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千岁忧 之十一

周泽楷大骇,忙伸手探他腕脉,却又是浅而纷乱,间有奇脉,竟是和那晚叶修发病脉象相差仿佛。他略摇动叶修两下,叫他名字,对方也茫然无觉,唯身上寒气又重了一层。周泽楷举目四顾,见四周皆是茫茫山林,想到之前那老板娘说此下三十里皆荒无人烟,左右无个落脚处。他决断亦快,伸手扯了叶修腰间束带,将叶修整个绑在自己身上,又在外面覆上披风,然后扳蹬上马,拍了拍他那匹白马脖颈,道一声:“辛苦你了。”

马儿亦通人性,嘶鸣一声,负着两个人便向前奔去。周泽楷历来爱护自家坐骑,只今日人命要紧,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这一路三十里,竟然只跑了一个时辰不到,便看见驿道旁一片土墙茅顶,显然是个小小荒村。周泽楷缓下速度,到了村口,望见磨盘边上坐着个老大爷,正在慢条斯理抽着旱烟。周泽楷负着叶修跳下马来,先行了个礼,问:“老人家,此处可有宿头?”

那老人不紧不慢磕一磕烟斗,道:“俺村里么得住处,要住店,再走三十里就到三家店,那里店家多着哩……”

周泽楷扶一扶身后书生,只觉得身后冷气阵阵,竟似背得不是个人而是个冰坨一般,心里委实发慌。但看这村里也不像有大夫样子,留下来也不知怎生是好。他这边正犹豫,那磨盘上老人“咦”了一声,道:“后生,你背上那个人,可是生了什么急病?”

周泽楷点了点头。

“唉,好汉也怕病来磨。眼看天要晚了,俺老汉家里还有空房,好歹凑合一宿也是行的。”

周泽楷顿觉遇到好人,微笑点头:“谢谢老人家。”

于是老人前面带路,一路领周泽楷往自家去。眼看天色向晚,小小荒村竟也极安静,连鸡鸣狗吠也不闻一声。周泽楷一手牵着马,一手反过去托着叶修,看老人推开一面墙上柴门,道:“进来罢。”

周泽楷身边白马打了个响鼻,前蹄在地上不安地踏了踏。

周泽楷一时站定在院外,没有进来。他看着老人插在腰带上那柄旱烟袋,细小的铜口磨得锃亮,在渐暗天色下面还是隐约看得杆上浮着一圈暗纹。他忽然说:“劳烦大爷。这里不是看病处,我还是带我朋友,再行一程罢。”

“你这后生颇不讲理,俺老汉让给你房子,你却推三阻四,好么,莫不是嫌俺老汉家贫、委屈了你这公子哥儿?”

周泽楷此时注意到对方放在柴门上那只手。端方匀称,指节粗大,指甲修得极短。他绷紧了腰板,手按住剑柄,竟还能淡然一笑:

“宴无好宴,自然不会进去。”

那老人面孔像是忽然变了一般,之前灰扑扑的愁苦之相皆不见了,反而露出些圆润的富态来,眯着眼睛将周泽楷打量一番,点了点头:

“听说武当山小弟子武功虽高,不知江湖中事,现在看来,倒也并非那么天真可欺。”老人慢吞吞抽出烟杆,抽了一口,“不过,如果周公子还想保全你这位朋友性命,那还是少不得,和我们走一趟罢。”

他语声落地,四周房上一阵声响。周泽楷环顾四周,见这一片密密麻麻,皆是手持弓弩的黑衣人,少不得有二十多人。他心下讶异,道:“我若没和你进村子,又会怎样?”

