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千岁忧 之二

*迟一点的元宵快乐:)


叶修登时乐了,想这位周公子也是顶厉害,武功这么好,世事却似半点不知。他心下觉得有趣,口上反倒找辙:

“是啦是啦,这一般江湖风险,不定走到何处便要打打杀杀,还好我是个读书人,不像周大侠。”

周泽楷脸红了一层,好在夜色甚暗,看不出来。他刚想为把对方卷进来一事道歉,就听得外面一阵嘈杂声响。他忙顺手拉过叶修,两人挤在阴影里面,凝神听着外面声音——那嘈杂倒是一阵风似的近了又远,呼号声倒也似巡街兵丁,并不是周泽楷所担心的追兵。他刚松了口气,低头一看,这情急中的一拉已几是将书生半抱在怀里了,忙叠声道着“失礼”,手忙脚乱地重新拉开距离。

叶修险些没憋住笑,觉得周小公子实在是太过可爱,便起了些多少不合时宜的攀谈心思:“周大侠,您这武功这么好,是师从何门何派啊?”

“大侠之称,不敢当。”周泽楷正色道,提到师父名讳不忘拱手为敬,“在下师从武当鹿道人。” ——偏是说完这句也没下文了。

说起武当鹿道人,叶修也知道二三,这人是和武当现任掌门同辈人物,一心沉溺武学,修为自然极高,俗事半点不理,且是极少在江湖上周董,只怕这收了关门徒弟的事情都少有人知。偏偏这武林中亦没有周姓世家,却能将孩子送到武当鹿道人门下……叶修短短一瞬心念电转,面上半点不显,单道:“原来周小兄弟是武当高徒,还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了。”

周泽楷连连摆手,脸上又红了一层。此时天色已是全黑了,他伸手拎起叶修落在地上包袱,道:“不知叶兄下榻何处,我送你回去。”

“诶,这……太过烦劳。”叶修忙道。

“是我将叶兄卷入。”周泽楷神情严肃。

叶修心想还真不是这般,欲要想办法推辞,却对上周泽楷那双眼睛,顿感有些头疼。

鹿道人就那么个倔脾气,只怕老的带小的,周泽楷也好不了多少。比起这般继续在外延宕下去不如速战速决,当下随口说了个客栈地址。周泽楷倒也还对金陵地理清楚几分,点点头,两人离开小巷走上大街。

夤夜之中,金陵白日里繁华街道亦空无人迹。偶有穿街走巷的巡夜者远远敲一面小锣,拉长声音喊一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两人走在街上,几乎听得见脚步声的回音。这般安静多少有些渗人,叶修走几步忍不住没话找话:“周小兄弟,这是艺成出师……?”

“不,门中之事而已,亦有历练之意。叶兄……?”

“我呀,原来在扬州任人家西席,之前东家孩子出师,帮我介绍了下家。”叶修笑嘻嘻指一指周泽楷手中包裹,“顺路到金陵,少不得盘桓几日。”

周泽楷点了点头,目光下意识在叶修背上那柄大伞上停留片刻。这伞形制似是比寻常油纸伞更要长大,最近气候也说不上阴雨连绵……但他历来寡言少语,亦不可能去问叶修为什么要背这么一把伞,也就索性撇开不再计较,直将这萍水相逢的书生送到客栈前面,便拱手告别了。

叶修直等周泽楷去得远了,才叹口气从门廊上走出来,竟是往另一个方向而去了。

倒也一夜无话。

 


花开两朵,单表周泽楷这厢,第二日离了客栈便向金陵附近玄武山庄去了。这次武当掌门派他下山,实是因为为了给玄武山庄金建章金老先生庆贺六十大寿。金老庄主在南武林人望既高,和武当一派亦时有往来,于情于理,武当都要派弟子前去祝寿。偏生最近武林中因个什么“黄金屋”掀起波澜,武当七子均已下山在外奔波,掌门拨弄来拨弄去能可得用的也就鹿道人的小徒弟了。他差周泽楷下山办事倒也有正经名头——哪有天天在山上练武,江湖里什么模样都不知道的?倒也名正言顺支了他下山历练。

偏这一路平顺得紧,除了遇上一次不成气候的绑匪,就是铜鹤楼中一场无头无尾的截杀。便算茶馆里聊天少不了要讲江湖诸事,周泽楷也听三差二,整一个云里雾里。再加上他为防引人注目,成天带个帽子——总之,江湖话本中所有的种种奇遇算是一个也没遇上。周泽楷自己也不觉如何,策马而行,午时将过,已是到了玄武山庄。

他递了名帖,便有家人引他到正堂里坐地。不一会儿,便有个个头不高,身材敦实,打扮富态的老者笑呵呵从后面转出来,看见周泽楷便道:“哎呀,周贤侄!上次见你还是十年前的事情,你还记得老朽吗?”

周泽楷忙行礼:“庄主风仪,不曾或忘。”

“哎呀,我与你师父也是旧友,不必这般客气。坐坐坐。”金建章道,便于周泽楷问起武当诸人近事。周泽楷一一回答,却也见金建章眉宇之间,隐隐有一丝阴郁之色。他寻思片刻,还是探问:

“金老庄主,最近可是有什么事?”

金建章眉头一挑,眯起眼睛看着周泽楷,半晌才泄了气似的,道:“周贤侄既然猜到了……也罢。”

说着便起身,做了个手势。周泽楷心中一紧,便也跟着金老庄主走去。二人行过游廊到了侧院书房,金建章屏退下人,又将门窗皆尽闭好,才低声对周泽楷道:

“周贤侄这一路行来,可是听了那‘黄金屋’之事?”

周泽楷点一点头。

“二十年前,这书就已经翻起一次浪潮,想不到今日还有人拨云弄雨……”金建章摇一摇头,脸色并不好看,“周贤侄可知那时故事?”

“师尊未曾告知。”

“罢了罢了。二十年前,江湖上曾有这么一则传言。说是前朝国师楚丘狂,曾经留下了一份惊天秘宝,而通向这秘宝的地图,被他写进了‘黄金屋’‘颜如玉’‘千钟粟’三本书里。当时不知谁推波助澜,江湖上为这三本书打得头破血流。最后,还是当年少林掌门无念大师及你师祖太虚二人,为阻武林杀伐,尽少林武当两派之力,取得这三本书,于武林大会上公诸于世。只要有人愿意观看,皆可借阅抄写,解读秘密。没想到众人一番读解,谁也猜不出其中奥妙,只好承认受了蒙骗,一场杀伐就此化消,自是一场大功德,却不想……”


评论(9)
热度(324)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