陪家里不会上线。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拿着手机在看什么或者在等什么。所幸他这么盯着手机也并不显得突兀,对面叶秋也正咬牙切齿盯着微信抢红包呢。一连抢丢了三个叶秋决定动用一下外援,直接将手机塞给他哥:“来,发挥一下你职业选手的手速。”

“这可是不公平竞争啊。”叶修挑眉。

“见面分一半行了吧?”

叶修当即不再废话蹲等红包掉落,果然几轮下来收获颇丰,他一边等着新红包掉落一边感叹:“叶秋你这边群够多的啊。”

“谁像你那么落后于时代……去年还没学会用微信,说出去教人笑掉牙了好吗?”

两人说话之间眼见又一个红包提示跳出来,叶修眼疾手快点开才注意到发红包的群名:“等等,这个‘叶神后援会’什么鬼?”

叶秋脸刷一下就红了:“粉丝团呗——我这可是为了进去给你打探情报!你那什么眼神!笑什么笑!”

就在春晚烟花红包和鸡飞狗跳之间,12点逐渐临近。叶修放在手边的手机忽然振动起来,他眼睛一亮,一边接起电话一边走向阳台:“……小周?”

“叶修。”周泽楷的声音和遥远的爆竹声一并传过来。

“S市那边果然也很闹啊。”

“嗯。来了很多亲戚,他们出去放炮,我一个人在家。”

“我们家倒是没买这些……”说话之间叶修已经走到阳台上,各色烟花在夜空中此起彼落地绽放开来,竟将这本应寂寥的冬日夜晚装点得无比繁盛。即使爆竹声不绝于耳,他还是能够从闹人的背景音中辨认出那个熟悉的声音。他一边看着外面的烟花,一边就这么和周泽楷聊了起来,倒也并不着急。

叶家太后探头看了一眼:“这是跟谁打电话呢,这么来劲。叶秋,你知道吗?”

“不知道。”叶秋还真不太清楚。

“……哼。看来是有情况了。”

“就我哥?我看说不定是他公会里的人不知道遇到什么事了。”

叶家太后挑了挑眉,也没继续说下去,就把这件事情放在了心里。

这时候外面爆竹声响骤然密集起来,电视屏幕里几个主持人站成一排,说着这一个将要过去的农历年最后的贺词。站在阳台上的叶修也不由得捂住了耳朵,拉长了声音道:“小——周——!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周泽楷带着笑意的声音远远传来,“今年一起努力!”

“嗯,再拿一个冠军!”

电视里响起了欢快的音乐。日更月替,新的一年开始了。

 

6.

 

叶修没想到的是,周泽楷在初四早晨便跑来B市了。

他接了对方的电话匆匆跑出小区,便看见外面斜挎着背包的周泽楷朝他招了招手。叶修一气小跑过去:“你怎么突然来了?”

“家里没事。队里过了初七才开始训练……”周泽楷数着日子,很认真地看着叶修,“想见你,就来了。”

叶修的心脏不争气地上上下下扑腾了好几下子:“小周,这是犯规。”

周泽楷弯起嘴角,眼睛显得特别黑,特别亮,好像冬天的阳光都聚在他这里了,教人舍不得挪开眼睛。想来自己这点弱点早被对方看透,叶修叹口气,问:“去哪儿?”

“哪儿都行。”

“要不然……庙会?正好坐地铁过去。”

“嗯。”

叶修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没多想,真坐着二号线到了地坛门口的时候才开始后悔——好多年没回B市过年,他都忘了庙会明明是比采买年货还要可怕的汇聚了人人人人的场合……他侧过头看了看周泽楷,一句“要不我们去打游戏”吧都到嘴边了,还是因为对方眼中的期待而缩了回去。

“走吧,我记得还得买票。”叶修说着硬着头皮准备往前走,手却被周泽楷一把握住。

“人这么多,别走散了。”周泽楷极义正辞严。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混在人群里往前走,并没有谁能够注意到在羽绒服和围巾间隙里紧紧握着的两只手。B市的冬日总是寒冽,即使节气已过立春也并未有什么春意,偏偏因为有了这一点掌心的体温,连寒风也变得可爱起来了。两人一路吃吃喝喝,给游戏小摊贡献了不少营业值。打靶摊前周泽楷一不小心认真了打出了一个最高分,摊主苦着脸把挂来镇摊的那只大毛绒熊拆下来塞到周泽楷怀里:“算你运气好了!”

