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里

君看一叶舟。
叶本命 | 来去自由 | 不开私信 | 欢迎留言 | 不怕挖坟
存文站:yiyezhou.blog

【周叶】千岁忧 之三十二

待得云散雨收,两人一时也不急于起身,便在榻上小憩。周泽楷不想放开叶修,索性手心相抵,十指交缠,专心致志地在室中微光里看着叶修。叶修被他这么看着,慢慢脸也有些发热。当此之际,却正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万般滋味尽在不言之中。

两人静静相对许久,最终还是叶修想起什么,笑了出来:“外面的人该好奇我们为何不出去了。”

周泽楷想想也是,便就起身,两人各自寻了衣衫穿戴。周泽楷拿起自己那件貌似平常的中衣的时候,忽然想起什么,将它递到叶修面前:“这件软甲,能刀枪不入,掌力不侵。你穿着它罢。”

“怎么,现在已经……”叶修正想推辞,周泽楷却说一不二,将这软甲直接替他穿在身上。叶修本来还欲推拒,看到周泽楷坚定神情,忽然便明了几许其中意味,笑了笑,任由周泽楷帮他结上衣带:“看来,下次总得寻样好东西送你才行。”

周泽楷睁大眼睛,正想说什么,猛地后知后觉这便是交换信物了,一时之间脸又烧了起来——最终还是心里念了三遍清心诀,才跟在叶修后面出了门。

王杰希正在前院庭中独坐,见两人从廊上出来便迎上去,看了一看叶修脸色,道:“恭喜。”

叶修难得正正经经行了一礼:“多谢观主援手。若非托赖你这一套针法,只怕我现在还醒不过来,遑论解毒。”

王杰希一哂:“那不过是救急不救命的权宜之计。说到底,还是令师高才,竟能想出这对付奇毒的法子。”

“他与这毒算是十多年的老冤家,可惜到了最后,前人栽树,只有我这后人乘凉。”叶修说起这件事情也不禁有些唏嘘,但毕竟是尊者往事,不好多言。王杰希亦知此节,当即转开话题:“这数天为解毒奔波,周公子也是食不知味、寝不安枕。我已命人备下素斋,亦算庆贺,还请两位随我来。”

被他这么一说,两人也着实感到饥肠辘辘起来,想想这几天也着实没吃过一顿正经饭菜,便跟着王杰希去了客堂。虽然多日未曾进食,席上亦以粥羹为主,然而饮馔精洁,可见盛情。

等到两人总算填饱肚子,叶修才转向一边作陪的王杰希:“大眼,这几日来,想来江湖已经是一番风雨,你还在此处稳坐钓鱼台,没关系吗?”

“海上有飓风,其状如漩。若行至其中,不见风浪,水平如镜……”王杰希说到此处,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叶修,“我此时便在风眼之侧,自然不急着出去。”

“少扯这些有的没的。”叶修显是与王杰希十分相熟,说话也无甚顾忌,“便算一开始这事和我有些干系,也不过是有心人一个引子罢了。”

“只怕听了这消息,你便不做如此想了。”王杰希道,“据传,嘉世镖局当家陶轩前日已是向官府出首,言磬天堂窝藏前朝余孽、潜伏西北,于江湖中广播羽翼,意图拥地自立,光复旧朝。”

这话一出,周泽楷既是震惊,心中亦隐隐有果然如此之感。接天堡那般戒备森严,早已超越一般武林世家,就算走着一半官家门路的霸图门、掌管一地的轮回府,都不可能拥兵自重一至于斯,更不要提磬天堂对楚丘狂遗书之图谋,亦是野心昭昭。只是这出首之人,却是决不在意料之中的。

叶修沉默片刻,道:“陶轩这人最是胆小怕事,这次怎么肯主动出头了?”

“这倒也和淮南轮回府之事有些关联。”王杰希说着转向了周泽楷,“想来周公子一路急着赶来,亦是挂心淮南之事。”

周泽楷忙问:“家父近日可有通信?”

王杰希点一点头,道:“侯爷信使昨日前来,言道府中并无大碍,城内加紧搜捕贼人,大部已是伏法,想来此刻定盼着周公子早日回返。”

“可是知道那群匪徒是何人了吗?”叶修插进来问。

“和磬天堂脱不开干系。出人不意的是,其中还有嘉世镖局之人。”

叶修转念之间,也想清了其中关节:“比起坐以待毙,陶轩不如挣个出首之功,或许还得保全性命。”

“这一次动了淮南轮回府,只怕官家那边要动了。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王杰希摇了摇头,“想来朔方此次,将是又有一番风波了。”

 

三人一番谈论之后,眼见天色已晚,王杰希便安排周叶二人下榻休息了。两人并肩走到客院前面,将要道别之时,叶修忽然出声道:“小周。”偏是叫了这一声之后又没有了下文。

周泽楷不解地回过了头,叶修看他片刻,终于一笑:“今日托赖你甚多,想来也是相当疲惫了,好好休息。”

周泽楷点了点头,又忍不住道:“真没事了?”

“没事了。老虎不发威,倒叫你把我当病猫了。若有机会,倒要和你比划比划。”

“期待已久。”周泽楷真心实意地道。

“好了好了,早点睡觉。”叶修挥了挥手,转身走向自己客房,“别太激动。”

这句话倒是说中了。在周泽楷的人生中还是第一次经历这般的大起大落,既有失而复得的喜悦,也有些美梦成真的意味,以至于他躺在床上,怎么也无法入睡,而是想着明日他们或许可以一并回转淮南,待得确认家中安全无虞之后,或许可以再访金陵,看一看那手握千岁忧之人究竟是何许人也。再之后,待得这一切风波平息,或许他们还可以把臂同游,去看一看叶修所提过的那些美景——烟花三月的维扬,楼台烟雨的江南,波澜浩渺的大泽,为雪白头的长白……他想了许多许多,最终抵不过疲倦,总是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连梦都不曾做一个。

然而第二日叶修却未曾出现。

周泽楷向全真门人问了一圈,都说未曾见过叶大当家。最终他回到客院,在门上敲了两下,没人答应,又敲了两下,推一推门,发现门是开着的。

屋里空空荡荡,被褥整整齐齐,叶修的东西早已不见了。唯独在正面八仙桌茶盏下,压着一张字笺,照例是那一笔半行半草的字迹:

不告而别,尚祈见谅。江湖多险,善自珍重。


待续


之前消失太久实在很对不起!

大家可以等更完再追^^


评论(15)
热度(237)

© 风波里 | Powered by LOFTER