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千岁忧 之二十一

却不说白杨山庄众人如何纷乱,单说周泽楷追着自称君莫笑的叶修出了山庄。四处人多口杂,他不好叫住对方,亦不好骤然上前,只得默默跟在后面。叶修不可能没察觉他跟了上来,倒也并无表示。两人这么一前一后,离了山庄往朔方城中而去,行不多时,逢着路上一片密林。叶修身影一晃,闪入林中。

其实江湖上有个规矩叫“逢林莫入”,盖因林中昏暗,又有枝干高下错落,极易埋伏其间。这种规矩,便算是周泽楷也心知肚明,但见叶修进了林中,他倒也是艺高人胆大,直直跟了进去。

偏只这一忽儿,那道青色的背影便不见了。周泽楷极目四顾,忽地头上掉下来颗葡萄——样子倒还是白杨山庄上果盘里的。

周泽楷好笑又好气地抬起头,正好看见叶修正坐在树枝之间,手里抛着一小把葡萄,看见周泽楷反而先叹了口气:“我不是叫你回武当去吗?”

周泽楷站在那里,定定看着叶修,也不解释,也不说话。若平常人只拿这位没辙了,叶修却无奈地摇头笑笑,纵身跳下来,难得正经地道了声谢:“多谢你了。”

周泽楷唇角一弯,但转瞬又严肃下来:“这事仍未解决。”

“也不能怪陈夫人。于家在朔方地头上,和磬天堂低头不见抬头见,里面关系哪那么容易拆解清楚?她今天将话说到这个份上,把我摘了出来——还不知道磬天堂回去要如何安排。”叶修摇摇头,又道,“小周,你算是下定决心往这浑水里趟了?”

周泽楷没说话,眼里皆是坚定。叶修似也明白他在想什么,点了点头:

“到现在这样子,你算是走到河边了。罢了,磬天堂这次所图甚远,只怕你也是逃不过的。”

周泽楷点了点头——虽然他已经立刻派人往家里送了一封信解释情况,可磬天堂当时绑架他必定有所理由。偏偏信在路上走总要时候,到现在为止也没接到家中回信,不知如何。

“算了,先带你去见见幕后黑手们。你那帽子带着吗?”

周泽楷一愣,叶修比了比他的脸:“脸啊。就你这张脸,走在路上十个有八个要回头,你不想走到一半儿就先被磬天堂找到吧?”

周泽楷脸一红,莫名又有点说不清的愉悦。

“哎,没办法,给你稍微弄弄。”叶修第一次发觉这长得太好也是种苦恼,“过来过来。”

周泽楷坐下来,看叶修从怀中掏出一堆奇奇怪怪物事,忽然问:“这是你的真实样貌?”

“是呀。”叶修叼着软笔,在手背上匀开油彩。

“那之前……无人识出?”

“没办法,之前为了避嫌,一直顶着易容,都是怕给某个家伙惹麻烦!现在牌子砸了也好,总算可以顶着自己的脸出来了。”

“……那个家伙?”

“我有个双胞胎弟弟,和我长得忒像,以后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那家伙,人五人六的,和我性子可不一样。”

周泽楷全然没想到是这么个原因,惊讶地看着叶修,被叶修用软笔在额头上敲了一下:“闭眼!”

于是他也乖乖闭眼,任由叶修摆弄。叶修显然手熟得很,不一会儿已经帮他弄好,感叹着这可比扮小姐容易多了。周泽楷也看不到自己到底被化成什么样子,叶修说好他也点头,俩人略收束一番,就继续往朔方城去了。

叶修显然这几天在此城中走得久了,熟门熟路,带着周泽楷三弯两弯弯到一家小食铺子里。老板扎个油腻腻围裙,满脸胡子拉碴,看见叶修先哎了一声:“你小子,居然没被拆皮剥骨,还整只回来了,不容易呀。”

“承你吉言,全须全尾,活人一只。”叶修挑帘进了里面,“来两碗馄饨。”

老板哼了一声,回了案板前面去下馄饨。叶修对周泽楷说:“这老家伙讲话毒,偏偏做东西也是一把好手,不信你尝。”

周泽楷眨眨眼睛,很有些新奇。灶上汤头是滚着的,馄饨也是预先包好的,不一会儿两碗热腾腾小馄饨端上来,冬菜蛋皮浮在清汤里,还点着几点小香葱,光放在案上就已经让人感到一阵香气扑鼻。周泽楷也不客气,拿起来就吃,咬一口才发现里面皆是新鲜野菜,偏偏调理得既脆生又入味,且丝毫没有涩气——这等手艺不要说武当山上,就算轮回侯府也难吃到。他眼睛一亮,道:“好吃!”

老板上下打量他一下,问叶修:“你这又哪里拐来好人家孩子?”

“说什么拐,咱这种为武林正义奔波的,能叫拐吗?”叶修说得大义凛然的,可惜嘴上呼噜呼噜吃着,生生给这豪言壮语打了不少折扣进去。

“这道服,像是武当装束;看这功夫底子,至少武当七子以上;看这年纪,又肯定不是那帮长老……”老板在这边摇头晃脑,“要这么说来,我还真听说过一个人——”他这话没说完被叶修直接一个馄饨塞过去:“不缺你这张嘴。”

他们这边正鸡飞狗跳,已经有个人撩了遮帘走进小铺:“一碗馄饨,五分之三勺的醋,不可以多。”

“……张新杰,我给你勺你自己弄。”老板一边走去煮馄饨一边不忘丢下这句。

来人点点头,倒也就在叶修这张桌上坐下。周泽楷心里倒是略略吃惊,没想到这霸图门声名在外的副门主竟然和叶修关系不错的样子。

“这回麻烦你啦。”叶修道,“今天馄饨我请。”

“这件事亦是霸图门分内事。”张新杰语气丝毫不带起伏,“白杨山庄及陈氏隐瞒甚多,又防我们甚紧,才将于谨出城赴会的情报告诉你。但真相大白之前,你仍是疑犯,这点不会改变。”

“老韩也这么觉得?”

张新杰瞥他一眼:“公事公办。”

“霸图门上上下下都这么个石头脑袋,不好办啊。”叶修摇头感叹。偏偏又来了个人插进话来:“若非如此,霸图门又如何能在江湖和官府之间独具一格,得人公信?”

张新杰转向门口,点了点头:“喻文州。”

如果说张新杰一身制式黑衣还算装扮素朴,喻文州就似乎和这小食店倍加不搭调了。偏偏他亦一副熟门熟路模样,道:“魏先生,我也要一碗馄饨。”然后才过来和叶修诸人见礼,看见周泽楷也没像张新杰一样视而不见,而是仔细端详一番,才道:“叶修,这位可是武当的穿云道长?”

周泽楷拱了拱手:“在下周泽楷。略做遮掩,不欲旁人注意,切勿见怪。”

“客气客气。”喻文州一边坐下来一边道,“叶秋,昨日你从我这里借人帮你抢孩子,原来是为着今天这一出。”


待续


今天太困了 明天有空再回留言 见谅!

评论(9)
热度(258)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