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千岁忧 之十四

第四回 西北有高楼

 

夜已渐渐深了,可那一盏佛前的灯仍是融融地亮着。佛像前的蒲团上正坐着一个年老的妇人,满头银发在脑后挽成发髻,没有半点发饰,一身缁衣,手持菩提子的数珠,面前摊着经卷,正自低头默诵。

陈果独个坐在外间桌边。熬夜熬得久了,有些头一点一点的,听到远远更声才清醒过来。她略甩甩头教自己清醒些,起身轻手轻脚走到默默诵经的老人身后,轻声道:“老夫人,已是过了三更了。您就算……也不能这般熬夜,坏了身子可怎么办。”

老夫人眼皮微微抬起,目光略在陈果那张满怀担忧的脸上滚了一下,就重新收回仿佛没有尽头的经卷上去。半晌,才曼声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阿果,老身便在这里诵上千遍万遍的经,恐怕也终究是度不了孽,勘不破劫。”

“您休这般说。陈家村,不,这朔方北地多少村舍,皆是受着磬天堂的恩惠,才不至被那些蛮狗马贼蹂躏。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边多少家里都供着堂主和您的长生牌位,哪有什么孽,哪有什么劫?”

老夫人深深叹了口气,正要说些什么,忽然见外面火光烁烁,映透窗棂,又听人声纷杂,不知说些什么。两人正不知怎么回事,便听外面有个人问:

“陈姑娘,老夫人歇下了吗?”

陈果听出这是内堂管事张连峰声音,便看了看老夫人。老夫人点点头,她才出了屋,一路来到院门口,开了半扇门,没甚好声气地道:

“早歇下了,但就是个聋子也被你们吵醒了。张管事您这时候入后宅,可是有什么紧要事体,非来不可啊?”

“那可真是对不住了,陈姑娘可得为我在老夫人面前请个罪啊。”张连峰随口道,一点不见诚恳,反而越过陈果肩上不断往院里张望,“没有要紧事我哪敢来啊?还不是牢里走脱了贼人,可咱们这接天堡里防守森严,那贼就算插了翅膀也飞不过三丈青石墙去,只怕这贼并未远走,说不定躲到哪个院里去了。吾等着实担心老夫人安全,因此前来探看。”

陈果心里一动,面上仍淡淡地道:“那可是烦劳张管事了。这里并未见着什么可疑的人,还请回罢。”

陈果说完就想关门,可张连峰早已踏前一步:“可否让我们进院探看一番?这也是为了老夫人安全着想。”

陈果柳眉一竖,道:“我说了没人过来,张管事如此坚持,是觉得我会害老夫人,还是老夫人准备包庇这贼人?”

“那怎么可能。就是这贼人武功甚高……”张连峰摇摇头,“再者说,当时给那贼人看病,还不是老夫人的吩咐?”

“老夫人那是为了指点后学,叫那姓安的大夫长长医术,你们想得倒还挺多。”陈果不客气地道,“若真有什么事情,等堂主过来请安的时候再说。”说罢也不管张连峰就站在外面,“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还不忘上了门栓。张连峰显然也知道陈果是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主儿,倒也没多纠缠,吆喝一声带着人去别处巡查了。

“这张连峰,当了管事就跩起来了……”陈果低语一声。她并不清楚江湖上那些事,只觉得最近的磬天堂好像不再是那个她熟悉的磬天堂,就连接天堡里面也充斥着紧绷的气氛……她抿抿嘴往回走,一进屋就吓了一大跳——两个做家丁装束的大男人就好像从地里钻出来的那样,竟是凭空出现在堂中,甚至个子略微矮了点儿的那个还朝她拱了拱手:“多谢姑娘援手。”

陈果简直吓傻了,嘴巴开开合合好几次愣是没尖叫出来。反倒是老夫人这时已经缓缓走了出来:“阿果,莫要惊慌。这两个人是我叫进来的。”

“……啊?”陈果愣愣地看了看老夫人又看了看这两个陌生男人。

“你给他们找个地方歇下罢。”老夫人看也不看这两个突兀闯进来的人,只道,“夜已深了。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于是陈果只好给闯进来的两个人找了间厢房。这厢房本来也有床铺铺盖,虽然久不睡人,四处有些尘土,但此时显然也没法管这些了。陈果警惕地盯着那两人,道:“我告诉你们,别想打什么歪主意,本姑娘原来也是练过武的!你们要敢做什么,我绝对把你们打趴下!”

矮个儿笑了笑,忙作了个揖:“哪敢打什么歪主意。在下叶修,一介青衣书生,还要谢谢姑娘在我病时帮我请了大夫。”

“啊,原来你就是那个书生!”陈果这才反应过来,看看叶修又看看他身边那个俊秀过分的青年,怎么也没办法将这两人和“贼”这个字联系起来。难道这两人是磬天堂在江湖上的仇家……?可偏偏老夫人看起来又很在意这个书生……陈果现在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态度上倒是软下来不少:“那,你们可不要出什么声教人发现了。”

“自然自然。”叶修又指指身边的人,“他可安静了。”

陈果疑虑重重地合上门出去了。叶修在屋子里打了个转,一会儿敲敲桌子,一会儿捏起帐幔摸摸,还不时发出“真是有钱”的感叹。周泽楷默然站了片刻,直到叶修转到他身前的时候伸手一把拉住了他。

这屋里唯一一点光却还是佛堂里面那盏长明灯穿户过牖映进一点微光——两人还在逃亡,哪能冒着被发现的风险点灯?——于是便算是周泽楷的目力,也只能隐约辨出叶修的轮廓。他犹豫了很久,犹豫到握着叶修上臂的手已经熨透了单薄的衣料、将两人身体的热度联系在一起,才终于开口:“你为什么要偷《颜如玉》。”

周泽楷看不见叶修,叶修也一样看不见周泽楷。这本来是件好事:他不用对着武当小弟子那双纯真的黝黑的仿佛幼鹿一样执拗的眼眸,这似乎本来是利于他撒点小谎想办法把事情蒙骗过去的。可是他竟然不能。他犹豫着,犹豫得比周泽楷还要久,然后他说:

“我被人下了毒。解毒的条件,就是找到那三本书。”

黑暗中周泽楷似乎是松了口气,又问:“那个寒毒?”

“嗯,比较麻烦……”叶修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叹口气,“对不起。当时骗了你。”

“后来你救了我。”

“也别这么说。落到磬天堂手里,若不是他们顾虑着你,只怕我早就没命。”叶修洒脱得很,“运气呀!可是,你到底是怎么惹上磬天堂?这些家伙虽然在朔方跋扈,但将手伸到武当弟子身上,这胆儿有点肥啊?他们叫你写那东西作甚?回去威胁武当掌门吗?”

周泽楷这次又沉默了。就在叶修觉得他要沉默到天荒地老的时候,周泽楷终于说:“我是,轮回府之人。”


待续.


先替大家谢谢对包子的支持!【喂

从这里开始要慢慢一点一点解谜啦~写周叶互动超愉悦~

评论(7)
热度(203)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