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梧桐始生

叶神生日快乐!


同系列:大雨时行 | 雁北向 | 鹰乃学习


梧桐始生

 

作为公务繁忙的首席护民官,谈恋爱不是容易的事,谈远距离恋爱更难,谈要保密的远距离恋爱就更加难上加难。如果还是第一次恋爱,那简直就是地狱难度的副本啦。

偏偏年轻的第七区护民官周泽楷,就非常勇者无畏地选定了这么一条道路。

第一次恋爱的时候,人的心里总是不由自主地充满了甜蜜和一点点忐忑不安:我们在一起了吗?真的在一起了。可是“在一起”这件事,具体来说,到底要怎么做呢——?

周泽楷并没有什么恋爱的经验,于是作为一个刚刚进入初恋mode的年轻人而言,这个事实不由得对他的行为模式造成了小小的影响。

据第七区护民官后援会数据来源不具名的统计,最近周泽楷看终端的概率上升13.7%,发呆时间延长了7.8%,而微笑的次数(福利时间)则大幅上升了24.6%。

这些统计数据基本都指向同一个结论:

护民官这朵高岭之花,恋爱了。

发现这一点之后全星际的迷妹迷弟们都陷入一种复杂的情绪中。一方面,偶像终于有了对象总会教人觉得怅然;但既然周泽楷这样表现那显然是对相方相当在意,也就让后援会成员们多少有了点咬着手帕泪眼汪汪感叹“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可惜,根据不具名的统计小组公布的数据,在周泽楷身边并没有任何人的行为能和周泽楷行为变化产生吻合。

也就是说,周泽楷到底和谁谈恋爱——这件事情依然成谜。

在终端的私密群组中迷妹迷弟们不由得产生了大量的讨论。既然周泽楷喜欢的人肯定是不在身边、甚至不在第七居住区,那么周泽楷的对象到底是谁呢?众人绞尽脑汁将有可能和周泽楷有接触的对方八了个遍,最后得出结论,大概、可能、也许,对方就是第一区的次席护民官——苏沐橙了。

没办法,帅哥配美女,世间常理。扒出这个结论之后众多迷妹迷弟一面哀嚎女神和男神一起脱单,一面开始浮想联翩……直到有个小号冒了个泡:

你们怎么确定,周泽楷的对象一定是女的?

我去这哪来的邪道?管理员怒从心头起,踢出群不解释。

难得说了句实话的发言者看了看骤然变黑的群组页面笑了笑,转而点开旁边浮起的那条私讯。

“小周”的名字浮了出来。

       前辈,五月二十九日的时候,可以不可以去找你?

叶修顺手拉开终端上的日历选项确定了一下日程——这次演习到五月二十六日为止,之后一天返航,想来无论如何二十九号也回了第一居住区。他嘴角勾起微笑,指尖在虚拟屏幕的萤绿色键盘上跃动着:

       你要来第一区吗?

对面输入速度显然也不慢:

嗯。

       没关系吗?

       安排好了日程,没问题!

叶修笑意又加深了些许。仔细想想,那也是两个人真的变成了这种关系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应该说是约会吗?他在私讯界面打下一个“好”字,确定送信成功之后才关上了虚拟窗框,抬起头才看见苏沐橙正笑嘻嘻地靠在门边看着他:

“在联系小周呢?”

“看得出来?”

“看得出来啊。”苏沐橙顺手将怀里的一大叠文件丢到叶修桌上,“幸好是我过来送文件,否则别人简直要被你吓死了。”

“不至于吧。”叶修放下终端,一看桌上的报告就想摸烟,“我不就坐在这儿发个私讯吗——”

“是吗,发个私讯但是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叶修挑了挑眉毛看着她:“你知道现在网上在传说周泽楷和你远距离恋爱吗?”

“哇,这都怎么想的?”苏沐橙眼睛一亮,“你说我要不要匿名去网上爆个料?”

叶修极其大度地挥了挥手:“去吧去吧,反正不会有人信的。”

“真没想到你在谈恋爱这件事上也搞神秘主义。”苏沐橙叹了口气。

“倒也不是神秘主义,只是这事没必要。”叶修说,“谁家护民官还要把自家婚恋情况公之大众啊?”

