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千岁忧 之三

金建章说到这里,却是没了下文。周泽楷虽是不解地望着他,金建章还是咳嗽一声转了话题:

“那之后,少林武当两派便秘密将这三本书托付给三个可信之人。这事情做得极是隐秘,江湖上大多数人只知道这三本书仍存在少林藏经阁中。事实上,就算是拿到了书的人,也并不知道另外两本去了哪里……”

周泽楷一惊:“金老庄主,您……”

“不错,”纵然已经身处密室,金建章还是不由压低了声音,“当年……那三本书之一,便是送到了我的手上。”

周泽楷立刻想起了最近江湖上传扬甚广的“黄金屋”一事。这事起因还是因为岭南梅庄家主陈世坤骤然暴病过世,他又是老来得子,幼子将将束发,偌大家业皆委他人管理,未亡人则决定带着孩子北上朔方投奔娘家。这一路为保安全,乃委托嘉世镖局护送。

这嘉世镖局亦算是武林中第一号镖局了,镖局大当家姓叶名秋,手中一杆长枪却邪,端的是大江南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当年初出道之时,便是单人匹马挑破连云三大寨,将被劫之镖分毫不损全部归还;后来种种奇闻异事更是数不胜数,什么跑去少林闯十八铜人阵啊,什么去偷武当掌门宝贝的一棵兰花啊,什么和霸图门门主打擂台不打不成交啊……按理说,这样惊鸿一现的人物很难在镖局待得长久,叶秋却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一直都做着镖局的大当家,一旦嘉世镖局出了什么事情,多是他出面调停。这一次陈家的镖,由于有武林中人这一份面子在,叶秋自然义不容辞,一路安安稳稳将人送到朔方。

偏偏事情到了朔方之后才出。那陈家未亡人放出消息,说是一份极紧要却也极机密的文书,丢了。

这事一开始未见得怪得到镖局头上。这么一大家子搬动,行李既多,事物又繁,先不说失手错漏,就是到了朔方之后被人偷走也极有可能。可陈家未亡人一口咬定,箱子上镖局封条尚完好无损,唯有内中文书不翼而飞,再加上当时途中所有行李物什皆是镖局紧密看守,若非监守自盗又是什么!这一通控诉下来,就差说嘉世镖局以大欺小,欺负他们孤儿寡母了。嘉世镖局怎么肯接这种黑锅,可就在这么个节骨眼上,他们的叶大当家失踪了。

江湖上的传言于是就再也止不住了。一开始或许还是对嘉世落井下石、说风凉话的多些,后来却不知怎地,有人言之凿凿地说——那份文书非是旁的,便是当年藏有前朝宝藏之秘的“黄金屋”。

这么一来,好像叶秋的监守自盗也有了理由。江湖上一时纷纷攘攘,皆是各种流言蜚语,便连霸图门也不得不插一脚,找上嘉世主事问话。周泽楷一向不偏听偏信,之前只以为所谓“黄金屋”不过是有心人用来推波助澜的噱头和手段,哪知道,金建章提起的这一段昔年旧事,才让他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

“依您之言,陈家便是当年受托之人。”

“想来当是如此。”金建章脸色凝重。

“可是有人图谋不轨……?”

金建章叹了口气,从一旁百宝阁侧暗格中取出一张纸笺递与周泽楷。

周泽楷接过来,发现这笺纸本身平平无奇,是到处皆可觅得的朱丝栏八行笺。上面几行小字,写道:

闻君府上有颜如玉一册,坊间求之甚久而不得,无奈不告而取,见谅见谅。

周泽楷心一沉,问:“已是被窃了吗?”

金建章摇了摇头:“昨日便见这笺纸放在我桌上,我见到其中内容,也是吓了一跳,便特地去看了看书本所在——果然是贼子诓我,书尚好好存在远处,并未有损。只是这么一来,只怕已是中了对方‘投石问路’之计了。”

周泽楷想到其中关窍也是一叹。问题是此物兹事体大,就算知道对方八成是诓人,又有几个忍得住不去查看存物所在?

金建章叹口气,又道:“再过数日,便是老夫寿宴。到时人多手杂,来者又多是江湖豪杰,不拘小节。只怕靠我这些家人,无从卫护得了这本书啊。”

话说到这里周泽楷还有什么不明白,便拱一拱手,道:“若有差遣处,在下自当尽力。”

金建章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便是有事,要烦劳贤侄。”

 

这一日书房密谈之后,周泽楷便在玄武山庄住了下来,每日与金老庄主或手谈或品茗,闲来也去附近山林跑马散心。看似悠闲自得,实则外紧内松。他多出留心,想找出这潜在贼人的蛛丝马迹,可惜一概阙无。金建章虽然自谦家人无用,实则每日巡院安排紧锣密鼓,整座玄武山庄就算不至水泼不进,也极是固若金汤,要想潜入,千难万难。

周泽楷虽见如此,也并不敢放松警惕。过了两天,他正和金老庄主在后院水阁下棋,便见家人匆匆来报,说是之前聘的西席先生,已是到了。

金建章忙道“有请”,又对周泽楷道:“唉,贤侄有所不知。我家大儿在京公干,留下孙子在家,他从小习武,只爱耍枪弄棒,真个顽劣不堪,亦是气走好几个教书先生。希望这先生能管住他罢。”

周泽楷不知怎么接话,只好笑了笑。不一会儿新聘的西席先生就进来了,身着青衣,斜挎包裹,手上还拎着一把突兀的大伞,行过礼一抬头看见棋枰旁周泽楷,不由“啊”了一声。

却正是之前金陵城中巧遇的书生叶修。

 

第二回 明月皎夜光

 

金建章见到这种情况,便问:“周贤侄,你和叶先生之前相识?”

周泽楷点了点头,心下仍是惊讶:“在金陵,见过。”

叶修也一脸吃惊模样:“哎呀呀,周小兄弟,真没想到我们俩在这里又见到了呀。原来你说门中有事,便是来金老庄主这里……这可真是,太巧了太巧了。”

周泽楷点头,想起之前叶修说他正要去某人家里做西席先生,自己没有多问一句,却原来正是玄武山庄。

金建章煞是奇怪,道:“老夫不料叶先生才名已是传到了武当门中?当真失敬。”

“这可折煞在下了,我和周小兄弟不过是萍水相逢,当时路遇匪人,还多亏周小兄弟仗义相救呢。”叶修笑道,“这要是在话本之中,在下定要与周小兄弟义结金兰才成。”

“哈哈哈,真是巧啊。”金建章抚须大笑,“周贤侄,你们两人这也算‘有缘千里来相会’了罢?”

好像有点不对。周泽楷虽然这么想,却也不会指摘长辈错处,便又笑了笑。

 


评论(6)
热度(283)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