周泽楷抱着这一只大熊,顿时有点哭笑不得,叶修连忙掏出手机:“别动!让我照下来!”

这要是换在兴欣那一帮人身上哪肯让叶修乖乖拍照,也就是周泽楷素来老实惯了,才被叶修拍下这么一张“枪王抱熊照”。周泽楷等他拍完,转手塞到叶修怀里:“给。”

现世报来得快啊。

在周泽楷也心满意足地拍了一张叶修抱熊的照片之后,两人总算将熊成功转手给一旁眼巴巴睁眼看着的小孩子,赶紧功成身退地溜走了。

好容易随着人流出了地坛南门,叶修顿感压力减轻不少大叹一口气:“走,带你去吃点好的。”

 

一旦离开了庙会领域,节日期间的B市就显得尤为安静。薄蓝的天空仍然笼着一层烟花留下的雾气,叶修带着周泽楷去了几家附近的饭店,结果都吃了闭门羹,最后还是在M记解决了民生问题。叶修端着托盘回来看见周泽楷带着帽子坐在那里发呆,忽然想起来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周泽楷在电影院里睡着了的时候。他将托盘放下,伸手摘掉周泽楷的帽子:“想什么呢?”

“过两天又得回去了。”周泽楷说。虽然开始谈恋爱也差不多半年,相聚的日子真是扳着手指都算得出来。之后轮回虽然会有B市的客场比赛,但那时候叶修恰好要带U21出国比赛——这么算来,搞不好到夏天之前,都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叶修顿了一下,也没说什么,将汉堡递了过去:“走了这么久,先吃吧。”说着拿起手机发了些什么。

周泽楷点了点头,一边吃一边看着叶修。

当初执着的凝视究竟如何在天长日久里发酵成现在这种心情,他也说不上来,偶尔回想起之前点滴,甚至错觉有种冥冥之中命运注定的意味在其中。他和叶修两人到现在为止,这一场相隔一千公里的恋爱,不过刚刚写了个开头,之后一切,也并不会比在荣耀赛场上披荆斩棘拿下冠军更为容易。

然而周泽楷知道自己不会放弃。他也知道叶修和他一样不会放弃。

他这边想着心事,叶修已经将一个汉堡解决掉,说:“小周,你还没定宾馆吧?”

“嗯。”周泽楷来得几乎是临时起意,完全没做这种打算。

“那和我一起回家吧。”

周泽楷眼睛睁得大大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指回我平常住的那边——和家里出柜这种事情,我觉得还要更慎重些。我想你家里那边也是一样?”叶修慎重地说,“这件事情,两三年之内,我们慢慢软化老人,总能让他们同意的。但是,小周,今天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去住旅馆。”

周泽楷看着叶修,正如他一直以来所习惯的那样,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们一路回到叶修平时租下的那套房子的时候天已蒙蒙黑了,外面行人稀疏,偶尔传来远处居民区的鞭炮声音。他们爬上狭窄的楼梯,只听得见彼此匆匆的脚步声,最终在大门在身后闭合的那一刻亲吻在一起。

就好像已经等待这一刻等待了太久。从早晨见面开始,从上一次分别开始,甚至从更早、更早之前,那个夕阳西下的晚上或是赛后人群中的一眼望见又或者是苏黎世的清晨、键盘和鼠标的敲击撞击成一首激越的战歌——周泽楷觉得那一刻他想起了很多,又觉得大脑只剩下一片空白:现在这里是只有他们两个了。

 

一块小肉

 

第二天早晨周泽楷是被破五的炮竹声弄醒的。他转过头,才发现叶修已经在睡着的时候翻了过来,一只脚大咧咧压在他身上,一绺头发不知怎么翘起来。他也翻了个身,伸手搂住叶修的肩膀,闭上眼睛。

假日早晨的阳光透进窗棂,极温暖地照进来。他们城市的车水马龙怀抱中,沉沉地睡着了。

 

fin.

评论(11)
热度(286)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