“虽然不会特地开新闻发布会,但基本上该知道的还是都知道了。……所以你还是顾虑公民议院那些人的想法?”

“怎么可能。只是哪有刚谈恋爱就这么大张旗鼓的,没听说秀恩爱分得快吗?”

叶修说这句话的神态倒是相当认真。苏沐橙忽然意识到他确实也是多少年没谈过恋爱的魔法师,就算看起来这么云淡风轻,估计心里也免不了多多少少有些患得患失吧。

“好啦,你们就可劲儿甜蜜吧。——不过今天先把这堆报告看了。”

叶修苦着脸从兜里掏出电子香烟,一边翻开报告一边挥了挥手。

 

叶修这边在看演习报告,周泽楷也在办公室里埋头盖章。作为护民官的首要条件是武力值——但却也不仅仅单纯依靠武力值。虽然居住区的政务主要由公民议会负担,但一天里也总有这样那样的文件需要护民官来签字盖章。

所以周泽楷只要想把假日顺利申请下来,必须有之前连续加班的觉悟才行。好在他专注力足够,从早晨进办公室到现在,公文山已经以切实的速度下去了半座。他趁着休息的时候和叶修敲定了约会的事情,正想再接再厉,就看见方明华敲了敲半开的门扉:“首席,一会儿就要去军校了。”

周泽楷慌张地将私讯窗口关上,舌头好像都有点打结:“我我知道了。”

方明华看了看对方意外泛红的脸颊,心里将那则“周泽楷在谈恋爱”传言的准确性又上调了十个百分点。哎,还是小年轻啊……心里充满了过来人看着后辈的那种慈爱,方明华咳嗽了一声,决定还是不要让对方因为太慌张而出错:“昨天给您的演讲稿已经看过了吗?”

“嗯。”说起工作周泽楷就回复了正常状态,“已经背好了。”他说着收起终端,将桌上文件合上,一边起身一边将军帽戴在头上。为了配合今天去军校演讲的行程,周泽楷一早就是穿军礼服过来的,剪裁良好的礼服完美地勾勒出青年的腰线,更显得他身姿挺拔玉树临风,就算天天看他的方明华也不由得小小咋了一下舌,心想我家首席不愧是联盟的脸面……究竟是什么样的美女才敢和他谈恋爱而不怕被他比下去啊?难道真是苏沐橙?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猜想已经偏向了不正确的方向,方明华跟着周泽楷坐上了开往第七军校的悬浮车。周泽楷在路上用终端投出演讲稿来看,方明华则思考了一会儿究竟怎么询问比较好,最后还是决定单刀直入:

“首席,你最近是在谈恋爱吗?”

周泽楷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好点了点头。

“这是好事情呀,”方明华笑了,伸手拍了拍青年的膝盖,“有个人能一起挺好的,比如我家那位啊……咳咳,总之,有机会给我们介绍介绍吧。”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小声地说了声:“好。”

“所以,对方是我们第七区的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咦?”方明华促狭地眨了眨眼,“让我来猜猜,会不会是……第一区的?”

周泽楷完全不知道方明华是怎么猜到的,心想果然是平时表现得太明显了吗……他点点头,觉得脸上烧得更厉害了。

居然真的是苏沐橙!方明华暗暗吃了一惊,又为周泽楷暗暗点了根蜡烛——要知道苏沐橙代言众多,也是联盟的女神级人物,后援团数量甚至还在周泽楷之上……看来首席这恋爱可注定谈得不太安稳咯。完全没想到自己还有猜错的可能,方明华语重心长地说:“既然谈了恋爱就要好好对待对方。远距离恋爱本来就很辛苦,但是适时的关注就能拉近两人的距离。真正心灵相通的人是不会被距离阻隔的——虽然是这么说,也不能因此就懈怠了。”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脸上写着“不解”两个字。

方明华想了想,说:“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得清的。你等我回去给你找找材料,我记得网上也有不少相关的讨论群组这样。”

周泽楷认真地点头:“嗯。”

“好啦,别担心。有什么问题就和我们商量,大家肯定都会给你出主意的。”方明华微笑着说,心里已经开始迅速考虑网上那些群组里面有哪个靠谱了。

周泽楷吃了颗定心丸,又开始埋头看讲稿。然而想到远处的恋人,他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地弯了弯。

还有几天……就可以见面了。

 

结束了每年例行的军校演讲,周泽楷一行在校长的陪同下参观校园。校长刚刚介绍了几句,才忽然想了起来:“哎呀,虽然我在这里介绍,护民官您也是我们这里毕业的吧?”