“周公子以为三家店就没有我们人马?”老人磕掉烟灰,又道,“周公子莫想着逃走,不然我们要不了您的命,对付一下这位朋友还是可以的。”

周泽楷此时却也不想叶修是否算是朋友,按着剑柄的手缓缓松开,将剑从腰间解下,掷到了老人面前。

老人微笑着,做个手势:“请。”倒还有几分客气。

周泽楷知道这次对方人多势众,自己又解了兵刃,再加上背上一个叶修,确实不好走脱。但比起贸然冒险,他倒更有些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豪气,问:“请我做客,却不知主家,未免失礼。”

“周公子若到了主人处,定然知晓。”

老人笑眯眯地。

于是周泽楷和叶修就这么被“请”进了村口不知何时来的一辆马车里。叶修这么一番折腾,却依然没有醒,周泽楷试着探了他的脉象,发现仍未好转,便只好握着他的手,如上次一样送些真气进去。这时,便听一阵嘶嘶作响,马车四角小孔中冒出团团云雾,竟将两人笼住,周泽楷就这么握着叶修的手,沉入梦乡里去了。

 

叶修再醒来,就发现自己正睡在特别软和的床上,身上盖着的被子又暖又热,脚下似乎还踹着个汤婆子。抬起眼睛一看,垂下来床幔还是上好青罗纱。他之前和人对战,用得真气过了,引动体内千岁忧之毒,竟是真正老老实实晕死一回。醒来之后莫名其妙就到了这形似富贵人家宅邸之中,自己也是莫名其妙得很。想要叫人,才发现嗓子嘶哑,发不出声。

莫不是周泽楷将他带回武当山了?不能。武当山清贫得紧,哪有这等好床幔。

叶修想不出头绪,索性定神内视。自身气海仍然为千岁忧之毒封锁,服过解药也不过能支持一时三刻,短得只够逃命不够和人打斗。这事情要放在别人身上只怕是愁破了天,所幸叶修素来心大,也并不郁闷,只觉测出自己能用内力底线也好,少不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吐一口气,收了内视功夫,翻身起来,浑身骨头筋肉都睡得发酸,索性先去一旁水盆里洗一把脸,又将放在一旁的外衣穿上。再四周看看,银两盘缠,唯独自己那柄大伞和周泽楷一起不见了踪迹。叶修心里思忖个来回,索性推门往外走。

果然,一出屋门,院里两个五大三粗的家丁就站了起来,往前一戳,比门神还门神:“谁让你出来了?回去。”

叶修脸上故意露出些惧怕:“这是哪儿?你家主人是做什么的?为什么非把我关起来?”

两个家丁一言不发,向前一步,沉默威慑。

叶修小小后退一步,又好像不服气似的挺胸:“将人关在这里,连顿饭也不给吗?要是非要将我饿死,还不如给我个痛快,一刀剁了,也干净些!”——他日常江湖上行走,三教九流皆有交往,学起江湖泼皮作态也似模似样,此时倒是不顾和他身上这身书生打扮是否协调了。

那两个家丁自然也不可能知道叶修底细,只看他这样以为真是江湖中某个小角色,其中一个就横眉竖眼,想要上来给他些好看,却被另一个拦了一拦,在他耳边低声说:“莫动手。为了管住贵客,这人还有用,主事吩咐你都忘了么。”

却不知叶修会识唇语,这句话皆被他看了去。于是叶修底气更足,哭天喊地,就是要吃饭。两个家丁没法,一个看着他,一个就去找人要些吃食。

不一会儿还真有人端着托盘送来饭食,往叶修面前没好气一扔:“撑不死你这个饿死鬼。”

叶修嘴上嘀嘀咕咕,端起饭碗,心里却估量着菜色:重色口咸,时令蔬菜,看来还在朔方没动地方。要个吃食,走了约有盏茶功夫,这里应该是个偏院,说不定离厨房不远。他心里有了盘算,一顿饭倒是吃得细嚼慢咽,浑然不管两个家丁一旁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天下之大,还没有困得住叶修的地方。


待续


呜呜呜居然有这么多GN们给我评论,爱你们!(づ ̄3 ̄)づ╭❤~

这文脑洞朝着奇怪的方向一路开下去不回头了……不回头了……

评论(10)
热度(247)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