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千岁忧 之十三

叶修这厢被扛回厢房,可怜他被人扛在肩膀上半路就给硌醒,还得一路装晕直到被人丢回床上。他紧闭双眼一动不动,就听见那管事的吩咐他院里家丁:“看好了这人,仔细着些!”

阿三阿四应声“是”。叶修算算时辰,不久天就亮了,于是也不折腾,索性翻个身抱着被子睡了——他素来心大,就算在龙潭虎穴之中亦是照睡不误。

这一觉日上三竿,直到有人进了屋,叶修才醒转,睁开眼睛就看见个青年人手里提了个藤箱正推门进来,面相斯斯文文,身上穿了件靛蓝长衫,倒是极齐整的。他抽动鼻子,只闻着一股药气,想来这就是这几日给他看诊的大夫。

叶修这厢盯着人看,那年轻大夫也察觉,点一点头:“你醒了。”

叶修便也起身,拱拱手道声失礼,又问:“你也是这处的人?”

年轻大夫并不回答这一问题,只示意叶修坐在屋中桌旁,将他手腕放在脉枕上,细细问脉,眉头随着紧皱起来。半晌两侧腕脉都诊过,他沉吟片刻,问叶修:“你这脉象,我诊不明白,只知道寒气入里,按这脉象,是病得极重了,偏又没有表征。就算你是练武之人,这脉亦是奇绝,我看不了。”

叶修觉得这大夫态度很是直接明了,不由觉得有趣:“你看不了,我怎么办?”

“我不过跟着老夫人学点医术,尚未登堂,遑论入室。你这病要看,估计要老夫人出手,只不过——”

“只不过磬天堂当家老夫人,怎么可能跑来给个人质看病?”

叶修淡淡一笑道,对方却是吃了一惊:“你怎么晓得……”

“‘淮南轮回府,胶东霸图门,走南闯北有嘉世,朔方一霸论磬天。’这歌谣市井小儿也会唱,你当我和那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周大公子一般没见识?支使得了塞北三雄毒手观音,这一番排场用度,又不惮绑了武当小弟子甚至还敢以之要挟……”叶修连连啧声,“这般流氓气度,不是磬天堂又是哪个。明人不说暗话,这位小兄弟,到底是谁教你来照应我?”

年轻大夫脸上青红半晌,终于叹口气,朝叶修拱拱手:“在下安文逸,家里世代行医,因着和这厢老夫人有些远亲,便进了磬天堂寻份差使,偶尔也能叫得着老夫人些许指点。让我来给你看病,是老夫人那处丫鬟持令牌给我,再多的我亦不知了。”——安文逸这般老实交代,也是因他本来不是江湖人,在磬天堂也不过是讨个生计,从没想过还会搅进江湖事务里面。到底这个书生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要关在这里,自己又为什么要来给他看病,他自己摸不着头绪,私下捉摸又很是心惊,叶修一问,就都说了出来。

叶修只笑笑,顺口胡说道:“我这病有些年头,除了时常犯个寒症并不碍着日常。大夫你可以这般回禀,也不必再来看了。若是不怪,便听我多说一句,”他压低声音凑近安文逸耳边,“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安文逸身体一震,倒也面上不显,只道:“我才薄学浅,也就不打扰先生了。”说罢打点药箱,告辞而去。叶修望望外面,看见看守的家丁又换了两人,便也不着急逃出去,而是从行李里翻出烟管,烧一锅烟,吧嗒吧嗒抽起来。

这一日如何耗过固然不提,到了夜深人静,叶修听着院里看守的人呼吸渐渐粗长,约摸是睡着了,便再一次上了梁,寻到昨天锯好的那条椽子,轻手轻脚拿下来,便割开油毡,用条汗巾包了落下灰泥,推开瓦片,轻手轻脚钻了出去,又依次将挖出来的东西原样安放回去,若不仔细看,真是一点痕迹也没有。