“那时候……还叫预备校。”周泽楷道,“和以前,不太一样。”

“是啊,上次魍魉袭击之后,基本教学楼和训练设施都进行了大规模的翻修……”校长正想介绍一下新教学楼的设施,就发现年轻的首席护民官停住了脚步,望着回廊外的某一处。那里有什么吗?校长疑惑地望过去,却只看见了绿树葱茏的庭院。

这时候周泽楷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一般,转过头来,抱歉地朝着校长笑了笑:“抱歉。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校长听完护民官的请求,虽然有些摸不到头脑,但这实在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完全没问题啊。”

周泽楷笑了。初夏的新绿摇曳着,在他的瞳孔中印下一片鲜亮的绿色。

 

然而世事往往不尽如人意。就在周泽楷将工作全部处理完,准备开车去空港的时候,个人终端却突然响了一声。他拿过那终端,就看见来自“前辈”的私讯一条在萤绿的屏幕上浮动着。

他的心仿佛被什么握紧了,犹豫了一下才点开屏幕。

       抱歉,小周。返航的时候遇到魍魉,没有办法在明天一早到达第一区。

周泽楷立刻紧张起来,立刻回复过去:

       你没有受伤吧?

这几秒钟的等待简直是焦灼的。好在那一头的人很快就回复了过来:

       没有。只是星舰的引擎出了些小问题,大概要明天半夜才能到了……真的很抱歉。

周泽楷想了想,回复道:

       我的假期有两天,我可以在第一区等你回来。

       可是这样……

周泽楷正想回复没关系,结果一道级别最高的紧急通话就插了进来:“首席!在居民区北侧出现了魍魉的踪迹,判定级别为B级,附近卫队已经出动,请求一枪穿云支援!”

“马上就到。”

周泽楷简短地回复了,一脚踏上油门,悬浮车飞快地窜了出去。然而他的终端私讯窗口还漂浮在那里,他想了想,切换成语音模式:“前辈,我们这边也出现了魍魉。如果时间赶得及的话,我还是想过去见你。”

不一会儿,一条新的私讯跳了进来。显然叶修意识到他在开车,因此也就发了语音过来: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次约会不是吗?千万小心。下一次,我去找你也没关系啊?”

会的。

周泽楷无声地回答着恋人的留言,手指一挥合上了私讯界面,朝向魍魉出现的地方驶去。

但是……时间还来得及。

而且无论如何,我不想错过这一天。

 

 

叶修终于踏上了第一区的土地的时候,已经是五月二十九日的深夜了。长期仿重力的飞行结束之后人都多少会有点失去平衡感,就算是联盟的斗神也不例外。他摸出自动对时的终端看了一眼——11:03,这一天已经接近终结了。

同样走下舷梯的苏沐橙看了一眼他手上的终端:“你不着急回家吗?小周应该已经来找你了吧。”

“他那边也出了点事,未见得能赶到吧?”叶修说着,但已经很诚实地朝着港口的长期停车场走去。

“……我要是不提醒你,你大概想不到周泽楷为什么一定在今天赶过来吧。”苏沐橙小声地嘀咕着。——要知道,为了保留某人费尽心力的惊喜,她今天可是忍着什么也没说啊。

“怎么了?”叶修没听清楚苏沐橙在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快些回家吧。”苏沐橙笑眯眯地说,“啊真是的,看到你们这个样子我也想谈个恋爱了。”

叶修咳嗽两声,挥挥手:“那我先走了。”

直到坐进自己的悬浮车里,叶修还是打开终端给恋人发了条私讯:

       你到哪儿了?

