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千岁忧 之二十二

“多谢援手。”叶修似模似样拱了拱手,“少了帮手,我一个人可真没办法把孩子弄出来。”

“看来磬天堂这一次所图甚远。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喻文州微笑着望向叶修,“你是不是已经心里有底了?”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楚丘狂真藏下一大笔宝藏,那自然由不得人不动心。”叶修极是沧桑地感叹,可惜接下来抱着碗喝汤的动作完全破坏了这种前辈高人的意境。

喻文州摇摇头:“问题是,这三本书前前后后纷纷扬扬也有二十年,谁见到宝藏或是秘籍的一毫影子?磬天堂这般动作,却好似坚信这三本书确有其是。”

叶修道:“谁知道,也许利字当前,头脑先糊涂了罢。”

恰好这时候老魏端了馄饨过来,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张新杰顿时整肃表情,先是仔仔细细用勺子舀出多半勺醋,然后用筷子搅拌两下,才一手勺一手筷子地吃了起来,神情专注到好像面前就剩下这碗馄饨了。喻文州倒是不急着吃,继续追问叶修:“当真如此?”

“骗你做什么?”

“我倒是不觉得你会故意蒙骗我们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只是叶秋,这天下事情,也未必都要你一个人去做。”喻文州仍自微笑,笑里却有些暗暗的锋刃,“你者身上的毒,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押了陈氏那一趟镖,交割清楚,自然是离开朔方。没想到行到东都附近,忽然有个人往我们下榻处送了份帖子,帖子上写着我家老头子才知道的事。”叶修叹了口气,“早该知道能认识我家那老头的人绝非什么易于之辈,打起来我竟然一时占不到上风,反而被他逼进陷阱里,直接塞了一丸药。我当然不肯罢休,追着他想要解药,一时没有回嘉世。最后这老妖怪让了步,只要让我帮着找齐三本书就给我解毒。我没奈何,正想返回去找陈氏借书,才发现江湖上已是都传开了。”

“这人也是磬天堂的……?”

“应该不是。”叶修道,“喂你别光顾着说话,馄饨一会儿凉了。”

周泽楷听着这两人对话,心里升起些一时无法捉摸的情绪来。他之前一直以为叶修是个独来独往的人,可今日看到张新杰和喻文州,才意识到叶修的朋友恐怕比自己想得到的还要多得多。这个事实不知为什么让他心里有些怪怪的,就像是一口咬了生柿子,满嘴的涩胶住化不开一样。他下意识低头去喝汤,却是叮当一声,勺子碰了空碗底。

这时候喻文州已经称赞完老魏的手艺,又转回头问叶修:“那你目前打算怎么办?这黄金屋想来是落在磬天堂手中了,你可别告诉我你要夜闯接天堡。”

“我不至于老虎口中夺食。”叶修摆一摆手,道,“今夜我再去于家探一探底,再做打算。”

“我同你去。”周泽楷忽然说。

叶修一愣,笑道:“好。”说罢起身,“两位慢用,我和小周先走——” 

“别走,”张新杰放下筷子,“你不是中了毒吗?我帮你看一看。”

“不用张大神医出马,这点毒我还能应付——”叶修说着拔腿就想走,倒是周泽楷一把把他按住了:“让大夫看看。”

张新杰赞许地看了周泽楷一眼,拖过叶修的手,就开始测脉。这边手指往上搭,叶修还想闪,周泽楷索性压了他肩头,眼神里写着“听话”二字。

张新杰这厢脸色却是变了几变——这在他来讲,已经算是极难得的了,最终好歹勉强维持平静,脸色也黑得厉害,问:“叶修,什么人给你下了这种毒。”

“我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人,大概是跟我家老头有私怨?”叶修说,“他内力极高,我才不小心着了道儿。”

“这不可能。”张新杰又拖过叶修另一只手,反反复复又查了两次,才不敢置信地道,“这毒,恐怕是‘千岁忧’。这怎么可能?”

“‘千岁忧’?”喻文州听到这三个字,眉头也不由皱起来,“传说前朝之中大内的奇毒吗?”

“小张你不能这么骗人啊,”叶修道,“前朝的奇毒你怎么可能知道脉象?”

“家师曾经看过一位中了‘千岁忧’的病人,留下脉案,故而得知。”张新杰脸色凝重,“家师也并未研究出来此毒解法,唯这种毒一旦留在脏腑中半年以上,就是药石罔医,虽不至于立刻就死,情形也将逐渐恶化下去。叶秋,你中这毒已经多久了?”

周泽楷听到这句话手不由一紧,又意识到他正捏着的是叶修肩膀又连忙放开。倒是叶修仍然无事人也似:“大概两个多月?那人倒是给了些许解药……”

“不要吃解药!”张新杰厉声道,“这毒想要拔出极难,之前家师皆是针灸药浴配合才拔出些许——你那解药在哪儿?给我看看。”

叶修左右看看,觉得周泽楷和喻文州都有些一言不合就要直接搜身的架势,只好乖乖掏出药瓶。张新杰放到鼻下嗅了嗅,道:“果然如我所料,这药下去虽然看似能教你真气畅通,却叫毒性更入经脉之中。我拿去研究了,你不可再吃。”

“可是——”

张新杰索性对周泽楷说:“这人惯常胡来,若今晚有什么事情,还劳烦你多费心。”

“自然。”周泽楷道,搭在叶修肩上的手就没放开。

“好啦好啦别一个个都黑着张脸,”叶修倒是很看得开,“眼看天黑了,我和小周先撤,否则可赶不回白杨山庄。先失陪了。”说着团团拱手,带着周泽楷就溜了出来,走出老远才听见后面一声吼:“你个混蛋又赊账!”

叶修缩缩脖子:“老魏这狮子吼功力不减啊。”走了两步,发现周泽楷落在后头,便回头去看。

却见巷道中斜斜一道夕阳,将周泽楷影子斜拉出去迤在青石板路上。遮住耀目容貌唯一双眸子照旧深邃,周泽楷短短道出几个字:“你骗了他们。”

“哦?”

“他们不知磬天堂想要抓我。不知我是轮回府人。”周泽楷道,“但你知道。你知道磬天堂想要的东西在轮回府。”

叶修没有说话。夕阳逆着映过来,反而弄得他表情也不分明了。周泽楷很想看清叶修的表情,可是便算看清了叶修的表情他也不知道叶修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他只能这样直白地把自己想到的事情说出来:

“《千钟粟》。第三本书在轮回府。”


评论(8)
热度(232)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