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千岁忧 之四

叶修也笑起来,直说金老庄主将他和周大侠相提并论委实有点折煞武当弟子了。如此这般寒暄一番,金建章便教家人带叶修去住所安顿下来。叶修拱手道别,便和家人去了。一时间,庭中又只剩下周泽楷和金建章两人。金建章随手拈一枚棋子,在指尖摩挲片刻,才问:

“周贤侄,你与这叶先生,在金陵见过……?”

“萍水相逢而已。”

金建章略沉吟片刻,又道:“你观此人何如?”

“脚步沉重,呼吸散漫。我探过他的脉,不具半点内力。”

金建章这才舒了口气:“这位叶先生在江北也算小有才名,聘他来此这件事亦是已有数月。若不是恰好和这几件事赶在一起,我也不会怀疑这位叶先生……唉,这多事之秋,我也疑神疑鬼起来。”

周泽楷心里也多少有些怀疑。一切虽然可以说是巧合,但巧合往往也有可能是处心积虑的结果。虽然叶修这人看起来没什么可怀疑的,可是……他心里思忖片刻,向金老庄主道:“我会注意他的。”

 

下完了棋,周泽楷自然是回了房里。他刚进客房院门,就看见多少有些熟悉的背影正杵在院里,东张西望的。他咳嗽一声,便见对方回过头来,一脸惊喜:“哎呀哎呀,原来是周小兄弟。”

“叶兄何故到此?”

“这不是,相见也是有缘,我给你顺手捎点特产来。”叶修举一举手中提的东西——原来是两小坛酒,“你当时走得匆忙,想来没去状元楼尝尝他家的桂花酿吧?喏,分你一坛。”

周泽楷注视他片刻,微微一笑:“叶兄是想找人共饮罢。”

“是啊,上次匆匆作别,未得好好和周小兄弟畅谈一番,心中很是遗憾。”叶修道,倒是极应景地从怀中摸出两只杯子,将物什在院中石桌上一一摆布,做了个请的手势。

周泽楷应邀入座,伸手拿过酒坛揭开泥封,登时一股桂花甜香扑鼻而来。他依序倒入两只白瓷杯中,色作淡金。不过说实话,这酒劲力差了一些,对于周泽楷来说和喝水没什么差别。

大概是南方的文人酒量都不行?他这么想着,倒也端起杯子:“我敬叶兄一杯。”

叶修笑眯眯举杯和他一碰:“那我就不客气了。”

两三杯桂花酿下肚,好像叶修的话匣子也打开了,问周泽楷道:“哎周小兄弟啊,我虽然一点不懂这舞枪弄棒,可就是特好奇这些江湖上的事情。你这么一道从武当山过来,可是碰见什么新奇的事情?比如什么……登台打擂,奇珍异宝,英雄救美,比武招亲?”

周泽楷心想叶修这都是哪里来的奇思妙想,无奈道:“此事并不常见。”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救过的,只有叶兄一人。”

叶修顿时有种挖坑自己跳的感觉,干咳两声才问:“那你这次来是为了探望金老庄主?原来江湖门派还要时常走动啊。”

“金老庄主六十大寿,自然要派人前来贺寿。”

“……怪不得感觉下人忙乱得紧……”叶修恍然大悟,然后又眉开眼笑,“看来我来得正巧,不仅能赶上寿宴,少不得老庄主还要发个红包。”

周泽楷默默又倒了一杯桂花酿,就听叶修又问:“那周小兄弟,你们江湖上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啊,能不能给我讲一讲?”

周泽楷本来想随口扯些什么将这事混过去,心念一动,就将“黄金屋”的传言当做故事一样讲了出来。他讲得不快,叶修倒是听得极认真,时不时还插口问一句。故事讲完,叶修也喟叹一声:“看来这‘黄金屋’,八成便是那叶秋监守自盗了?”

周泽楷摇一摇头:“也不尽然。”

“……哦?”

周泽楷道:“叶秋这个人,不会做这种事情。”

叶修奇道:“你倒是挺相信这人……?你们认识?”

周泽楷犹豫片刻,道:“一面之缘。”

叶修顿了一下,似是想起什么,又摆了摆手道:“只是这件事情,叶秋肯定脱不开干系了。”

周泽楷也沉默不语。对他而言,他一开始便不相信这般江湖传言,然而众口铄金,江湖中多少事,敌不过一段传言。然而现下最紧要还是“颜如玉”之事。他又给叶修斟上一杯桂花酿,道:“我听说叶兄甚有才名,何不与功名上进身?”

叶修抿一口酒,脸上透出些红来:“也不是所有人都想着科考功名。于我而言,于尘世茫茫做一个闲淡散人,便是极好。”

周泽楷想想,又道:“若孩童顽劣,想也辛苦。”

叶修露出个有点古怪的笑:“熊孩子嘛,就是需要收拾一下。”

……糟糕,想不出来还可以怎么试探了。

想起自己之前整日和师傅对坐无言打坐练气,周泽楷莫名有点心酸,索性给叶修又满上一杯。这时候天色将晚,太阳将将挂在远山尖上,遍天铺的都是层层叠叠的火烧云。周泽楷偶尔抬头瞥见,一时移不开视线,正想叫叶修抬头看看,便见青衣书生不知何时,已经一手握着杯子一手垫在脑袋底下,半个身子扑在桌子上,打起了细细的小呼噜。

周泽楷不敢置信地瞥了一眼小酒坛:就算加上他喝的分量,里面也还有小半坛呢。这得是酒量多差啊?他叫了叶修几次,对方是半点反应没有,又上手推了推,照例睡得死猪一样。周泽楷委实没法,又多少疑心对方故意装醉,索性就将书生架起来,直接往屋里外间榻上一放,转身出去吃饭了。

他自己屋中所有物品皆留着暗记。若叶修真去翻找什么,他回来也一眼就知道了。这法子虽然是笨,总比让他继续用言语试探来得好。

 

可惜周泽楷吃完晚饭又特地转了几个圈回来,给叶修留出充足的作案时间,在屋里等着他的也只有一个睡死过去的书生。里间书本卷轴包袱衣物,纹丝没动,就连他特地在门窗上做的暗记,也没半点更改。

……所以,叶修还真是一直老老实实睡在这儿了。

周泽楷暗叹口气,觉得自己确实也有些疑神疑鬼。试着叫了叫这位,仍是不醒,索性转进内间。练习内功讲究的是子午练气,江湖中有那行功之时卧于绳上的,周泽楷功夫传承自玄门正宗,自是盘膝正坐,观想真气游于周身。如此行功数个周天,他正待收功,忽然不知何处响起了一阵奇怪的格格声。周泽楷将一口真气收束,凝神静听,才发现是外间传来声音。



可能初稿比较乱,逼着自己一口气写下来,完结会再修文的【捂脸

评论(7)
热度(246)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