然而往常总是很快会回复的小周这一次却并没有回复。是已经睡了没有看到呢?还是正在穿梭机进入大气层的过程中,因此暂时失去了信号呢?叶修关掉了私讯界面,给悬浮车设定了自动驾驶模式,直接驶向了家中——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要确保一边引擎坏掉的星舰顺利返航,叶修的神经在这几天里也绷到了极致。他稍稍调低了座椅,闭上眼睛,然而或许因为神经绷得太紧了,反而不能因为这样将就的休息而松弛下来,只觉得额角掠过一阵阵的轻微抽疼。他叹了口气,索性摸出终端,又看了一眼毫无反应的私讯界面,才戳进另一边的群组。

上次虽然被周泽楷官方后援会的大群踢了出来,但叶修可是马甲无数的男人,通用的“一终端一ID”的常识在他这里根本行不通,很快就披了个“神说要有光”的马甲二度潜入了后援会群。

然而这次他潜入的并不是官方大群,而是某个类似亲友群的小群——也不知道管理员怎么手一滑将他放了进来。今天点进去之后,就发现大家正在热热闹闹地讨论着什么……他稍微翻了几屏,才发现大家是在讨论着一个ID为“霜火”的家伙的初恋问题。

到底怎么回事呢?反正也无聊,叶修索性一路往上翻去,很快找到了霜火的发言。

霜火:谢谢大家。

霜火:他今天肯定会回来。我会等他的。

六个点:所以为什么是这一天啦?难道是为了凑后面周末的长假?

一个牧师:说起来这个日子……

霜火:是他的生日。

首席护民官俺嫁:……所以你的女朋友是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

霜火:是。

霜火:不是女朋友。

一个牧师:?!?!?!

霜火:是男朋友。

下面大幅的刷屏被叶修直接忽略了。他重新调出周泽楷的私讯,想要发些什么,手指又停在了原地。

傻瓜。

他无声地说了一声,然而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嘴角是翘着的。

悬浮车这时候已经驶到了叶修的家门口。他推门下车,看见屋里的灯正亮着。掏出钥匙打开门,叶修不出意料地在玄关看见了某人的鞋子。他一路走进去,披着外衣的周泽楷正趴在客厅的桌子上沉沉睡着,在桌子中间是一只大花瓶,插着一束叶子蓬勃的枝条。

他伸手推了推周泽楷:“喂,小心着凉。”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叶修就露出了一个笑容:“生日快乐。”

叶修觉得自己心脏里的小野兽简直再也无法安分了。他俯下身去,亲了年轻的恋人一下:

“你是第一个对我说生日快乐的。”

周泽楷惊讶地睁大眼睛,但转眼脸上又更红了一些。

“一直在等我?”

周泽楷摇了摇头。他似乎还有些没有清醒,然而手上却紧紧地握着叶修的手。这样的小周简直可爱极了,叶修忍不住又亲了亲他。但周泽楷很快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稍稍拉开了距离:“……礼物。”说着将桌上的花瓶朝向叶修递了过来,“我特地处理过,种下之后,可以长成树木。”

“梧桐……?”叶修接过花瓶,有些意外对方会送来这样的礼物,然而这个名字却又隐隐勾起了以前的某段回忆。

周泽楷腼腆地笑着,在恋人的唇角亲了一下:“是我的秘密。”

那还是叶修作为第一区护民官来到第七区拜访的时候——那时候的周泽楷作为之前的优秀毕业生特地引导叶修参观了校园。在庭院中新近栽下的梧桐树下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对对方抱持着何种心情——这样的事情,周泽楷才不肯这么简单地说出来。

现在那棵梧桐树已经变得高大挺拔了,而我也已经能够和你并肩前进了。虽然这只是一个开始,但我还想要和你走到更远、更远的地方去。

叶修若有所思地看着瓶中的枝条,谁也无法从他的表情上判断出他是否记起来了什么。然而男人很快就笑了笑,将瓶子珍重地放在桌子中间:“小周,这样的生日礼物可不够有诚意啊。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哎?”周泽楷顿时出了一头冷汗,忽然想起之前咨询的群里似乎也有人这么说过……这下可坏了,光想着给前辈一个惊喜却完全不知道前辈想要的是什么……

眼看周泽楷露出了沮丧的眼神,叶修脸上的笑意反而加深了。他附下了身,极其亲密地在周泽楷耳边说着:

“我现在因为之前太累了,有些睡不着。帮我睡着吧,亲爱的。”

 

End


评论(6)
热度(251)
  1. De l'aube风波里 转载了此文字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