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千岁忧 之十九

堂上不由便有人混在人群里附和:“正是,定是嘉世镖局的人拿去了!”

“我们若这么做,不是自砸牌子么!”刘皓急了,腾的站了起来,“哪个说这话的,敢不敢站起来说话?”

“那刘镖师是想说我凭空诬赖了?”陈氏冷冷道。

“陈夫人说是我们拿的,可有什么证据?”刘皓说,“就怕你看了这书,偷偷给了别人,却还一口咬定是我们嘉世镖局监守自盗!”

这话说得确实也有理,不少人已经开始点头称是,却就在这当儿,陈氏微微抬起头来,清清楚楚,说出来五个字:“妾身有证据。”

这五个字简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堂中顿时和炸了锅似的,众人不由得纷纷议论起来。这时候于谨道一声:“抬箱子来。”就看两个家人领命下去,不一会儿,就抬着一只四角包铜的上好樟木箱子过来了。

“还请刘镖师上前来,”于谨道,“这箱子,是不是当时委派你与叶当家两人,随身携带的箱子?”

刘皓上前,看了一看,道:“是。”

“这封条,是不是嘉世镖局的封条?”

“是,可是你们已经拆封,还有何效力?”

刘皓虽然反诘,于谨倒也并不慌张:“那一日你们将箱子送到这里,并非拆封,大小箱笼交割完毕,即便离去,是也不是?”

“正是这般。”

“好好好……”于谨说着,伸手将箱子打开,“那其中这手印,却又是怎么回事?”

手印?坐在后面的不由得都站了起来,就想看看那手印是什么,无奈箱子不够大,手印更是细小,除了坐在最前面的几位少林武当这等级的重头人物之外,后面的众人也就看见个箱子顶儿。可是无论张新杰、江波涛、方慧、贺芮光还是喻文州都能清清楚楚看见,在箱盖内沿里侧,有几个深色的指印——看那大小,倒绝不是女子手指大小。这时候于谨又从怀中掏出一张镖书:“众人请看,这手印是否和镖书上手印,有些相似?”

这时候自然是少林方慧大师所在不辞。他走上前去,接过镖书,反复和箱子上对比,半晌,叹一口气:“当是一人。”说着递给身边喻文州。喻文州看过,点了点头,又递给了张新杰……众人皆是武林中一流高手,目力皆是极好,虽然指印扭曲繁杂,但也看得出来箱盖内侧印记,至少有一枚,和这镖书上朱红押记,竟是一模一样。

这时候刘皓已经明显见了汗。偏偏于谨上前一步:“这镖书上的手印,乃是叶修叶大当家所捺——是,也不是?”

刘皓讷讷不言,半晌,似乎知道这境况再也无所抵赖,就要点头。

恰这片刻之间,从武当席中站起一个年轻人,问:“为何,箱中会有指印?”

这人可是张武林中生面孔。他穿一身青色道衫,头上结束道髻,却仍是遮不住一股年轻俊美气度。贺芮光看见他,瞳孔几不可见微微一缩,而那年轻人似也察觉,目光如剑一般,扫过这北陆磬天堂的堂主。

“这位……”于谨一时不知如何称呼,卡了壳。

江波涛暗暗头大,面上仍是微微一笑:“这是我家小师叔,道号穿云。”——之前带周泽楷来的时候明明商议好不可发言不可出声,怎么这个时候硬是窜了出来?

“穿云道长,失敬失敬……”于谨也搞不明白武当这复杂的辈分排名,道,“指印在箱中,自然是说明有人偷开了箱子。”

“既然偷开箱子,”周泽楷道,“竟这等不小心,手上蘸墨,生怕留不下证据一般。”

这话说得委实尖刻了,堂上顿时又是一片低声议论。于谨这下也是一手冷汗,明显卡壳,却见陈氏莲步轻移,上前解释:“这本来,并非墨印。”

“哦?”方慧大师眉头皱了起来。 

“估计是在开箱的时候,为了不损毁封条,所以特地用热气蒸过再解开。可惜如此一来,那人手上便会残留些许浆糊。这本来不易察觉,未料妾身开箱之后,仔细检视,发现这些微末痕迹。”陈氏讲起话来柔声细语,然而条理分明,层层入析,就算江湖豪客也都耐住性子听了下去,“为了将它呈现于众位眼前,才加了些墨色——想来那位叶当家,在做这等事的时候,也不可能大喇喇手上沾着墨罢。”

周泽楷抿紧了嘴。他直觉这里有些不对——一切似乎太凑巧,安排得正好,本来分说不清的事情,忽然就有了“铁证”,样样皆指向那个人——可究竟是这其中真的有些什么潜隐的矛盾,还是只是因为这样的结果,并非他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

方慧大师喟叹一声,道:“那么看来,这本《黄金屋》是叶秋当家取去的,当是无疑了……阿弥陀佛。”

张新杰转向刘皓:“自从那一天后,你们可有叶秋消息?”

“未曾。但……”刘皓还想说什么,却叫一阵小孩哭声打断了。

这武林中的聚会,几时混进来一个小孩?一众人左顾右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才发现声音的来源——却原来外面院里不知哪里来的一个青衣书生,正笨手笨脚晃着手中小孩,却因为太过笨拙,怎么也没法教那孩子停下哭泣。

“喂,怎么将孩子带来这!” 边上的人实在看不过去,出声责骂,“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这书生最终换了个姿势将孩子竖着抱起来,小孩总算不哭了,睁着一双黑溜溜大眼睛左顾右盼。书生似乎也得了闲工夫回答问题,道:“这儿难道不是白杨山庄,外面好大匾额,我可没走错啊?”

“我们这正在商量大事,你这厮怎生带个奶娃娃来?”

“大事?”书生说着,抱着孩子一路分开人群往前走去。说来也巧,不见他手上使力,但之前密匝匝人群被他一拨便各自让开。被拨的人打个踉跄,浑不知道怎么回事,转头的时候,那书生已是走到头前去了:“你们开会是大事,孩子回家也是大事。”

这时堂上众人也不由得看这书生。周泽楷听到语声,手已经是攥紧了,偏偏那陈氏自打听见第一声小孩哭,就丢魂落魄一般站在原地,两眼直直盯着外面,一看见书生抱着小孩儿进来,眼圈骤然就红了。那书生目光扫过堂上一周人,微微一笑,抱着孩子略点了点头:“失礼失礼,搅扰了诸位谈论大事。只不过,我在某地捡到这么一个走失的小孩子,看着就像大户人家的,左右无事,就抱来到处认认亲……”他微微一笑,朝着陈氏举了一举怀中孩子,“这可是您家孩子吗?”


评论(12)
热度(242)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