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千岁忧 之十

他骗了武当小道士,心里本来虚得很,只盼着对方眼神差点骑马赶路最好一心向前千万别注意什么道边茶铺……偏偏那老板娘极高调,站在铺子外面甩开了手巾:“哎呀这位大爷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过了俺们茶铺三十里可是荒无人烟,您还不进来喝口茶水歇口气——”

那马蹄声得得向前,忽然停了。不一会儿,来人调转马头,那马蹄声得得踏响由远及近。茶铺老板娘笑得跟朵菊花似的围着下马的人团团转,就差拿手巾给对方掸尘土了:“这位爷,请请请,小店里粗陋,您别介意,先坐先坐,我给您来碗解暑的茶汤……”

这下算是抓了现行。

叶修坐在原地,愣是不敢回头,看着一道黑影遮住半边桌子。他不知为什么觉得犯憷,怎么也开不了口,到最后还是周泽楷先叫了他,声音平静,简简单单两个字:

“叶兄。”

叶修转过身来,一脸笑容毫无瑕疵充满了久别重逢的惊喜与感动:“周小兄弟!一别多日,愚兄甚是想念啊……”

周泽楷惯例不言语,只是盯着他看,眼中黑沉沉的,看不清什么情绪。叶修这次是真理亏。虽然他往日里向来是直来直去,但不知怎的,只要对着周泽楷这个人,就好像没办法轻易地三言两语蒙混过关。

江湖里这样单纯的人太少太难得。叶修不想做那个真正把这份单纯摧毁的人——虽然看起来,他已经做了这样的事。

周泽楷就这么一言不发安安静静将叶修从头到脚从脚到头地看了个来回,然后绕到他对面坐了下来,开口道:“书呢?”

叶修没直接上来就说“不在我这里”。他绞尽脑汁想着怎么能把这件事说得既地道一点又能打消周泽楷的好奇,正措辞之间就看见老板娘笑嘻嘻端着个豁了口的粗瓷碗过来:“这位爷,您的茶——”

叶修下意识抬头。那老板娘端着茶盘的一双手上照例是满布老茧皱纹,粗黄不堪。偏偏走动之间袖口摆动,似乎露出那么一丝细小银光。

叶修心中骤然警铃大作。

周泽楷还在等他答案。偏偏就这顷刻之间,老板娘像是脚下一个踉跄,整个茶盘朝着周泽楷当头扑下来,那热水冒着烟眼看就要溅到周泽楷脸上——周泽楷此时已是脚下一蹬整个人向后急退,要是寻常倒了茶盘早已经躲过,偏偏这点水就像是朝着周泽楷脸上掀的,去势之急、竟似是周泽楷这一让还不足够似的。那老板娘嘴角露出个诡笑,手腕一翻,藏在袖中的解骨尖刀已是滑了出来。

偏偏就这么间不容发的当儿,一柄还未张开的伞直愣愣迎着茶水就去了,那“水”和伞一碰,竟是发出一声激响,袅袅白烟随即浮起。老板娘嘴角的笑还没僵住,那伞已经顺势横扫过来,携着上面沾到的毒水重重击在老板娘的胸腹之间。

“啊!!!”

老板娘惨叫一声,手中刀也掉了,只抱着肚子来回在地上打滚。叶修抖了抖伞,嗤了一声:“毒手观音,你靠这点‘净瓶水’不知道害了多少人性命,自己尝着味道还好吗?”

周泽楷此时方才意识到那茶碗里竟是毒水,心中也升起一阵后怕。他毕竟还是江湖经验太少,反应来得要慢了那么一线——却偏偏有时候所差就是这么一线。他站起身,正想向叶修说句什么,叶修却忽然一把抓住他手腕,用力一拉,手上大伞骤然而张挡在两人面前,挡住一连串飞射而入的箭矢。

“走!”

叶修说,一面以伞东遮西挡,一面拉着周泽楷往后退。可此时茶棚外亦出现数个黑衣蒙面人,手中长刀闪闪,毫不退让向两人围攻而来。周泽楷此时那还犹豫,手中长剑出鞘,已是和对方兵刃相交。此时就听身后轰然一响,那破烂茶棚竟是被飞来长鞭一卷一捆,整个四分五裂,后面三个蒙面人手持长索攻来,矛头竟都对准了周泽楷。

可他们似乎都忘了场中还有个叶修。

青衣书生将挡箭的大伞一收——也不知他那伞什么材料做成,竟能挡得刚才如雨箭矢——也不知怎地一抖,伞柄陡然增长,竟成了一柄长矛模样。他挥动手中伞矛,和那三条长鞭兵刃相接,两相碰撞,竟做铿然金属声响。三个蒙面人鞭法显然师出一门,牛筋鞭中绞入金丝,打上只怕少不得筋断骨折,更不要说挥舞之间风声甚沉,显然所携内力也是不菲。叶修以一敌三,如只燕子游走在三条长鞭之间,竟然一时也不见支拙。周泽楷一边和杀手缠斗,一边注目这边情况,眉头又皱得紧了一分,手上倒是毫不留情面,一剑撩过对面杀手上臂,迫得对方不得不扔了兵刃踉跄后退。

叶修战到一半,见周泽楷这边基本已经料理停当,便罢手跳出战圈,高声道:“原来塞北三雄不知何时也做起这般勾当来了!难道朔方十里堡竟然如此缺钱,要教郑家子弟出来做这拿钱卖命的生意了么!”

三个蒙面人的身份被骤然叫破,竟也是停下进攻脚步。其中那个块头最大的当下哑着嗓子喊:“兀那厮放什么狗屁,俺们——”却被边上人拉了一把,不叫他继续说下去。但听口音,却是朔方无疑。那三人交流一下眼光,也不肯再说,抖起鞭子又要进攻。可就见叶修一手摸进怀里,还大喊一声:“咄!看我暗器!”

塞北三雄忙闪避,叶修却已经一把抓住周泽楷,上马而去。三雄发现被骗,忙拔腿要追,这次叶修可真不客气,一把铁蒺藜漫天散出去,打了三雄一个劈头盖脸,挥着鞭子挡来挡去仍是不免中招,直气得跳脚大骂。可惜周泽楷马儿脚力极健,此时已是载着两人跑过前方弯路入了峡谷,林木茂密,竟是看不见了。

周泽楷莫名其妙遭了这么一遭,开始还策马狂奔,后来转念一想不对啊,他也不是打不过什么塞北三雄,怎么就要突然逃跑了?他还没想明白,就忽然觉得身后一沉,一个身子已是贴了上来。

从见面以来的怒气终于爆发,周泽楷紧皱眉头,语气严厉:“叶修!”——竟是连名带姓,丝毫不顾礼仪了。在武当派的小弟子来讲,若不是气愤到一定地步,怎肯失了礼数?

然而身后那人还是动也不动,竟是整个人贴在他身上一般。周泽楷简直没见过还能有人这般无耻,勒住马正想好好呵斥几句,忽然觉得背后衣衫竟有些湿。

他一惊,转回身去。却见身后书生面如金纸,唇边血迹不断涌出、摇晃两下,便就这么倒了下去。


待续


感谢大家的评论!比心

评论(29)
热度(242)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