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千岁忧 之二十四

第六回 将以遗所思

 

周泽楷既是得了家中老父亲生病消息,和叶修一路往淮南赶去,自是日夜兼程,眠不安枕,半月不及,已是回到淮南城中。他心中焦急,也顾不得缓行,好在他们进城尚早,道上无人,两人竟是一路策马奔驰到轮回侯府。周泽楷刚下马,就有家人急匆匆迎出来:“小侯爷!你可算回来了!”

“父亲呢?”周泽楷先问一句,又介绍叶修,“这是我朋友。”还想说什么,就怕家人怠慢了他,奈何确实疲惫,一时也说不出话,只是拿眼瞅着叶修。

叶修呲牙咧嘴翻下马,正因为长时间的骑行而两腿僵硬,头上也灰扑扑的都是尘土,道:“小周你快些进去吧,不用顾虑我。”

却不知家人曾几何时听说小侯爷竟还有朋友的,这第一次带朋友回家简直大件事,几乎要将叶修当个珍物供奉起来,那还会怠慢?当即道小侯爷你快进去罢侯爷正等你呢这位大侠请和我来您先洗把脸歇歇脚……说着就把叶修带走了。周泽楷也顾不得许多,当即拔足直直奔向父亲住所,一路上看见相熟的老家人也点点头,连话都来不及说上一句。眼瞅着到了院子里,空空落落冷冷清清连人都没一个,周泽楷简直一颗心提到喉咙口,什么也顾不得,推开门就闯进去:“爹!”

没想叫完再一看,屋中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难道父亲病得太重已经……可不太对,若那般府中怎可能还是这等布置?难道——

他这厢还在“难道”,外面一道中气十足的大喝已经迎面盖来:“你这个不肖子还知道回来!”

“……爹?”

周泽楷迟钝地转头,下意识地叫了一声——那站在门口精神壮得跟头牛似的中年人,不正是轮回侯本人吗?等等,那来信说父亲重病——

“明明被人都劫了一回,还不知道赶紧回家,在外面浪什么浪!我前脚刚接到磬天堂送的消息正心急呢,你小子倒好,派个人送个口信说已经平安。平安,平安了不知道赶紧回来?!”轮回侯说得气势汹汹,实则却把儿子拉近了细看——除了有些风尘仆仆,一没受伤二没瘦,眼瞅着筋骨比上次见的时候又结实了点——脸上颜色才有些松动,又露出几分惯常慈父模样;但一想,不行,这次不教训这小子下次哪儿长得了记性?当即又板了脸孔,气呼呼地瞪着儿子。

周泽楷也上上下下将父亲打量一遍,确知对方果然无事,重病的消息不过是为了哄自己回来,才大大松了口气。想到父亲这般用心,也生不起什么被欺骗的心,反而笑了一笑:“您无事,便好。”

轮回侯一怔,道:“你可越来越像你娘了。”

周泽楷垂下眼。他娘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因病过世,也就因此,他父亲担心他身体孱弱,才将他送去武当山习武强身,一别多年,只有每年元日及清明回家。即使如此,由于轮回侯真心疼爱自己独子,两人虽然分隔两地,父子情分也未生疏。就是轮回侯和妻子情深意重,这许多年均未起续弦之意,周泽楷自不好劝,却也并不希望父亲因此自苦。

轮回侯下意识说完,多少也觉不妥,用力拍了拍周泽楷肩膀:“好啦,这一路赶回来,看这一头一脸的土!快下去休息吧,我吩咐厨房准备你最喜欢的菜!”

周泽楷笑着点点头,又道:“我还有个朋友——”

“我听他们说啦。他不是武当的?”

周泽楷点了点头。

轮回侯颇有些自家儿子初长成的感慨:“这次出来认识的?江湖朋友?”

周泽楷又点点头。

“不错不错。一会儿一起吃饭,也给爹介绍一下你这位朋友!”

周泽楷想说《千钟粟》的事情,又觉得还是应该让父亲先认识叶修再说,便点头下去盥洗休整不提。

到了晚上,周泽楷装束停当,先去客房找了叶修。叶修推开门看见他,不由眼睛都瞪大了——不为别的,正是因为周泽楷这一身装扮着实和之前印象相距甚远。虽然两人之前在金陵城初见,周泽楷一身银白箭靠也是攒花锦,但仍然素雅为主,几时有这般富贵气象?偏偏周泽楷样貌生得好,这般锦缎拥簇着反而更衬得英挺耀目,教人一时移不开视线。周泽楷被叶修看得有些赧然,咳嗽了声,叶修这才回过神来,竟也少有地脸上一热,忙转开话题:“我听家人说,原来侯爷并未生病,不过是担忧你在外安危,才这般说教你回来?”

周泽楷点点头。

“我在朔方时候便说你该回来。”叶修笑了笑,“你却不肯回返,你父亲一定担心得紧。”

周泽楷摇了摇头,道:“不危险。”又顿一下,道,“我也担心。”

“好了好了。”叶修觉得再谈下去趋势不太好,就算他惯常脸皮厚也禁不住这般,连忙几步抢上前去,“——你父亲还在等罢,我们快些走。”

这一晚为了给周泽楷接风,府中特地将晚饭摆到了后花园中花厅,一路行来小径两旁皆点着灯,蜿蜒沿向庭院深处,虽已近深冬,淮南气候尚暖,庭院中仍有草木葱茏,更兼上侯府后院占地不小,亦有小桥流水,花厅临着一片人工湖,湖中石灯笼中亦燃了灯火,光影与天上月色交辉,更是好看。周泽楷指那人工湖,道:“小时候,掉进去过。”

“怎么回事?”

“想去捉鱼。”周泽楷道,“上来之后,被父亲打了。”

叶修没憋住乐,再看四周,不知怎地脑补出小小一个周泽楷在这花园中奔跑玩耍,莫名觉得甚是可爱。两人一边说笑一边进了花厅,轮回侯正站在窗边观景,听到身后动静才转过身来:“你们可算来了,这位便是——”

他目光定在周泽楷身后叶修身上,寒暄的话语竟然中途梗住,再说不下去。周泽楷一怔,不知道究竟有何不妥,叶修却是上前一步,端正一礼:“在下叶修,大名人氏,家中原是行商,今日得见侯爷,实乃幸甚。”


待续


紧张一回之后就轻松一回~

评论(15)
热度(242)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