今日月光更暗,叶修细细听一番四周动静,才起身张望四周:却见此处依山而建,三面围起高墙,角楼高耸,各处悬着灯球火把,城上亦有巡逻家丁,各处防备齐整,好似关隘要塞。叶修心中暗暗吃惊,之前虽然听过磬天堂名头,却怎么也没想到竟能如此这般戒备森严。这下从房上过去只怕是行不通了,他悄没声翻到另一侧,望了望院里直打瞌睡的两个家丁,手中扣了两片碎瓦,使个巧劲,奔着人后脑勺去了。可怜这俩家丁本来半睡半醒,就觉得脖子一疼,已是彻底给打晕过去。叶修从房上溜下来,三下五除二将人家衣服剥了,堵了嘴牢牢捆在一起,给自己从头到尾换了个家丁打扮,挂着腰牌,大摇大摆地出了院。

叶修昨天被人带去找周泽楷,虽然蒙了眼睛,心里却明镜一样记得路径。也搭着运气好,一路上并没遇见什么巡逻家丁,顺顺利利到了地牢门前。却见门上两边架着松明火把,两个家丁手持长枪,看见叶修一时也没认出来,只喝问道:“这大半夜的,跑这来做什么?”

“谁乐意跑这老远,还不是管事有件急事差遣我。哎呀这事太紧要,我过去与你说。”叶修一脸紧张,就往前凑。那家丁也被他瞒过,任他近了身,口里还问“什么事”,却已是被叶修一指定住穴道,整个人呆若木鸡一般戳在那里。不等对面家丁反应过来,叶修反身一指将他也戳在原地,顺手还在两人身上摸了摸,发现没钥匙才将两人端枪的姿势摆好,推门进了地牢。

这地牢入口窄小,叶修从楼梯上下去,行到一小半便看见有个人正坐在下面八仙桌上,就着花生米吃酒,还哼着小曲,不时甩甩头上一束马尾,显然是自得其乐。叶修暗自运转内力,施施然从台阶上走下去,还没等招呼,那人倒是先抬了头,一张脸倒还显得挺帅:“哎,这大半夜的,你怎么一个人跑来这里,陪我吃酒的吗?”

“管事命我来问问犯人,可不是来陪你吃酒。”

“诶……无聊无聊。”那青年一脸失望,“那你去吧。”

“因为有些东西要拿,所以要开下牢门。”叶修笑眯眯道,伸手欲要钥匙。

“不行不行,小弟嘱咐我了,钥匙不能离人。”青年将花生米扔进嘴里,“我给你开门去。”说着就带着叶修往后走,心大得连腰牌也不看一眼。

叶修心想磬天堂可是哪儿找来这样活宝?倒也不作声就跟着走。青年走到关着周泽楷牢房前,隔着老远就嚷嚷起来:“哎,那谁,管事有事找你。”

周泽楷本自打坐运气,听到叫声也抬起头来,看见穿着家丁装束的叶修眼睛明显亮了一下。那青年可没在意这种细节,直接上手就把牢门开了,说:“你要什么东西,去取吧。”

叶修点点头,像是要从门里进去,忽然手上一个擒拿,已是将青年压在一边铁栏上:“抱歉,我要取的东西是个大活人。”

这时候青年也反过味儿来,正要叫,从牢里出来的周泽楷已经一镣铐砸在他后颈上把他给砸晕了。叶修松了手任青年滑落在地,问周泽楷:“锯开了吗?”

周泽楷点点头,手上使力,本来就已经用乌金线锯割开的镣铐竟在他内力下被生生掰开。他将镣铐扔在地上,说:“多谢。——走?”

“虽然想走,此处防守甚严,不好出去。”叶修将怀里另一套家丁衣服掏出来丢给周泽楷,“我倒是有个主意。”


待续


居然本子也有盗版的了,大家小心啊……

顺便,能看出这个特别心大的地牢看守是谁吗23333

评论(10)
热度(225)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