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千岁忧 之三十

周泽楷几不能相信自己耳朵,不由自主后退半步——但看见王杰希态度异常沉稳,又觉得这话中未必没有转机。王杰希也并没有卖关子的意思,便接下去:

“我虽如此说,你可曾想过为何叶秋出了这等事,却并没有要去找张新杰,而是特地要你带他来找我呢?”

周泽楷一愣。若论天下神医圣手,确确实实、张新杰比王杰希还要强上一筹,毕竟他精研医术,又有师传,乃是北七省名气最大的神医。而王杰希之声名,反是多因集全真一脉武功于大成,若论医术,只怕还不如他的师兄方士谦。

“叶秋身上的毒,极是古怪难解,我并无头绪,而方师兄近来又远游海外,无人参详。我且冒昧一猜,你们是否已经遇到过张新杰,并请他诊治过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

“张新杰可是也并无良策?”

周泽楷又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王杰希道,“我知道叶秋为什么要你来找我了。”

“愿闻其详。”

“我全真观有一套针术,乃能极大激发人之潜能,便算重病或重伤转折,凭此针术,也可有一日恢复如常,唯独此术乃是透支,失效之刻病人便药石罔医、再难挽回,是以名为‘返照’。或许,叶秋想要找我,便是因为这套针术的缘故。”王杰希深深地看了一眼周泽楷,“你觉得呢?”

周泽楷绷紧了下巴,脑中思绪几乎纠成一团。王杰希这般说固然有其可能,但也可能叶修当时只是病急乱投医;又或者,叶修真的有什么紧迫之事,迫得他必须依靠这套针术留下口信?死生亦大矣,多少人面临生死关头才突然贪恋起生之一事,而叶修又会作何选择?如果他确实是因为这套针术来寻王杰希,那么……

王杰希并不继续催促周泽楷,只是等待着。如此事关重大之事,他亦无法替友人轻易决定,只希望眼前青年确实能了解叶秋之所以做出这种决定的本意。他足足等了炷香时间,才看见周泽楷忽然抬起头来,道:“还请您为他施术。”

“哦?”王杰希挑了挑眉毛,“你确定这当是他所想?”

“我不知他会如何想,我只知,如果是我做出这样选择,就一定是倚重这‘返照’之术。”

“即使放弃可能治愈的希望?”

周泽楷轻轻摇了摇头:

“如果我做出这一选择,定是因为,我可自行疗毒。”

王杰希一时沉默下来,定定看了周泽楷片刻,才露出一抹微笑:“你所言甚是。以叶秋性格,当如是想。我竟没有想到……怪不得叶秋敢将自己性命托付给你手上。”

周泽楷不知为何略有些赧然,还是拱了拱手:“还请观主施针。”

王杰希点一点头,从一旁取出针匣,又道:“亦请周少侠为我二人护法。”

周泽楷自然不愿意离开叶修,便立在一旁看王杰希先将叶修身上银针取下——那银针尖端已经变得漆黑,被王杰希谨慎放在一旁杯子里;然后又将干净长针拈在手中,却也并不急动作,只是盘坐原地,似在思索应该如何下针。周泽楷在一旁却能察觉到王杰希身上气息流动,不由想全真观主果是名不虚传,这等武功修为在武林中亦是一等一的。

正思忖间,却见王杰希忽然双目暴睁,手中银针如若点点流星飞舞,竟是一连三十六针毫不停顿,以一种奇妙的节律刺入叶修身上大穴。本来无声无息端坐的人忽然肩膀抽动,片刻后一口黑血吐了出来,便是睁开了眼睛,正看到对面周泽楷不掩焦急的神情。叶修眼睛转动,略打量一下周围布置,竟是已推断出来前后经过,不由一笑:“小周,辛苦你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会。”

身后王杰希咳嗽一声,叶修回过头:“大眼,这次多亏你了,算我欠你一次。”

“算是还了上次你助我全真观弟子人情。”王杰希说着步下玉台,问,“‘返照’的时限不过区区十二时辰,你可是指望这十二时辰中解去身上的毒?”

“正是如此。”叶修笑眯眯道,“是大眼你猜出来的?你这人一贯求稳,倒不像你作风……”

王杰希拂尘一甩:“你且谢周少侠罢。他猜你心思,猜得倒准。”

叶修一怔,重新望向周泽楷。两人目光在空中相撞,谁也没有说什么,却又似乎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之中。

王杰希又问:“你要解毒,可需要我这厢准备什么?”

“若可以,望借我净室一间。”

王杰希点点头,道:“先坐一炷香,才可取针。”说罢出去便嘱咐门人了。周泽楷此时上前一步:“……可以解毒?”

“我一个人却是不成。”叶修苦笑,“还要托赖小周你援手了。”

周泽楷皱起眉头:“为何不早些?”

若早些将毒解了,又何来这许多波折?

“我不解毒,一个是因为这下毒挟我之人,恐怕和我师父有某种渊源,我无法置之不理。另一个则是因为,这解毒之法……”叶修说着说着,却也难得露出了尴尬之色,“却是……需要两人……双修而成。”

周泽楷听着叶修前半句话,尚还想批评他一下不爱护自己身体,听到后半句,却是骤然瞪大了眼睛,然后便从头红到了脚,如一只熟透了的柿子也似。

“更何况,这法子需要两人配合默契,便算有一点差池,只怕就不是我一个人丢命这么简单,也会连累你走火入魔失了修为。”叶修苦笑,“所以如果能用平常的手段解决当然是最好——只是,到了这般地步,我也少不得腆着老脸请你援手了。当然,若你有所顾忌,我也——”

周泽楷猛力摇了摇头,动作之大简直要叫人疑心他会动作太大将脖子扭到。

“我可以。”周泽楷道,伸手握住叶修的手,“一定,可以成功。”

叶修看着周泽楷仍然泛红的脸颊,不知为什么自己的脸上也开始发热。他们两人手握着手,一时谁也没有说话,偏偏这时候王杰希去而复返:“可以起针了——”

两人猛地松开手,转头看向王杰希。王杰希却好似没察觉什么异常之处,过来将叶修身上针拔了,又道:“我已叫人安排了一间僻静房舍,一会儿你们便随着刚才那小道士过去便好。”

叶修点点头,下了玉台,道了谢,便和周泽楷去了。周泽楷直到出门才反应过来王杰希说的是“你们”二字——难道对方已经猜出这其中关窍?他这么一想,险些同手同脚起来。


待续


感谢每个刷tag的GN QAQ!

下章外链,大家懂得……。

我不是个写虐的人!

评论(43)
热度(254)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