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千岁忧 之五

这是一个,老叶实力撩周,小周愤而反扑的故事。


周泽楷将一口真气收束,凝神静听,才发现是外间传来声音。他循声出屋,借着窗棂里漏进来月光看见外间榻上不知怎地多出一只巨大被茧,竟还看得出瑟瑟发抖。原是叶修将自己裹进被子里,也不知是犯了寒症还是怎地,禁不住齿间格格打战。周泽楷忙点亮桌上烛台,快步走到榻边,低声叫:“叶兄?”

叶修自然是早已醒了,睁眼看见周泽楷倒也还能挤出半个笑容:“周小兄弟……把你吵醒了……”

周泽楷见他脸上分明一片青气,显然是寒气炽盛。捉起叶修的手,所触之处的冰冷令他吃了一惊。叶修倒是一副没事人口吻:“我这是老毛病,没事。”

周泽楷默默探他脉象,只觉脉搏浅而纷乱,极是古怪。可惜他于医道一窍不通,也摸不出什么来,只好问:“要不要请大夫?”

“不用,”叶修虽这么说,还是因为剧烈的疼痛而皱起眉头,“一时半刻……便好。”

周泽楷总不能看他这么硬捱,想来想去,还是运起内力,握着叶修的手,将一股暖融融气息送进叶修体内。不过炷香功夫,叶修颤抖得明显轻了许多,脸上青气也褪了一层,不过在烛光下显得惨白而已。片刻之后,似是这阵发作终于过去,叶修道声好了,松开周泽楷的手,挣扎着便想起来,被周泽楷按了回去,只好半躺着道:“多谢周小兄弟援手。”

周泽楷摆摆手:“小事而已。叶兄这病是?”

“还不是有一年乘船落水,不知怎地窜了寒气进去,落下这病根,一劳累便犯,总也不好。”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叶修的脸仍然是煞白,烛光下看起来有些怕人,唯独说起话来还是寻常口气,就好像这令人恐怖的寒气并没有在他身上发作过一般,“虽然发作厉害,但也不过一时半刻。昨日一个不注意饮得过了,反而是麻烦了周小兄弟你……唉,要不然我还是回自己那屋——”

周泽楷怎么可能让病人半夜挪动,伸手将他按了回去:“更深露重,叶兄明日再回去也是不妨。”

“哎,如此这般,真是麻烦你了。”叶修从善如流地道。

“并非什么烦劳之事。”

周泽楷道,顺手灭了烛台才回转内间。他刚才虽然是为了助人,却也试探出对方体内经脉和常人相若、并不宽阔,没练过武应是无疑,看来这西席先生身上的疑点又少了一些。若说还有什么可疑之处……或许就是这人名字和嘉世镖局的叶大当家,有那么一种说不上的相似罢。

周泽楷宽了外衣躺在床上,想起他和叶修谈起曾经见过这位叶大当家的事情。

他确实是见过一次的。

只是对方,可能不曾见过他罢了。

 

第二天叶修辞别之后,周泽楷一连数天不曾见到他——他这边里里外外打探可疑之人,自然不太可能碰见已经开始教习学生的叶修。眼见着寿宴越来越近,那发帖子说要盗“颜如玉”的人,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周泽楷无奈之下在府中闲逛,转到后花园的时候便看见金家长孙金小宝正在亭子边一边蹲马步一边苦哈哈地背着:

“大学之道,在明、明明德……”

周泽楷往他身后一张望,好么,叶修叶大先生正在悠哉悠哉坐在凉亭里,一手捧着卷杂书翻看,旁边小桌上还放着葡萄果盘,简直是享受得不得了。金小宝背到“知止而后有定”,打了磕巴,怎么也背不下去了,就看叶修一粒葡萄丢过去不偏不倚砸在头上:

“‘定而后能静’。”

金小宝这才继续背下去。周泽楷心里好笑,索性踏前一步,招呼道:“叶兄。”

叶修转头看见他,忙招手道:“周小兄弟,好几日不见。这葡萄是我今日刚买来的,皮薄,又甜,不来些吗?”又对一旁一头大汗的金小宝挥挥手,让他自行下去温书——今天功课就算到这里。那小胖墩简直如鸟出笼一般,偏偏慑于叶修淫威,竟还是规规矩矩行了礼问了好才敢告退,然而转眼就溜得不见影了。

“叶兄着实厉害。”

周泽楷真心实意。他之前听金老庄主说金家小公子如何如何不服管教,却不想如此简单便被叶修驯服。

叶修呵呵一笑:“此乃本人独门秘方,概不外传,非是内人才行。”

周泽楷挑了挑眉,恰好看见叶修放在亭中石桌上那本薄薄小册子,题签上写着四字:“楚狂人传”。

叶修注意到他目光,道:“这书便是之前我在金陵觅得,闲时拿来翻看,也算有趣。”

“这个楚狂人,可是前朝楚丘狂?”

“是的,便是前朝国师。此人行止极是神奇,正史循规蹈矩那点记载,只怕为了取信于人,将那稗官野史故事皆尽删去,反显得无趣了。依我看,这人怕是原也是江湖中人,只不知是从何处得了际遇,竟在朝堂闯出一番事业来。若不是恰逢巨厦将倾之时,而前朝最后皇帝老儿又是个不中用的,只怕今日天下,还不知是谁家天下。”叶修说着,一脸感叹不已神情。

“叶兄这话,似是不太妥当。” 

叶修似笑非笑打量着他:“周大侠,你这句话可是像足了霸图门那班人了。”

周泽楷忽然意识到一个江湖侠士显然是不会在意这种看似叛逆之言的,不由赧然,道:“是我多言。”

叶修一笑:“不不,也是我浑发议论。孔子尚且说‘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周小兄弟乃是吾之诤友啊。”

周泽楷脸上发热,索性将那书拿起翻阅,翻了几页却觉里面全是说书先生陈言一般,讲的浑然皆是些臆断之事,什么楚丘狂如何如何遇到个妙龄少女啊,如何决意远遁山林啊,儿女情长几乎要从纸页中洋溢出来,显是给那些少女少妇做日常消遣用的……真不知道叶修是如何看下这等故事的。不过想想叶修这人对话本桥段的奇怪熟稔,似乎也不是不能解释……他这边正在胡思乱想,叶修倒是继续感叹道:“不过,不读这本书还真不知道,原来江湖上抢得要疯的那本‘黄金屋’还是这位楚狂人所著。这位大才子写的书究竟是何内容,还真是令人神往啊。唉,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争抢不休?要是找个书局,花些时间刻印一番,岂不是少了这番争执。”


待续

评论(7)
热度(268)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